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四章 陆家大小姐

第四章 陆家大小姐

  陆文的目光从躺在地上的陆开山身上扫过,心中惊诧无比。

  要知道陆开山身上可是穿着精铁锻造的甲胄,虽然并没有护心镜,而是将层层的精铁片串联在一起的甲胄,防御力并不低,普通的刀剑都无法轻易的砍进去,即使是箭矢,也能有效的抵挡。

  但是现在这坚固的甲胄面对貉貘的一爪,却直接被破防了,这让陆文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雾霭。

  陆文将目光移到不远处正在缓缓转过身子的‘发狂’貉貘,同时他的大脑像是一台开动了最大马力的发动机,不断地收集着周围的情况,然后计算着自己在这只发狂的貉貘手下生存下的去的希望。

  正面刚?

  想都不要想!

  陆文因为一年都吃不上几顿肉,导致身体并不是很健壮。但是每天出工,力气还是有的。论起力气或许要比自己穿越之前还要大些。但是‘大些’的这点力气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显然用处不大。

  能够一巴掌拍死自己的陆开山已经被貉貘一巴掌拍死了。

  陆开山挨完一巴掌还能躺着喘气。

  自己挨一巴掌可以做现成的饺子馅了。

  虽然在自己的诸多猜测之中就有死亡之后或许就能穿越回去。但是这个想法也只是在脑海里转瞬而过,陆文并不喜欢把身家性命寄托在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中。

  这貉貘的实力远比自己眼中的高手陆开山实力还要强大。

  如果自己此时此刻转身就跑,或许能够增大一些生存下去的机会。但也仅仅是一丝而已,刚才貉貘那猛然加速追上陆开山的一幕都被陆文看在眼里了。在那种恐怖的速度之下,在场的任何人如果被盯上恐怕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陆文的目光转向在场还剩下的陆家私兵,算上陆开山正好是一什十人,此时陆开山已经躺在地上了,生死难料。而剩下的九人之中,有三个人被刚才的竹屋碎片刺伤,也基本上失去了活动能力,还有一个人已经去请求支援了。

  除去瑟瑟发抖的何甲,现场能够派上用场的包括陆文在内,就只有六人。

  陆文的目光微微眯起来,手脚有些颤抖。陆文轻轻的转动着手腕,他知道这是紧张之下身体的自然的应激反应,他轻微的活动着身体关节,缓解肢体的紧张,以便能够在自己想要移动的时候,身体能跟得上自己的脑袋。

  而种种疑问已经出现在了陆文的脑海之中。

  比如这只貉貘为什么会发狂?

  比如这只看起来就不太一样的貉貘从何而来?

  但是这些问题都不及怎么活下去这个问题重要。

  此时貉貘已经扭过身来,两丈长的体型即使隔着十几丈远依旧感觉到了极强的威慑力,又是所有人都目睹了刚才貉貘一巴掌拍飞陆开山的动作,所以此时在貉貘的注视之下,所有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成了貉貘的下一个目标。

  这短短的十几丈距离并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安全感。

  陆文也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感受到实力弱小的悲哀,如果他有陆开山的那种实力,此时此刻都不至于如此被动,最起码陆文不会直勾勾的引走貉貘。而是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机动性,这是面对这种体型巨大的猛兽追杀的好办法。

  短短几息的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度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冷汗簌簌的从所有人的额头上流淌下来,包括陆文。

  何甲此时更是蹲在陆文身子内侧的墙角之中,浑身瑟瑟发抖,抖若筛糠,不过幸亏陆文已经死死的捂住了何甲的嘴,所以何甲虽然惊恐,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

  此时此刻,面对这只成年的貉貘,所有人都只能听天由命。

  就在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生怕这只貉貘扑上来的时候,只见这只貉貘突然像个人一样站了起来,前爪搭在身前,用两腿支撑,这让众人吓了一跳,以为这只貉貘要发动攻击了,而且站起来的貉貘要比四肢着地时更加吓人。

  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只见这只貉貘在站起来之后,立刻转身掉头朝着远方跑去。这顿时让所有人的都松了一口气。

  陆文看着貉貘转身的模样,长吁一口气,然后才发现冷汗已经浸湿了自己贴身的内衣,现在贴在身上十分难受,而刚才在死亡的威胁下陆文全然没有注意到。

  虽然貉貘已经转身离开,但是众人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妄动,生怕将这只貉貘引回来。

  而陆文在死里逃生之余,心中则是浮现出几分好奇,这只貉貘为什么跑了?

