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一百一十章 回青城

第一百一十章 回青城

  清晨,雾霭朦胧,大日渐露。

  金黄的晨光披在正在重建的西北外宅上,而在官道旁边的医馆还是那副破败的样子,陆文站在医馆外面神色有些复杂。若是时间允许他还想要把这医馆整理打扫一下,但是自己还要正午之前赶回白麓城,自然也就没有了时间。

  他顺着楼梯径直走上了二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然后爬到了床底下,将一个包裹从一块脱落的砖后面拿了出来。

  摊开包裹,这里面是自己抄写的道德经抄本、记载着虬龙劲的那块布,还有《观沧水》的功法。至于回气丹还有那枚能够让自己进入‘训练小屋’时间减半的暖阳石都被他随身携带着。

  陆文盯着这些东西看了半晌,抓起那本道德经抄本掏出火折将其点燃。他通过跟李少君那些道门的小道士交流,发现这个世界的道门中并没有五千言的存在,而且这五千言目前也没有什么异象产生,为了以后避免麻烦,陆文还是决定将其付之一炬。

  然后,陆文盯着手中虬龙劲与观沧水的功法看了半晌,然后都塞到了怀中去,起身离开。

  陆文站在医坊门外,看着还晾在院子中的何甲做的那把椅子,微微一笑,旋即转身离去不再留恋。

  一刻钟后,在两座用铜锁锁着的土屋前,出现了一位少年,正是陆文。

  陆文掏出钥匙打开铜锁,走进房间,刚推开门就惊起了满屋的尘土,他与何甲都很久没有回来了,这祖屋中早就摞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陆文看向墙壁上的一枚孤零零的挂钩,这原本是用来悬挂弦锯的钩子,不过自己连同何甲的那枚弦锯早就还给了伐竹队,现在不知道正在谁的手上继续发光发热呢。

  站在屋内看了半晌,陆文走出门外,正准备将锁头落上锁。

  “哎!陆文你回来了!”

  一道声音却从陆文身后传来,他回身过去,发现是认识的邻居,也是在伐竹队的工友,跟他也算熟悉。陆文换上了一副笑颜,“恩,回来看看。”

  两人寒暄了一阵,然后陆文看着这中年男子离去,目光低下看向了手中黄澄澄的钥匙。他原本是想将这祖屋托付给这位邻居,但是直到辞别,这话也没有说出口。

  “这陆家三代人辛苦才攒下了这套房,就这么白给出去的确有些不合适。”陆文笑着将门上了锁,然后将钥匙放回胸前心口处,又看了一眼隔壁何甲那落满灰尘的同款铜锁,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他沿着门前的道路朝着东走去,路越走越窄,越走越偏。直到一个个孤零零的土坟包子开始出现在眼前,最开始还零零散散的,到最后就成了片。

  陆文准确迈着脚步来到一处比人还高的荒草堆前,而仔细去看会发现在这荒草中还藏着四处坟包。

  这四处坟头若不仔细看,很容易就会被忽视,也没有石碑,就这么孤零零的立着。

  陆文看了半晌,然后弯腰将这坟头连同周遭的荒草都拔了干净。

  一刻钟后,四处坟头周围都清理了出来,坟前也都燃起了香火。

  “这次来的急,就没有给你们带吃的喝的,等下次回来我一定给你们补上。”陆文坐在四处坟前的荒地上,面对着四处坟包,用低沉的语气缓缓说着。

  “其实我也没见过您老几位,也没啥感情,但是您放心,吃干抹净这事我干不出来。这应尽的义务,肯定都少不了。不过以后我就要离开陆家了,回的肯定也少了,您老几位见不着孙子、儿子也别抱怨。”

  说着,陆文从怀中摸出一个鼓鼓钱袋子,从里面掏出四两银子,然后在四个坟头前各挖了一个深坑将一两银子埋了进去。

  “您老几位肯定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我就给您放进去了,在下面想吃啥喝啥就自己买。至于陆家香火这事就放宽心,我陆文别的不敢保证,但是让咱陆家开枝散叶、香火鼎盛的信心还是有的,而且很足......”

