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第三十三章 坚持跑路计划不动摇

第三十三章 坚持跑路计划不动摇

    云雨楼中,林毅和王良相对而坐,身边伺候着几个美人,香风阵阵,巧笑倩兮,让林毅充分认知到万恶的封建社会为什么会腐朽。

    就这小日子过得,能不腐朽么?

    但林毅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区区庸脂俗粉,如何能动摇他的道心。

    王良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手虽然没停,嘴上却在抱怨:“这白天的云雨楼,到底是冷清了些,姑娘们也颇为无趣,真是让人扫兴,唯独这小菜小酒味道尚可,林兄弟,来干一个。”

    林毅不禁疯狂在心里吐槽,大白天逛青楼,你要不是郡守家公子,看谁理你!

    那些姑娘倒是好脾气,尽管是被逼着加班,还被人当面嫌弃,依然娇笑连连,非常有职业素养。

    林毅端起酒杯和王良碰了一下,尝了一口,忍着没吐掉吞了下去。

    酒真难喝。

    这样看来,他的蒸馏酒还有市场。

    不过,他不打算在长沙郡干了。

    酿酒需要消耗大量的粮食,粮食又是极为宝贵的东西,连带着酒的价钱也是水涨船高,只有少数豪门贵族才能喝得起酒。

    林毅计划的蒸馏酒又需要消耗大量的酒来提纯,买卖的对象也只能是富贵人家。

    长沙城的富贵人家也就那么点,市场非常狭窄。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他要跑路了。

    虽然净天教的威胁已经接近解除,但林毅还是坚定了跑路路线不动摇。

    主要原因还是在何冬身上,她马上就要渡劫了,渡劫的时候指不定有多大的动静,到时候引来多方关注,这对他们的隐匿非常不利。

    第二,净天教和神秘高手的出现,让林毅察觉到长沙渐渐有成为漩涡的趋势,既然如此,还不如赶紧溜之大吉。

    林毅都计划好了,何冬渡劫之后,他们立刻离开长沙城。

    现在和王良吃饭,也只是一场应酬。

    目的,当然是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郡守府的黄金肯定有问题,林毅一猜便知,这种古老的侦查手段,在他这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警察眼里实在稚嫩,就他这反侦查手段,想要抓到他犯罪的证据,以这个时代的刑侦技术,只有一个字:难!

    林毅也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就当劫富济贫了。

    他知道那些钱只要用出去,就一定会被郡守知道,在长沙郡打铁炼铜,背后肯定少不了郡守的利润,可林毅也没时间去别的地方炼铜了。

    于是,林毅进行了完美的设计。

    让何冬施展幻术,让铁匠铺的人认为去打铁炼铜的是他,这也是为了确保对方会给他做法拉第笼和避雷针,如果隐姓埋名藏头露尾过去,对方可能直接把钱吞了,而有头有脸过去,又不合身份地露财,让对方困惑,然后调查到自己身上。

    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个去铁匠铺的林毅可能是假的,真林毅在和王良吃饭。

    林毅不信王良被绑架过后,他身边能没有几个盯梢的。

    这样一来,王良他爹肯定困惑,却极有可能怀疑他的清白,毕竟是他救了王良,那个拿了赎金的人又恰巧假冒他的身份使出了这笔钱,怎么看都有嫌疑。

    但他毕竟是靖夜司的副总捕了,如今长沙靖夜司实力衰弱,就更不可能让王郡守肆意对一个副总捕下手。

    他想动手,必定要有理有据。

    这样一来,他就会下令铁匠铺打造好林毅要的东西,只等林毅拿走东西,便来抓现场,到时候认证物证俱在,林毅就没有脱身的可能了。

    “他怎么会想到,我从头到尾都不会去铁匠铺,东西让何冬偷走,也不会放到家里,等渡劫结束,咱们就跑路了!按照这个思路去犯罪,怎么可能会被逮到嘛!”

    “淦,我当初学这些东西可不是为了犯罪的。”

    林毅揉了揉脑袋,把自己对初心辜负的愧疚感甩出了脑袋。

    王良看他神色有异,不由问道:“林老弟,这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林毅反应过来,摇摇头道:“也没什么难事,就是感念近来妖人越发猖獗,但我实力低微,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心中忧愁罢了。”

    “这个啊……谁说不是呢。”

    王良本来还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等他帮林毅解决了问题,到时候林毅还不是对他言听计从?