  “快看!有人!”

  有人突然喊一声,众人寻声望去,果然,一道人影不知道何时出现,拦住了还没有跑出多远的貉貘前面。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这貉貘刚才的威力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所有人的心里,此时见有人揽住去路,他们心中既担心这人也死在貉貘手中,又担心这人再把貉貘引回来,到时候所有人都得遭殃。

  但是下一瞬间他们的担心就化成了惊诧!

  只见拦在貉貘前面的那个人竟然径直朝着貉貘冲去,眼见这人竟然如此,所以人都不自觉的长大了嘴巴。

  这人怕不是在找死吧?

  在整个庄子之中,最厉害的人就是统率一营人的百夫长,但是他们都知道百夫长的实力,虽然强于各什什长,但是与这只发了狂的貉貘还差的远呢。

  而现在这个朝着貉貘冲去的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想要正面去和貉貘战斗,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面对青年的攻击,貉貘大吼一声,声音尖锐,然后一抓就朝着青年拍去,但是骇人的景象出现。只见面对貉貘的猛烈一爪,青年不躲不闪,一只肉拳冲出,与貉貘正面对抗,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

  这只体型两丈有余,重达千余斤的貉貘竟然被青年一拳掀飞,朝着众人所在的地方倒飞而来,足足飞出十几丈远貉貘才轰然落在地上,此时大地的震荡还有层层的尘土尘埃才让众人缓过神来。

  “快救人!”

  陆文突然大喊一声。

  陆文算是看出来了,不管是这个刚出现的青年,还是貉貘都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存在。这一人一兽的破坏力惊人,要是惹上了不死也得重伤,所以陆文大喊了一声之后,就抓着何甲跑到陆开山身旁,两人吃力的架住陆开山往更远处跑去。

  虽然移动重伤员可能会让伤势更加的严重,但是陆文看了一眼十几丈外重新爬起来的貉貘和那个桀骜的青年,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起来,比起伤势加重,先保证陆开山不被两人战斗所波及最重要,被那这种恐怖的战斗波及到陆开山就是有十条命也活不下来。

  而得到陆文的提醒,一旁的陆家私兵也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帮忙,众人抬着伤员又跑出四五十丈远才停住了脚步,陆家私兵则赶紧给受伤的伤员进行包扎。陆文不懂这些,于是转身过去看向远处战斗的一人一熊。。

  “哈哈!你这头熊崽子,真是有趣,吃了我一拳还没有受伤。”

  “再来!”

  站在貉貘身前的青年,脸上挂着兴奋地神色,说罢,脚下一蹬径直的朝着刚刚爬起来的貉貘又冲了出去。

  青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传的极为悠远,即使隔着数十丈远也能听见。

  而一人一熊的战斗场景更是惊骇,这两者体型悬殊极大,但是青年却能够和这只貉貘正面对抗,甚至这只貉貘的力气都远不如这青年,被青年数次击飞出去,一根根质地坚硬的紫斑竹,被仿佛豆腐般撞断。

  陆文眼神紧盯着远处的战斗,而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了解都被颠覆了,他本以为双臂举起几百斤的石磨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武力的巅峰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还远远不止。

  战斗一直持续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

  那个青年一只脚踩着躺在石板路上的貉貘的肚子上,兴奋的喊道。

  “熊崽子!起来再陪小爷玩。”

  但是那貉貘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那副疯狂的架势,此时趴在地上,就像是一只丧家熊,看上去甚至还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比起这只貉貘,众人反倒是抬脚踩在貉貘肚皮上,看起来有些癫狂的青年更像是一只人形凶兽。

  此时,守卫在庄子中的陆家私兵也都纷纷赶了过来,统领这些私兵的百夫长也早早地到了,但是无人敢上前打扰这个青年。毕竟这青年看起来不像是能够正常交流的样子。

  “快起来!别装死!”

