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第八章 管不平很懂

第八章 管不平很懂

    林毅三人到达土地庙时,这里正是一片喧哗。

    管不平没想到村子里遭了虎妖,村民们还能这么龙精虎猛,他也松了口气,虎妖没有屠村就是件好事。

    三人走上前去,便听到一阵污言秽语,像什么“破鞋”、“贱货”、“狐媚子”、“害人精”等等,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扒光这个贱人!”

    一时间,人头涌动。

    林毅听着就知道有情况,赶紧跑上去分开人群。

    外围的都是些男人,都在朝着里面挤,似乎是想看点好看的,但他们招架不住林毅的横冲直撞,让他闯了条路出来。

    分开人群,林毅才看到几个村妇正在围攻一对母女,那些村妇撕扯着女人的衣服,女人不敢反抗,只是抱着自己的孩子,连声求饶。

    围观的男人也没有一个帮忙的,反而睁大了眼睛,看着女人泄漏的春光。

    林毅顿时大怒,喝道:“都给我住手!”

    这一开口,就不自觉地用上了虎啸,土地庙周围的村民齐齐噤声,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宛如中了定身术。

    林毅赶紧跑到女人身边,看她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露出了大一片胳膊和背上的肉,身上只有个肚兜还是完好的,连忙将自己湿答答的衣服给她披上了。

    这会儿那些村妇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围嘴斜眼长相凶恶的妇人,更是仗着人多,对忽然出现的林毅道:“你是哪里蹦出来的毛头小子,她的新姘头?”

    “靖夜司办案,还不快退下!”

    这是管不平跟着冲出了人群,看到林毅被村妇刁难,这才开口声援。

    那些人看到管不平身上的差人服装,连忙退后了一步,不敢再嚣张。

    这年头的差人可不同于后世,民不与官斗,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们的生存智慧,若非林毅是光着膀子出来的,那些村妇又正好在气头上,她们也不敢跟林毅叫板。

    只有之前那个凶巴巴的妇人,嘴里还嘟囔着:“打妖怪没本事,欺负咱小老百姓就行。”

    林毅瞪了她一眼,吓得她退后了两步,不敢再说话了,林毅才对哭哭啼啼的少女安抚道:“没事了。”

    “谢谢。”

    少女脸上脏兮兮的,泪眼婆娑,显然刚才被吓得不轻,却还是对林毅道了谢。

    刚才的事情林毅尚且不知道前因,暂时不方便下定论,但不管怎么样,当着人家孩子的面撕扯她母亲的衣服,还是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之下,这种行径,简直是野蛮。

    既然他看到了,就不可能不管。

    管不平也没想到,才刚找到村民,就先和村民起了冲突,

    既然有了冲突,那他也没必要太客气了,免得弱了自己的威风。

    “你们村长是谁,站出来。”

    村民不知道管不平到底是多大的官,总之当官的就是惹不起,看他这么霸气的样子,一个老头赶紧站了出来,道:“老朽赵山,官爷有什么吩咐?”

    “这是怎么回事,细细与我说来!”

    赵山不敢有所保留,连忙说起了缘由。

    原来,这对母女,就是这次清河村事件中相关人员,秦氏和她的长女赵小草。

    赵小草凭借自己的聪慧,从虎姑婆手里逃脱,并且还叫来了村里的猎人帮忙,杀死了吃人的怪物。

    没想到却引来了更强大的虎妖,虎妖吃了靖夜司的人,还吃了那几个猎人。

    那几个猎人的家人,对付不了虎妖,自然是将仇恨锁定在了赵小草和她的母亲秦氏身上。

    之前虎妖将他们驱赶到土地庙附近安置,在虎威震慑下,倒是没有人发难。

    但赵小草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在之前听到虎妖惨叫的时候,便号召大家趁着虎妖被牵制了,赶紧逃跑。

    这个提议就成了导火索,猎人的家人们便开始辱骂赵小草,很快,怒火就蔓延到了秦氏身上。

    秦氏虽然不是寡妇,但丈夫从军,多年没有音讯,多半是死在外面了,偏偏秦氏长得又好看,体态婀娜,润得一掐仿佛都能掐出水来,风情远不是寻常村妇能比得上的。

    村子里的男人看到秦氏,没有一个能忍住不多看几眼的,于是,村妇们便将猎人们的死,归咎到了秦氏身上。

    若非那些猎人想要讨好秦氏,在她面前表现一下,又怎么会被虎妖杀害?

