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天地民心(全本) >

7.天地民心 第一章(7)

7.天地民心 第一章(7)

  7

  三人一口气奔进胡同深处,回头不见有人追赶,站住,各各喘个不停。格格捂着胸口,一副不堪奔跑的疲惫柔弱状,对宿藻道:“哎,这位小兄弟,刚才要不是你们哥俩,奴家一定要被那些坏人玷污了,哎呀呀,刚才那救我的人是你的什么人?”暖儿喘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直拿眼瞅她,心想:“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怪!”宿藻到底是男孩,很快缓过气来,听到被救出来的女子问隽藻是谁,胸脯不觉一下挺高起来:“他是我哥。全北京城都有名的神童,姓祁名隽藻!”格格吃了一惊:“什么,他就是祁隽藻?”这回轮到宿藻吃惊了,上下打量着她道:“你这小门小户的女孩子,怎么会知道我哥的大名?”晴儿有点恼了:“你——”格格暗中一扯她的衣袖,继续作娇怯状,道:“小女子哪里知道,不是公子你刚才告我的嘛!真的吗?你哥还是神童?”

  正说着,一辆马车从胡同口驶过来。赶车的是格格府上的薛管家,他一眼瞅见格格,急忙停车,赶过来又惊又喜道:“格格,可找到你了!再找不到你,大爷回家一定饶不了我,这是怎么了,受惊吓了吧,快上车!”宿藻看到马车,吃了一惊,道:“这么漂亮的马车,你们到底是——?”格格不理会薛管家,顾自朝胡同口望去,终于看见隽藻匆匆跑了进来,正四处寻找他们。宿藻叫了一声:“哥,在这儿呢!”隽藻松一口气,跑过来,与大家相见,落落大方地对格格拱手,道:“小姐刚才受惊了。——这是你们家的马车吧,这就好了!快上车吧!”格格定定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大动起来,一时间就有点难以自持。那薛管家不分青红皂白,上前喝道:“你们什么人,快闪开!”回头躬身对格格道,“格格,快上车。”格格不高兴地叱道:“你站一边去,这位公子刚才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道谢呢。”隽藻微微一惊,道:“哦,原来是位格格,失敬了。既然府上有人来了,就请上车吧。宿藻,咱们也该回去了。”

  一旦动了真,这格格的戏也就演不下去了,就连话一时间也大会说了。晴儿扶她上了马车,格格心中对面前这个俊美的少年已经生了恋恋不舍之,马上从车窗里伸出头来,一眼不转地望着他。隽藻感觉到了什么,拉起祁隽藻转身离去。晴儿注意到了格格的神态,在马上拉拉她,格格回头白晴儿一眼,捎带着就瞥见了晴儿手中的那盏双燕齐飞灯,她心中着色,不觉灵机一动,一把将这灯夺过来,“噗”一声吹灭,又用手指捣了几个窟窿,叫道:“老薛,停车!”马车停下来。格格推推晴儿,低声道:“快,追上去,把祁公子手里的灯换回来!”晴儿问:“小姐,就用这个?”格格急道:“快去呀。前面瞎灯灭火的,这灯都坏了,我们怎么走呀!”晴儿只好跳下车,格格又叫住她,吩咐道:“哎——跟他换灯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晴儿下了马车,提着灯一路小跑,回头去追隽藻和宿藻,一边连声叫道:“祁公子,等一等!”隽藻和宿藻听到叫声,停下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晴儿跑近前来,大喘气道:“祁公子,你看前面瞎灯灭火的,我们小姐说,她这灯笼坏了,求公子把手里这盏灯跟我们换换!”隽藻朝胡同深处一望,果然漆黑一片,顺手就把手中的那盏灯递给她,爽快地说:“行,拿去吧。”晴儿把手中的破灯笼递过去,笑道:“公子,我们不能白要你的灯,这盏灯你留着,我们一盏灯换一盏灯,谁也不欠谁的!”隽藻笑了,不在意地接过来,说:“行。就这样了。”晴儿又仔细打量他一眼,抿嘴一笑,背书似的道:“祁公子,我们家小姐是旗人,名叫佛库伦,就是仙女的意思,还有个汉名叫含黛,就是眉含远山之黛的意思,你可记好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跑了。

  隽藻和宿藻站在原地,面面相觑。隽藻想了想,皱眉道:“不好!”宿藻看着他手中的破灯笼,也回过味来,叫道:“哥,坏了!今天什么日子!你刚跟妙真姐换了灯,又跟这个叫含黛的旗人家的格格换了灯!你你你不会是个花心大萝卜吧!”隽藻扬起手来要打他,道:“胡说什么呢!快回家!”他将破灯笼扔掉。兄弟二人往胡同口跑,互相看一眼,跑起来,又笑。 4790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7.天地民心 第一章(7)