  接下来,陆文在四个坟头前嘀嘀咕咕了有半个时辰,才缓缓站起身拍了拍一屁股的泥土,朝着四个坟头笑着挥了挥手:“我这还有事,就不陪您老几位多聊了。走了,别想。”

  在三柱刚刚点燃的香火朦胧烟气中,一道身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上。

  而西北外宅的一户草屋,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人右手提着一大筐的鸡蛋,左手轻轻叩指在门扉上敲动。

  “谁啊?”从屋内传来了一道粗壮的声音。

  “刘哥,是我,陆文!”少年用低沉的声音回道。

  屋内短暂的没了声音,约莫三五息后屋内突然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还有刘和道那粗厚的嗓音:“快开门,开门!”

  然后陆文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随着吱呀一声,木门打开,入目的是一张姣好的女子面容,头上带着头巾,额上有细汗,看到陆文时还有些慌张。

  “进来吧。”女子微微一笑,给陆文让开路。

  “谢谢。”陆文走入屋子中,而一股中药味道随之扑面而来。陆文首先便看到了一个躺在床上那缺了一只手臂的大汉,正盖着被子,只是已经没有了十几天前那股精气神了,面如菜色,眼神无光,仿佛害了一场大病似的。

  而陆文第一时间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刘和道的被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文的目光,刘和道连忙说:“傻站着干嘛,快坐啊。小箩你快给陆文兄弟拿条板凳。”

  那姑娘手忙脚乱的连忙抽了张凳子递给陆文,陆文笑着接过后,这女子腼腆一笑就小跑着走到了一旁传来中药味的房间去了。

  “刘哥,你这艳福不浅啊。”陆文笑着说道。

  “小箩是个好姑娘,可惜我是个废人,配不上他。”刘和道的神色一暗。

  “胡说八道,我看你们俩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谁要是说你俩不般配我头给他扭下来当痰盂。”陆文嘿嘿笑道。

  陆文一指放在地上的鸡蛋,“我专门买的今天刚下的鸡蛋,好东西。回头让嫂子一顿给你加一个,补补身子。”

  “去!臭小子,什么嫂子。”刘和道恼怒道。

  两人寒暄了一阵。

  陆文神色一黯,说道:“刘哥,对不起。”

  刘和道的神色一滞,但随即摆了摆手,“你这臭小子,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再说这话我可就把你赶出去了。”

  陆文露出了笑容,没再提这茬。

  坐了有一刻钟,陆文起身告辞。

  “这就走了?一会让小箩杀只鸡,炒个菜,咱弟兄俩好好喝一杯。”刘和道有些恋恋不舍道。

  “不吃了!午时我就要回白麓城,该出发去青城山了。”陆文笑道。

  刘和道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好,兄弟你是要做大事情的人,哥哥就不留你了。去了青城山好好修炼。”

  “放心!”陆文一笑,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而似乎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小箩也连忙从房间里走出来,与陆文打了个照面。

  “小箩姐,我先走了。”陆文朝着女子说道。

  “不留下吃点了吗?”小箩出声挽留着说道。

  “不吃了。”陆文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陆文!”

  就在陆文快要踏出门槛时,一道声音传来,令他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看向喝止住自己的刘和道,只见刘和道咧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路上小心。”

  “嗯!走了。”陆文点点头,转身离去了。

  而等到陆文走后,小箩将门关闭,她转头看向刘和道,却发现刘和道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樊牛,我刘和道对不起你。这话我开不了口啊......”刘和道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被褥,用极细微的声音将这话一字一词的蹦了出来。

  而门外,原本已经远去的陆文不知何时又站在了大门口,将屋内的声音尽收耳底,原本灿烂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阴郁。

  他想到了那名善用丝线的女子,还有那名手持大剑的男子。

  “红绣娘,青山虎!”陆文缓缓的念出这两个名字,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以后,刘和道的情绪恢复的平静,而小箩则将陆文送来了那一筐鸡蛋拿到了厨房。但是不多时,只听见小箩的尖叫声从厨房传来。

  “怎么了,小箩!小箩!”刘和道大喊着。

  而一两息后,小箩的身影出现,她手里拿着一个半鼓的袋子。走进前来,将袋子递给刘和道,他接过袋子,入手沉重,袋子已经被打开了,他凑近一瞧,发现里面是半满的一包银两,最起码也要有五六两重。

  “陆文,你让为兄拿什么还你啊。”刘和道看着银两面露苦涩的说道。

  ......