  青年说着,一把抽出了自己背后长刀,这把刀很长,陆文目测有七尺长,刀体寒芒四射,一看就是一把上好的刀。这青年将长刀架在了貉貘的脖子上。而貉貘则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全然不敢动弹。

  “齐师弟!这不过是一只后天境的小兽而已,怎么配跟你玩耍,别欺负它了。”

  适时,一道空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从远处飘然而至,等到了近处,陆文才看清女子,面容姣好,一袭纯白色的衣裙,一头乌黑发丝笼在身后,只是看着就仿佛是从仙境中走出的谪仙一般。

  “属下拜见大小姐!”突然,站在所有人最前方的陆家百夫长突然喊道,然后朝着女子拱手施礼,然后在场的几十号人哗啦啦齐刷刷的朝着这女子拱手施礼。

  大小姐?!

  陆文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刘管事今天提及的陆家大小姐回府,还有同门随行。

  于是连忙学着其他人低头拱手施礼,不过脑海之中还是思考着当下的情况,刚才匆匆一瞥,陆大小姐的身姿已经给了陆文极深的印象。而那个刚才那个和貉貘正面对抗的青年,听到陆大小姐叫他师弟?应该是就是陆家大小姐的同门无疑。

  陆家在梁国权高位重,陆大小姐作为陆家嫡长女,地位不仅在陆家崇高,在梁国之内也是人尽皆知,论起地位不比皇族的公主低微。

  陆文来到这方世界一年多,也只是在传说之中听说过陆大小姐的名号,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了。

  “陆师姐,这就是上古蚩尤魔神的坐骑?这也太弱了吧,根本不值得我专门跑一趟。”

  “只是个传说而已,况且年代久远,就的有什么血脉能够流传下来,也是稀薄无比了。”

  闻言,那青年神色颇为失望。

  而两人就距离陆文不远处,所以陆文能够将两人的交谈收入耳中。

  “何师兄他们还在等着呢,我们先过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说罢,陆大小姐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百夫长出声道:“将这只小兽收押起来。将伤者送至医坊,好生疗养,每人发放些钱两补偿。”

  “是!大小姐!”百夫长抱拳应道。

  然后陆大小姐目光扫视了一周遭几十人,目光扫过陆文时,陆文只觉得如芒刺在背,直到陆大小姐与那名青年联袂而去这种感觉才消失。

  待两人离去,陆家百夫长转过身来,对几十号陆家私兵吩咐起任务。陆文望着近百丈范围内的一片狼藉,嘴角不禁有些抽搐,比起貉貘,那青年的破坏力显然更强。

  吩咐完任务之后,这名百夫长将目光投到了陆文身上,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临阵不畏,不错。”

  “多谢百夫长夸赞。”陆文一愣,但是旋即想到应该是说他刚才面对貉貘时的应对,随即不卑不亢的拱手说道。

  “回去吧,关于那匹马我会同你们刘管事说的。”

  “百夫长劳心了。”陆文与何甲朝着这名百夫长拱手一拜,然后两人离去。

  在走过那只已经被降服的貉貘时,看着被陆家私兵用拖网网住的巨大的貉貘,何甲连看都不敢看,陆文则是看了好几眼,只见原本狂暴的貉貘此时浑身灰扑扑的躺在拖网之中。

  陆文走到已经僵硬的枣红马身边,枣红马的鲜血已经在地面上结痂。陆文蹲下轻轻地摸了摸枣红马的鬃毛,长叹一声,准备起身时却突然发现在一片深褐色的结痂血液之中有一颗圆形的黑色珠子。

  陆文好奇的将其捡了起来。

  这颗珠子之所以能够吸引陆文的注意力,是因为十分的浑圆,这在加工技术不成熟的这个世界十分的罕见。

  黑色珠子入手冰凉,仔细看去表面光滑,看起来就是一颗普通的黑色石珠,也没有雕琢气息,像是天成。

  “陆文哥。”何甲在一旁怯生生的喊道,目光看着横死的枣红马,目光之中透漏出几分悲伤。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他的确产生了不少的刺激,以至于何甲现在看起来有些蔫了。

  陆文随手将黑色石珠别进腰间,然后从已经翻倒的车排旁边捡起了两人的小包,背在背上,然后拍了拍何甲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走吧。” 14323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四章 陆家大小姐

