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天地民心(全本) >

9.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9)

9.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9)

  同治坐着,隽藻站着,就听隽藻问道:“臣祁隽藻请问皇上,以前都读过什么书?”同治道:“朕从五岁蒙,书已读了两年,今年原本说要开始读‘四书五经’。***不过朕听说祁师傅当年给两位先皇都讲过,怎么才能做一个好皇上。读经之前,祁师傅也能先给朕讲一讲这个吗?”隽藻听了高兴道:“臣祁隽藻领旨。臣今日第一天侍候皇上读书,皇上就让臣讲一讲如何做一个好皇上,可知皇上天纵圣明,生来便有一颗尧舜之心。皇上,臣以为古往今来最好的皇上,就是尧舜。”同治饶有兴趣地问:“那你跟朕说说,尧舜是什么样的皇上呢?”隽藻道:“皇上要想知道尧舜是什么样的皇上,就必先知道什么是皇上,天下万民为什么需要皇上。”同治瞪大一双眼睛道:“对,这个事朕到这会儿也不明白,快给朕说说!”隽藻道:“天地生人,其来也远,当初世上并没有皇上,人们为了私利相互争夺,相互厮杀,天下没有公义,后来聪明人现这样不行,应当有一个人出面主持天下公义,约束众人的行为,这样就有了君王,有了皇上。认真说起来,皇上就是天下人公推出来为天下人主持公道,管理和造福天下人的官,是天下最大的官!”同治听了兴奋,又问:“那什么是官呢?”隽藻用手指比划着说道:“官者管也,它的职责在于管理天下,让天下人都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而他自己,却要头戴竹笠,心系天下,与民同甘共苦,老百姓不能吃的苦他要吃,老百姓不能受的委屈他也要受。同时他又应当是天下百姓的楷模,天下最大的好事,老百姓可以不去做,皇上却一定要去做,天下最小的坏事,老百姓可以去做,皇上却一定不能做!百姓心里可以有善恶,皇上心里却只能有仁义。他还必须特别能忍受委屈,天不下雨,地里的庄稼死了,老百姓不骂自己,却会怨恨皇上,了大水,老百姓无家可归,他不怪自己没有早一点修堤坝防洪,却会骂皇上没有把天下治理好,让他受这样的罪。”同治听着,脸色一点点黯淡下来。隽藻道:“皇上和平常人还有最大一点不同。平民百姓可以做圣人,也可以做强盗,但是皇上一旦做了皇上,就只能做尧舜之君,不然天下人就会认为你是桀纣!一旦天下人皆认为你是桀纣,他们就认为自己有理由造你的反,把你从皇位上拉下来,打翻在地!这不为别的,仅仅因为你没有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你是他们的皇上!”

  同治听到这里,“哇——”地一声大哭,起身就朝门外跑。慈禧此时从帘幕后走出,同治见了,回头扑进她的怀中,大哭不止。慈禧抚慰道:“皇上别怕,母后在这儿呢!”隽藻大惊,看是慈禧,连忙俯伏在地,口称:“臣祁隽藻给太后请安!”慈禧也不理他,一点点把同治脸上的泪珠拭净,又一把把同治抱回到龙椅上坐下。同治却拉住她的衣服不撒手,连声哭叫道:“母后别走,载淳害怕!载淳不当这个皇上了!”慈禧怒道:“胡说!皇上,母后现在告诉你什么叫皇上。皇上就是上天的儿子,是上天派下来管治天下万民的,所以叫做天子!皇上既是天子,就是天下之主。有两句话皇上一定要记住,第一句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说,天下的土地和百姓都是你的;第二句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下的土地和百姓既然都是皇上的,皇上就是他们的主子,天下人就都是你的奴才,你要他们死,他们就不能活!”同治又被吓住了,止住哭声,怔怔地看她,又回头看隽藻。隽藻仍在地下趴着,听到这里,一口血“哇”地一声从喉咙里喷出来。慈禧慢慢地回过头去,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道:“祁师傅身体这么不好,以后就不要再来当值了,回去好好将息吧!”随侍太监会意,向服侍同治的内侍一使眼色,二人走过去扶起隽藻。隽藻已经不能睁眼,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慈禧叫道:“来人,好好地把祁师傅送家去!”。

  数日过后,倭仁来到上书房,向慈禧跪奏道:“奴才启奏太后,祁隽藻之子祁世长接连代父亲上折子,请求二次致仕,请太后恩准。”慈禧闭着眼睛,一脸怒气,也不作答,过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来,见倭仁还跪着,这才开口道:“祁隽藻仍是皇上的师傅,不过是病了,本宫让他回去养病。他不能离开朝廷!” 4851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9.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9)

