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一百零九章 累

第一百零九章 累

  两人站在小苑门前,看着院中的少年与老者,目中流露出几分讶然的神色。

  “后天境界便能达到入定状态。陆小师叔能被老剑神收为弟子,果然必有超人之处。”李少君看着赤膊少年神色复杂的说道。

  一旁的齐昌平似有感悟的点了点头,然后摇晃着手中酒壶遗憾的说道,“看来陆兄今夜是没有口福吃上这美酒喽。”

  就在这时,微微扭头注视到了两人。

  李少君与齐昌平连忙快走几步来到袁老面前,躬身执礼,恭敬道:“弟子太玄宗李少君(齐家齐昌平),拜见老剑神。”

  袁老微微点头,然后看向李少君,平和的目光在他的长剑之上微微停留,然后似感慨的说道:“古不休那老牛鼻子现在如何?”

  闻言,李少君连忙执礼说道:“回老剑神,掌教师伯如今在云灯山闭关,已不再过问宗内事宜。小子入宗门以来,也只见过师伯一面。”

  “闭关?”袁老念着两字,然后露出平和的笑容摇了摇头。

  而李少君看着眼前的老剑神,心中有一点疑虑,正纠结着要不要说出口。

  “有什么事,说便是了。”袁老随口说道。

  被说破了心事的李少君微微一惊,但也有几分解脱。只见他抬起头来,面容肃穆恭敬的朝着老剑神一拜,目光炯炯有神,然后将埋在心中的事道了出来:“弟子想知道妖族什么时候会攻入我梁国境内!”

  被问及此事,袁老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依旧还是一副微笑的表情。然后只见他手腕一抖,手上的竹条突然如同灵蛇般舞动起来,将李少君与齐昌平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这竹条微微一拐,打在了一旁陆文挥剑的腋下六七寸位置,留下一条清晰地红印。而陆文持剑的姿势也随着这一鞭发生了微微的变化。

  这一过程被两人看在眼中,他们两人都是练剑之人,也是先天高手,放眼梁国也是冠绝群才的天骄,刚才老剑神的一鞭看似只是体罚,但却纠正了陆小师叔因为挥剑姿势不对而露出的三个破绽。现在陆文挥出的这一剑,便是让他们两个人前来,也没办法从剑招上破掉,只能选择一力降十会。

  看到这里,两人看着正在挥剑的陆文,心中不免都生出了几分羡慕。

  能够有老剑神这位曾经站在剑道巅峰上的天门境大修士亲自教习,这可是旁人八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要知道这天下间的天门境修士也不过就是龙榜上的那十名,这等人物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怕他们都是各自家族门派中年轻一代的天骄,但是也不会经常见到天门境的老祖宗,更别提天门境修士亲自教习了。

  如果他们想要接受天门境大修士的亲自教习,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熬到他们自己的师父晋升天门......

  此时此刻看着已经挥剑到快要失去意识的陆文,只觉得今晚上吃的佳肴美酒都没了滋味。

  而袁老没有去关注两位小家伙的内心活动,只见他微微抬头,看向天际中被群星拱卫的那轮皎月,然后眼神复杂的说道:“或许在今天,又或者一百年后。”

  得到答案的李少君眼神复杂的点了点头,然而他心中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准备询问。不过却被袁老的话所打断,“有些问题,你们知道的太早并没有好处。好好修炼,等你们达到灵台、到达天门,所有问题的答案就都知道了。”

  “是!”李少君微微点头。

  “弟子还有一个修炼上的问题有些不解,还请老剑神为弟子答疑解惑。”

  袁老微微颔首。

  “昨日小师叔所说的‘无招胜有招’,弟子深受启发。但是细细深究想要用在剑术当中,却又觉得疑惑众多,难以施展。”

  而就在李少君说道‘无招胜有招’的时候,只见旁边练剑的陆文手上突然一顿。而袁老的目光也适时的朝着陆文看去,不过手上的竹条并未有所动作。而被这一句话吓得一个激灵的陆文,也从那迷糊中拔出几分心神,连忙恢复挥剑的动作,准备看袁老如何埋自己这个填下去的坑。

