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第三十七章 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

第三十七章 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

    临江镇进出镇子的要道,都有青壮把守。管不平和林毅则是在靠北的一方等待。

    昨天陈生暂住的客宿,就是在阵子北边。

    尸变的事情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陈生到镇里的靖夜司驿站报案之后,驿站的巡捕便过去探查了。

    但那个民宿已经空无一人,只看到零星洒落的血迹。每个客房的门都是打开,门户上还有野兽利爪划过的痕迹,巡捕马上把消息传回了长沙郡,收到消息的管不平马上就赶过来了。

    在靖夜司遇到的案子里面,尸患是最麻烦的。

    新生僵尸的修为未必多高,学武有成的人对上都能不落下风。怕就怕被僵尸碰一下,破个皮都是致命伤。

    而且尸毒会传染,被僵尸伤过的人,若是不能在死前祛除尸毒,死后便会转化为僵尸,再伤了人,又会将尸毒传播出去。

    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尸毒,若是不能肃清源头,只需要跑了一个,又会又再生尸患的可能。

    尸患影响越大,造成事件的僵尸就会越强大越可怕,所以务必要尽早斩草除根,管不平也是收到消息就马上赶了过来。

    入夜,林毅和管不平守着火堆,烤着干粮,就水喝下去,这就是他们的晚饭了。

    王瑾轩也是吃的这个,可能是吃腻了美味,突然吃这种没什么味道的东西,她反倒觉得很独特,开开心心地吃得比林毅还多。

    不过,她毕竟是大小姐,没那个耐心,等了近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忍不住吐槽道:“僵尸不会不敢过来吧?假如尸变背后有更大的阴谋,他们要是不来袭击城镇,而是去袭击附近的村子怎么办?”

    王瑾轩是凭借自己看小说的经验来猜测的,林毅闻言,随手放下了看了许多遍的卷宗,淡然道:“不是说假如有阴谋,是一定有阴谋。”

    管不平和王瑾轩闻言都直勾勾地看向林毅,等着他的解答。

    林毅晃了晃手里的卷宗道:“从这个卷宗,我就看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这个卷宗所言是以陈生视角讲述的故事,他所言真伪,我们都没有验证过,便当作卷宗收录,这样办事过于马虎。”

    “呃……”

    管不平想给这里的巡捕辩解一下,毕竟人手不足,又要调查情况,又要整理卷宗,还要报信,一时疏忽,可以理解。

    但看林毅神情严肃,他也只好乖乖闭嘴了。

    林毅接着说道:“第二,卷宗场景描述有明显的错误,尸毒并不能马上让人死亡,人不管睡得多沉,被僵尸咬住的剧烈疼痛都会让人清醒过来,那么,为什么没有描写惨叫声?三个同乡,但凡有一个发出惨叫,另外两个也该惊醒。

    陈生的描述明显和现实不符,他说谎了。”

    “嘶……”

    管不平也看了卷宗,却愣是没想到这一点,林毅果然比他细心多了。

    不等林毅说第三个问题,他马上道:“我派人去把陈生带过来!”

    说罢,便火急火燎地走了。

    王瑾轩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林毅,她好喜欢这样睿智、强大又神秘的男人,关键是还长得好看,完美地契合她的所有幻想。

    她看着林毅的双眼仿佛都闪着光,迫不及待地问道:“那第三点呢?”

    “第三点就是一个巧合,为什么那风早不吹晚不吹,偏偏要在四人到灵堂的时候吹呢?老翁又为何要急匆匆把她脸盖上?这个疑点,或许就是背后阴谋所在。”

    “好厉害!”

    王瑾轩兴奋得心跳都开始加速了,又追问道:“那阴谋是什么?”

    “我又不是神仙,这哪能看出来。”

    林毅双手摊开,分析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文字内容就这么点。

    王瑾轩真是太贪心了,给了她这么多,她还要。

    “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去粉碎他们的阴谋了?”

    王瑾轩还是很亢奋,虽然林毅没有直接说出阴谋是什么,但她也不追求林毅一步到位,慢慢深入洞察,这样她也才会更有参与感嘛!

