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五章 黑色石珠

第五章 黑色石珠

  夕阳西下,日头傍在千亩竹海西边的一座山峰巅上,红云铺满山巅顶上,与红日照相辉映。

  在陆家外宅之中,田里的佃户都扛着农具,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往居住地走去。炊烟从居住地的炊烟筒中升起,各家都开始生活造饭。

  陆文躺在房屋顶上,口中衔着一根狗尾巴草,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眼神失去了焦距。

  他此时正在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一切,白天的事情给陆文带来的太大的震撼。但是同样的,也让陆文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中除了那个能够貉貘正面对抗宛若人性凶兽的青年之外,最让陆文印象深刻的就是陆家大小姐的话。

  “后天境。”

  陆文喃喃自语道。

  无疑,陆家大小姐的话给陆文推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也让陆文明白了,这个世界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至少武力值方面,从陆文想象中的普通古代世界,瞬间提升到了低武世界的程度。

  一瞬间陆文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穿越到此一年多了,陆文对于修炼武功的渴望从来都没有现在这样深刻。尤其是回想起来面对那只貉貘时,生死天注定的无力感让陆文极其难以接受。

  以前不知道还好,但是陆大小姐给陆文推开这扇大门之后,陆文就蠢蠢欲动的想要往门里窥视,甚至亲身往里面走一趟。

  而根据陆文的古板印象,修炼武功最起码也得需要一本武功秘籍,或者说修炼武功的方法。

  不过陆文想了半天,觉得在获得一部修炼的功法之前。恐怕能够吃上肉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陆文知道陆家私兵的伙食的,素菜精粮管饱,三天一顿肉食。如此,这些陆家私兵才能够支撑起每天的训练和任务。

  想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这种违反能量守恒的道理在这个世界也是不存在。

  同理,吃稀粥粗粮饼恐怕也是当不成武林高手的。

  “陆文哥,吃饭了。”何甲站在房檐下面朝着陆文喊道。

  “来了。”陆文应了一声。

  半柱香后,陆文将一块擦手的麻布重新挂到门前的晾衣竹竿上,然后走进屋子里。

  陆文何甲两人同为孤儿,很自然的报团取暖起来,平日吃饭也是一起吃的。

  陆文坐到桌子前,目光探去,看到桌子上的饭菜,不由得幽幽一叹。

  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米汤,两块粗粮饼,还有一只破损了几个豁口的白瓷碟子乘着一碟腌竹笋,饭菜看上去极为清淡。

  这样的饭菜以这个世界的标准来说,还算是不错的,能够果腹,能够让支撑陆文出工一天。

  但是想要支撑陆文练武恐怕是远远不够的。

  无论练习什么武学,最起码饭菜管饱是基本前提,这一点哪怕陆文未曾练武也能想象的出来。

  何甲坐在陆文的对面的板凳上,望着吃食显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陆文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小子的精神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刚才焉吧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这倒是让陆文颇为惊讶,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被摧毁的是自己的二十多年构建起来世界观,但是对于这个小子来说下午的事情却是在他的世界观上添砖加瓦,所以何甲恢复的快些也能够理解。

  “吃吧。”

  陆文说完,闻着饭香,喉咙也不禁滚动了一下,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了,消耗了陆文的太大的精力,所以现在陆文也觉得有些饥肠辘辘。

  听到陆文的指令,何甲连忙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陆文也拿起一块粗粮饼,这粗粮与前世吃的那种细粮里掺杂了一些粗粮就谎称粗粮的面食不一样,这是纯粗粮的,不掺杂一点细粮,可谓童叟无欺。而相应的也就导致了这粗粮饼口感极差,嚼起来就像是吃干树皮,咽下去的时候喉咙都感觉火辣辣的,只有就着米汤才能咽下。

  刚才这个世界时,陆文足足用了一个多月才适应吃这粗粮饼。

  只吃这种粗粮,就算是天降绝世功法自己也练不成。

  可是陆文联想到自己的只有二十枚大梁通宝的小金库,心中升起了万般无奈。这二十枚大梁通宝买素食能让自己坚持一个月,但若是顿顿带荤腥,连一周都坚持不住。

  这世界不是前世的消费主义。

  像陆文这种出工的杂役还好,若是普通的种田佃户,平日最大的消费也就是更换农具,花钱买着吃的那都是败家子才干的事情。

  而陆文每月的工钱不过五枚大梁通宝,加上足够一个人吃一个月的口粮。

  人家穿越发愁怎么获得神功利器。

  自己穿越发愁怎么吃上肉。

  陆文不禁一阵郁结,愁绪涌上心头,连好胃口都败坏了,手里拿着半块粗粮饼愁眉紧锁。半响,陆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去,只见何甲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里的半块粗粮饼咽口水。

  “......”

