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第七章 一个成熟的肉票

第七章 一个成熟的肉票

    王良觉得自己老倒霉了。

    身为郡守家的二少爷,他算的上是有权有势,家里有个优秀的大哥撑门面,不需要他太优秀,他爹以前就说过,他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要在内不争权夺利,在外不杀人放火,当爹的和当哥的都是他最坚强的后盾。

    他也就照做了。

    他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就喜欢体态丰盈的女子,可惜,这种类型的女子,基本都已嫁作人妇了。

    所以说,并不是他王良喜欢别人家的老婆,而是别人家的老婆刚好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再说了,他从来不去挑那些恩爱夫妻下手,也不是故意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只是想给那些寂寞孤独的女人一些安慰,一些温暖。

    他有错吗?

    怎么就成了长沙郡的最大恶人了?

    就因为这,他爹揍他的棍子都打折了好几根,并严令禁止他在长沙郡勾搭良家女子。

    呵,两情相悦的事情,那能叫勾搭吗?

    这不,他爹不让他在长沙郡祸害,他就盯上了在坊市卖布的一个村妇。

    这村妇体态风流,肤白貌美,身穿朴素的衣服,却越发凸显了自身的俏丽。

    王良一见就动了心,便上前攀谈搭讪,他长得俊俏,说话又好听,很快就打听到那村妇姓秦,来自清河村,她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三年前丈夫征兵入伍,去北方戍边,至今也没有音讯,她一个人养着三个娃,全靠养蚕贸丝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辛苦。

    一听这些,王二公子立刻就动了送温暖的心思,凭借丰富的经验,王二公子很顺利地跟秦氏拉近了关系,并且顺利地进入了成人模式。

    秦氏是打着回娘家的旗号偷偷跑出来与他私会的,谁知,她才刚回家,就得知一子一女都被妖怪吃了,只剩下长女幸免于难。

    王良知道这件事之后,便马上赶过来探望秦氏,想着多少能帮点忙。

    这秦氏挺润的,他送的温暖都有些深不见底。

    谁知一到清河村,他就被大老虎抓起来了。

    当时那白山君还当着他的面吃了好几个靖夜司的人,又将他和村民都关在了土地庙附近,王良心知自己怕是被这大老虎当作储备粮了,不由悲从中来。

    他在心里祈祷着能有一个盖世英雄来把猛虎打死,便听到村里传来了一声声猛虎的咆哮。

    那声音中带着痛苦,也让土地庙附近生无可恋的村民打起了精神。

    一定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王良也是这么想的,然而,他还没等到救援的人,便看到一个被黑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来到了眼前。

    “你就是王良?”

    嗯,听这语气,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我不是。”

    “你搁这骗鬼呢!这里的人就你的衣服最贵,不是你还能是谁,跟我走!”

    说罢,那黑袍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绳子,随便一甩就把王良绑住,拉着就走了。

    王良毫无反抗之力,更让他绝望的是这里的村民似乎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正在被人拖着走。

    你们都瞎吗?

    王良再次悲从中来,才出虎口,又入狼窝,怎一个惨字了得!

    “女侠饶命,有话好说。”

    “我不是女侠,我是女鬼。”

    何冬阴森森的声音从黑斗篷下传出,吓得王良差点尿了。

    他看了一眼头顶的大太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阳,是一切邪祟的克星,尤其是鬼,而这个鬼能够在青天白日下现身,至少也是个鬼王。

    鬼物到了鬼王的层次,已经是一种质变,恐怕整个长沙郡,都不会有人能对付得了一个鬼王。

    之前被虎妖抓住,他还能奢望靖夜司的来救他,但落到鬼王手里,就算是他爹来了,也只会说: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何冬拉扯着绳子,把王良牵到了树荫下,虽然她已经不怕太阳,但在阳光下她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若非收到林毅的消息,她也不会大白天出来溜达。

    所以说,今天这些事,得加钱。

    “你放心,我是个有原则的鬼,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但是,你得给买命钱。”

    王良本来心如死灰,不抱希望,一听何冬不杀他,顿时又振作起来。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真的?”