  “拔剑!”袁老冲着李少君微微笑道。

  闻言,李少君脸上泛出狂喜之色,一旁的齐昌平脸上也浮现出羡慕的神光,能得到老剑神亲身教学可是十分难得的,他退后两步为李少君空出场地。

  只见李少君伸手在肩头的剑柄处一点,一把桃木色的木剑竟发出铁质长剑的嗡鸣声音从剑鞘内飞出,径直落在李少君手中。

  “来吧。”袁老微笑道。

  话音刚落,李少君便运剑化为一条游龙般朝着袁老袭来。至于会不会伤到老剑神,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剑势犹如万顷波涛拍岸而来,站在一旁的齐昌平望着李少君这汹涌的剑势都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暗暗心惊李少君的实力。昨日对战青城山的那名弟子,这李少君只怕连五成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齐昌平同时暗暗地将自己的实力与李少君比较着,然后悲哀的发现自己在李少君剑下恐怕走不出五十招就要殒命。

  不过这丝悲哀很快就被场面中的一剑所吸引过去,齐昌平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少君的一剑,同时看着老剑神坐在轮椅上微笑着手持竹枝,这副姿态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从容赴死的老者。

  一旁的陆文也被这一剑的气势所惊骇到了,手中还在下意识的挥剑,但是注意力已经全都放到了这一剑上,表情与齐昌平几乎如出一辙。

  当李少君这一剑刺入袁老身前六尺时,只见袁老突然抬手,扬起了手中那根四尺余长的竹枝,在空中随手一挥,娇嫩的竹枝就迎上了这只桃木剑,然后就如同照拂灰尘一样,这无双的一剑就被袁老用一根竹枝摆到了一边,然后长剑脱手,铿锵一声落到了地上。

  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李少君整个人呆立在原地,愣怔的看着空荡的右手以及落到地上的长剑。他能够察觉到了,刚才袁老那一挥没有使用丝毫的内力,甚至看起来都没有用几分力道,但却就这么简单的将自己的长剑打落了。须知道就算是他灵台境的师尊在不用内力的情况下,都没办法轻易的依靠剑招地让他的长剑脱手。

  但是李少君已经并不关心这些了,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刚才袁老的那一挥,逐渐的他的眼神中绽放出明亮的光彩,而心中的疑惑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只见李少君躬身持师礼向袁老行大礼,“多谢老剑神教导。”

  而袁老抚髯笑道:“与我无关,这都是你自己所思所想。”

  而一旁陆文看着两人,只觉得一头雾水。

  刚才发生了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挥?

  然后呢?

  陆文将视线朝齐昌平投过去,然后从他的脸上也发现了熟悉的表情,两人在这一刻达成了无言的默契。

  很快,李少君与齐昌平两人拜别而去,小院之中又只剩下了挥剑时留下的破空声。只是那竹枝抽打的声音已经渐渐变得稀少了许多。

  陆文知道自己比天赋肯定比不上李少君这种不世出的天骄。

  但是,事在人为。

  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

  今天看不懂,不代表以后也看不懂。毕竟比起李少君,自己踏入修行的时间还太短了,这才哪到哪。

  而且还有穿越者前辈留下的虬龙劲,还有神秘的训练小屋,剑指天门不是有手就行?

  陆文脑海中想着,挥剑的动作依旧不停。

  而袁老在一旁看着陆文,脸上依旧挂着平和的笑容。

  很快,当明月从渐渐的升至中天。

  “五千!”

  陆文嘶吼的喊出了这一个数字,然后随手将手中的大棒槌丢到了地上,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此时此刻,他的双手都在颤抖,陆文甚至有些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了。

  “去休息吧,明天回青城山。”袁老看着宛若一只清蒸大虾的陆文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那明天是不是就不用练剑了。”陆文突然来了精神。

  “继续练。”袁老的声音远远传来,击破了陆文的美梦,他立刻又蔫了一般倒在了地上。在他周围的一米以内的雪早就融化,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水洼,混杂着他的汗水与雪水。

  “师尊!”陆文大声喊道。

  袁老停住动作,声音传来:“什么事?”

  “无招胜有招是真的可以实现吗?”陆文弱弱的问道。

  “真的。”

  袁老声音传来,伴随着还有木轮轧雪的声音。

  陆文微微点头然后挤出仅存的力量又大喊一声

  “师尊!”

  “还有什么事?”