  陆文试探性的将手中粗粮饼给何甲递过去,何甲顿时大喜过望,准备伸手接过粗粮饼。

  但是陆文胳膊只伸了一半就转了个弯,将粗粮饼塞到了自己嘴里,然后三下五除二将粗粮饼和稀粥吃净。吃饱喝足,陆文摸着肚子,对着一脸幽怨的何甲语重心长的说道:“晚上不能吃的太多,容易睡不着觉。”

  说罢,陆文将手中的碗筷扔下,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何甲闷闷不乐的收拾着一桌子的碗筷。

  红霞在天边停留了没一会,就被黑暗彻底吞噬。

  在这个没有什么娱乐节目的古代,有家室的人早早地就将家门闭起来了,而没有家室的老光棍只能自力更生的渡过这寂寥长夜。

  陆文此时正坐在自己房间的竹床之上,清凉的月光从窗户中洒落进来,扑了他一个满怀。但是这依旧赶不走房间中的闷热,他手持一把竹制的蒲团,倚着用竹条编制的靠枕,一边扇着风,一边回味着白天的发生的一切信息。白天种种景象像是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之中过了遍,而陆文则从其中挑选出来比较重要的信息。

  最重要的当然就是陆大小姐和她那个同门师弟的对话,从他们的对话中陆文发现了这个世界武道方面的消息。

  与这个消息相比,南岭大地震都算不上什么了。

  后天境?既然有后天,那岂不是还有一个先天境?就算不是先天境,那也表明了后天之上有另外一个境界。而陆大小姐的师弟就是这个等级,思绪继续眼神,陆大小姐作为师姐最少也是同一个等级。

  假设,这个世界只有后天、和后天之上两个境界,那么根据陆大小姐的同门师弟与貉貘的战斗场景来看,这个世界的巅峰战力的力气能够超过五千斤,这已经是人体极限的几倍,乃至十几倍了。

  但若是这两个境界之上还有别的境界呢?比如陆大小姐门派中的师父师伯,会更加厉害吗?

  这个问题陆文只是稍加思考便打住了,毕竟目前的所知的信息太少了,无故的妄加揣测除了浪费自己的精力之外毫无用处。

  不过只是这些发现也足以让陆文振奋了。

  陆文穿越一年多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发现科举制的存在,至少梁国不存在科举制这套东西,于是自然也就不存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套东西。

  目前梁国的情况是世家大族联合把控国家朝政,寒门子弟基本没有上升的空间。而除了政治、军事、经济这些东西之外,世家大族还把‘文化’把控在手中,平民识字率极低,而且书籍的费用极为高昂,普通人家根本买不起。

  所以读书当官这条改变命运的道路对普通平民来说基本没有戏了。

  由于没有上升通道,陆文连想要努力奋斗的方向都没有。

  但是现在陆文发现了方向,既然文走不通,那就走武!

  别的不提,如果能够达到陆家大小姐那个师弟那么厉害,寻常人根本拦不住,到时候行走江湖,看看这方精彩的世界,逍遥在这天地间,岂不是快哉?

  只是想一想,陆文就忍不住的心情跌宕起来。

  一颗向武之心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陆文现在对于武道也只是一知半解,而且又无人解惑。现在能够给陆文解惑的人,陆家大小姐连同她的同门师兄弟应该是好人选,但是现在两者的身份沟壑犹如云泥之别,这是妄想。

  所以思来想去,陆文觉得了解武道最好的方法还是要从陆家私兵哪里开始,这些人的身份虽然要比陆文这些佃户高上几分,但是总归能够谈上话,只要能够谈上话就有机会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不过一般的陆家私兵也就是普通人而已,想要了解武道最起码也要找陆开山这种什长一级别的人。

  但是如何跟这些人搭上话呢?陆文脑海中不住的思考着。

  陆文能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法,那便是请客吃饭了。在这个跟华夏相似的古代社会中,男人和男人只有在酒桌上才能迅速的增进感情的老规矩同样适用。

  也只有在酒桌上陆文才能够从哪些醉酒后的陆甲私兵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如此一来,问题就有了,而且还是两个。

  请客吃饭需要钱财,而陆文现在很缺钱...