  而北宅,一大早上就出现了一个大消息,失踪了一整天的北宅管事小姐今天早上在北宅官道上被发现了,发现时已经昏迷不醒。

  “听说北宅管事小姐找到了?”一个人站在糖葫芦摊前随口说道,然后手指了两串颗粒饱满,晶莹剔透的糖葫芦,“这两串给我包起来。”

  “好嘞。”糖葫芦摊主热情的拿出两张纸将糖葫芦包了起来,然后用感叹的语气说道:“可不是吗,今天一大早在官道上发现的,听说昏迷不醒,怎么叫都叫不醒。”

  来人点了点头,接过糖葫芦,然后将两枚大梁通宝递给摊主,转身离开,看方向正是北宅管事府的方向。

  陆文怀揣着两枚糖葫芦翻墙进入了北宅管事府。

  比起之前的繁华,如今的北宅管事府已经是一片荒凉,就连丫鬟下人都不剩几个了。

  陆文避过了几个丫鬟,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处有着淡淡幽香的房间,推门而入。走进房间中,入目的便是一个躺在床上的清秀女子。陆文走近观察了半晌,然后伸手搭在女子的脉搏上,约莫十几息,收回手,一脸疑惑。

  “原本五脏都已经衰竭,但是现在却只是有些虚弱而已,真是奇怪。”陆文并不怀疑自己的医术和记忆力,那么唯一的问题只能是这位女子了,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才会导致如此。

  若是不出意外,这北宅管事小姐约莫再过几个时辰就能醒过来。

  盯着女子看了半晌,陆文幽幽一叹,将《观沧水》的功法从怀中摸了出来,掀开女子枕侧的床褥塞了进去。

  “那采花贼害你不浅,这功法也算一点补偿了。”陆文轻轻说道。

  想了半晌,陆文又将怀中的回气丹摸出,另外在房间内找了个瓷瓶,将一半的回气丹倒了进去,又写了张帖子阐述回气丹的功效,然后连同功法一起放到了女子床褥下面。

  “见面分一半,你没意见吧。毕竟要是让陆家提前找到这些东西,你可一粒都得不到。”陆文笑着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在这北宅管事府又转了一圈,陆文才从后院翻墙离开了。

  而就在陆文离开不久后,一个房间中有个小男孩正朦朦胧胧的从椅子上爬起来,揉着眼睛,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身前桌子上多了两根糖葫芦,这让他在原地愣了半晌。

  ......

  正午时分,将一众事宜全都安排妥当的陆文骑着一匹老黄马准时的来到了白麓城陆府。这匹马,还是他之前骑着的那匹老黄马,回援陆家时因为速度不够快,就让它留在了营地。没想到后来它竟然没死,还平安的回到了陆家北宅。

  陆文在官道上看到这匹让侍卫队牵着的老黄马时,便将他索要了过来。

  在陆府内,袁老以及青城山众人已经在等候多时了。除此之外,还有包括多为陆家灵台境的高手送行。而让陆文注意到的是站在众人最前方的是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身上不怒自威,身边跟着陆家二叔祖、陆仙语、陆芝双等人。

  想必这就是陆家家主陆国公了!

  陆文牵着老黄马来到袁老身前,笑着说道:“师父,我来了。”

  “嗯!”袁老微微点头。

  “陆国公,我等便先告退了。”青城山众人施礼笑着说道,陆文也跟着一起。

  “还请老剑神、诸位慢走。”陆国公带着一众陆家人微微施礼。

  而陆文则好奇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无马匹、车辆,于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师父,咱们难道要走着回青城山吗?”