  同治坐着,隽藻站着,就听隽藻问道:“臣祁隽藻请问皇上,以前都读过什么书?”同治道:“朕从五岁蒙,书已读了两年,今年原本说要开始读‘四书五经’。***不过朕听说祁师傅当年给两位先皇都讲过,怎么才能做一个好皇上。读经之前,祁师傅也能先给朕讲一讲这个吗?”隽藻听了高兴道:“臣祁隽藻领旨。臣今日第一天侍候皇上读书,皇上就让臣讲一讲如何做一个好皇上,可知皇上天纵圣明,生来便有一颗尧舜之心。皇上,臣以为古往今来最好的皇上,就是尧舜。”同治饶有兴趣地问:“那你跟朕说说,尧舜是什么样的皇上呢?”隽藻道:“皇上要想知道尧舜是什么样的皇上,就必先知道什么是皇上,天下万民为什么需要皇上。”同治瞪大一双眼睛道:“对,这个事朕到这会儿也不明白,快给朕说说!”隽藻道:“天地生人,其来也远,当初世上并没有皇上,人们为了私利相互争夺,相互厮杀,天下没有公义,后来聪明人现这样不行,应当有一个人出面主持天下公义,约束众人的行为,这样就有了君王,有了皇上。认真说起来,皇上就是天下人公推出来为天下人主持公道,管理和造福天下人的官,是天下最大的官!”同治听了兴奋,又问:“那什么是官呢?”隽藻用手指比划着说道:“官者管也,它的职责在于管理天下,让天下人都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而他自己,却要头戴竹笠,心系天下,与民同甘共苦,老百姓不能吃的苦他要吃,老百姓不能受的委屈他也要受。同时他又应当是天下百姓的楷模,天下最大的好事,老百姓可以不去做,皇上却一定要去做,天下最小的坏事,老百姓可以去做,皇上却一定不能做!百姓心里可以有善恶,皇上心里却只能有仁义。他还必须特别能忍受委屈,天不下雨,地里的庄稼死了,老百姓不骂自己,却会怨恨皇上,了大水,老百姓无家可归,他不怪自己没有早一点修堤坝防洪,却会骂皇上没有把天下治理好,让他受这样的罪。”同治听着,脸色一点点黯淡下来。隽藻道:“皇上和平常人还有最大一点不同。平民百姓可以做圣人,也可以做强盗,但是皇上一旦做了皇上,就只能做尧舜之君,不然天下人就会认为你是桀纣!一旦天下人皆认为你是桀纣,他们就认为自己有理由造你的反,把你从皇位上拉下来,打翻在地!这不为别的,仅仅因为你没有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你是他们的皇上!”

  同治听到这里,“哇——”地一声大哭,起身就朝门外跑。慈禧此时从帘幕后走出,同治见了,回头扑进她的怀中,大哭不止。慈禧抚慰道:“皇上别怕,母后在这儿呢!”隽藻大惊,看是慈禧,连忙俯伏在地,口称:“臣祁隽藻给太后请安!”慈禧也不理他,一点点把同治脸上的泪珠拭净,又一把把同治抱回到龙椅上坐下。同治却拉住她的衣服不撒手,连声哭叫道:“母后别走,载淳害怕!载淳不当这个皇上了!”慈禧怒道:“胡说!皇上,母后现在告诉你什么叫皇上。皇上就是上天的儿子,是上天派下来管治天下万民的,所以叫做天子!皇上既是天子,就是天下之主。有两句话皇上一定要记住,第一句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说,天下的土地和百姓都是你的;第二句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下的土地和百姓既然都是皇上的,皇上就是他们的主子,天下人就都是你的奴才,你要他们死,他们就不能活!”同治又被吓住了,止住哭声,怔怔地看她,又回头看隽藻。隽藻仍在地下趴着,听到这里,一口血“哇”地一声从喉咙里喷出来。慈禧慢慢地回过头去,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道:“祁师傅身体这么不好,以后就不要再来当值了,回去好好将息吧!”随侍太监会意,向服侍同治的内侍一使眼色,二人走过去扶起隽藻。隽藻已经不能睁眼,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慈禧叫道:“来人,好好地把祁师傅送家去!”。

  数日过后,倭仁来到上书房,向慈禧跪奏道:“奴才启奏太后,祁隽藻之子祁世长接连代父亲上折子,请求二次致仕,请太后恩准。”慈禧闭着眼睛,一脸怒气,也不作答,过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来,见倭仁还跪着,这才开口道:“祁隽藻仍是皇上的师傅,不过是病了,本宫让他回去养病。他不能离开朝廷!” 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