  陆文的目光从躺在地上的陆开山身上扫过,心中惊诧无比。

  要知道陆开山身上可是穿着精铁锻造的甲胄,虽然并没有护心镜,而是将层层的精铁片串联在一起的甲胄,防御力并不低,普通的刀剑都无法轻易的砍进去,即使是箭矢,也能有效的抵挡。

  但是现在这坚固的甲胄面对貉貘的一爪,却直接被破防了,这让陆文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雾霭。

  陆文将目光移到不远处正在缓缓转过身子的‘发狂’貉貘,同时他的大脑像是一台开动了最大马力的发动机,不断地收集着周围的情况,然后计算着自己在这只发狂的貉貘手下生存下的去的希望。

  正面刚?

  想都不要想!

  陆文因为一年都吃不上几顿肉,导致身体并不是很健壮。但是每天出工,力气还是有的。论起力气或许要比自己穿越之前还要大些。但是‘大些’的这点力气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显然用处不大。

  能够一巴掌拍死自己的陆开山已经被貉貘一巴掌拍死了。

  陆开山挨完一巴掌还能躺着喘气。

  自己挨一巴掌可以做现成的饺子馅了。

  虽然在自己的诸多猜测之中就有死亡之后或许就能穿越回去。但是这个想法也只是在脑海里转瞬而过,陆文并不喜欢把身家性命寄托在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中。

  这貉貘的实力远比自己眼中的高手陆开山实力还要强大。

  如果自己此时此刻转身就跑,或许能够增大一些生存下去的机会。但也仅仅是一丝而已,刚才貉貘那猛然加速追上陆开山的一幕都被陆文看在眼里了。在那种恐怖的速度之下,在场的任何人如果被盯上恐怕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陆文的目光转向在场还剩下的陆家私兵,算上陆开山正好是一什十人,此时陆开山已经躺在地上了,生死难料。而剩下的九人之中,有三个人被刚才的竹屋碎片刺伤,也基本上失去了活动能力,还有一个人已经去请求支援了。

  除去瑟瑟发抖的何甲,现场能够派上用场的包括陆文在内,就只有六人。

  陆文的目光微微眯起来,手脚有些颤抖。陆文轻轻的转动着手腕,他知道这是紧张之下身体的自然的应激反应,他轻微的活动着身体关节,缓解肢体的紧张,以便能够在自己想要移动的时候,身体能跟得上自己的脑袋。

  而种种疑问已经出现在了陆文的脑海之中。

  比如这只貉貘为什么会发狂?

  比如这只看起来就不太一样的貉貘从何而来?

  但是这些问题都不及怎么活下去这个问题重要。

  此时貉貘已经扭过身来,两丈长的体型即使隔着十几丈远依旧感觉到了极强的威慑力,又是所有人都目睹了刚才貉貘一巴掌拍飞陆开山的动作,所以此时在貉貘的注视之下,所有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成了貉貘的下一个目标。

  这短短的十几丈距离并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安全感。

  陆文也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感受到实力弱小的悲哀,如果他有陆开山的那种实力,此时此刻都不至于如此被动,最起码陆文不会直勾勾的引走貉貘。而是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机动性,这是面对这种体型巨大的猛兽追杀的好办法。

  短短几息的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度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冷汗簌簌的从所有人的额头上流淌下来,包括陆文。

  何甲此时更是蹲在陆文身子内侧的墙角之中,浑身瑟瑟发抖,抖若筛糠,不过幸亏陆文已经死死的捂住了何甲的嘴,所以何甲虽然惊恐,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

  此时此刻,面对这只成年的貉貘,所有人都只能听天由命。

  就在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生怕这只貉貘扑上来的时候,只见这只貉貘突然像个人一样站了起来,前爪搭在身前,用两腿支撑,这让众人吓了一跳,以为这只貉貘要发动攻击了,而且站起来的貉貘要比四肢着地时更加吓人。

  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只见这只貉貘在站起来之后,立刻转身掉头朝着远方跑去。这顿时让所有人的都松了一口气。

  陆文看着貉貘转身的模样,长吁一口气,然后才发现冷汗已经浸湿了自己贴身的内衣,现在贴在身上十分难受,而刚才在死亡的威胁下陆文全然没有注意到。

  虽然貉貘已经转身离开,但是众人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妄动,生怕将这只貉貘引回来。

  而陆文在死里逃生之余,心中则是浮现出几分好奇,这只貉貘为什么跑了?