  袁老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而这话被一旁的青城山众人听到,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似在憋笑。看到他们这副表情,陆文便知道自己这是说错话了。

  接着,就看到青城山为首的一名灵台境修士,随手一挥大袖,然后陆文就看到一艘约莫巴掌大的小船飞了出来,然后在众人目光之中迎风便涨,等飞出数百丈远后,已经变成了一艘足有数十丈长的大船了,而且还是漂浮在天空之上。

  这顿时吸引了周遭人的目光。

  陆文也看的呆滞在原地。

  “太上长老,上船吧。”青城山众人持礼说道。

  “流光宝梭,真是好久未见了。”看着这艘大船,袁老似乎有几分感慨。

  “这是为了迎接太上长老您,特意带来的。”一旁的青城山灵台境修士笑道。

  “师父,能不能把这匹马也带上去?”陆文暗暗记下了这艘大船的名字,然后连忙说道。

  袁老扭头一看陆文身旁的老黄马,并未作声,然后陆文只觉得自己凭空漂浮了起来,而身旁的老黄马也是一样,全身各处都没有着力感,等脚下有了实物之后,人与马都已经到了这艘漂浮着的战船上了。

  站在这艘‘流光宝梭’上,陆文新奇的打量了好几眼,然后内心说道:“我以后一定也要弄一艘这样的大船!”

  而这艘宝梭,在陆文眼中似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波纹,将流光宝梭全部覆盖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底下那巨大的白麓城池以极快的速度缩小着。

  “好快啊!”陆文惊讶的说道。

  “别看了,开始练剑。”这时,袁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让陆文的的气势顿时一滞,变成了苦瓜脸。

  陆文手拿黑石头一般的剑胎,望着远处已经看不太清楚的陆家族地盯了半晌,然后在周围三名青城山小辈的异样眼光中开始练剑。

  在陆家春神湖中,陆仙语、陆芝双、何生秋、齐昌平四人望着逐渐远去的流光宝梭。

  “我们也该走了!”齐昌平笑着说道。

  “去收拾一下,跟我回泰稷学宫吧。”陆仙语对着身旁的陆芝双说道,陆芝双点了点头。

  等四人准备离开时,齐昌平与何生秋走在了一起,然后他看着何生秋的手惊讶的说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开始戴戒指了?”

  何生秋随手将戒指掩住,笑着说道:“在外边摊位上看着喜欢便买了。” 16386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一百一十章 回青城

  清晨,雾霭朦胧,大日渐露。

  金黄的晨光披在正在重建的西北外宅上,而在官道旁边的医馆还是那副破败的样子,陆文站在医馆外面神色有些复杂。若是时间允许他还想要把这医馆整理打扫一下,但是自己还要正午之前赶回白麓城,自然也就没有了时间。

  他顺着楼梯径直走上了二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然后爬到了床底下,将一个包裹从一块脱落的砖后面拿了出来。

  摊开包裹,这里面是自己抄写的道德经抄本、记载着虬龙劲的那块布,还有《观沧水》的功法。至于回气丹还有那枚能够让自己进入‘训练小屋’时间减半的暖阳石都被他随身携带着。

  陆文盯着这些东西看了半晌,抓起那本道德经抄本掏出火折将其点燃。他通过跟李少君那些道门的小道士交流,发现这个世界的道门中并没有五千言的存在,而且这五千言目前也没有什么异象产生,为了以后避免麻烦,陆文还是决定将其付之一炬。

  然后,陆文盯着手中虬龙劲与观沧水的功法看了半晌,然后都塞到了怀中去,起身离开。

  陆文站在医坊门外,看着还晾在院子中的何甲做的那把椅子,微微一笑,旋即转身离去不再留恋。

  一刻钟后,在两座用铜锁锁着的土屋前,出现了一位少年,正是陆文。

  陆文掏出钥匙打开铜锁,走进房间,刚推开门就惊起了满屋的尘土,他与何甲都很久没有回来了,这祖屋中早就摞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陆文看向墙壁上的一枚孤零零的挂钩,这原本是用来悬挂弦锯的钩子,不过自己连同何甲的那枚弦锯早就还给了伐竹队,现在不知道正在谁的手上继续发光发热呢。

  站在屋内看了半晌,陆文走出门外,正准备将锁头落上锁。

  “哎!陆文你回来了!”

