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天地民心(全本) >

4.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4)

4.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4)

  奕昕知道他愿重新起用祁隽藻,沉吟了一下又道:“奕昕还有一事启奏两宫太后!”慈禧生气道:“说!”奕昕道:“内阁大学士、总理江南六省军马一切事务胡沅浦,也上折子请朝廷让祁隽藻出山。***胡沅浦说,若朝廷能请祁隽藻出山,则江南之乱,定能一鼓而定!”慈禧沉下脸来道:“胡沅浦混账!他想怎么样,逼我们孤儿寡母吗?!”奕昕小心地看着慈禧,大了一下胆子道:“两宫太后,有件事奕昕不敢说,可又不能不说!”慈禧不满,突然说道:“六爷,如今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话吗?”慈安听了不顺耳,又怕奕昕在这个时候撂了挑子,连忙和颜悦色道:“妹妹,六爷有话,就让他说嘛!六爷,你说。”奕昕只好接着说道:“两宫太后不知道听说没有,前朝相穆彰柯临死之际,曾为胡沅浦出谋划策,要他学元朝末年的朱元璋,由江西直下江宁府,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待天下英雄消磨殆尽,便乘机而起,一统江南,然后率大军北上中原,推翻大清,南面称孤。正是祁隽藻,于淮南强开吉林垦荒之禁之后,虽身陷囹圄,朝夕将死,仍然要胡沅浦答应将来不学朱元璋,要他忠于朝廷,做古今天下第一完人!如果朝廷连这个为大清立下盖世之功的老臣也容不下,天下人又怎么能容得下大清朝廷!”慈安听了,十分不安,看看慈禧。慈禧含怒不语,听奕昕继续说下去:“奕昕还有一句话请问太后,如果祁隽藻不还朝,将来胡沅浦在江南坐大,又有谁能替皇上和两宫太后挟制住此人,让他不学朱元璋,坐拥江南,与朝廷争天下!”

  慈禧不觉拍案而起,怒道:“这个穆彰柯可恶!”慈安心慌起来,连忙道:“妹妹,虽然眼下皇上的年号叫同治,可是我这个太后,对于朝廷大政,却不是很懂,也从没插过嘴,但这一回,我想说一句。六爷方才说得对,眼下皇上年幼,我们两个又是女人,正是所谓主幼臣疑、天下大危之时,朝廷里确实需要一个能维系天下民心的老臣帮你我和皇上稳定大局。六爷,我看这事就不要议了,你下去马上替皇上拟旨,请祁隽藻还朝!”奕昕听了,见慈禧半日没有说话,急忙答应道:“奕昕领旨,奕昕这就办去!奕昕告退!”慈禧这时又叫道:“慢!”奕昕停住脚步,回头望她。慈禧道:“祁隽藻一定要用,但是怎么用,还朝之后,还要斟酌。”奕昕又看了一眼慈安。慈安道:“六爷去吧。”奕昕叩头,转身离去。慈禧见了,心中暗暗恨道:“两宫太后,两宫太后,我看这两宫太后,也被你们喊到时候了!”