    在这样的逻辑下,一场针对秦氏的批判就开始了。

    特别的,有早起卖鱼的渔夫称,秦氏那天晚上根本不是回娘家了,分明是一个富家公子送她回来的。

    之前,那富家公子还找了过来呢!

    得知是秦氏不守妇道,才带来这场灾难,众人的怒火顿时到了高潮,即便是家里没有死人的,那些女人也恨不得秦氏去死。

    于是,就有了群起而攻之的画面。

    林毅忽然觉得很滑稽。

    秦氏是不是在外面乱搞了,这个林毅不知情,不做评价,但就事论事,小草有什么错?

    从一开始,小草也只是个受害者,这些人刚才要扒衣服,分明也没放过小草。

    她还是个孩子啊!

    林毅也能理解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迁怒于小草,这其实是人之常情,只是所作所为,还是太过分了。更何况,之前还有老虎为祸,外面的老虎没解决,内部倒是先起哄了。

    管不平却从村长的话里听到了重点,富家公子,是不是王良?

    他又看向了秦氏,秦氏梨花带雨,满脸柔弱,让人发自内心地想要怜惜她,再看她身段,想到她有个当兵的丈夫……

    管不平全懂了。

    这王良哪里是去踏青郊游,分明是城里的人已经满足不了他,开始向周边村落下手了!

    但是,他也管不了这些,只是对赵山问道:“你们之前说的富家公子,他在哪?”

    “就在土地庙边上,那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没有人敢靠近他。”

    赵山说着,还指向了土地庙。

    但这会儿,哪里还有人在。

    管不平又在人群中扫了好几眼,愣是没看到王良。

    听赵山的意思,王良并没有被老虎吃掉,那他现在应该就在村子里才对。

    现在人又去哪了?

    正疑惑着,一阵诡异的风猛的吹了过来,但比起虎妖带起的狂风,这个风明显没有多少杀伤力。

    风中还裹挟着一块白布,管不平眼疾手快,将白布抓到了手中,白布里还包着一块玉佩,打开一看,血书触目惊心。

    王良又被妖怪抓走了……8506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八章 管不平很懂

    林毅三人到达土地庙时,这里正是一片喧哗。

    管不平没想到村子里遭了虎妖,村民们还能这么龙精虎猛,他也松了口气,虎妖没有屠村就是件好事。

    三人走上前去,便听到一阵污言秽语,像什么“破鞋”、“贱货”、“狐媚子”、“害人精”等等,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扒光这个贱人!”

    一时间,人头涌动。

    林毅听着就知道有情况,赶紧跑上去分开人群。

    外围的都是些男人,都在朝着里面挤,似乎是想看点好看的,但他们招架不住林毅的横冲直撞,让他闯了条路出来。

    分开人群,林毅才看到几个村妇正在围攻一对母女,那些村妇撕扯着女人的衣服,女人不敢反抗,只是抱着自己的孩子,连声求饶。

    围观的男人也没有一个帮忙的,反而睁大了眼睛,看着女人泄漏的春光。

    林毅顿时大怒,喝道:“都给我住手!”

    这一开口,就不自觉地用上了虎啸,土地庙周围的村民齐齐噤声,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宛如中了定身术。

    林毅赶紧跑到女人身边,看她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露出了大一片胳膊和背上的肉,身上只有个肚兜还是完好的,连忙将自己湿答答的衣服给她披上了。

    这会儿那些村妇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围嘴斜眼长相凶恶的妇人,更是仗着人多,对忽然出现的林毅道:“你是哪里蹦出来的毛头小子,她的新姘头?”

    “靖夜司办案,还不快退下!”