  不知道是不是陆文的错觉,他感觉袁老的声音中仿佛带上了一丝不耐烦。

  “明天我能不能回一趟西北外宅。”陆文小心的问道。

  “去吧,午时前回来。”

  “多谢师尊!”陆文欣喜的喊道。

  然后随着一阵木轮滚动的声音,袁老走进了这小苑内另外一处房间之内。

  陆文躺在地上,望着漫天繁星与皎洁月轮,感慨道:“真的是,好累啊。” 10194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一百零九章 累

  两人站在小苑门前,看着院中的少年与老者,目中流露出几分讶然的神色。

  “后天境界便能达到入定状态。陆小师叔能被老剑神收为弟子,果然必有超人之处。”李少君看着赤膊少年神色复杂的说道。

  一旁的齐昌平似有感悟的点了点头,然后摇晃着手中酒壶遗憾的说道,“看来陆兄今夜是没有口福吃上这美酒喽。”

  就在这时,微微扭头注视到了两人。

  李少君与齐昌平连忙快走几步来到袁老面前,躬身执礼,恭敬道:“弟子太玄宗李少君(齐家齐昌平),拜见老剑神。”

  袁老微微点头,然后看向李少君,平和的目光在他的长剑之上微微停留,然后似感慨的说道:“古不休那老牛鼻子现在如何?”

  闻言,李少君连忙执礼说道:“回老剑神,掌教师伯如今在云灯山闭关,已不再过问宗内事宜。小子入宗门以来,也只见过师伯一面。”

  “闭关?”袁老念着两字,然后露出平和的笑容摇了摇头。

  而李少君看着眼前的老剑神,心中有一点疑虑,正纠结着要不要说出口。

  “有什么事,说便是了。”袁老随口说道。

  被说破了心事的李少君微微一惊,但也有几分解脱。只见他抬起头来,面容肃穆恭敬的朝着老剑神一拜,目光炯炯有神,然后将埋在心中的事道了出来:“弟子想知道妖族什么时候会攻入我梁国境内!”

  被问及此事,袁老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依旧还是一副微笑的表情。然后只见他手腕一抖,手上的竹条突然如同灵蛇般舞动起来,将李少君与齐昌平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这竹条微微一拐,打在了一旁陆文挥剑的腋下六七寸位置,留下一条清晰地红印。而陆文持剑的姿势也随着这一鞭发生了微微的变化。

  这一过程被两人看在眼中,他们两人都是练剑之人,也是先天高手,放眼梁国也是冠绝群才的天骄,刚才老剑神的一鞭看似只是体罚,但却纠正了陆小师叔因为挥剑姿势不对而露出的三个破绽。现在陆文挥出的这一剑,便是让他们两个人前来,也没办法从剑招上破掉,只能选择一力降十会。

  看到这里,两人看着正在挥剑的陆文,心中不免都生出了几分羡慕。

  能够有老剑神这位曾经站在剑道巅峰上的天门境大修士亲自教习,这可是旁人八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要知道这天下间的天门境修士也不过就是龙榜上的那十名,这等人物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怕他们都是各自家族门派中年轻一代的天骄,但是也不会经常见到天门境的老祖宗,更别提天门境修士亲自教习了。

  如果他们想要接受天门境大修士的亲自教习,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熬到他们自己的师父晋升天门......

  此时此刻看着已经挥剑到快要失去意识的陆文,只觉得今晚上吃的佳肴美酒都没了滋味。

  而袁老没有去关注两位小家伙的内心活动,只见他微微抬头,看向天际中被群星拱卫的那轮皎月,然后眼神复杂的说道:“或许在今天,又或者一百年后。”

  得到答案的李少君眼神复杂的点了点头,然而他心中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准备询问。不过却被袁老的话所打断,“有些问题,你们知道的太早并没有好处。好好修炼,等你们达到灵台、到达天门,所有问题的答案就都知道了。”

  “是!”李少君微微点头。

  “弟子还有一个修炼上的问题有些不解,还请老剑神为弟子答疑解惑。”

  袁老微微颔首。

  “昨日小师叔所说的‘无招胜有招’,弟子深受启发。但是细细深究想要用在剑术当中,却又觉得疑惑众多,难以施展。”

  而就在李少君说道‘无招胜有招’的时候,只见旁边练剑的陆文手上突然一顿。而袁老的目光也适时的朝着陆文看去,不过手上的竹条并未有所动作。而被这一句话吓得一个激灵的陆文,也从那迷糊中拔出几分心神,连忙恢复挥剑的动作,准备看袁老如何埋自己这个填下去的坑。

