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一章 陆文

第一章 陆文

  南岭陆家,梁国四大世家之一。

  梁国定鼎一甲子,但是这陆家的年头却要比梁国建国时间后面还要填上一个零。这是一个传承了六百年岁月的庞大世家。而与之齐名的其余三大世家皆是传承悠久的世族,其中梁家便是当今梁国开国皇族。

  梁国开国太祖曾有言,梁与世家共治天下,说的便是包括梁家在内的四大世家。

  其中陆家在梁国南境可谓只手遮天,南境三州之地,军事民生具由梁家一手掌控,可谓国中之国。

  而陆家府邸位于益州北境,临近横亘了半个梁国国境的太岳山脉,所以有些与陆家不合的人总是阴搓搓喊上一声南岭县官。此话可谓诛心,县官除了一县之长之外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天子的别称,其用意何如不言而喻。

  而那些对陆家恭敬些的人提及陆家总是往南一拱手,语气崇敬的喊一声南岭陆公。

  这也是因为,除了梁家为皇族之外,其余三大世家世代传承公候爵位。

  在外人看来,三大世家与皇族的关系微妙无比......三大世家虽然都是朝廷的公候,但是梁国定鼎一甲子,这三大家族却还是权势滔天,各掌军权,听调不听宣。

  在南岭陆家本家,说是宅邸,其实是一座大城,在益州北境的九县之地都是陆家的城池范围。

  城郭中心约莫三县之地,是陆家宅邸,亭台楼阁,水榭华庭,处处都有丫鬟下人打理,人气旺盛,无一处不显露出六百年鼎沸的世家气象。

  而周围六县之地,有大泽、山岳、竹海,还有一望无际的平原田垄,处处都有农户在田间耕种的身影。这些都是陆家的佃户,是陆家的隐户,在益州官家户籍上都查不到名字。

  大日高悬天际,散发出无边光芒,熏蒸着整片大地,天地仿佛都化作了一提蒸笼。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有名曰.....”

  陆家主宅北边一片竹海旁,层层叠叠的坐落着横竖几排瓦房,其中坐北朝南的一家瓦房屋檐上,一名穿着灰布麻衣的人此时正趴在瓦房房顶上,正巧旁边有一丛高大的竹子遮住了太阳,投下大片阴凉,这人就躺在阴凉之中,嘴里用一种抑扬顿挫的腔调唱着,好像在唱歌一般,只是语气半死不活的,宛若将死的肺痨鬼。

  “陆文哥,该出工了。”一个年纪看着约莫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屋子下面,朝着房屋上面的人喊道。

  话音落下,那房顶上的人才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坐起身来,模样普通,五官不算俊俏但也不算歪瓜裂枣,年纪与屋子下面的小仆看起来差不多,也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只是那一副宛若死鱼眼的眼神全然没有少年的朝气蓬勃。

  陆文抬眼看了一眼屋子下面的人,点了点头,回了句‘来了’。然后伸手在自己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上使劲的搓了两把,然后暗搓搓的骂道:“狗屁的道德经。”

  陆文是个穿越者,穿越到这方世界以来已经一年多了,在这陆家城郭做佃户也做了一年多了。在最初用了十分钟接受了自己穿越之后,陆文起先一个月还是模仿者原主的模样,沉默寡言,同时也在暗暗的召唤着自己的金手指,只是一年过去了,陆文连金手指的影子都没看到。

  前世看小说常常能看到穿越的主角背一背道德经就能有各种异象显化,陆文自然也是试了试,不仅试了试,甚至还给道德经编了曲,而且还翻译成了这个世界的语言版本。

  可惜,并没有什么异象出来。至多也就翻译成这世界的文字时,帮陆文巩固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文字功底。

  “看来老君爷也管不到这个世界啊。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真要指望什么金手指,那黄花菜都凉了,还是得靠自己啊。”陆文摇了摇头,浅笑着站起身来。

  站在房檐边上,陆文看着离地约莫三米高的高度,目光远眺,看着远处的陆家本家一派鼎沸气象,顿生苍穹豪迈之感,只觉得天下之大,尽可去得。站了约莫十几息,一阵风吹过,吹的陆文一个踉跄,吓得他连忙弯腰撅起屁股摸着瓦片颤巍巍的走到了北侧房檐边上,然后抖抖索索的顺着架在北边的竹梯子爬了下来。

