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天地民心(全本) >

6.天地民心 第一章(6)

6.天地民心 第一章(6)

  冯叔阳猛地抓住他的手,激动道:“鸣皋,太好了,你这才叫人谋国,远在千秋之外。这件事要是做成了,又是一件了不起的大功业!”祁韵士摇摇手,笑道:“先别夸我,我正要求你呢。眼下祁韵士虽然不再监督宝泉局,却还任着户部郎中,如同鸟儿被缚住了羽翼。还有,祁韵士家贫,若要辞官西去,又恐一家数口陷于饥寒。咳,我虽有此心,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这辈子很难做成此件大事!一句话,你得帮我!要是圣旨下来,你入了军机处,一定代我启奏皇上,成全我的志向!”

  6

  夜色微阑,长椿街依然灯火如旧。灯火深处走来两位俏丽的女子。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女子面容俊美,一身汉妆,虽说有些顽皮之气,一颦一笑之间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高贵娇憨之态。跟在后面迟迟疑疑的那丫鬟乖巧里透着机敏,机敏里带些胆怯。她有些担心道:“格格,咱们还是回去吧,你不吭一声就跑出来了——”被称作格格的女子看她一眼,道:“晴儿,你叫我什么?”晴儿忙伸了伸舌头道:“啊,小姐,前面人这么多,万一出了事,大爷可饶不了我!”女子道:“你怕什么?有我呢。进去看看!”一把拉着晴儿就向前面一个灯摊走去。摊主凑上前来讨好:“小姐这么年轻,大约也到了出阁的年纪,元宵佳节,小姐一定要买一盏双燕齐飞灯吧?”女子兴趣盎然起来,惊奇道:“为何要买双燕齐飞灯?”摊主嬉笑道:“小姐是汉家女子,应当知道本城风俗。今日小姐买灯,自然是要与一位将来能考中状元的公子换灯,以结同心,将来比翼齐飞。”女子登时臊得满脸通红,生气道:“你这个人,胡说什么呢,不买了!”转身就走,一旁围观的闲人们跟着起哄:“臊了!走了!给她一大讧!”这位格格停住脚步,瞪了眼睛就要火,想想又忍住,继续朝前走,一边对晴儿道:“你们汉人还有这么讨厌的规矩!”晴儿低声道:“小姐,这是京城汉人的规矩,赶到元宵节,如果一对男女换了节灯,那就是说,双方已经表明了心意,要结为夫妻。这灯是将来的信物,以后谁也不能反悔的。”格格甩手大步向前走去,气哼哼道:“讨厌,还有这种规矩!”突然她站住身子,对晴儿道,“出门带钱了吗?”“带是带了。”“把那盏灯给我买回来!”晴儿惊奇地看着她:“怎么啦,不是讨厌吗?”格格道:“叫你去你就去!”晴儿无奈,撅着嘴返身走回去,不大一会儿,提着一盏双燕齐飞灯回来。格格接过灯,高高挑起,左看右看,满心欢喜,随手把刚买的糖葫芦递了一串给晴儿,自己一手提灯,一边吃着糖葫芦,兴高采烈地朝前面人群拥挤的地方挤过去。

  刚才那群闲人看见她,又围上来,这次他们现了她的一双大脚,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哄闹取笑:“瞧她那脚!这要是嫁到婆家,要费多少鞋面布哇!”格格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把将手中的糖葫芦摔在地上,怒道:“怎么着,姑奶奶我就是脚大,你们管得着吗?”一个闲人卷了卷袖子,叉开手指凑上前,一边起哄一边作势丈量:“哎哟,这妞儿不但脚大,嘴还够厉害的!来来来,我们量量她的脚到底有多长!”有人挑头,众闲人就一起围上来,往格格身上挤。晴儿拼命保护格格,急得大喊:“小姐,怎么办哪?”格格心中一动,做柔弱状,大喊:“救命啊!快来救命啊!”晴儿大惊失色,急道:“小姐,你自小不是练了两套三脚猫的功夫吗,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跟他们比划两下子?”格格抱着晴儿一边惊叫一边躲让,瞅冷子凑近她耳边低声道:“你知道什么,戏台上老是说小姐落难,公子搭救,我就不信遇不上一个救我性命的张生!”那群闲人一时还没闹明白,慌乱中格格手中的灯一晃,灯影下飞出一脚,靠得最近的那个闲人扑通倒地。格格跟着又是一声惊喊:“救命啊!”。

  正在人群中乱逛的隽藻和宿藻,听见呼救声远远传来,兄弟二人急忙奔了过来,一眼就瞅见一群闲人调戏两位女子。隽藻赶忙飞身上前,护在她们前面,大声喝道:“青天白日,竟然做出这等事来!”说着就与闲人厮打起来。晴儿趁机连拖带拽将格格拉出人群。格格扭头看着正在人群中撕扯的隽藻,嘻嘻一笑:“你松开我!我心里正想着会有一个张生,来救我这个崔莺莺,没想到张生就到了!你瞧,他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晴儿哭笑不得,跺脚道:“小姐,这会儿你还有这心气儿!”格格呵呵笑道:“真的嘛,他真是长得一表人才嘛!”隽藻一边抵挡周旋,一边低声对宿藻道:“快带她们走!”宿藻正想扔掉手中的灯上前助阵,一听这话,明白过来,冲晴儿使了个眼色,二人架起格格,就向旁边一个小胡同跑去。 5327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6.天地民心 第一章(6)

  冯叔阳猛地抓住他的手,激动道:“鸣皋,太好了,你这才叫人谋国,远在千秋之外。这件事要是做成了,又是一件了不起的大功业!”祁韵士摇摇手,笑道:“先别夸我,我正要求你呢。眼下祁韵士虽然不再监督宝泉局,却还任着户部郎中,如同鸟儿被缚住了羽翼。还有,祁韵士家贫,若要辞官西去,又恐一家数口陷于饥寒。咳,我虽有此心,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这辈子很难做成此件大事!一句话,你得帮我!要是圣旨下来,你入了军机处,一定代我启奏皇上,成全我的志向!”