  一道声音却从陆文身后传来,他回身过去,发现是认识的邻居,也是在伐竹队的工友,跟他也算熟悉。陆文换上了一副笑颜,“恩,回来看看。”

  两人寒暄了一阵,然后陆文看着这中年男子离去,目光低下看向了手中黄澄澄的钥匙。他原本是想将这祖屋托付给这位邻居,但是直到辞别,这话也没有说出口。

  “这陆家三代人辛苦才攒下了这套房,就这么白给出去的确有些不合适。”陆文笑着将门上了锁,然后将钥匙放回胸前心口处,又看了一眼隔壁何甲那落满灰尘的同款铜锁,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他沿着门前的道路朝着东走去,路越走越窄,越走越偏。直到一个个孤零零的土坟包子开始出现在眼前,最开始还零零散散的,到最后就成了片。

  陆文准确迈着脚步来到一处比人还高的荒草堆前,而仔细去看会发现在这荒草中还藏着四处坟包。

  这四处坟头若不仔细看,很容易就会被忽视,也没有石碑,就这么孤零零的立着。

  陆文看了半晌,然后弯腰将这坟头连同周遭的荒草都拔了干净。

  一刻钟后,四处坟头周围都清理了出来,坟前也都燃起了香火。

  “这次来的急,就没有给你们带吃的喝的,等下次回来我一定给你们补上。”陆文坐在四处坟前的荒地上,面对着四处坟包,用低沉的语气缓缓说着。

  “其实我也没见过您老几位,也没啥感情,但是您放心,吃干抹净这事我干不出来。这应尽的义务,肯定都少不了。不过以后我就要离开陆家了,回的肯定也少了,您老几位见不着孙子、儿子也别抱怨。”

  说着,陆文从怀中摸出一个鼓鼓钱袋子,从里面掏出四两银子,然后在四个坟头前各挖了一个深坑将一两银子埋了进去。

  “您老几位肯定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我就给您放进去了,在下面想吃啥喝啥就自己买。至于陆家香火这事就放宽心,我陆文别的不敢保证,但是让咱陆家开枝散叶、香火鼎盛的信心还是有的,而且很足......”

  接下来,陆文在四个坟头前嘀嘀咕咕了有半个时辰,才缓缓站起身拍了拍一屁股的泥土,朝着四个坟头笑着挥了挥手:“我这还有事,就不陪您老几位多聊了。走了,别想。”

  在三柱刚刚点燃的香火朦胧烟气中,一道身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上。

  而西北外宅的一户草屋,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人右手提着一大筐的鸡蛋,左手轻轻叩指在门扉上敲动。

  “谁啊?”从屋内传来了一道粗壮的声音。

  “刘哥,是我,陆文!”少年用低沉的声音回道。

  屋内短暂的没了声音,约莫三五息后屋内突然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还有刘和道那粗厚的嗓音:“快开门,开门!”

  然后陆文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随着吱呀一声,木门打开,入目的是一张姣好的女子面容,头上带着头巾,额上有细汗,看到陆文时还有些慌张。

  “进来吧。”女子微微一笑,给陆文让开路。

  “谢谢。”陆文走入屋子中,而一股中药味道随之扑面而来。陆文首先便看到了一个躺在床上那缺了一只手臂的大汉,正盖着被子,只是已经没有了十几天前那股精气神了,面如菜色,眼神无光,仿佛害了一场大病似的。

  而陆文第一时间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刘和道的被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文的目光,刘和道连忙说:“傻站着干嘛,快坐啊。小箩你快给陆文兄弟拿条板凳。”

  那姑娘手忙脚乱的连忙抽了张凳子递给陆文,陆文笑着接过后,这女子腼腆一笑就小跑着走到了一旁传来中药味的房间去了。

  “刘哥,你这艳福不浅啊。”陆文笑着说道。

  “小箩是个好姑娘,可惜我是个废人,配不上他。”刘和道的神色一暗。

  “胡说八道,我看你们俩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谁要是说你俩不般配我头给他扭下来当痰盂。”陆文嘿嘿笑道。

  陆文一指放在地上的鸡蛋,“我专门买的今天刚下的鸡蛋,好东西。回头让嫂子一顿给你加一个,补补身子。”

  “去!臭小子,什么嫂子。”刘和道恼怒道。

  两人寒暄了一阵。

  陆文神色一黯,说道:“刘哥,对不起。”