  刚走下竹梯,方才那个喊陆文起来的少年已经站在陆文身边了,身上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拿着一个小包。他看着陆文颤颤巍巍的样子,这少年皱着眉头不忍道:“陆文哥,你畏高为什么每天还要爬到屋顶上去午睡?”同时,将手中的一个鼓鼓的小包递给了陆文。

  陆文接过包裹,撇了一眼这小仆役,将包裹背在身上,一边伸手狠狠的捏了一把这小仆役的脸,狠狠说道:“你懂个屁,登高才能望远。”

  “哎吆,疼。”少年连忙求饶。

  “疼就对了,长记性。”陆文将手收回来,原本白净的大拇指上惹了一道煤灰,他随手将大拇指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不理会还捂着脸一副委屈模样的少年,转身踩了踩抵在竹梯底部的两块大石头,顿时觉得安心的不少。

  这少年与陆文同岁,也是陆家的仆役,是陆文的邻居,名叫何甲,甲乙丙丁的甲。两人都是孤儿,加上年纪相仿,所以不自觉的便抱团起来。

  “走吧。”陆文大踏步的走在前面,何甲则连忙紧跟在陆文后面。

  陆文他们虽然是陆家仆役,但是并非是给人端茶倒水的那种。在陆家主宅伺候陆家子弟的好事还轮不上陆文这些人。陆文虽然是仆役,但本质上还是佃户。

  在陆家仆役也分三六九等,能够进入主宅伺候陆家子弟起居的仆役最厉害,地位也最高。而主宅之外的多是佃户,干的都是些种地、喂牲口、劈柴等等杂活,被主宅那些仆役看不起。

  严格算起来,陆文干的便是劈柴的活。

  不过陆文到是觉得这是一桩幸事,真要穿越到了陆家主宅的仆役,反倒是麻烦事。越是世家大族规矩越是繁琐,陆家这种六百年世族尤甚,各种规矩条条款款的写下来能写满一车书简。

  反倒是穿越成佃户,只需每日按时出工即可,简单省心。

  至于陆文为什么会成为陆家仆役,陆文在前身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前身祖辈逃荒时卖身给陆家求个活路,自此也就成了陆家的隐户。

  而这个世界,还是五十而知天命,一过三十岁就自称老夫的古代世界,普通人的寿命普遍不高,在前身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中,陆文得知自己那一对便宜爹娘在三年前就过世了。

  就剩下前身这么一根独苗在世,而一年前陆文鸠占鹊巢,这一家子也算是在地下团聚了……

  而由于前身那支离破碎的记忆,陆文在这一年里都在适应这个世界,同时也在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索性前身还有点底子,目前陆文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日常读写已经不是障碍,不过碍于这个世界的书籍太过珍贵,陆文买不起,所以陆文的学习道路也就陷入龟趴速度中了。

  “陆文哥,你看。”跟在陆文身后的何甲突然出声喊道。

  闻言,陆文疑惑地扭头顺着何甲的目光看向十几米外的田垄中,入目的是几个身穿仆役,正在给佃户派发种子。

  排队领种子的人已经排出了约莫一里长的队伍。

  而那几个派发种子的仆役一眼就能看出是陆家主宅的人,衣服虽然也是灰色仆役服装,但是料子却是柔顺的绸布,比陆文何甲这些佃户身上的麻衣穿起来要舒适多了。

  只是看了两眼,陆文便将目光挪移到了站在主宅仆役身后的几位穿着无袖的褂子,负手笔直站着的人身上,身上的有一股精悍的气势,一眼就能看出与旁人不同。

  陆文待在这个世界一年多,最大的发现就是陆文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有‘武功’,不同于前世的‘太极大师’之流,这是真正的武功。陆文就曾看过,陆家豢养的武夫,曾经将磨粮食的石磨高高举起,要知道那玩意最起码也是几百斤重的,看的陆文是瞪目结舌。

  不过想成为武夫,却是千难万难,首先一门合适的功法就将陆文难倒了。若是没有修炼的功法,想要练武那是妄想。而只有功法,没有钱财那更是寸步难行。

  “别看了!走啦。”

  陆文看了几眼便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喝住身后的何甲,然后快步沿着大道朝着远处的竹林走去。

  看着明明近在咫尺的竹林,陆文两人沿着道路走了约莫半柱香才抵达,等抵达竹林时,发现约莫百十号人,已经分成五队已经站在竹林外的空地了,陆文何甲不敢耽搁,悄悄地融入了队伍最后面。

  那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老人,但陆文知道这人不过才三十多岁,不过在古代风吹日晒,日夜劳作,很容易就衰老了。

  看着这人的模样,陆文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笼上了几分阴霾,心中想着自己如果到了三十岁是不是也是这副未老先衰的样子?