  “快看!有人!”

  有人突然喊一声,众人寻声望去,果然,一道人影不知道何时出现,拦住了还没有跑出多远的貉貘前面。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这貉貘刚才的威力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所有人的心里,此时见有人揽住去路,他们心中既担心这人也死在貉貘手中,又担心这人再把貉貘引回来,到时候所有人都得遭殃。

  但是下一瞬间他们的担心就化成了惊诧!

  只见拦在貉貘前面的那个人竟然径直朝着貉貘冲去,眼见这人竟然如此,所以人都不自觉的长大了嘴巴。

  这人怕不是在找死吧?

  在整个庄子之中,最厉害的人就是统率一营人的百夫长,但是他们都知道百夫长的实力,虽然强于各什什长,但是与这只发了狂的貉貘还差的远呢。

  而现在这个朝着貉貘冲去的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想要正面去和貉貘战斗,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面对青年的攻击,貉貘大吼一声,声音尖锐,然后一抓就朝着青年拍去,但是骇人的景象出现。只见面对貉貘的猛烈一爪,青年不躲不闪,一只肉拳冲出,与貉貘正面对抗,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

  这只体型两丈有余,重达千余斤的貉貘竟然被青年一拳掀飞,朝着众人所在的地方倒飞而来,足足飞出十几丈远貉貘才轰然落在地上,此时大地的震荡还有层层的尘土尘埃才让众人缓过神来。

  “快救人!”

  陆文突然大喊一声。

  陆文算是看出来了,不管是这个刚出现的青年,还是貉貘都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存在。这一人一兽的破坏力惊人,要是惹上了不死也得重伤,所以陆文大喊了一声之后,就抓着何甲跑到陆开山身旁,两人吃力的架住陆开山往更远处跑去。

  虽然移动重伤员可能会让伤势更加的严重,但是陆文看了一眼十几丈外重新爬起来的貉貘和那个桀骜的青年,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起来,比起伤势加重,先保证陆开山不被两人战斗所波及最重要,被那这种恐怖的战斗波及到陆开山就是有十条命也活不下来。

  而得到陆文的提醒,一旁的陆家私兵也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帮忙,众人抬着伤员又跑出四五十丈远才停住了脚步,陆家私兵则赶紧给受伤的伤员进行包扎。陆文不懂这些,于是转身过去看向远处战斗的一人一熊。。

  “哈哈!你这头熊崽子,真是有趣,吃了我一拳还没有受伤。”

  “再来!”

  站在貉貘身前的青年,脸上挂着兴奋地神色,说罢,脚下一蹬径直的朝着刚刚爬起来的貉貘又冲了出去。

  青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传的极为悠远,即使隔着数十丈远也能听见。

  而一人一熊的战斗场景更是惊骇,这两者体型悬殊极大,但是青年却能够和这只貉貘正面对抗,甚至这只貉貘的力气都远不如这青年,被青年数次击飞出去,一根根质地坚硬的紫斑竹,被仿佛豆腐般撞断。

  陆文眼神紧盯着远处的战斗,而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了解都被颠覆了,他本以为双臂举起几百斤的石磨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武力的巅峰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还远远不止。

  战斗一直持续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

  那个青年一只脚踩着躺在石板路上的貉貘的肚子上,兴奋的喊道。

  “熊崽子!起来再陪小爷玩。”

  但是那貉貘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那副疯狂的架势,此时趴在地上,就像是一只丧家熊,看上去甚至还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比起这只貉貘,众人反倒是抬脚踩在貉貘肚皮上,看起来有些癫狂的青年更像是一只人形凶兽。

  此时,守卫在庄子中的陆家私兵也都纷纷赶了过来,统领这些私兵的百夫长也早早地到了,但是无人敢上前打扰这个青年。毕竟这青年看起来不像是能够正常交流的样子。

  “快起来!别装死!”