    “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毅心中求稳,但是他身为靖夜司的人,肩负着守护的职责,不可能现在退缩。

    闲聊间,管不平一个人回来了。

    问他才知道,陈生以为祖父奔丧为由,一早就走了。

    好家伙,案情都还没搞明白,唯一的报案人居然就这么走了?

    王瑾轩无情吐槽道:“你们靖夜司的的人也太不会办事了吧,我都知道不能让人这么走了。”

    “怪不得他们,只能说都在这个陈生的算计中。”

    林毅略一琢磨,也知道了他的套路。

    这个人去找靖夜司报案的时候,思路非常清晰。

    先说自己是读书人,正在游学,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加大办案人员的压力。

    读书人的社会地位很高,远在一个小吏之上。

    随后,表示自己是为奔丧而返,为接下来要告辞打好铺垫。

    自汉朝以孝治天下以来,孝之一字,就是彻彻底底的政治正确,孝亲和忠君都是一个等级的东西,就算是皇帝,都不能拦着人尽孝。

    所以,陈生要回家为祖父奔丧,一个靖夜司的小吏又怎么敢阻拦。

    听林毅说明缘由,王瑾轩立刻拍手道:“那我们现在追过去,我让我爹下令,让他出不了长沙郡。”

    长沙郡治下还有十多个县,郡守一纸公文,足以让一个人寸步难行,而且官方驿站传递消息的速度,绝对比陈生快得多。

    这就是官二代的力量吧,果然恐怖如斯。

    “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发个通缉令就够了。”

    管不平拒绝了王瑾轩的提议,靖夜司的事情,如果让郡守府出太多力,以后权责就不那么分明了。

    这个郡守很有手段,管不平倒是不在乎手上的全力,只是不希望靖夜司沦为他人的工具罢了。

    “通缉令也不必发,我觉得,陈生可能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

    王瑾轩和管不平再次震惊了,他们下意识相信了林毅说的话,竟然一点怀疑都没有。

    林毅指着夜色深处,凝重地道:“我应该看到他了……”

    不只是那个穿着书生长衫的人,在他的身边,还有许多服装各异,男女老少皆有的人。

    他们步伐蹒跚,正缓缓朝临江镇走来。

    这波啊,这波是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8413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三十七章 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

    临江镇进出镇子的要道,都有青壮把守。管不平和林毅则是在靠北的一方等待。

    昨天陈生暂住的客宿,就是在阵子北边。

    尸变的事情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陈生到镇里的靖夜司驿站报案之后,驿站的巡捕便过去探查了。

    但那个民宿已经空无一人,只看到零星洒落的血迹。每个客房的门都是打开,门户上还有野兽利爪划过的痕迹,巡捕马上把消息传回了长沙郡,收到消息的管不平马上就赶过来了。

    在靖夜司遇到的案子里面,尸患是最麻烦的。

    新生僵尸的修为未必多高,学武有成的人对上都能不落下风。怕就怕被僵尸碰一下,破个皮都是致命伤。

    而且尸毒会传染,被僵尸伤过的人,若是不能在死前祛除尸毒,死后便会转化为僵尸,再伤了人,又会将尸毒传播出去。

    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尸毒,若是不能肃清源头,只需要跑了一个,又会又再生尸患的可能。

    尸患影响越大,造成事件的僵尸就会越强大越可怕,所以务必要尽早斩草除根,管不平也是收到消息就马上赶了过来。

    入夜,林毅和管不平守着火堆,烤着干粮,就水喝下去,这就是他们的晚饭了。

    王瑾轩也是吃的这个,可能是吃腻了美味,突然吃这种没什么味道的东西,她反倒觉得很独特,开开心心地吃得比林毅还多。

    不过,她毕竟是大小姐,没那个耐心,等了近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忍不住吐槽道:“僵尸不会不敢过来吧?假如尸变背后有更大的阴谋,他们要是不来袭击城镇,而是去袭击附近的村子怎么办?”

