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科幻小说 > 神级辅助超爱我 >

第029章 冲突(5)

第029章 冲突(5)

    左溪白了秦阳一眼:“关你屁事。”

    左溪真他妈的够了,无缘无故的就要承受来自秦阳的敌意,又不是打同一个位置的选手,至于吗?

    阮燃和自己都是打AD位的,阮燃都没有秦阳这么过分,左溪严重怀疑秦阳脑子有坑。

    ……

    翌日,左溪生日,起床,到二队没有收到一句祝福。

    其实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自己刚来两天,人都没认全。

    今天是左溪在LDL的第一场比赛,现场观众人很少,起码比起lpl是如此,左溪稀里糊涂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略有忐忑。

    今天这场比赛,说起来真像是胡闹,整个队伍没有打过一场训练赛,最讲究配合的下路双人组之间还有矛盾。

    BO3的对局,上来就莫名其妙的输了一局,左溪在脑海中回放了一下刚才的对局,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中场休息的时候,教练安排了下一场的战术,左溪在一队训练赛猛如虎的消息二队教练自然是知道的。

    于是便帮左溪和秦阳拿了卡莉斯塔加锤石的下路组合。

    秦阳锤石勾到对面AD几次,立了几波大功,左溪把对面压在塔下,只能可怜兮兮的吃塔刀。

    这时候中单打出了中路MISS的信号,秦阳开始后撤,左溪气定神闲的点死对面辅助。

    按照正常套路,锤石应该在撤退时放一个灯笼(W技能),从而帮助AD撤退,但是秦阳没有。

    左溪看到对面中野、AD马上包抄自己,在队内频道喊:“灯笼。”

    秦阳轻飘飘的说:“没有。”

    左溪阴阴看到他的W技能亮着。

    左溪被对面三人包夹而死,屏幕变成黑白。

    左溪怒火中烧,秦阳这个王八蛋在演自己。

    这时候中单说:“兵线压的太深,以后小心点。”

    左溪:“知道了。”毕竟是比赛,上中野队友在努力赢比赛,左溪认为自己不该影响他们的心态。

    上一局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全说的通了,下路没有有效沟通,对面MISS秦阳也不点信号,有技能的时候装作没有。

    身为一个ADC,自己的辅助不能信任,那该是多么悲惨的一个境地。

    左溪四面楚歌,如履薄冰,努力不葬送自己的优势,但还是被秦阳暗演,最后鏖战七十分钟,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的时间久了,最后一波团战左溪终于崩溃,输了比赛。

    这是左溪第一次觉得玩这个游戏快玩吐了,秦阳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恶心了。

    回去之后开会,教练分析各种问题,左溪兴趣缺缺,想赢比赛简单啊,先把敌方间谍请出去。

    开完会后,各自回到座位训练,左溪敲了敲秦阳的桌子,示意他出来。

    秦阳掏着裤兜,自以为很帅的跟出来,两个人在一个角落。

    左溪跟秦阳摊牌:“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在演我?”

    秦阳嗤笑:“是啊,可是你有证据吗?”

    秦阳演的实在是太高级了,如果不是左溪看到了那个亮着的W技能,在加上后续的观察,左溪还真不知道秦阳在演自己。407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029章 冲突(5)

    左溪白了秦阳一眼:“关你屁事。”

    左溪真他妈的够了,无缘无故的就要承受来自秦阳的敌意,又不是打同一个位置的选手,至于吗?

    阮燃和自己都是打AD位的,阮燃都没有秦阳这么过分,左溪严重怀疑秦阳脑子有坑。

    ……

    翌日,左溪生日,起床,到二队没有收到一句祝福。

    其实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自己刚来两天,人都没认全。

    今天是左溪在LDL的第一场比赛,现场观众人很少,起码比起lpl是如此,左溪稀里糊涂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略有忐忑。

    今天这场比赛,说起来真像是胡闹,整个队伍没有打过一场训练赛,最讲究配合的下路双人组之间还有矛盾。

    BO3的对局,上来就莫名其妙的输了一局,左溪在脑海中回放了一下刚才的对局,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中场休息的时候,教练安排了下一场的战术,左溪在一队训练赛猛如虎的消息二队教练自然是知道的。

    于是便帮左溪和秦阳拿了卡莉斯塔加锤石的下路组合。

    秦阳锤石勾到对面AD几次,立了几波大功,左溪把对面压在塔下,只能可怜兮兮的吃塔刀。

    这时候中单打出了中路MISS的信号,秦阳开始后撤,左溪气定神闲的点死对面辅助。

    按照正常套路,锤石应该在撤退时放一个灯笼(W技能),从而帮助AD撤退,但是秦阳没有。

    左溪看到对面中野、AD马上包抄自己,在队内频道喊:“灯笼。”

    秦阳轻飘飘的说:“没有。”

    左溪阴阴看到他的W技能亮着。

    左溪被对面三人包夹而死,屏幕变成黑白。

    左溪怒火中烧,秦阳这个王八蛋在演自己。

    这时候中单说:“兵线压的太深,以后小心点。”

    左溪:“知道了。”毕竟是比赛,上中野队友在努力赢比赛,左溪认为自己不该影响他们的心态。

    上一局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全说的通了,下路没有有效沟通,对面MISS秦阳也不点信号,有技能的时候装作没有。

    身为一个ADC,自己的辅助不能信任,那该是多么悲惨的一个境地。

    左溪四面楚歌,如履薄冰,努力不葬送自己的优势,但还是被秦阳暗演,最后鏖战七十分钟,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的时间久了,最后一波团战左溪终于崩溃,输了比赛。

    这是左溪第一次觉得玩这个游戏快玩吐了,秦阳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恶心了。

    回去之后开会,教练分析各种问题,左溪兴趣缺缺,想赢比赛简单啊,先把敌方间谍请出去。

    开完会后,各自回到座位训练,左溪敲了敲秦阳的桌子,示意他出来。

    秦阳掏着裤兜,自以为很帅的跟出来,两个人在一个角落。

    左溪跟秦阳摊牌:“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在演我?”

    秦阳嗤笑:“是啊,可是你有证据吗?”

    秦阳演的实在是太高级了,如果不是左溪看到了那个亮着的W技能,在加上后续的观察,左溪还真不知道秦阳在演自己。4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