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第三十五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白给之少女

第三十五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白给之少女

    林毅已经不是第一次骑飞渡了,坐上去之后,飞渡很熟练地动了起来,林毅也打开了卷宗查看。

    永州之民陈生,游学于汝南,闻祖父新死,遂与同乡者三人,急奔回返,至于临江,投于客宿。

    时客家翁有子妇新死,其子出购材木未返,停尸于室,以纸被盖之,及至灵前,忽有风起,卷纸被一角,露女者遗容。

    翁急覆面,又引客至偏舍宿。

    陈生倦怠,沾枕即眠,梦中见火烧身,大惊坐起,未见同乡三人,遂出寻之。

    至灵室,乃见三者衣衫尽解,欺女尸上。

    陈生愤慨,又恐为人所害,乃返舍中,暗思独行之策。

    未久,同乡皆返,陈生闭目假寐,闻三人鼻息渐重,方觉心安,始睁目,忽见门户大开,女尸行至屋内,状如常人,至客塌前,附身吻颈,遍至三客。

    陈生大骇,恐将及己,乃引被覆首,闭息忍咽以听之,未几,女至,似寻人,未果,蹒跚出门而去。

    闻声渐远,陈生乃起,察同乡者,已无鼻息。

    陈生乃穿衣奔逃,离客宿,至集镇,具言所历之事。

    余窃以为女生前必有怨,死后阴阳交感,怨气成煞,驱尸而动,恐有尸毒,波及村镇,非入品者,切勿擅入。

    后面的那句话是靖夜司的人写的,按照规矩,接到报案的人员在记录卷宗的时候,还要进行案件分析。

    在靖夜司发达的时候,斥候收集情报,掌握卷宗的进行案情分析,才会将卷宗交给总捕,让总捕根据分析安排合适的人去处理。

    现在倒是省了很多步骤,因为没什么人可以用,管不平都亲自出马了。

    斥候队伍基本等于没有,案情分析自然也就只能浮于表面。

    好在事情记录比较详细,也让林毅大致明白了对手是什么层次。

    从卷宗来看,就是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碰了一个含怨而死的女人,导致女人尸变,那三个人也都死了。

    目前看来,这所谓的尸患并不严重,而且和姜玲珑没什么关系。

    林毅也就松了口气,不是让他去打僵尸王就好。

    将卷宗收好,林毅才忽然发觉身后有人跟踪。

    之前在城里,林毅也专心在看卷宗,没有留意周围环境,但出了城还跟着他的人,就格外显眼了。

    主要是飞渡出城后速度快了起来,身后的人为了跟上,也顾不得遮掩行踪了。

    “王瑾轩!?”

    林毅回头看到这个三小姐,顿时一脸问号。

    “你来干什么?”

    “唔,我听到有趣的事情了,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被看穿了之后,王瑾轩索性也不装了,小跑到林毅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

    “有趣?靖夜司的任务从来算不上有趣,要命才是真的。”

    “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王瑾轩眨着眼睛卖萌,林毅无情摇头道:“我实力低微,保护不了你,自己回去吧!”

    说罢,便轻踢飞渡,不打算再理会她。

    王瑾轩看林毅居然这样无视自己,非但没有不爽,反倒更加起劲了,她就喜欢这种不把她当回事的男人。

    这才是高手嘛!

    眼看林毅就要跑了,王瑾轩也顾不得矜持,小跑几步,纵身一跃,也落在了马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林毅。

    反正已经抱过一次了,这次抱着后背,应该没关系,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你干嘛?”

    王瑾轩牢牢搂住林毅的腰不撒手,俏皮道:“我就要跟你一起去,反正我已经出了城了,你不带我,我就去告诉我爹,你欺负我。”

    “你爹不会信的。”

    “那我就说你轻薄我了。”

    说着,王瑾轩抓着林毅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林毅人傻了,还有这样子白给的吗?