  想要从灌醉的私兵哪里套取信息,就得保证那群私兵比自己先醉,而陆文并没有喝过几次酒,但是从有限的几次喝酒陆文都发觉自己的酒量不咋地。

  前者是外部因素,后者是内部因素。

  陆文顿时头疼起来。

  不过比起从陆大小姐哪里获得信息,请客喝酒这条道路总归还是简单些的。

  无非就是想办法挣钱,以及锻炼自己的酒量,或者用些小技巧让陆文可以灌醉别人,虽然困难,但是陆文觉得动动脑子总是可以解决的。

  正思考着,陆文突然觉得身下好像有什么异物,伸手往身下一掏登时摸出了一个圆乎乎的黑色石头,陆文立刻想起来这是下午捡起来的那块石头,举起来接着月光放到眼前看了看,除了浑圆之外并没有什么奇特的。陆文只当是河边的鹅卵石而已,并没有特别在意,随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当冰块,清除燥热。

  然后伸手从自己的木床下面的杂物缝隙之中摸起一卷儿臂粗细的竹简,竹简之上是用简体字书写的黑色字体,《道德经》。这是陆文穿越之后试探性的写的东西,本来是抱着几分当金手指的希望,不过在落空之后就成了陆文的一个念想,每天都看一看,想想地球的那些好吃的好玩的。

  陆文不是古文专业,所以对于道德经也就只能几个大概,五千言陆文只记住了千于字。陆文还尝试着用这个世界的文字翻译了道德经第一章。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陆文轻轻念道着,念了一章的内容就停下了,同时扇扇子的动作也停住,房间之中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经过了一天的巨大变化,陆文也有些遭不住,头轻轻的点着,看起来即将要陷入睡眠之中。

  就在此时,只见陆文手中的黑色石头在月光之下闪过一丝诡异的黑光,旋即又重归寂静。

  在浑噩之中,陆文只觉得自己意识一阵朦胧,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文好像如坠深渊一般,顿时清醒了过来,而清醒了过来之后,目光所及,陆文立刻发现了周遭的异象。

  只见自己已经不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了。

  周围是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的灰色空间,整个空间除了一片灰色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亮光。而陆文就这么静静仿佛悬浮在这个空间的最中间。

  看着周遭的巨变,他陷入一阵失神之中,但是短暂的失神之后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无边无际的灰色,除此之外空荡荡的一片,再无他物。

  首先陆文便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之中走动。当陆文落脚,诡异的发现自己落脚的地方凭空生出一股相反的力道,产生一种好像踩在实际地面上的感觉。

  陆文想要朝着这个空间的远处去探索,但是没走几步就发现一股沉重感袭来,这不是外部的重量,而是从一种沉重的疲惫感从全身各处袭来,然后在这种疲惫的侵袭之下,再也也抬不起脚来。

  不得已,陆文只得在这个空间中盘腿坐了下来,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注定一个难忘的一天,一天之内,两次无力感,前者是因为生死危机,后者则是因为诡异与未知。

  在冷静之后,陆文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或许是自己穿越自带的金手指。

  但是陆文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警惕。

  如果有人无故的向你赠与什么,那你就要思考他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了。

  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之中,没有任何的声音,陆文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种环境自带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而陆文则压抑着自己的紧张与害怕的情绪,心中默念着。

  1、2、3、4......

  漫长的时间过后。

  869......

  870......

  突然,陆文觉察到一股拉扯力出现,覆盖到自己整个身躯之上。

  “来了!”

  陆文精神一震!

  陆文轻轻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窗外东边的日头已经突破地平线。

  天亮了!