    何冬的眼睛都亮了。

    虽然原计划是说索取一千金就收手,但海口可是王良自己夸下的,那……

    “两千金!”

    “?”

    就这?

    王良以为何冬这样的鬼王,既然出手,起步至少也是万金,他已经做好放血的准备了,谁知,才两千金?

    虽然两千金也不算是个小数目了,但王良觉得他的命更值钱。

    何冬看王良脸上写着震惊,还以为他不愿意拿这么多钱来,便威胁道:“有人出五百金,买你的命,又额外出五百金,要你的命根,我不杀你,只收你两千金,已经算是仁慈了,再墨迹,别怪我杀了你去领钱!”

    王良顿时大怒:“我的赏金才五百?这简直是看不起我!至少要五千金啊!”

    何冬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锭的形状了,这王良真是个成熟的肉票,还会自己涨价了。

    “那就按你说的,五千金,快写信!”

    王良:“……”

    我特么是不是傻!

    “要不,还是两千算了?”

    “你想骗鬼?”

    何冬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但这会儿眼睛似乎冒出了些许红光,虽然是青天白日,王良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五千,就五千,我马上写。”

    王良不敢拖沓,扯下衣服上的一块白绸子,又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干脆利落地给自己手指来了一下,写了个血书。

    何冬见状,默默把准备好的笔墨收了回去。

    王良又问:“把赎金送到哪?建议丢河里,水能将金子冲刷,若是有什么追踪手段,也会失效,而你神通广大,去水里捞钱应该没问题。”

    何冬:“……”

    “对了,为了让人相信是我,最好还要附上信物,这是我的贴身玉佩,你一起送过去,赎金很快会到到位的。”

    何冬:“……”

    这个肉票过于熟练,已经会自己走流程了。

    何冬拿着王良递过来的血书和信物,使了个五鬼搬运术,便将东西送去了土地庙。

    这个时候,林毅已经到了……8632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七章 一个成熟的肉票

    王良觉得自己老倒霉了。

    身为郡守家的二少爷,他算的上是有权有势,家里有个优秀的大哥撑门面,不需要他太优秀,他爹以前就说过,他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要在内不争权夺利,在外不杀人放火,当爹的和当哥的都是他最坚强的后盾。

    他也就照做了。

    他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就喜欢体态丰盈的女子,可惜,这种类型的女子,基本都已嫁作人妇了。

    所以说,并不是他王良喜欢别人家的老婆,而是别人家的老婆刚好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再说了,他从来不去挑那些恩爱夫妻下手,也不是故意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只是想给那些寂寞孤独的女人一些安慰,一些温暖。

    他有错吗?

    怎么就成了长沙郡的最大恶人了?

    就因为这,他爹揍他的棍子都打折了好几根,并严令禁止他在长沙郡勾搭良家女子。

    呵,两情相悦的事情,那能叫勾搭吗?

    这不,他爹不让他在长沙郡祸害,他就盯上了在坊市卖布的一个村妇。

    这村妇体态风流,肤白貌美,身穿朴素的衣服,却越发凸显了自身的俏丽。

    王良一见就动了心,便上前攀谈搭讪,他长得俊俏,说话又好听,很快就打听到那村妇姓秦,来自清河村,她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三年前丈夫征兵入伍,去北方戍边,至今也没有音讯,她一个人养着三个娃,全靠养蚕贸丝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辛苦。

