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星际修真的日常 >

第二四一章 寄生

第二四一章 寄生

  又是半个小时后,已经凌晨时分,医院的病房里又有几个老干警赶到,大家就在病房里开始办公了,开始对谭云香询问。

  黄海岩也在一边补充,再加上一些监控录像,渐渐的大家就将事情弄明白了:

  却说最近一段时间,齐州市警察局压力山大,龙山洞天之后,齐州市又又又出大事了,45个学生竟然被‘菜篮子工程’的车辆给拉走了。所以,这结果真的有点操淡——菜篮子工程专用车,不是这么用的啊。

  齐州市的市委市政府、以及更高层面的国家领导等,不得不再次返回齐州市。相关领导的脸色嘛,就不用介绍了,肯定不好看。有领导指着范成云的鼻子说道:给我们在这里准备个床位吧,我们常年住在齐州市。

  而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齐州市警察局除了积极调查犯罪踪迹外——其实已经进入死胡同了,就是大力宣传自身。

  刚好,前一段时间,黄海岩出名了。黄海岩舍身扑向炸弹的那个画面,成了警察局唯一的锦旗(遮羞布),当然是大书特书。

  在这种情况下,黄海岩就出名了,谭云香也跟着黄海岩到处刷形象。不过作为一名警察,刷形象其实是表面的动作,暗地里是光明正大的追查犯罪痕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时间刮地皮式的搜寻,终于找到踪迹了。然而就在这时候,谭云香忽然心神恍惚,而后脚下踩空,身影倾斜,可能又想找到平衡,竟是依仗着筑基期的身体素质快速的连走几步,走到了机动车道上,刚好被一辆飞速行驶的汽车撞飞了。

  黄海岩正在忙别的,有点分神;等听到尖叫,转过头的时候,刚好看到谭云香四肢飘荡着,人在半空中花样翻滚,最后噗通一下匍匐在路边阶梯上,还磕坏了几块石砖。

  那一瞬间,黄海岩心神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失去所有的防御和警惕。就在这时候,有人撞了黄海岩,将黄海岩撞倒;之后黄海岩就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

  事情都很清楚,也会哭喊、打电话求救等;但自己被人撞了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无法说出口;或者说总是下意识里觉得这没什么。

  直到现在,直到谭云香苏醒,直到何成飞拔掉了他身上的某种东西,才忽然反应过来——当初撞自己的人,似乎不对劲。

  一切都交代清楚了,何成飞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感觉,这东西应该是某种诅咒,或者类似于神话故事中那种钉头七箭书之类的邪恶诅咒,也可能是降头术之类的东西。如此才能让谭云香出现这些状况。

  至于说谭云香被车撞了,感觉像是某种特定的祭祀环节,只是这种环节被‘现代化’了。

  之前处理过一次奇怪的事件,受害人需要跳楼才能满足某种条件。实际上,跳楼过程中,就是邪恶法术施展过程中,必要的一种仪式。

  就好像古代一些祭祀,需要一些前戏,包括斋戒沐浴、焚香祷告。这些都是有科学依据的,通过这些手段后,生命体的精神会出现某种‘虔诚’的状态。

  同样,一些邪恶的手段,会让人的精神处于某种恐惧的状态等等,方便下手。

  谭云香的事情,我看就像是某种邪神寄生,很多电影中都有过类似的情节了。”

  说这话的时候,何成飞姿态傲然,眼神不时的撇过张平。

  张平笑而不语。寄生我?那是自寻死路,太阳(真火)的味道,你值得拥有。

  范成云也点头了,“不错,现在想来确实是如此。而黄海岩也是谭云香被撞、心神放空的时候,被人下了某种手段。”

  事情弄明白了,留下谭云香在医院里休息,大家连夜返回警察局,开始调集监控录像等,寻找蛛丝马迹。实际上,在大家返回警察局之前,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

  只一会功夫,撞倒黄海岩的人就被找到了。

  张平和楚依依有幸参观了警察办案过程,发现完全没有电影中的什么推理啊之类的,监控打开,智能程序自动锁定追踪,数据库校对,只见一个个窗口弹出,不一会一个名为‘王云和’的家伙,从小到大的档案就被调出。

  “王云和,3-1876年出生,今年是2025年,149周岁。从小学到大学表现平平,大学毕业后做了环卫工,后来娶了第一个妻子,妻子大他12岁,自带女儿一个。

  1906年其妻子死亡,年龄42岁、炼气八层。如今社会这个年龄死亡,属于重点关注的不正常死亡。经过检查,发现他妻子是一种罕见的早衰症,导致体内真气失控。当初资料是这么记载的。

  一年后,王云和突破筑基期;1928年,王云和与前妻的女儿登记结婚,婚后生活正常,无异常。

  但是1942年,王云和辞去工作,自称顿悟真理,开始讲学,讲的是‘三才、三清、与精气神’,社会反响几乎没有。他一个筑基期的、还是66岁的筑基期的讲课,能有几个人听。