    王瑾轩是凭借自己看小说的经验来猜测的,林毅闻言,随手放下了看了许多遍的卷宗,淡然道:“不是说假如有阴谋,是一定有阴谋。”

    管不平和王瑾轩闻言都直勾勾地看向林毅,等着他的解答。

    林毅晃了晃手里的卷宗道:“从这个卷宗,我就看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这个卷宗所言是以陈生视角讲述的故事,他所言真伪,我们都没有验证过,便当作卷宗收录,这样办事过于马虎。”

    “呃……”

    管不平想给这里的巡捕辩解一下,毕竟人手不足,又要调查情况,又要整理卷宗,还要报信,一时疏忽,可以理解。

    但看林毅神情严肃,他也只好乖乖闭嘴了。

    林毅接着说道:“第二,卷宗场景描述有明显的错误,尸毒并不能马上让人死亡,人不管睡得多沉,被僵尸咬住的剧烈疼痛都会让人清醒过来,那么,为什么没有描写惨叫声?三个同乡,但凡有一个发出惨叫,另外两个也该惊醒。

    陈生的描述明显和现实不符,他说谎了。”

    “嘶……”

    管不平也看了卷宗,却愣是没想到这一点,林毅果然比他细心多了。

    不等林毅说第三个问题,他马上道:“我派人去把陈生带过来!”

    说罢,便火急火燎地走了。

    王瑾轩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林毅,她好喜欢这样睿智、强大又神秘的男人,关键是还长得好看,完美地契合她的所有幻想。

    她看着林毅的双眼仿佛都闪着光,迫不及待地问道:“那第三点呢?”

    “第三点就是一个巧合,为什么那风早不吹晚不吹,偏偏要在四人到灵堂的时候吹呢?老翁又为何要急匆匆把她脸盖上?这个疑点,或许就是背后阴谋所在。”

    “好厉害!”

    王瑾轩兴奋得心跳都开始加速了,又追问道:“那阴谋是什么?”

    “我又不是神仙,这哪能看出来。”

    林毅双手摊开,分析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文字内容就这么点。

    王瑾轩真是太贪心了,给了她这么多,她还要。

    “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去粉碎他们的阴谋了?”

    王瑾轩还是很亢奋,虽然林毅没有直接说出阴谋是什么,但她也不追求林毅一步到位,慢慢深入洞察,这样她也才会更有参与感嘛!

    “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毅心中求稳,但是他身为靖夜司的人,肩负着守护的职责,不可能现在退缩。

    闲聊间,管不平一个人回来了。

    问他才知道,陈生以为祖父奔丧为由,一早就走了。

    好家伙,案情都还没搞明白,唯一的报案人居然就这么走了?

    王瑾轩无情吐槽道:“你们靖夜司的的人也太不会办事了吧,我都知道不能让人这么走了。”

    “怪不得他们,只能说都在这个陈生的算计中。”

    林毅略一琢磨,也知道了他的套路。

    这个人去找靖夜司报案的时候,思路非常清晰。

    先说自己是读书人,正在游学,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加大办案人员的压力。

    读书人的社会地位很高,远在一个小吏之上。

    随后,表示自己是为奔丧而返,为接下来要告辞打好铺垫。

    自汉朝以孝治天下以来,孝之一字,就是彻彻底底的政治正确,孝亲和忠君都是一个等级的东西,就算是皇帝,都不能拦着人尽孝。

    所以,陈生要回家为祖父奔丧,一个靖夜司的小吏又怎么敢阻拦。

    听林毅说明缘由,王瑾轩立刻拍手道:“那我们现在追过去,我让我爹下令,让他出不了长沙郡。”

    长沙郡治下还有十多个县,郡守一纸公文,足以让一个人寸步难行,而且官方驿站传递消息的速度,绝对比陈生快得多。

    这就是官二代的力量吧,果然恐怖如斯。

    “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发个通缉令就够了。”

    管不平拒绝了王瑾轩的提议,靖夜司的事情,如果让郡守府出太多力,以后权责就不那么分明了。

    这个郡守很有手段,管不平倒是不在乎手上的全力,只是不希望靖夜司沦为他人的工具罢了。

    “通缉令也不必发,我觉得,陈生可能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

    王瑾轩和管不平再次震惊了,他们下意识相信了林毅说的话,竟然一点怀疑都没有。

    林毅指着夜色深处,凝重地道:“我应该看到他了……”

    不只是那个穿着书生长衫的人,在他的身边,还有许多服装各异,男女老少皆有的人。

    他们步伐蹒跚,正缓缓朝临江镇走来。

    这波啊,这波是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8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