    谁知林毅一开口,王良就麻了。

    论仗势欺人,他还可以帮点忙,斩妖除魔,他是真没那本事。

    “不过林兄弟你也不用太担心,长沙郡地处要道,若是有变故,必有八方支援,加上上万郡兵,任他妖魔凶悍,长沙城依然会是个太平之地。而且,我悄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王良忽然压低了声音,林毅也赶紧附耳过去,同时摆摆手,让几个姑娘退了下去。

    “我在我爹的书房里看到了一份公文,上面写了,要抽调各宗门弟子充入靖夜司,有这些出身名门的弟子加入,你们的压力以后会小很多的。”

    林毅:“……”

    这的确算是个好消息,唯独对靖夜司的人未必友好。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在秦时建立的靖夜司,大杀四方,不管是正道宗门还是邪道宗门,但凡不服从朝廷的,都被秦皇统御的靖夜司扫了一遍。

    这种隔了好几代的仇,传承悠久的宗门肯定不会忘。

    但靖夜司始终代表了朝廷,正道宗门不好直接跟朝廷做对,明面上还是尊重靖夜司,暗地里做的手段却不少,等他们加入了靖夜司,靖夜司的人恐怕更难过。

    “他们大概什么时候会到?”

    林毅是帮管不平问的,反正到时候他跑路了,到时候改头换面,他未必还会加入靖夜司。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公文都到了我爹手里,快则四五天,慢则半个月吧!”

    最快四五天的话,时间还来得及。

    林毅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怎么跟管不平道别。

    管哥对他真的是颇为照顾了,他就算要跑路,也不能不辞而别。

    何况,他还给自己找了个师父。

    林毅的内心是拒绝的,他哪里需要师父,自己一个人打怪升级就足够了。

    好在这个年头的通讯很慢,一封信送出去要很长时间,再等对方出山,又要时间,说不定等他跑了,师父都还没出现。

    这倒是不必操心。

    王良看正事已经说完了,身边没有人伺候还真不适应,便对着外面喊道:“姑娘们,快进来吧!”

    话音落下不久,林毅便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接着“砰”的一声巨响,门被狠狠地踹开了。

    “王二!你是不是偷偷拿了我的钱出来跟你的狐朋狗友鬼混了!”8673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三十三章 坚持跑路计划不动摇

    云雨楼中,林毅和王良相对而坐,身边伺候着几个美人,香风阵阵,巧笑倩兮,让林毅充分认知到万恶的封建社会为什么会腐朽。

    就这小日子过得,能不腐朽么?

    但林毅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区区庸脂俗粉,如何能动摇他的道心。

    王良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手虽然没停,嘴上却在抱怨:“这白天的云雨楼,到底是冷清了些,姑娘们也颇为无趣,真是让人扫兴,唯独这小菜小酒味道尚可,林兄弟,来干一个。”

    林毅不禁疯狂在心里吐槽,大白天逛青楼,你要不是郡守家公子,看谁理你!

    那些姑娘倒是好脾气,尽管是被逼着加班,还被人当面嫌弃,依然娇笑连连,非常有职业素养。

    林毅端起酒杯和王良碰了一下,尝了一口,忍着没吐掉吞了下去。

    酒真难喝。

    这样看来,他的蒸馏酒还有市场。

    不过,他不打算在长沙郡干了。

    酿酒需要消耗大量的粮食,粮食又是极为宝贵的东西,连带着酒的价钱也是水涨船高,只有少数豪门贵族才能喝得起酒。

    林毅计划的蒸馏酒又需要消耗大量的酒来提纯,买卖的对象也只能是富贵人家。

    长沙城的富贵人家也就那么点,市场非常狭窄。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他要跑路了。

    虽然净天教的威胁已经接近解除,但林毅还是坚定了跑路路线不动摇。

    主要原因还是在何冬身上,她马上就要渡劫了,渡劫的时候指不定有多大的动静,到时候引来多方关注,这对他们的隐匿非常不利。

    第二,净天教和神秘高手的出现,让林毅察觉到长沙渐渐有成为漩涡的趋势,既然如此,还不如赶紧溜之大吉。

    林毅都计划好了,何冬渡劫之后,他们立刻离开长沙城。

    现在和王良吃饭,也只是一场应酬。

    目的,当然是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郡守府的黄金肯定有问题,林毅一猜便知,这种古老的侦查手段,在他这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警察眼里实在稚嫩,就他这反侦查手段,想要抓到他犯罪的证据,以这个时代的刑侦技术,只有一个字:难!