  7

  三人一口气奔进胡同深处,回头不见有人追赶,站住,各各喘个不停。格格捂着胸口,一副不堪奔跑的疲惫柔弱状,对宿藻道:“哎,这位小兄弟,刚才要不是你们哥俩,奴家一定要被那些坏人玷污了,哎呀呀,刚才那救我的人是你的什么人?”暖儿喘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直拿眼瞅她,心想:“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怪!”宿藻到底是男孩,很快缓过气来,听到被救出来的女子问隽藻是谁,胸脯不觉一下挺高起来:“他是我哥。全北京城都有名的神童,姓祁名隽藻!”格格吃了一惊:“什么,他就是祁隽藻?”这回轮到宿藻吃惊了,上下打量着她道:“你这小门小户的女孩子,怎么会知道我哥的大名?”晴儿有点恼了:“你——”格格暗中一扯她的衣袖,继续作娇怯状,道:“小女子哪里知道,不是公子你刚才告我的嘛!真的吗?你哥还是神童?”

  正说着,一辆马车从胡同口驶过来。赶车的是格格府上的薛管家,他一眼瞅见格格,急忙停车,赶过来又惊又喜道:“格格,可找到你了!再找不到你,大爷回家一定饶不了我,这是怎么了,受惊吓了吧,快上车!”宿藻看到马车,吃了一惊,道:“这么漂亮的马车,你们到底是——?”格格不理会薛管家,顾自朝胡同口望去,终于看见隽藻匆匆跑了进来,正四处寻找他们。宿藻叫了一声:“哥,在这儿呢!”隽藻松一口气,跑过来,与大家相见,落落大方地对格格拱手,道:“小姐刚才受惊了。——这是你们家的马车吧,这就好了!快上车吧!”格格定定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大动起来,一时间就有点难以自持。那薛管家不分青红皂白,上前喝道:“你们什么人,快闪开!”回头躬身对格格道,“格格,快上车。”格格不高兴地叱道:“你站一边去,这位公子刚才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道谢呢。”隽藻微微一惊,道:“哦,原来是位格格,失敬了。既然府上有人来了,就请上车吧。宿藻,咱们也该回去了。”

  一旦动了真,这格格的戏也就演不下去了,就连话一时间也大会说了。晴儿扶她上了马车,格格心中对面前这个俊美的少年已经生了恋恋不舍之,马上从车窗里伸出头来,一眼不转地望着他。隽藻感觉到了什么,拉起祁隽藻转身离去。晴儿注意到了格格的神态,在马上拉拉她,格格回头白晴儿一眼,捎带着就瞥见了晴儿手中的那盏双燕齐飞灯,她心中着色,不觉灵机一动,一把将这灯夺过来,“噗”一声吹灭,又用手指捣了几个窟窿,叫道:“老薛,停车!”马车停下来。格格推推晴儿,低声道:“快,追上去,把祁公子手里的灯换回来!”晴儿问:“小姐,就用这个?”格格急道:“快去呀。前面瞎灯灭火的,这灯都坏了,我们怎么走呀!”晴儿只好跳下车,格格又叫住她,吩咐道:“哎——跟他换灯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晴儿下了马车,提着灯一路小跑,回头去追隽藻和宿藻,一边连声叫道:“祁公子,等一等!”隽藻和宿藻听到叫声,停下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晴儿跑近前来,大喘气道:“祁公子,你看前面瞎灯灭火的,我们小姐说,她这灯笼坏了,求公子把手里这盏灯跟我们换换!”隽藻朝胡同深处一望,果然漆黑一片,顺手就把手中的那盏灯递给她,爽快地说:“行,拿去吧。”晴儿把手中的破灯笼递过去,笑道:“公子,我们不能白要你的灯,这盏灯你留着,我们一盏灯换一盏灯,谁也不欠谁的!”隽藻笑了,不在意地接过来,说:“行。就这样了。”晴儿又仔细打量他一眼,抿嘴一笑,背书似的道:“祁公子,我们家小姐是旗人,名叫佛库伦,就是仙女的意思,还有个汉名叫含黛,就是眉含远山之黛的意思,你可记好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跑了。

  隽藻和宿藻站在原地,面面相觑。隽藻想了想,皱眉道:“不好!”宿藻看着他手中的破灯笼,也回过味来,叫道:“哥,坏了!今天什么日子!你刚跟妙真姐换了灯,又跟这个叫含黛的旗人家的格格换了灯!你你你不会是个花心大萝卜吧!”隽藻扬起手来要打他,道:“胡说什么呢!快回家!”他将破灯笼扔掉。兄弟二人往胡同口跑,互相看一眼,跑起来,又笑。 4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