  青年说着,一把抽出了自己背后长刀,这把刀很长,陆文目测有七尺长,刀体寒芒四射,一看就是一把上好的刀。这青年将长刀架在了貉貘的脖子上。而貉貘则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全然不敢动弹。

  “齐师弟!这不过是一只后天境的小兽而已,怎么配跟你玩耍,别欺负它了。”

  适时,一道空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从远处飘然而至,等到了近处,陆文才看清女子,面容姣好,一袭纯白色的衣裙,一头乌黑发丝笼在身后,只是看着就仿佛是从仙境中走出的谪仙一般。

  “属下拜见大小姐!”突然,站在所有人最前方的陆家百夫长突然喊道,然后朝着女子拱手施礼,然后在场的几十号人哗啦啦齐刷刷的朝着这女子拱手施礼。

  大小姐?!

  陆文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刘管事今天提及的陆家大小姐回府,还有同门随行。

  于是连忙学着其他人低头拱手施礼,不过脑海之中还是思考着当下的情况,刚才匆匆一瞥,陆大小姐的身姿已经给了陆文极深的印象。而那个刚才那个和貉貘正面对抗的青年,听到陆大小姐叫他师弟?应该是就是陆家大小姐的同门无疑。

  陆家在梁国权高位重,陆大小姐作为陆家嫡长女,地位不仅在陆家崇高,在梁国之内也是人尽皆知,论起地位不比皇族的公主低微。

  陆文来到这方世界一年多,也只是在传说之中听说过陆大小姐的名号,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了。

  “陆师姐,这就是上古蚩尤魔神的坐骑?这也太弱了吧,根本不值得我专门跑一趟。”

  “只是个传说而已,况且年代久远,就的有什么血脉能够流传下来,也是稀薄无比了。”

  闻言,那青年神色颇为失望。

  而两人就距离陆文不远处,所以陆文能够将两人的交谈收入耳中。

  “何师兄他们还在等着呢,我们先过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说罢,陆大小姐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百夫长出声道:“将这只小兽收押起来。将伤者送至医坊,好生疗养,每人发放些钱两补偿。”

  “是!大小姐!”百夫长抱拳应道。

  然后陆大小姐目光扫视了一周遭几十人,目光扫过陆文时,陆文只觉得如芒刺在背,直到陆大小姐与那名青年联袂而去这种感觉才消失。

  待两人离去,陆家百夫长转过身来,对几十号陆家私兵吩咐起任务。陆文望着近百丈范围内的一片狼藉,嘴角不禁有些抽搐,比起貉貘,那青年的破坏力显然更强。

  吩咐完任务之后,这名百夫长将目光投到了陆文身上,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临阵不畏,不错。”

  “多谢百夫长夸赞。”陆文一愣,但是旋即想到应该是说他刚才面对貉貘时的应对,随即不卑不亢的拱手说道。

  “回去吧,关于那匹马我会同你们刘管事说的。”

  “百夫长劳心了。”陆文与何甲朝着这名百夫长拱手一拜,然后两人离去。

  在走过那只已经被降服的貉貘时,看着被陆家私兵用拖网网住的巨大的貉貘,何甲连看都不敢看,陆文则是看了好几眼,只见原本狂暴的貉貘此时浑身灰扑扑的躺在拖网之中。

  陆文走到已经僵硬的枣红马身边,枣红马的鲜血已经在地面上结痂。陆文蹲下轻轻地摸了摸枣红马的鬃毛,长叹一声,准备起身时却突然发现在一片深褐色的结痂血液之中有一颗圆形的黑色珠子。

  陆文好奇的将其捡了起来。

  这颗珠子之所以能够吸引陆文的注意力,是因为十分的浑圆,这在加工技术不成熟的这个世界十分的罕见。

  黑色珠子入手冰凉,仔细看去表面光滑,看起来就是一颗普通的黑色石珠,也没有雕琢气息,像是天成。

  “陆文哥。”何甲在一旁怯生生的喊道,目光看着横死的枣红马,目光之中透漏出几分悲伤。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他的确产生了不少的刺激,以至于何甲现在看起来有些蔫了。

  陆文随手将黑色石珠别进腰间,然后从已经翻倒的车排旁边捡起了两人的小包,背在背上,然后拍了拍何甲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走吧。” 14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