  陆文看向自己手中的竹蒲扇和黑色石珠,身上各处都传来不同程度的疼痛,稍微一动关节处就啪啪作响,而蜷起来左腿此时已经麻木了。

  陆文立刻得出一个结论,看来自己并非是真身进入那个诡异的灰色空间的。

  陆文眉头紧皱,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同时口中发出不确定的声音:“三十?不对,是三十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15473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五章 黑色石珠

  夕阳西下,日头傍在千亩竹海西边的一座山峰巅上,红云铺满山巅顶上,与红日照相辉映。

  在陆家外宅之中,田里的佃户都扛着农具,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往居住地走去。炊烟从居住地的炊烟筒中升起,各家都开始生活造饭。

  陆文躺在房屋顶上,口中衔着一根狗尾巴草,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眼神失去了焦距。

  他此时正在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一切,白天的事情给陆文带来的太大的震撼。但是同样的,也让陆文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中除了那个能够貉貘正面对抗宛若人性凶兽的青年之外,最让陆文印象深刻的就是陆家大小姐的话。

  “后天境。”

  陆文喃喃自语道。

  无疑,陆家大小姐的话给陆文推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也让陆文明白了,这个世界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至少武力值方面,从陆文想象中的普通古代世界,瞬间提升到了低武世界的程度。

  一瞬间陆文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穿越到此一年多了,陆文对于修炼武功的渴望从来都没有现在这样深刻。尤其是回想起来面对那只貉貘时,生死天注定的无力感让陆文极其难以接受。

  以前不知道还好,但是陆大小姐给陆文推开这扇大门之后,陆文就蠢蠢欲动的想要往门里窥视,甚至亲身往里面走一趟。

  而根据陆文的古板印象,修炼武功最起码也得需要一本武功秘籍,或者说修炼武功的方法。

  不过陆文想了半天,觉得在获得一部修炼的功法之前。恐怕能够吃上肉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陆文知道陆家私兵的伙食的,素菜精粮管饱,三天一顿肉食。如此,这些陆家私兵才能够支撑起每天的训练和任务。

  想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这种违反能量守恒的道理在这个世界也是不存在。

  同理,吃稀粥粗粮饼恐怕也是当不成武林高手的。

  “陆文哥,吃饭了。”何甲站在房檐下面朝着陆文喊道。

  “来了。”陆文应了一声。

  半柱香后,陆文将一块擦手的麻布重新挂到门前的晾衣竹竿上,然后走进屋子里。

  陆文何甲两人同为孤儿,很自然的报团取暖起来,平日吃饭也是一起吃的。

  陆文坐到桌子前,目光探去,看到桌子上的饭菜,不由得幽幽一叹。

  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米汤,两块粗粮饼,还有一只破损了几个豁口的白瓷碟子乘着一碟腌竹笋,饭菜看上去极为清淡。

  这样的饭菜以这个世界的标准来说,还算是不错的,能够果腹,能够让支撑陆文出工一天。

  但是想要支撑陆文练武恐怕是远远不够的。

  无论练习什么武学,最起码饭菜管饱是基本前提,这一点哪怕陆文未曾练武也能想象的出来。

  何甲坐在陆文的对面的板凳上,望着吃食显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陆文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小子的精神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刚才焉吧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这倒是让陆文颇为惊讶,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被摧毁的是自己的二十多年构建起来世界观,但是对于这个小子来说下午的事情却是在他的世界观上添砖加瓦,所以何甲恢复的快些也能够理解。

  “吃吧。”

  陆文说完,闻着饭香,喉咙也不禁滚动了一下,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了,消耗了陆文的太大的精力,所以现在陆文也觉得有些饥肠辘辘。

  听到陆文的指令,何甲连忙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陆文也拿起一块粗粮饼,这粗粮与前世吃的那种细粮里掺杂了一些粗粮就谎称粗粮的面食不一样,这是纯粗粮的,不掺杂一点细粮,可谓童叟无欺。而相应的也就导致了这粗粮饼口感极差,嚼起来就像是吃干树皮,咽下去的时候喉咙都感觉火辣辣的,只有就着米汤才能咽下。

  刚才这个世界时,陆文足足用了一个多月才适应吃这粗粮饼。

  只吃这种粗粮,就算是天降绝世功法自己也练不成。

  可是陆文联想到自己的只有二十枚大梁通宝的小金库,心中升起了万般无奈。这二十枚大梁通宝买素食能让自己坚持一个月,但若是顿顿带荤腥,连一周都坚持不住。

  这世界不是前世的消费主义。

  像陆文这种出工的杂役还好,若是普通的种田佃户,平日最大的消费也就是更换农具,花钱买着吃的那都是败家子才干的事情。

  而陆文每月的工钱不过五枚大梁通宝,加上足够一个人吃一个月的口粮。

  人家穿越发愁怎么获得神功利器。

  自己穿越发愁怎么吃上肉。

  陆文不禁一阵郁结,愁绪涌上心头,连好胃口都败坏了,手里拿着半块粗粮饼愁眉紧锁。半响,陆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去,只见何甲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里的半块粗粮饼咽口水。

  “......”