    林毅也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就当劫富济贫了。

    他知道那些钱只要用出去,就一定会被郡守知道,在长沙郡打铁炼铜,背后肯定少不了郡守的利润,可林毅也没时间去别的地方炼铜了。

    于是,林毅进行了完美的设计。

    让何冬施展幻术,让铁匠铺的人认为去打铁炼铜的是他,这也是为了确保对方会给他做法拉第笼和避雷针,如果隐姓埋名藏头露尾过去,对方可能直接把钱吞了,而有头有脸过去,又不合身份地露财,让对方困惑,然后调查到自己身上。

    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个去铁匠铺的林毅可能是假的,真林毅在和王良吃饭。

    林毅不信王良被绑架过后,他身边能没有几个盯梢的。

    这样一来,王良他爹肯定困惑,却极有可能怀疑他的清白,毕竟是他救了王良,那个拿了赎金的人又恰巧假冒他的身份使出了这笔钱,怎么看都有嫌疑。

    但他毕竟是靖夜司的副总捕了,如今长沙靖夜司实力衰弱,就更不可能让王郡守肆意对一个副总捕下手。

    他想动手,必定要有理有据。

    这样一来,他就会下令铁匠铺打造好林毅要的东西,只等林毅拿走东西,便来抓现场,到时候认证物证俱在,林毅就没有脱身的可能了。

    “他怎么会想到,我从头到尾都不会去铁匠铺,东西让何冬偷走,也不会放到家里,等渡劫结束,咱们就跑路了!按照这个思路去犯罪,怎么可能会被逮到嘛!”

    “淦,我当初学这些东西可不是为了犯罪的。”

    林毅揉了揉脑袋,把自己对初心辜负的愧疚感甩出了脑袋。

    王良看他神色有异,不由问道:“林老弟,这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林毅反应过来,摇摇头道:“也没什么难事,就是感念近来妖人越发猖獗,但我实力低微,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心中忧愁罢了。”

    “这个啊……谁说不是呢。”

    王良本来还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等他帮林毅解决了问题,到时候林毅还不是对他言听计从?

    谁知林毅一开口,王良就麻了。

    论仗势欺人,他还可以帮点忙,斩妖除魔,他是真没那本事。

    “不过林兄弟你也不用太担心,长沙郡地处要道,若是有变故,必有八方支援,加上上万郡兵,任他妖魔凶悍,长沙城依然会是个太平之地。而且,我悄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王良忽然压低了声音,林毅也赶紧附耳过去,同时摆摆手,让几个姑娘退了下去。

    “我在我爹的书房里看到了一份公文,上面写了,要抽调各宗门弟子充入靖夜司,有这些出身名门的弟子加入,你们的压力以后会小很多的。”

    林毅:“……”

    这的确算是个好消息,唯独对靖夜司的人未必友好。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在秦时建立的靖夜司,大杀四方,不管是正道宗门还是邪道宗门,但凡不服从朝廷的,都被秦皇统御的靖夜司扫了一遍。

    这种隔了好几代的仇,传承悠久的宗门肯定不会忘。

    但靖夜司始终代表了朝廷,正道宗门不好直接跟朝廷做对,明面上还是尊重靖夜司,暗地里做的手段却不少,等他们加入了靖夜司,靖夜司的人恐怕更难过。

    “他们大概什么时候会到?”

    林毅是帮管不平问的,反正到时候他跑路了,到时候改头换面,他未必还会加入靖夜司。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公文都到了我爹手里,快则四五天,慢则半个月吧!”

    最快四五天的话,时间还来得及。

    林毅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怎么跟管不平道别。

    管哥对他真的是颇为照顾了,他就算要跑路,也不能不辞而别。

    何况,他还给自己找了个师父。

    林毅的内心是拒绝的,他哪里需要师父,自己一个人打怪升级就足够了。

    好在这个年头的通讯很慢,一封信送出去要很长时间,再等对方出山,又要时间,说不定等他跑了,师父都还没出现。

    这倒是不必操心。

    王良看正事已经说完了,身边没有人伺候还真不适应,便对着外面喊道:“姑娘们,快进来吧!”

    话音落下不久,林毅便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接着“砰”的一声巨响,门被狠狠地踹开了。

    “王二!你是不是偷偷拿了我的钱出来跟你的狐朋狗友鬼混了!”8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