  不过两年后,王云和突破到筑基期中期,又两年突破到后期。在当地小有名气,不少学习不好的学生家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往听讲。

  还有一些寿命不多的、炼气期层面的民众,也尝试听讲。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一年时间,号称弟子八百。

  1949年,王云和正式注册‘三合讲经堂’;但在1958年三合讲经堂忽然闹分裂,各地独立,当时还闹了很大的风波,各地经堂都被他的弟子占有。从此王云和越发低调,最后销声匿迹。但消失之前,王云和修为记录为金丹巅峰。

  从1942年算起,短短16年时间,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竟然接连突破到金丹期巅峰,现在看来果然有问题。

  后来有消息说,各个三合讲经堂虽然闹分裂,但那是表面的。暗地里依旧受到王云和的控制。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警方后来也关注过,却也不了了之。

  1966年后,再也没有王云和任何消息,知道今天。这一次若非计算机自动检索,我们还真找不到这个人。从1996年到现在,一共三十年时间杳无音讯。

  但是不对啊,如果王云和是幕后大老板,他没必要亲自露面啊!”

  听着小警察的讲解,范成云皱着眉头,“除非,他背后还有老板!想想看,他自己忽然崛起了,前妻忽然死亡了,娶了非亲生的女儿。嘿,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巅峰……”

  “啪!”有女警察重重的放下杯子。

  “咳咳,这就是个人渣!”范成云面色严肃的做出判断,“不过这个王云和亲自出面,至少说明我们的调查方向正确,逼着对方有点狗急跳墙了。”

  旁边,有警察问道:“那45个消失的少年怎么办?”

  范成云想要张口,却忽然转头看向张平和楚依依。

  张平立即拉起楚依依,“范叔叔,您看我们来这的事情也结束了,现在也大半夜了,明天还要上学,我们先回去休息了。”

  有熟悉的警察笑道:“可是前几天还有老师来抱怨说,某人已经两个周没上学了。”

  张平大大咧咧的点头:“所以,我们要引以为戒。不然啊,以后我也可能沦落到接头睡大街咯。”

  “快滚快滚。你要是睡大街,我们连大街都没得睡了。”

  张平和楚依依笑着离开了。但是等来到警察局门口,看着门口打地铺的家长们,张平和楚依依对视一眼,都叹了一口气。

  到现在还没找到这些孩子的踪迹,基本上……凶多吉少了。然而犯罪分子很狡诈,张平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总算找到最根本脉络了——可能吧。 8422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二四一章 寄生

  又是半个小时后,已经凌晨时分,医院的病房里又有几个老干警赶到,大家就在病房里开始办公了,开始对谭云香询问。

  黄海岩也在一边补充,再加上一些监控录像,渐渐的大家就将事情弄明白了:

  却说最近一段时间,齐州市警察局压力山大,龙山洞天之后,齐州市又又又出大事了,45个学生竟然被‘菜篮子工程’的车辆给拉走了。所以,这结果真的有点操淡——菜篮子工程专用车,不是这么用的啊。

  齐州市的市委市政府、以及更高层面的国家领导等,不得不再次返回齐州市。相关领导的脸色嘛,就不用介绍了,肯定不好看。有领导指着范成云的鼻子说道:给我们在这里准备个床位吧,我们常年住在齐州市。

  而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齐州市警察局除了积极调查犯罪踪迹外——其实已经进入死胡同了,就是大力宣传自身。

  刚好,前一段时间,黄海岩出名了。黄海岩舍身扑向炸弹的那个画面,成了警察局唯一的锦旗(遮羞布),当然是大书特书。

  在这种情况下,黄海岩就出名了,谭云香也跟着黄海岩到处刷形象。不过作为一名警察,刷形象其实是表面的动作,暗地里是光明正大的追查犯罪痕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时间刮地皮式的搜寻,终于找到踪迹了。然而就在这时候,谭云香忽然心神恍惚,而后脚下踩空,身影倾斜,可能又想找到平衡,竟是依仗着筑基期的身体素质快速的连走几步,走到了机动车道上,刚好被一辆飞速行驶的汽车撞飞了。

  黄海岩正在忙别的,有点分神;等听到尖叫,转过头的时候,刚好看到谭云香四肢飘荡着,人在半空中花样翻滚,最后噗通一下匍匐在路边阶梯上,还磕坏了几块石砖。

  那一瞬间,黄海岩心神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失去所有的防御和警惕。就在这时候,有人撞了黄海岩,将黄海岩撞倒;之后黄海岩就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

  事情都很清楚,也会哭喊、打电话求救等;但自己被人撞了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无法说出口;或者说总是下意识里觉得这没什么。

  直到现在,直到谭云香苏醒,直到何成飞拔掉了他身上的某种东西,才忽然反应过来——当初撞自己的人,似乎不对劲。

  一切都交代清楚了,何成飞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感觉,这东西应该是某种诅咒,或者类似于神话故事中那种钉头七箭书之类的邪恶诅咒,也可能是降头术之类的东西。如此才能让谭云香出现这些状况。