  奕昕虽请准了懿旨,却又犯了难。他把翁心存叫到自己府上,直嘬牙花子:“我说翁大人,听说祁隽藻回到山西,一心入佛,不愿还朝,这是不是真的?先皇当年受肃顺兄弟蛊惑,忠奸不分,早早地让他致仕,这固然不妥,不过如今新皇登基,肃顺兄弟也让太后除掉了,他怎么还不愿意还朝呢?这里头是不是有别的原因?”翁心存听了,眼里涌出泪花,道:“恩师为天下万民求命,一生九死,上下求索,至今不悔,今天却不愿还朝,臣以为根本在于朝廷能否在他还朝之后行救民之政,做救民之事,不然,祁大人不会还朝!”奕昕想了想道:“翁大人,两宫太后和皇上既要请祁隽藻还朝,自然会信任他,倚重他的清望,重整破碎的河山。这次干脆就委屈翁大人到山西走一趟,代皇上和两宫太后向祁隽藻宣旨,请他还朝。如何?”翁心存听了,忽然跪下,道:“王爷,臣去山西之前,有一事要求王爷!”奕昕道:“说吧,什么事?你我同在军机处办差,不要跪下,快起来!我明白,一定是祁隽藻的事,不然你一定不会如此,你说吧,只要能让祁隽藻还朝,本王都都都……答应你!”翁心存泣道:“咸丰三年,祁大人在淮南替朝廷强开吉林垦荒之禁,回京后自投刑部大牢待死,臣去牢中看他,问他还有什么未了之事,祁大人说,还真有一件事,虽然与他自己有关,却仍是天下之事!”奕昕猛然想起来,道:“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你说的一定是冯叔阳和祁韵士两案。这两件案子都是冤案,由载元兄弟当年一手造成。这两个案子父皇曾让已故左都御史黄爵滋查过,所以没有为冯叔阳祁韵士翻案,是因为当时朝中穆彰柯势力太大,父皇欲为先皇除之,必须倚重肃顺兄弟,还因为当时只有前两江总督保胜死前的一份证词,朝廷不能因为这样一份孤证就杀了两个铁帽子王爷。没想到穆彰柯临死前也写了一份证词,这样载元瑞华的罪名就被坐实了。眼下载元瑞华已除,翁心存,你是不是想说,朝廷今天要是能公开为冯叔阳祁韵士平反昭雪,祁隽藻就会重新出山?”翁心存含泪道:“王爷,朝廷若是这么做了,就是向天下人显示正大至公之心,不但不会伤朝廷的面子,反会为朝廷赢回天下人心!”奕昕也感慨道:“古话说,前王之弊政,后王之福政也。本王这就去见两宫太后,冯叔阳祁韵士两案,也确实到了可以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了!”翁心存感激涕零,又叩头道:“臣翁心存谢王爷!王爷圣明!两宫太后若答应了王爷的请求,臣请王爷让人将平反两案的诏书公示天下,让万民得知,最好在臣赶到山西之前,这个消息就能传到祁大人耳中!”(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592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4.天地民心 第四十章(4)

  奕昕知道他愿重新起用祁隽藻,沉吟了一下又道:“奕昕还有一事启奏两宫太后!”慈禧生气道:“说!”奕昕道:“内阁大学士、总理江南六省军马一切事务胡沅浦,也上折子请朝廷让祁隽藻出山。***胡沅浦说,若朝廷能请祁隽藻出山,则江南之乱,定能一鼓而定!”慈禧沉下脸来道:“胡沅浦混账!他想怎么样,逼我们孤儿寡母吗?!”奕昕小心地看着慈禧,大了一下胆子道:“两宫太后,有件事奕昕不敢说,可又不能不说!”慈禧不满,突然说道:“六爷,如今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话吗?”慈安听了不顺耳,又怕奕昕在这个时候撂了挑子,连忙和颜悦色道:“妹妹,六爷有话,就让他说嘛!六爷,你说。”奕昕只好接着说道:“两宫太后不知道听说没有,前朝相穆彰柯临死之际,曾为胡沅浦出谋划策,要他学元朝末年的朱元璋,由江西直下江宁府,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待天下英雄消磨殆尽,便乘机而起,一统江南,然后率大军北上中原,推翻大清,南面称孤。正是祁隽藻,于淮南强开吉林垦荒之禁之后,虽身陷囹圄,朝夕将死,仍然要胡沅浦答应将来不学朱元璋,要他忠于朝廷,做古今天下第一完人!如果朝廷连这个为大清立下盖世之功的老臣也容不下,天下人又怎么能容得下大清朝廷!”慈安听了,十分不安,看看慈禧。慈禧含怒不语,听奕昕继续说下去:“奕昕还有一句话请问太后,如果祁隽藻不还朝,将来胡沅浦在江南坐大,又有谁能替皇上和两宫太后挟制住此人,让他不学朱元璋,坐拥江南,与朝廷争天下!”