    一听这些,王二公子立刻就动了送温暖的心思,凭借丰富的经验,王二公子很顺利地跟秦氏拉近了关系,并且顺利地进入了成人模式。

    秦氏是打着回娘家的旗号偷偷跑出来与他私会的,谁知,她才刚回家,就得知一子一女都被妖怪吃了,只剩下长女幸免于难。

    王良知道这件事之后,便马上赶过来探望秦氏,想着多少能帮点忙。

    这秦氏挺润的,他送的温暖都有些深不见底。

    谁知一到清河村,他就被大老虎抓起来了。

    当时那白山君还当着他的面吃了好几个靖夜司的人,又将他和村民都关在了土地庙附近,王良心知自己怕是被这大老虎当作储备粮了,不由悲从中来。

    他在心里祈祷着能有一个盖世英雄来把猛虎打死,便听到村里传来了一声声猛虎的咆哮。

    那声音中带着痛苦,也让土地庙附近生无可恋的村民打起了精神。

    一定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王良也是这么想的,然而,他还没等到救援的人,便看到一个被黑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来到了眼前。

    “你就是王良?”

    嗯,听这语气,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我不是。”

    “你搁这骗鬼呢!这里的人就你的衣服最贵,不是你还能是谁,跟我走!”

    说罢,那黑袍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绳子,随便一甩就把王良绑住,拉着就走了。

    王良毫无反抗之力,更让他绝望的是这里的村民似乎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正在被人拖着走。

    你们都瞎吗?

    王良再次悲从中来,才出虎口,又入狼窝,怎一个惨字了得!

    “女侠饶命,有话好说。”

    “我不是女侠,我是女鬼。”

    何冬阴森森的声音从黑斗篷下传出,吓得王良差点尿了。

    他看了一眼头顶的大太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阳,是一切邪祟的克星,尤其是鬼,而这个鬼能够在青天白日下现身,至少也是个鬼王。

    鬼物到了鬼王的层次,已经是一种质变,恐怕整个长沙郡,都不会有人能对付得了一个鬼王。

    之前被虎妖抓住,他还能奢望靖夜司的来救他,但落到鬼王手里,就算是他爹来了,也只会说: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何冬拉扯着绳子,把王良牵到了树荫下,虽然她已经不怕太阳,但在阳光下她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若非收到林毅的消息,她也不会大白天出来溜达。

    所以说,今天这些事,得加钱。

    “你放心,我是个有原则的鬼,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但是,你得给买命钱。”

    王良本来心如死灰,不抱希望,一听何冬不杀他,顿时又振作起来。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真的?”

    何冬的眼睛都亮了。

    虽然原计划是说索取一千金就收手,但海口可是王良自己夸下的,那……

    “两千金!”

    “?”

    就这?

    王良以为何冬这样的鬼王,既然出手,起步至少也是万金,他已经做好放血的准备了,谁知,才两千金?

    虽然两千金也不算是个小数目了,但王良觉得他的命更值钱。

    何冬看王良脸上写着震惊,还以为他不愿意拿这么多钱来,便威胁道:“有人出五百金,买你的命,又额外出五百金,要你的命根,我不杀你,只收你两千金,已经算是仁慈了,再墨迹,别怪我杀了你去领钱!”

    王良顿时大怒:“我的赏金才五百?这简直是看不起我!至少要五千金啊!”

    何冬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锭的形状了,这王良真是个成熟的肉票,还会自己涨价了。

    “那就按你说的,五千金,快写信!”

    王良:“……”

    我特么是不是傻!

    “要不,还是两千算了?”

    “你想骗鬼?”

    何冬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但这会儿眼睛似乎冒出了些许红光,虽然是青天白日,王良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五千,就五千,我马上写。”

    王良不敢拖沓,扯下衣服上的一块白绸子,又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干脆利落地给自己手指来了一下,写了个血书。

    何冬见状,默默把准备好的笔墨收了回去。

    王良又问:“把赎金送到哪?建议丢河里,水能将金子冲刷,若是有什么追踪手段,也会失效,而你神通广大,去水里捞钱应该没问题。”

    何冬:“……”

    “对了,为了让人相信是我,最好还要附上信物,这是我的贴身玉佩,你一起送过去,赎金很快会到到位的。”

    何冬:“……”

    这个肉票过于熟练,已经会自己走流程了。

    何冬拿着王良递过来的血书和信物,使了个五鬼搬运术,便将东西送去了土地庙。

    这个时候,林毅已经到了……8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