    话说这大腿还挺有弹性的,虽然是隔着衣服捏了一下,手感还挺好。

    林毅算是看出她的决心了,除非自己把她打晕了绑树上,不然她是赖上自己了。

    人在马上坐,祸从天上来。

    摊上这个大小姐,只能自认倒霉。

    林毅沉默了片刻,才道:“其实你想要诬告,只需要去说就够了,没必要真的动手的。”

    王瑾轩:“……”

    好像是这样没错。

    现在她终于知道害羞了,默默把林毅的手从自己大腿上挪开,王瑾轩只感觉浑身发烫,有些不知所措。

    但飞渡这会儿跑得很快,她又不得不赶紧抱住了林毅。

    闻着林毅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阳刚之气,她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都有些晕乎了。

    靠在林毅的背上,不敢再说话。

    只可惜王瑾轩并没有何冬和秦氏那样傲人的身材,她虽然长得高挑,双腿修长,在其他方面的优点就不怎么突出了。

    哪怕林毅穿得还算单薄,感受也不算很深刻。

    这波啊,也不知道是亏没亏,反正,先带着吧!

    王瑾轩这是第一次骑马出远门,还是跟别人共乘一骑,临江镇路途遥远,飞渡跑了一个半时辰,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

    天还没完全黑,镇上就已经看不到人了,看上去萧条又荒凉。

    王瑾轩的腿都站不直了,一直揉着屁股,哆嗦着跟在林毅身边,飞渡则是自顾自沿着一个方向走,林毅跟着它,不多时便到了临江镇靖夜司的驿站。

    长沙郡有许多个下辖的县镇,靖夜司目前也只有长沙郡保留了基本的力量,其他各个下辖的县镇,也就是派遣了两三个未入品的人员,让他们杀一些年份不高的鬼都有可能翻车,更遑论斩妖除魔了。

    但是,他们可以接受报案,将消息传递给长沙郡,让长沙郡里的靖夜司派人来处理。因为外派的工作过于辛苦,所以县镇下辖的都不叫靖夜司,只称之为驿站,守着这里的人也是轮流当值,两月一换。

    林毅到驿站的时候,管不平已经在这里了,他拎着一只黑狗在放血。

    “这是在准备辟邪的狗血吗?”

    王瑾轩看到这场面,顿时兴奋起来,也顾不得屁股还在隐隐作痛了。

    管不平听到女人的声音,不由诧异抬头,看到王瑾轩,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家伙,你们郡守家的儿女,是不是哪里有事就往哪里跑?8417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三十五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白给之少女

    林毅已经不是第一次骑飞渡了,坐上去之后,飞渡很熟练地动了起来,林毅也打开了卷宗查看。

    永州之民陈生,游学于汝南,闻祖父新死,遂与同乡者三人,急奔回返,至于临江,投于客宿。

    时客家翁有子妇新死,其子出购材木未返,停尸于室,以纸被盖之,及至灵前,忽有风起,卷纸被一角,露女者遗容。

    翁急覆面,又引客至偏舍宿。

    陈生倦怠,沾枕即眠,梦中见火烧身,大惊坐起,未见同乡三人,遂出寻之。

    至灵室,乃见三者衣衫尽解,欺女尸上。

    陈生愤慨,又恐为人所害,乃返舍中,暗思独行之策。

    未久,同乡皆返,陈生闭目假寐,闻三人鼻息渐重,方觉心安,始睁目,忽见门户大开,女尸行至屋内,状如常人,至客塌前,附身吻颈,遍至三客。

    陈生大骇,恐将及己,乃引被覆首,闭息忍咽以听之,未几,女至,似寻人,未果,蹒跚出门而去。

    闻声渐远,陈生乃起,察同乡者,已无鼻息。

    陈生乃穿衣奔逃,离客宿,至集镇,具言所历之事。

    余窃以为女生前必有怨,死后阴阳交感,怨气成煞,驱尸而动,恐有尸毒,波及村镇,非入品者,切勿擅入。

    后面的那句话是靖夜司的人写的,按照规矩,接到报案的人员在记录卷宗的时候,还要进行案件分析。

    在靖夜司发达的时候,斥候收集情报,掌握卷宗的进行案情分析,才会将卷宗交给总捕,让总捕根据分析安排合适的人去处理。

    现在倒是省了很多步骤,因为没什么人可以用,管不平都亲自出马了。

    斥候队伍基本等于没有,案情分析自然也就只能浮于表面。

    好在事情记录比较详细,也让林毅大致明白了对手是什么层次。

    从卷宗来看,就是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碰了一个含怨而死的女人,导致女人尸变,那三个人也都死了。

    目前看来,这所谓的尸患并不严重,而且和姜玲珑没什么关系。

    林毅也就松了口气,不是让他去打僵尸王就好。

    将卷宗收好,林毅才忽然发觉身后有人跟踪。

    之前在城里,林毅也专心在看卷宗,没有留意周围环境,但出了城还跟着他的人,就格外显眼了。

    主要是飞渡出城后速度快了起来,身后的人为了跟上,也顾不得遮掩行踪了。

    “王瑾轩!?”