  陆文试探性的将手中粗粮饼给何甲递过去,何甲顿时大喜过望,准备伸手接过粗粮饼。

  但是陆文胳膊只伸了一半就转了个弯,将粗粮饼塞到了自己嘴里,然后三下五除二将粗粮饼和稀粥吃净。吃饱喝足,陆文摸着肚子,对着一脸幽怨的何甲语重心长的说道:“晚上不能吃的太多,容易睡不着觉。”

  说罢,陆文将手中的碗筷扔下,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何甲闷闷不乐的收拾着一桌子的碗筷。

  红霞在天边停留了没一会,就被黑暗彻底吞噬。

  在这个没有什么娱乐节目的古代,有家室的人早早地就将家门闭起来了,而没有家室的老光棍只能自力更生的渡过这寂寥长夜。

  陆文此时正坐在自己房间的竹床之上,清凉的月光从窗户中洒落进来,扑了他一个满怀。但是这依旧赶不走房间中的闷热,他手持一把竹制的蒲团,倚着用竹条编制的靠枕,一边扇着风,一边回味着白天的发生的一切信息。白天种种景象像是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之中过了遍,而陆文则从其中挑选出来比较重要的信息。

  最重要的当然就是陆大小姐和她那个同门师弟的对话,从他们的对话中陆文发现了这个世界武道方面的消息。

  与这个消息相比,南岭大地震都算不上什么了。

  后天境?既然有后天,那岂不是还有一个先天境?就算不是先天境,那也表明了后天之上有另外一个境界。而陆大小姐的师弟就是这个等级,思绪继续眼神,陆大小姐作为师姐最少也是同一个等级。

  假设,这个世界只有后天、和后天之上两个境界,那么根据陆大小姐的同门师弟与貉貘的战斗场景来看,这个世界的巅峰战力的力气能够超过五千斤,这已经是人体极限的几倍,乃至十几倍了。

  但若是这两个境界之上还有别的境界呢?比如陆大小姐门派中的师父师伯,会更加厉害吗?

  这个问题陆文只是稍加思考便打住了,毕竟目前的所知的信息太少了,无故的妄加揣测除了浪费自己的精力之外毫无用处。

  不过只是这些发现也足以让陆文振奋了。

  陆文穿越一年多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发现科举制的存在,至少梁国不存在科举制这套东西,于是自然也就不存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套东西。

  目前梁国的情况是世家大族联合把控国家朝政,寒门子弟基本没有上升的空间。而除了政治、军事、经济这些东西之外,世家大族还把‘文化’把控在手中,平民识字率极低,而且书籍的费用极为高昂,普通人家根本买不起。

  所以读书当官这条改变命运的道路对普通平民来说基本没有戏了。

  由于没有上升通道,陆文连想要努力奋斗的方向都没有。

  但是现在陆文发现了方向,既然文走不通,那就走武!

  别的不提,如果能够达到陆家大小姐那个师弟那么厉害,寻常人根本拦不住,到时候行走江湖,看看这方精彩的世界,逍遥在这天地间,岂不是快哉?

  只是想一想,陆文就忍不住的心情跌宕起来。

  一颗向武之心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陆文现在对于武道也只是一知半解,而且又无人解惑。现在能够给陆文解惑的人,陆家大小姐连同她的同门师兄弟应该是好人选,但是现在两者的身份沟壑犹如云泥之别,这是妄想。

  所以思来想去,陆文觉得了解武道最好的方法还是要从陆家私兵哪里开始,这些人的身份虽然要比陆文这些佃户高上几分,但是总归能够谈上话,只要能够谈上话就有机会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不过一般的陆家私兵也就是普通人而已,想要了解武道最起码也要找陆开山这种什长一级别的人。

  但是如何跟这些人搭上话呢?陆文脑海中不住的思考着。

  陆文能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法,那便是请客吃饭了。在这个跟华夏相似的古代社会中,男人和男人只有在酒桌上才能迅速的增进感情的老规矩同样适用。

  也只有在酒桌上陆文才能够从哪些醉酒后的陆甲私兵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如此一来,问题就有了,而且还是两个。

  请客吃饭需要钱财,而陆文现在很缺钱...