  陆文胡思乱想之际,站在众人前面的刘管事,穿着绸布的蓝色大褂,头戴绿色小毡帽,一头长发在身后扎成一只大辫子,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他见人来的差不多了,晃了晃头,身后的大辫子也跟着摇了摇,然后便开始用自己抑扬顿挫宛若唱歌似的古板腔调训起话来。

  陆文站在后排则是百无聊赖的掏了掏耳朵,这刘管事说的无非就是做工时的注意事项,按理说是没问题。但是架不住这人天天说,日日说,陆文穿越到此一年多了,耳朵都快听起来茧子了。

  在陆家,除了那些出身高贵的陆家子弟之外,陆文这些小仆役便是由大大小小的管家管着。

  在陆家有一位大管家,总管陆家上万户的仆役,除了陆家当代家主之外,其他哪怕是陆家嫡系子弟见了这位大管家都要客客气气的。不过陆文从来没见过这号人物,只听说过。

  除此之外,便是外宅,这外宅六县之地根据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分出八位外宅管事,其中陆文便是属于西北外宅,整片区域的内务事项都由西北外宅的大管事负责。

  而再细分下来,就是管理各个具体杂项的管事了,而面前这老头便是管理陆文这百十号人的管事,姓名不知,平日只叫做刘管事。

  接下来,就看到这管事拿出一本册子,开始点起名来。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百十号人本日出勤全部到齐,刘管事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在座的一众人,然后轻咳两声说道:“近几日大小姐要回来了,还有大小姐的同门也将一起回来,那都是地位尊崇的人。你们都机灵着点,平日里有偷奸耍滑的,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最近几日要是让我看到,一律按三倍处罚,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站在人群最后面的陆文闻言不禁撇了撇嘴,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差不多。

  陆家大小姐千金之躯,平日里想要远远看上一眼都是千难万难,更别提产生什么交集了。所以众人眼中,这刘管事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小道消息,拿到这里摆谱来了。

  见一众人脸上都露出不耐烦地情绪,刘管事不敢在拖堂,连忙收起了点名簿,让众人散场。

  随着刘管事一声令下,百十号人顿时作鸟兽群散。

  陆文与何甲两人也跟着大部队,朝着竹林深处走去。

  “你们听说了吗?南岭半个月前山神发怒了,地动山摇,上万尺的山峰给萝卜一样脆的摔在地上劈成几十截,这要是摔在咱们庄子里半片庄子就没了。还有原本整齐平滑的地面裂出了一道宽十几里的大裂缝,深不见底嘞。”

  “怎么可能!你说的假话吧,那平地怎么可能裂出来一道大裂缝。”

  “就是。”

  “真的,真的,这可是我从派种子的主宅管事那里听的,都是从南岭驻军传回来的消息,千真万确。我要是说一句谎,我遭天老爷的雷劈。”。

  这人发了誓,于是大部分都信了,然后所有人都信了,十几息的时间他们津津有味的讨论起来。

  陆文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听旁人闲聊也是他了解这个世界的重要方式。不过这些人口中的消息多多少少都有几分‘艺术加工’,所以陆文也只能挑着听。

  不过南岭驻军几个字出现,那陆文还是信了几分。

  太岳山脉,南北长万千余里,东西长不可计数,横亘在梁国之中。其中奇珍异兽,天材地宝数不胜数。而太岳山脉最南部伸进了益州,所以陆家也在太岳山脉的外围驻扎有益州军。

  至于山神发怒....恐怕是发生地震了,不过能把地面撕开十几里宽的口子,绝非一般的地震,恐怕振幅范围都能传到千里之外的陆家这里了。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异动,所以陆文也只当是添油加醋的言论。 1418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一章 陆文