  慈禧不觉拍案而起,怒道:“这个穆彰柯可恶!”慈安心慌起来,连忙道:“妹妹,虽然眼下皇上的年号叫同治,可是我这个太后,对于朝廷大政,却不是很懂,也从没插过嘴,但这一回,我想说一句。六爷方才说得对,眼下皇上年幼,我们两个又是女人,正是所谓主幼臣疑、天下大危之时,朝廷里确实需要一个能维系天下民心的老臣帮你我和皇上稳定大局。六爷,我看这事就不要议了,你下去马上替皇上拟旨,请祁隽藻还朝!”奕昕听了,见慈禧半日没有说话,急忙答应道:“奕昕领旨,奕昕这就办去!奕昕告退!”慈禧这时又叫道:“慢!”奕昕停住脚步,回头望她。慈禧道:“祁隽藻一定要用,但是怎么用,还朝之后,还要斟酌。”奕昕又看了一眼慈安。慈安道:“六爷去吧。”奕昕叩头,转身离去。慈禧见了,心中暗暗恨道:“两宫太后,两宫太后,我看这两宫太后,也被你们喊到时候了!”

  奕昕虽请准了懿旨,却又犯了难。他把翁心存叫到自己府上,直嘬牙花子:“我说翁大人,听说祁隽藻回到山西,一心入佛,不愿还朝,这是不是真的?先皇当年受肃顺兄弟蛊惑,忠奸不分,早早地让他致仕,这固然不妥,不过如今新皇登基,肃顺兄弟也让太后除掉了,他怎么还不愿意还朝呢?这里头是不是有别的原因?”翁心存听了,眼里涌出泪花,道:“恩师为天下万民求命,一生九死,上下求索,至今不悔,今天却不愿还朝,臣以为根本在于朝廷能否在他还朝之后行救民之政,做救民之事,不然,祁大人不会还朝!”奕昕想了想道:“翁大人,两宫太后和皇上既要请祁隽藻还朝,自然会信任他,倚重他的清望,重整破碎的河山。这次干脆就委屈翁大人到山西走一趟,代皇上和两宫太后向祁隽藻宣旨,请他还朝。如何?”翁心存听了,忽然跪下,道:“王爷,臣去山西之前,有一事要求王爷!”奕昕道:“说吧,什么事?你我同在军机处办差,不要跪下,快起来!我明白,一定是祁隽藻的事,不然你一定不会如此,你说吧,只要能让祁隽藻还朝,本王都都都……答应你!”翁心存泣道:“咸丰三年,祁大人在淮南替朝廷强开吉林垦荒之禁,回京后自投刑部大牢待死,臣去牢中看他,问他还有什么未了之事,祁大人说,还真有一件事,虽然与他自己有关,却仍是天下之事!”奕昕猛然想起来,道:“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你说的一定是冯叔阳和祁韵士两案。这两件案子都是冤案,由载元兄弟当年一手造成。这两个案子父皇曾让已故左都御史黄爵滋查过,所以没有为冯叔阳祁韵士翻案,是因为当时朝中穆彰柯势力太大,父皇欲为先皇除之,必须倚重肃顺兄弟,还因为当时只有前两江总督保胜死前的一份证词,朝廷不能因为这样一份孤证就杀了两个铁帽子王爷。没想到穆彰柯临死前也写了一份证词,这样载元瑞华的罪名就被坐实了。眼下载元瑞华已除,翁心存,你是不是想说,朝廷今天要是能公开为冯叔阳祁韵士平反昭雪,祁隽藻就会重新出山?”翁心存含泪道:“王爷,朝廷若是这么做了,就是向天下人显示正大至公之心,不但不会伤朝廷的面子,反会为朝廷赢回天下人心!”奕昕也感慨道:“古话说,前王之弊政,后王之福政也。本王这就去见两宫太后,冯叔阳祁韵士两案,也确实到了可以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了!”翁心存感激涕零,又叩头道:“臣翁心存谢王爷!王爷圣明!两宫太后若答应了王爷的请求,臣请王爷让人将平反两案的诏书公示天下,让万民得知,最好在臣赶到山西之前,这个消息就能传到祁大人耳中!”(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