  “拔剑!”袁老冲着李少君微微笑道。

  闻言,李少君脸上泛出狂喜之色,一旁的齐昌平脸上也浮现出羡慕的神光,能得到老剑神亲身教学可是十分难得的,他退后两步为李少君空出场地。

  只见李少君伸手在肩头的剑柄处一点,一把桃木色的木剑竟发出铁质长剑的嗡鸣声音从剑鞘内飞出,径直落在李少君手中。

  “来吧。”袁老微笑道。

  话音刚落,李少君便运剑化为一条游龙般朝着袁老袭来。至于会不会伤到老剑神,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剑势犹如万顷波涛拍岸而来,站在一旁的齐昌平望着李少君这汹涌的剑势都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暗暗心惊李少君的实力。昨日对战青城山的那名弟子,这李少君只怕连五成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齐昌平同时暗暗地将自己的实力与李少君比较着,然后悲哀的发现自己在李少君剑下恐怕走不出五十招就要殒命。

  不过这丝悲哀很快就被场面中的一剑所吸引过去,齐昌平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少君的一剑,同时看着老剑神坐在轮椅上微笑着手持竹枝,这副姿态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从容赴死的老者。

  一旁的陆文也被这一剑的气势所惊骇到了,手中还在下意识的挥剑,但是注意力已经全都放到了这一剑上,表情与齐昌平几乎如出一辙。

  当李少君这一剑刺入袁老身前六尺时,只见袁老突然抬手,扬起了手中那根四尺余长的竹枝,在空中随手一挥,娇嫩的竹枝就迎上了这只桃木剑,然后就如同照拂灰尘一样,这无双的一剑就被袁老用一根竹枝摆到了一边,然后长剑脱手,铿锵一声落到了地上。

  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李少君整个人呆立在原地,愣怔的看着空荡的右手以及落到地上的长剑。他能够察觉到了,刚才袁老那一挥没有使用丝毫的内力,甚至看起来都没有用几分力道,但却就这么简单的将自己的长剑打落了。须知道就算是他灵台境的师尊在不用内力的情况下,都没办法轻易的依靠剑招地让他的长剑脱手。

  但是李少君已经并不关心这些了,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刚才袁老的那一挥,逐渐的他的眼神中绽放出明亮的光彩,而心中的疑惑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只见李少君躬身持师礼向袁老行大礼,“多谢老剑神教导。”

  而袁老抚髯笑道:“与我无关,这都是你自己所思所想。”

  而一旁陆文看着两人,只觉得一头雾水。

  刚才发生了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挥?

  然后呢?

  陆文将视线朝齐昌平投过去,然后从他的脸上也发现了熟悉的表情,两人在这一刻达成了无言的默契。

  很快,李少君与齐昌平两人拜别而去,小院之中又只剩下了挥剑时留下的破空声。只是那竹枝抽打的声音已经渐渐变得稀少了许多。

  陆文知道自己比天赋肯定比不上李少君这种不世出的天骄。

  但是,事在人为。

  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

  今天看不懂,不代表以后也看不懂。毕竟比起李少君,自己踏入修行的时间还太短了,这才哪到哪。

  而且还有穿越者前辈留下的虬龙劲,还有神秘的训练小屋,剑指天门不是有手就行?

  陆文脑海中想着,挥剑的动作依旧不停。

  而袁老在一旁看着陆文,脸上依旧挂着平和的笑容。

  很快,当明月从渐渐的升至中天。

  “五千!”

  陆文嘶吼的喊出了这一个数字,然后随手将手中的大棒槌丢到了地上,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此时此刻,他的双手都在颤抖,陆文甚至有些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了。

  “去休息吧,明天回青城山。”袁老看着宛若一只清蒸大虾的陆文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那明天是不是就不用练剑了。”陆文突然来了精神。

  “继续练。”袁老的声音远远传来,击破了陆文的美梦,他立刻又蔫了一般倒在了地上。在他周围的一米以内的雪早就融化,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水洼,混杂着他的汗水与雪水。

  “师尊!”陆文大声喊道。

  袁老停住动作,声音传来:“什么事?”

  “无招胜有招是真的可以实现吗?”陆文弱弱的问道。

  “真的。”

  袁老声音传来,伴随着还有木轮轧雪的声音。

  陆文微微点头然后挤出仅存的力量又大喊一声

  “师尊!”

  “还有什么事?”

  不知道是不是陆文的错觉,他感觉袁老的声音中仿佛带上了一丝不耐烦。

  “明天我能不能回一趟西北外宅。”陆文小心的问道。

  “去吧,午时前回来。”

  “多谢师尊!”陆文欣喜的喊道。

  然后随着一阵木轮滚动的声音,袁老走进了这小苑内另外一处房间之内。

  陆文躺在地上,望着漫天繁星与皎洁月轮,感慨道:“真的是,好累啊。” 1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