    林毅回头看到这个三小姐,顿时一脸问号。

    “你来干什么?”

    “唔,我听到有趣的事情了,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被看穿了之后,王瑾轩索性也不装了,小跑到林毅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

    “有趣?靖夜司的任务从来算不上有趣,要命才是真的。”

    “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王瑾轩眨着眼睛卖萌,林毅无情摇头道:“我实力低微,保护不了你,自己回去吧!”

    说罢,便轻踢飞渡,不打算再理会她。

    王瑾轩看林毅居然这样无视自己,非但没有不爽,反倒更加起劲了,她就喜欢这种不把她当回事的男人。

    这才是高手嘛!

    眼看林毅就要跑了,王瑾轩也顾不得矜持,小跑几步,纵身一跃,也落在了马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林毅。

    反正已经抱过一次了,这次抱着后背,应该没关系,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你干嘛?”

    王瑾轩牢牢搂住林毅的腰不撒手,俏皮道:“我就要跟你一起去,反正我已经出了城了,你不带我,我就去告诉我爹,你欺负我。”

    “你爹不会信的。”

    “那我就说你轻薄我了。”

    说着,王瑾轩抓着林毅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林毅人傻了,还有这样子白给的吗?

    话说这大腿还挺有弹性的,虽然是隔着衣服捏了一下,手感还挺好。

    林毅算是看出她的决心了,除非自己把她打晕了绑树上,不然她是赖上自己了。

    人在马上坐,祸从天上来。

    摊上这个大小姐,只能自认倒霉。

    林毅沉默了片刻,才道:“其实你想要诬告,只需要去说就够了,没必要真的动手的。”

    王瑾轩:“……”

    好像是这样没错。

    现在她终于知道害羞了,默默把林毅的手从自己大腿上挪开,王瑾轩只感觉浑身发烫,有些不知所措。

    但飞渡这会儿跑得很快,她又不得不赶紧抱住了林毅。

    闻着林毅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阳刚之气,她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都有些晕乎了。

    靠在林毅的背上,不敢再说话。

    只可惜王瑾轩并没有何冬和秦氏那样傲人的身材,她虽然长得高挑,双腿修长,在其他方面的优点就不怎么突出了。

    哪怕林毅穿得还算单薄,感受也不算很深刻。

    这波啊,也不知道是亏没亏,反正,先带着吧!

    王瑾轩这是第一次骑马出远门,还是跟别人共乘一骑,临江镇路途遥远,飞渡跑了一个半时辰,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

    天还没完全黑,镇上就已经看不到人了,看上去萧条又荒凉。

    王瑾轩的腿都站不直了,一直揉着屁股,哆嗦着跟在林毅身边,飞渡则是自顾自沿着一个方向走,林毅跟着它,不多时便到了临江镇靖夜司的驿站。

    长沙郡有许多个下辖的县镇,靖夜司目前也只有长沙郡保留了基本的力量,其他各个下辖的县镇,也就是派遣了两三个未入品的人员,让他们杀一些年份不高的鬼都有可能翻车,更遑论斩妖除魔了。

    但是,他们可以接受报案,将消息传递给长沙郡,让长沙郡里的靖夜司派人来处理。因为外派的工作过于辛苦,所以县镇下辖的都不叫靖夜司,只称之为驿站,守着这里的人也是轮流当值,两月一换。

    林毅到驿站的时候,管不平已经在这里了,他拎着一只黑狗在放血。

    “这是在准备辟邪的狗血吗?”

    王瑾轩看到这场面,顿时兴奋起来,也顾不得屁股还在隐隐作痛了。

    管不平听到女人的声音,不由诧异抬头,看到王瑾轩,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家伙,你们郡守家的儿女,是不是哪里有事就往哪里跑?8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