  至于说谭云香被车撞了,感觉像是某种特定的祭祀环节,只是这种环节被‘现代化’了。

  之前处理过一次奇怪的事件,受害人需要跳楼才能满足某种条件。实际上,跳楼过程中,就是邪恶法术施展过程中,必要的一种仪式。

  就好像古代一些祭祀,需要一些前戏,包括斋戒沐浴、焚香祷告。这些都是有科学依据的,通过这些手段后,生命体的精神会出现某种‘虔诚’的状态。

  同样,一些邪恶的手段,会让人的精神处于某种恐惧的状态等等,方便下手。

  谭云香的事情,我看就像是某种邪神寄生,很多电影中都有过类似的情节了。”

  说这话的时候,何成飞姿态傲然,眼神不时的撇过张平。

  张平笑而不语。寄生我?那是自寻死路,太阳(真火)的味道,你值得拥有。

  范成云也点头了,“不错,现在想来确实是如此。而黄海岩也是谭云香被撞、心神放空的时候,被人下了某种手段。”

  事情弄明白了,留下谭云香在医院里休息,大家连夜返回警察局,开始调集监控录像等,寻找蛛丝马迹。实际上,在大家返回警察局之前,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

  只一会功夫,撞倒黄海岩的人就被找到了。

  张平和楚依依有幸参观了警察办案过程,发现完全没有电影中的什么推理啊之类的,监控打开,智能程序自动锁定追踪,数据库校对,只见一个个窗口弹出,不一会一个名为‘王云和’的家伙,从小到大的档案就被调出。

  “王云和,3-1876年出生,今年是2025年,149周岁。从小学到大学表现平平,大学毕业后做了环卫工,后来娶了第一个妻子,妻子大他12岁,自带女儿一个。

  1906年其妻子死亡,年龄42岁、炼气八层。如今社会这个年龄死亡,属于重点关注的不正常死亡。经过检查,发现他妻子是一种罕见的早衰症,导致体内真气失控。当初资料是这么记载的。

  一年后,王云和突破筑基期;1928年,王云和与前妻的女儿登记结婚,婚后生活正常,无异常。

  但是1942年,王云和辞去工作,自称顿悟真理,开始讲学,讲的是‘三才、三清、与精气神’,社会反响几乎没有。他一个筑基期的、还是66岁的筑基期的讲课,能有几个人听。

  不过两年后,王云和突破到筑基期中期,又两年突破到后期。在当地小有名气,不少学习不好的学生家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往听讲。

  还有一些寿命不多的、炼气期层面的民众,也尝试听讲。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一年时间,号称弟子八百。

  1949年,王云和正式注册‘三合讲经堂’;但在1958年三合讲经堂忽然闹分裂,各地独立,当时还闹了很大的风波,各地经堂都被他的弟子占有。从此王云和越发低调,最后销声匿迹。但消失之前,王云和修为记录为金丹巅峰。

  从1942年算起,短短16年时间,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竟然接连突破到金丹期巅峰,现在看来果然有问题。

  后来有消息说,各个三合讲经堂虽然闹分裂,但那是表面的。暗地里依旧受到王云和的控制。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警方后来也关注过,却也不了了之。

  1966年后,再也没有王云和任何消息,知道今天。这一次若非计算机自动检索,我们还真找不到这个人。从1996年到现在,一共三十年时间杳无音讯。

  但是不对啊,如果王云和是幕后大老板,他没必要亲自露面啊!”

  听着小警察的讲解,范成云皱着眉头,“除非,他背后还有老板!想想看,他自己忽然崛起了,前妻忽然死亡了,娶了非亲生的女儿。嘿,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巅峰……”

  “啪!”有女警察重重的放下杯子。

  “咳咳,这就是个人渣!”范成云面色严肃的做出判断,“不过这个王云和亲自出面,至少说明我们的调查方向正确,逼着对方有点狗急跳墙了。”

  旁边,有警察问道:“那45个消失的少年怎么办?”

  范成云想要张口,却忽然转头看向张平和楚依依。

  张平立即拉起楚依依,“范叔叔,您看我们来这的事情也结束了,现在也大半夜了,明天还要上学,我们先回去休息了。”

  有熟悉的警察笑道:“可是前几天还有老师来抱怨说,某人已经两个周没上学了。”

  张平大大咧咧的点头:“所以,我们要引以为戒。不然啊,以后我也可能沦落到接头睡大街咯。”

  “快滚快滚。你要是睡大街,我们连大街都没得睡了。”

  张平和楚依依笑着离开了。但是等来到警察局门口,看着门口打地铺的家长们,张平和楚依依对视一眼,都叹了一口气。

  到现在还没找到这些孩子的踪迹,基本上……凶多吉少了。然而犯罪分子很狡诈,张平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总算找到最根本脉络了——可能吧。 8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