  南岭陆家,梁国四大世家之一。

  梁国定鼎一甲子,但是这陆家的年头却要比梁国建国时间后面还要填上一个零。这是一个传承了六百年岁月的庞大世家。而与之齐名的其余三大世家皆是传承悠久的世族,其中梁家便是当今梁国开国皇族。

  梁国开国太祖曾有言,梁与世家共治天下,说的便是包括梁家在内的四大世家。

  其中陆家在梁国南境可谓只手遮天,南境三州之地,军事民生具由梁家一手掌控,可谓国中之国。

  而陆家府邸位于益州北境,临近横亘了半个梁国国境的太岳山脉,所以有些与陆家不合的人总是阴搓搓喊上一声南岭县官。此话可谓诛心,县官除了一县之长之外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天子的别称,其用意何如不言而喻。

  而那些对陆家恭敬些的人提及陆家总是往南一拱手,语气崇敬的喊一声南岭陆公。

  这也是因为,除了梁家为皇族之外,其余三大世家世代传承公候爵位。

  在外人看来,三大世家与皇族的关系微妙无比......三大世家虽然都是朝廷的公候,但是梁国定鼎一甲子,这三大家族却还是权势滔天,各掌军权,听调不听宣。

  在南岭陆家本家,说是宅邸,其实是一座大城,在益州北境的九县之地都是陆家的城池范围。

  城郭中心约莫三县之地,是陆家宅邸,亭台楼阁,水榭华庭,处处都有丫鬟下人打理,人气旺盛,无一处不显露出六百年鼎沸的世家气象。

  而周围六县之地,有大泽、山岳、竹海,还有一望无际的平原田垄,处处都有农户在田间耕种的身影。这些都是陆家的佃户,是陆家的隐户,在益州官家户籍上都查不到名字。

  大日高悬天际,散发出无边光芒,熏蒸着整片大地,天地仿佛都化作了一提蒸笼。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有名曰.....”

  陆家主宅北边一片竹海旁,层层叠叠的坐落着横竖几排瓦房,其中坐北朝南的一家瓦房屋檐上,一名穿着灰布麻衣的人此时正趴在瓦房房顶上,正巧旁边有一丛高大的竹子遮住了太阳,投下大片阴凉,这人就躺在阴凉之中,嘴里用一种抑扬顿挫的腔调唱着,好像在唱歌一般,只是语气半死不活的,宛若将死的肺痨鬼。

  “陆文哥,该出工了。”一个年纪看着约莫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屋子下面,朝着房屋上面的人喊道。

  话音落下,那房顶上的人才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坐起身来,模样普通,五官不算俊俏但也不算歪瓜裂枣,年纪与屋子下面的小仆看起来差不多,也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只是那一副宛若死鱼眼的眼神全然没有少年的朝气蓬勃。

  陆文抬眼看了一眼屋子下面的人,点了点头,回了句‘来了’。然后伸手在自己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上使劲的搓了两把,然后暗搓搓的骂道:“狗屁的道德经。”

  陆文是个穿越者,穿越到这方世界以来已经一年多了,在这陆家城郭做佃户也做了一年多了。在最初用了十分钟接受了自己穿越之后,陆文起先一个月还是模仿者原主的模样,沉默寡言,同时也在暗暗的召唤着自己的金手指,只是一年过去了,陆文连金手指的影子都没看到。

  前世看小说常常能看到穿越的主角背一背道德经就能有各种异象显化,陆文自然也是试了试,不仅试了试,甚至还给道德经编了曲,而且还翻译成了这个世界的语言版本。

  可惜,并没有什么异象出来。至多也就翻译成这世界的文字时,帮陆文巩固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文字功底。

  “看来老君爷也管不到这个世界啊。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真要指望什么金手指,那黄花菜都凉了,还是得靠自己啊。”陆文摇了摇头,浅笑着站起身来。

  站在房檐边上,陆文看着离地约莫三米高的高度,目光远眺,看着远处的陆家本家一派鼎沸气象,顿生苍穹豪迈之感,只觉得天下之大,尽可去得。站了约莫十几息,一阵风吹过,吹的陆文一个踉跄,吓得他连忙弯腰撅起屁股摸着瓦片颤巍巍的走到了北侧房檐边上,然后抖抖索索的顺着架在北边的竹梯子爬了下来。