  想要从灌醉的私兵哪里套取信息,就得保证那群私兵比自己先醉,而陆文并没有喝过几次酒,但是从有限的几次喝酒陆文都发觉自己的酒量不咋地。

  前者是外部因素,后者是内部因素。

  陆文顿时头疼起来。

  不过比起从陆大小姐哪里获得信息,请客喝酒这条道路总归还是简单些的。

  无非就是想办法挣钱,以及锻炼自己的酒量,或者用些小技巧让陆文可以灌醉别人,虽然困难,但是陆文觉得动动脑子总是可以解决的。

  正思考着,陆文突然觉得身下好像有什么异物,伸手往身下一掏登时摸出了一个圆乎乎的黑色石头,陆文立刻想起来这是下午捡起来的那块石头,举起来接着月光放到眼前看了看,除了浑圆之外并没有什么奇特的。陆文只当是河边的鹅卵石而已,并没有特别在意,随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当冰块,清除燥热。

  然后伸手从自己的木床下面的杂物缝隙之中摸起一卷儿臂粗细的竹简,竹简之上是用简体字书写的黑色字体,《道德经》。这是陆文穿越之后试探性的写的东西,本来是抱着几分当金手指的希望,不过在落空之后就成了陆文的一个念想,每天都看一看,想想地球的那些好吃的好玩的。

  陆文不是古文专业,所以对于道德经也就只能几个大概,五千言陆文只记住了千于字。陆文还尝试着用这个世界的文字翻译了道德经第一章。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陆文轻轻念道着,念了一章的内容就停下了,同时扇扇子的动作也停住,房间之中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经过了一天的巨大变化,陆文也有些遭不住,头轻轻的点着,看起来即将要陷入睡眠之中。

  就在此时,只见陆文手中的黑色石头在月光之下闪过一丝诡异的黑光,旋即又重归寂静。

  在浑噩之中,陆文只觉得自己意识一阵朦胧,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文好像如坠深渊一般,顿时清醒了过来,而清醒了过来之后,目光所及,陆文立刻发现了周遭的异象。

  只见自己已经不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了。

  周围是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的灰色空间,整个空间除了一片灰色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亮光。而陆文就这么静静仿佛悬浮在这个空间的最中间。

  看着周遭的巨变,他陷入一阵失神之中,但是短暂的失神之后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无边无际的灰色,除此之外空荡荡的一片,再无他物。

  首先陆文便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之中走动。当陆文落脚,诡异的发现自己落脚的地方凭空生出一股相反的力道,产生一种好像踩在实际地面上的感觉。

  陆文想要朝着这个空间的远处去探索,但是没走几步就发现一股沉重感袭来,这不是外部的重量,而是从一种沉重的疲惫感从全身各处袭来,然后在这种疲惫的侵袭之下,再也也抬不起脚来。

  不得已,陆文只得在这个空间中盘腿坐了下来,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注定一个难忘的一天,一天之内,两次无力感,前者是因为生死危机,后者则是因为诡异与未知。

  在冷静之后,陆文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或许是自己穿越自带的金手指。

  但是陆文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警惕。

  如果有人无故的向你赠与什么,那你就要思考他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了。

  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之中,没有任何的声音,陆文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种环境自带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而陆文则压抑着自己的紧张与害怕的情绪,心中默念着。

  1、2、3、4......

  漫长的时间过后。

  869......

  870......

  突然,陆文觉察到一股拉扯力出现,覆盖到自己整个身躯之上。

  “来了!”

  陆文精神一震!

  陆文轻轻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窗外东边的日头已经突破地平线。

  天亮了!

  陆文看向自己手中的竹蒲扇和黑色石珠,身上各处都传来不同程度的疼痛,稍微一动关节处就啪啪作响,而蜷起来左腿此时已经麻木了。

  陆文立刻得出一个结论,看来自己并非是真身进入那个诡异的灰色空间的。

  陆文眉头紧皱,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同时口中发出不确定的声音:“三十?不对,是三十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15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