  6

  夜色微阑,长椿街依然灯火如旧。灯火深处走来两位俏丽的女子。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女子面容俊美,一身汉妆,虽说有些顽皮之气,一颦一笑之间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高贵娇憨之态。跟在后面迟迟疑疑的那丫鬟乖巧里透着机敏,机敏里带些胆怯。她有些担心道:“格格,咱们还是回去吧,你不吭一声就跑出来了——”被称作格格的女子看她一眼,道:“晴儿,你叫我什么?”晴儿忙伸了伸舌头道:“啊,小姐,前面人这么多,万一出了事,大爷可饶不了我!”女子道:“你怕什么?有我呢。进去看看!”一把拉着晴儿就向前面一个灯摊走去。摊主凑上前来讨好:“小姐这么年轻,大约也到了出阁的年纪,元宵佳节,小姐一定要买一盏双燕齐飞灯吧?”女子兴趣盎然起来,惊奇道:“为何要买双燕齐飞灯?”摊主嬉笑道:“小姐是汉家女子,应当知道本城风俗。今日小姐买灯,自然是要与一位将来能考中状元的公子换灯,以结同心,将来比翼齐飞。”女子登时臊得满脸通红,生气道:“你这个人,胡说什么呢,不买了!”转身就走,一旁围观的闲人们跟着起哄:“臊了!走了!给她一大讧!”这位格格停住脚步,瞪了眼睛就要火,想想又忍住,继续朝前走,一边对晴儿道:“你们汉人还有这么讨厌的规矩!”晴儿低声道:“小姐,这是京城汉人的规矩,赶到元宵节,如果一对男女换了节灯,那就是说,双方已经表明了心意,要结为夫妻。这灯是将来的信物,以后谁也不能反悔的。”格格甩手大步向前走去,气哼哼道:“讨厌,还有这种规矩!”突然她站住身子,对晴儿道,“出门带钱了吗?”“带是带了。”“把那盏灯给我买回来!”晴儿惊奇地看着她:“怎么啦,不是讨厌吗?”格格道:“叫你去你就去!”晴儿无奈,撅着嘴返身走回去,不大一会儿,提着一盏双燕齐飞灯回来。格格接过灯,高高挑起,左看右看,满心欢喜,随手把刚买的糖葫芦递了一串给晴儿,自己一手提灯,一边吃着糖葫芦,兴高采烈地朝前面人群拥挤的地方挤过去。

  刚才那群闲人看见她,又围上来,这次他们现了她的一双大脚,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哄闹取笑:“瞧她那脚!这要是嫁到婆家,要费多少鞋面布哇!”格格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把将手中的糖葫芦摔在地上,怒道:“怎么着,姑奶奶我就是脚大,你们管得着吗?”一个闲人卷了卷袖子,叉开手指凑上前,一边起哄一边作势丈量:“哎哟,这妞儿不但脚大,嘴还够厉害的!来来来,我们量量她的脚到底有多长!”有人挑头,众闲人就一起围上来,往格格身上挤。晴儿拼命保护格格,急得大喊:“小姐,怎么办哪?”格格心中一动,做柔弱状,大喊:“救命啊!快来救命啊!”晴儿大惊失色,急道:“小姐,你自小不是练了两套三脚猫的功夫吗,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跟他们比划两下子?”格格抱着晴儿一边惊叫一边躲让,瞅冷子凑近她耳边低声道:“你知道什么,戏台上老是说小姐落难,公子搭救,我就不信遇不上一个救我性命的张生!”那群闲人一时还没闹明白,慌乱中格格手中的灯一晃,灯影下飞出一脚,靠得最近的那个闲人扑通倒地。格格跟着又是一声惊喊:“救命啊!”。

  正在人群中乱逛的隽藻和宿藻,听见呼救声远远传来,兄弟二人急忙奔了过来,一眼就瞅见一群闲人调戏两位女子。隽藻赶忙飞身上前,护在她们前面,大声喝道:“青天白日,竟然做出这等事来!”说着就与闲人厮打起来。晴儿趁机连拖带拽将格格拉出人群。格格扭头看着正在人群中撕扯的隽藻,嘻嘻一笑:“你松开我!我心里正想着会有一个张生,来救我这个崔莺莺,没想到张生就到了!你瞧,他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晴儿哭笑不得,跺脚道:“小姐,这会儿你还有这心气儿!”格格呵呵笑道:“真的嘛,他真是长得一表人才嘛!”隽藻一边抵挡周旋,一边低声对宿藻道:“快带她们走!”宿藻正想扔掉手中的灯上前助阵,一听这话,明白过来,冲晴儿使了个眼色,二人架起格格,就向旁边一个小胡同跑去。 5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