    这是管不平跟着冲出了人群,看到林毅被村妇刁难,这才开口声援。

    那些人看到管不平身上的差人服装,连忙退后了一步,不敢再嚣张。

    这年头的差人可不同于后世,民不与官斗,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们的生存智慧,若非林毅是光着膀子出来的,那些村妇又正好在气头上,她们也不敢跟林毅叫板。

    只有之前那个凶巴巴的妇人,嘴里还嘟囔着:“打妖怪没本事,欺负咱小老百姓就行。”

    林毅瞪了她一眼,吓得她退后了两步,不敢再说话了,林毅才对哭哭啼啼的少女安抚道:“没事了。”

    “谢谢。”

    少女脸上脏兮兮的,泪眼婆娑,显然刚才被吓得不轻,却还是对林毅道了谢。

    刚才的事情林毅尚且不知道前因,暂时不方便下定论,但不管怎么样,当着人家孩子的面撕扯她母亲的衣服,还是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之下,这种行径,简直是野蛮。

    既然他看到了,就不可能不管。

    管不平也没想到,才刚找到村民,就先和村民起了冲突,

    既然有了冲突,那他也没必要太客气了,免得弱了自己的威风。

    “你们村长是谁,站出来。”

    村民不知道管不平到底是多大的官,总之当官的就是惹不起,看他这么霸气的样子,一个老头赶紧站了出来,道:“老朽赵山,官爷有什么吩咐?”

    “这是怎么回事,细细与我说来!”

    赵山不敢有所保留,连忙说起了缘由。

    原来,这对母女,就是这次清河村事件中相关人员,秦氏和她的长女赵小草。

    赵小草凭借自己的聪慧,从虎姑婆手里逃脱,并且还叫来了村里的猎人帮忙,杀死了吃人的怪物。

    没想到却引来了更强大的虎妖,虎妖吃了靖夜司的人,还吃了那几个猎人。

    那几个猎人的家人,对付不了虎妖,自然是将仇恨锁定在了赵小草和她的母亲秦氏身上。

    之前虎妖将他们驱赶到土地庙附近安置,在虎威震慑下,倒是没有人发难。

    但赵小草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在之前听到虎妖惨叫的时候,便号召大家趁着虎妖被牵制了,赶紧逃跑。

    这个提议就成了导火索,猎人的家人们便开始辱骂赵小草,很快,怒火就蔓延到了秦氏身上。

    秦氏虽然不是寡妇,但丈夫从军,多年没有音讯,多半是死在外面了,偏偏秦氏长得又好看,体态婀娜,润得一掐仿佛都能掐出水来,风情远不是寻常村妇能比得上的。

    村子里的男人看到秦氏,没有一个能忍住不多看几眼的,于是,村妇们便将猎人们的死,归咎到了秦氏身上。

    若非那些猎人想要讨好秦氏,在她面前表现一下,又怎么会被虎妖杀害?

    在这样的逻辑下,一场针对秦氏的批判就开始了。

    特别的,有早起卖鱼的渔夫称,秦氏那天晚上根本不是回娘家了,分明是一个富家公子送她回来的。

    之前,那富家公子还找了过来呢!

    得知是秦氏不守妇道,才带来这场灾难,众人的怒火顿时到了高潮,即便是家里没有死人的,那些女人也恨不得秦氏去死。

    于是,就有了群起而攻之的画面。

    林毅忽然觉得很滑稽。

    秦氏是不是在外面乱搞了,这个林毅不知情,不做评价,但就事论事,小草有什么错?

    从一开始,小草也只是个受害者,这些人刚才要扒衣服,分明也没放过小草。

    她还是个孩子啊!

    林毅也能理解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迁怒于小草,这其实是人之常情,只是所作所为,还是太过分了。更何况,之前还有老虎为祸,外面的老虎没解决,内部倒是先起哄了。

    管不平却从村长的话里听到了重点,富家公子,是不是王良?

    他又看向了秦氏,秦氏梨花带雨,满脸柔弱,让人发自内心地想要怜惜她,再看她身段,想到她有个当兵的丈夫……

    管不平全懂了。

    这王良哪里是去踏青郊游,分明是城里的人已经满足不了他,开始向周边村落下手了!

    但是,他也管不了这些,只是对赵山问道:“你们之前说的富家公子,他在哪?”

    “就在土地庙边上,那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没有人敢靠近他。”

    赵山说着,还指向了土地庙。

    但这会儿,哪里还有人在。

    管不平又在人群中扫了好几眼,愣是没看到王良。

    听赵山的意思,王良并没有被老虎吃掉,那他现在应该就在村子里才对。

    现在人又去哪了?

    正疑惑着,一阵诡异的风猛的吹了过来,但比起虎妖带起的狂风,这个风明显没有多少杀伤力。

    风中还裹挟着一块白布,管不平眼疾手快,将白布抓到了手中,白布里还包着一块玉佩,打开一看,血书触目惊心。

    王良又被妖怪抓走了……8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