  刚走下竹梯,方才那个喊陆文起来的少年已经站在陆文身边了,身上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拿着一个小包。他看着陆文颤颤巍巍的样子,这少年皱着眉头不忍道:“陆文哥,你畏高为什么每天还要爬到屋顶上去午睡?”同时,将手中的一个鼓鼓的小包递给了陆文。

  陆文接过包裹,撇了一眼这小仆役,将包裹背在身上,一边伸手狠狠的捏了一把这小仆役的脸,狠狠说道:“你懂个屁,登高才能望远。”

  “哎吆,疼。”少年连忙求饶。

  “疼就对了,长记性。”陆文将手收回来,原本白净的大拇指上惹了一道煤灰,他随手将大拇指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不理会还捂着脸一副委屈模样的少年,转身踩了踩抵在竹梯底部的两块大石头,顿时觉得安心的不少。

  这少年与陆文同岁,也是陆家的仆役,是陆文的邻居,名叫何甲,甲乙丙丁的甲。两人都是孤儿,加上年纪相仿,所以不自觉的便抱团起来。

  “走吧。”陆文大踏步的走在前面,何甲则连忙紧跟在陆文后面。

  陆文他们虽然是陆家仆役,但是并非是给人端茶倒水的那种。在陆家主宅伺候陆家子弟的好事还轮不上陆文这些人。陆文虽然是仆役,但本质上还是佃户。

  在陆家仆役也分三六九等,能够进入主宅伺候陆家子弟起居的仆役最厉害,地位也最高。而主宅之外的多是佃户,干的都是些种地、喂牲口、劈柴等等杂活,被主宅那些仆役看不起。

  严格算起来,陆文干的便是劈柴的活。

  不过陆文到是觉得这是一桩幸事,真要穿越到了陆家主宅的仆役,反倒是麻烦事。越是世家大族规矩越是繁琐,陆家这种六百年世族尤甚,各种规矩条条款款的写下来能写满一车书简。

  反倒是穿越成佃户,只需每日按时出工即可,简单省心。

  至于陆文为什么会成为陆家仆役,陆文在前身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前身祖辈逃荒时卖身给陆家求个活路,自此也就成了陆家的隐户。

  而这个世界,还是五十而知天命,一过三十岁就自称老夫的古代世界,普通人的寿命普遍不高,在前身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中,陆文得知自己那一对便宜爹娘在三年前就过世了。

  就剩下前身这么一根独苗在世,而一年前陆文鸠占鹊巢,这一家子也算是在地下团聚了……

  而由于前身那支离破碎的记忆,陆文在这一年里都在适应这个世界,同时也在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索性前身还有点底子,目前陆文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日常读写已经不是障碍,不过碍于这个世界的书籍太过珍贵,陆文买不起,所以陆文的学习道路也就陷入龟趴速度中了。

  “陆文哥,你看。”跟在陆文身后的何甲突然出声喊道。

  闻言,陆文疑惑地扭头顺着何甲的目光看向十几米外的田垄中,入目的是几个身穿仆役,正在给佃户派发种子。

  排队领种子的人已经排出了约莫一里长的队伍。

  而那几个派发种子的仆役一眼就能看出是陆家主宅的人,衣服虽然也是灰色仆役服装,但是料子却是柔顺的绸布,比陆文何甲这些佃户身上的麻衣穿起来要舒适多了。

  只是看了两眼,陆文便将目光挪移到了站在主宅仆役身后的几位穿着无袖的褂子,负手笔直站着的人身上,身上的有一股精悍的气势,一眼就能看出与旁人不同。

  陆文待在这个世界一年多,最大的发现就是陆文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有‘武功’,不同于前世的‘太极大师’之流,这是真正的武功。陆文就曾看过,陆家豢养的武夫,曾经将磨粮食的石磨高高举起,要知道那玩意最起码也是几百斤重的,看的陆文是瞪目结舌。

  不过想成为武夫,却是千难万难,首先一门合适的功法就将陆文难倒了。若是没有修炼的功法,想要练武那是妄想。而只有功法,没有钱财那更是寸步难行。

  “别看了!走啦。”

  陆文看了几眼便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喝住身后的何甲,然后快步沿着大道朝着远处的竹林走去。

  看着明明近在咫尺的竹林,陆文两人沿着道路走了约莫半柱香才抵达,等抵达竹林时,发现约莫百十号人,已经分成五队已经站在竹林外的空地了,陆文何甲不敢耽搁,悄悄地融入了队伍最后面。

  那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老人,但陆文知道这人不过才三十多岁,不过在古代风吹日晒,日夜劳作,很容易就衰老了。

  看着这人的模样,陆文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笼上了几分阴霾,心中想着自己如果到了三十岁是不是也是这副未老先衰的样子?

  陆文胡思乱想之际,站在众人前面的刘管事,穿着绸布的蓝色大褂,头戴绿色小毡帽,一头长发在身后扎成一只大辫子,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他见人来的差不多了,晃了晃头,身后的大辫子也跟着摇了摇,然后便开始用自己抑扬顿挫宛若唱歌似的古板腔调训起话来。

  陆文站在后排则是百无聊赖的掏了掏耳朵,这刘管事说的无非就是做工时的注意事项,按理说是没问题。但是架不住这人天天说,日日说,陆文穿越到此一年多了,耳朵都快听起来茧子了。

  在陆家,除了那些出身高贵的陆家子弟之外,陆文这些小仆役便是由大大小小的管家管着。

  在陆家有一位大管家,总管陆家上万户的仆役,除了陆家当代家主之外,其他哪怕是陆家嫡系子弟见了这位大管家都要客客气气的。不过陆文从来没见过这号人物,只听说过。

  除此之外,便是外宅,这外宅六县之地根据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分出八位外宅管事,其中陆文便是属于西北外宅,整片区域的内务事项都由西北外宅的大管事负责。

  而再细分下来,就是管理各个具体杂项的管事了,而面前这老头便是管理陆文这百十号人的管事,姓名不知,平日只叫做刘管事。

  接下来,就看到这管事拿出一本册子,开始点起名来。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百十号人本日出勤全部到齐,刘管事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在座的一众人,然后轻咳两声说道:“近几日大小姐要回来了,还有大小姐的同门也将一起回来,那都是地位尊崇的人。你们都机灵着点,平日里有偷奸耍滑的,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最近几日要是让我看到,一律按三倍处罚,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站在人群最后面的陆文闻言不禁撇了撇嘴,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差不多。

  陆家大小姐千金之躯,平日里想要远远看上一眼都是千难万难,更别提产生什么交集了。所以众人眼中,这刘管事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小道消息,拿到这里摆谱来了。

  见一众人脸上都露出不耐烦地情绪,刘管事不敢在拖堂,连忙收起了点名簿,让众人散场。

  随着刘管事一声令下,百十号人顿时作鸟兽群散。

  陆文与何甲两人也跟着大部队,朝着竹林深处走去。

  “你们听说了吗?南岭半个月前山神发怒了,地动山摇,上万尺的山峰给萝卜一样脆的摔在地上劈成几十截,这要是摔在咱们庄子里半片庄子就没了。还有原本整齐平滑的地面裂出了一道宽十几里的大裂缝,深不见底嘞。”

  “怎么可能!你说的假话吧,那平地怎么可能裂出来一道大裂缝。”

  “就是。”

  “真的,真的,这可是我从派种子的主宅管事那里听的,都是从南岭驻军传回来的消息,千真万确。我要是说一句谎,我遭天老爷的雷劈。”。

  这人发了誓,于是大部分都信了,然后所有人都信了,十几息的时间他们津津有味的讨论起来。

  陆文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听旁人闲聊也是他了解这个世界的重要方式。不过这些人口中的消息多多少少都有几分‘艺术加工’,所以陆文也只能挑着听。

  不过南岭驻军几个字出现,那陆文还是信了几分。

  太岳山脉,南北长万千余里,东西长不可计数,横亘在梁国之中。其中奇珍异兽,天材地宝数不胜数。而太岳山脉最南部伸进了益州,所以陆家也在太岳山脉的外围驻扎有益州军。

  至于山神发怒....恐怕是发生地震了,不过能把地面撕开十几里宽的口子,绝非一般的地震,恐怕振幅范围都能传到千里之外的陆家这里了。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异动,所以陆文也只当是添油加醋的言论。 14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