  刘和道的神色一滞,但随即摆了摆手,“你这臭小子,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再说这话我可就把你赶出去了。”

  陆文露出了笑容,没再提这茬。

  坐了有一刻钟,陆文起身告辞。

  “这就走了?一会让小箩杀只鸡,炒个菜,咱弟兄俩好好喝一杯。”刘和道有些恋恋不舍道。

  “不吃了!午时我就要回白麓城,该出发去青城山了。”陆文笑道。

  刘和道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好,兄弟你是要做大事情的人,哥哥就不留你了。去了青城山好好修炼。”

  “放心!”陆文一笑,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而似乎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小箩也连忙从房间里走出来,与陆文打了个照面。

  “小箩姐,我先走了。”陆文朝着女子说道。

  “不留下吃点了吗?”小箩出声挽留着说道。

  “不吃了。”陆文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陆文!”

  就在陆文快要踏出门槛时,一道声音传来,令他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看向喝止住自己的刘和道,只见刘和道咧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路上小心。”

  “嗯!走了。”陆文点点头,转身离去了。

  而等到陆文走后,小箩将门关闭,她转头看向刘和道,却发现刘和道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樊牛,我刘和道对不起你。这话我开不了口啊......”刘和道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被褥,用极细微的声音将这话一字一词的蹦了出来。

  而门外,原本已经远去的陆文不知何时又站在了大门口,将屋内的声音尽收耳底,原本灿烂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阴郁。

  他想到了那名善用丝线的女子,还有那名手持大剑的男子。

  “红绣娘,青山虎!”陆文缓缓的念出这两个名字,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以后,刘和道的情绪恢复的平静,而小箩则将陆文送来了那一筐鸡蛋拿到了厨房。但是不多时,只听见小箩的尖叫声从厨房传来。

  “怎么了,小箩!小箩!”刘和道大喊着。

  而一两息后,小箩的身影出现,她手里拿着一个半鼓的袋子。走进前来,将袋子递给刘和道,他接过袋子,入手沉重,袋子已经被打开了,他凑近一瞧,发现里面是半满的一包银两,最起码也要有五六两重。

  “陆文,你让为兄拿什么还你啊。”刘和道看着银两面露苦涩的说道。

  ......

  而北宅,一大早上就出现了一个大消息,失踪了一整天的北宅管事小姐今天早上在北宅官道上被发现了,发现时已经昏迷不醒。

  “听说北宅管事小姐找到了?”一个人站在糖葫芦摊前随口说道,然后手指了两串颗粒饱满,晶莹剔透的糖葫芦,“这两串给我包起来。”

  “好嘞。”糖葫芦摊主热情的拿出两张纸将糖葫芦包了起来,然后用感叹的语气说道:“可不是吗,今天一大早在官道上发现的,听说昏迷不醒,怎么叫都叫不醒。”

  来人点了点头,接过糖葫芦,然后将两枚大梁通宝递给摊主,转身离开,看方向正是北宅管事府的方向。

  陆文怀揣着两枚糖葫芦翻墙进入了北宅管事府。

  比起之前的繁华,如今的北宅管事府已经是一片荒凉,就连丫鬟下人都不剩几个了。

  陆文避过了几个丫鬟,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处有着淡淡幽香的房间,推门而入。走进房间中,入目的便是一个躺在床上的清秀女子。陆文走近观察了半晌,然后伸手搭在女子的脉搏上,约莫十几息,收回手,一脸疑惑。

  “原本五脏都已经衰竭,但是现在却只是有些虚弱而已,真是奇怪。”陆文并不怀疑自己的医术和记忆力,那么唯一的问题只能是这位女子了,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才会导致如此。

  若是不出意外,这北宅管事小姐约莫再过几个时辰就能醒过来。

  盯着女子看了半晌,陆文幽幽一叹,将《观沧水》的功法从怀中摸了出来,掀开女子枕侧的床褥塞了进去。

  “那采花贼害你不浅,这功法也算一点补偿了。”陆文轻轻说道。

  想了半晌,陆文又将怀中的回气丹摸出,另外在房间内找了个瓷瓶,将一半的回气丹倒了进去,又写了张帖子阐述回气丹的功效,然后连同功法一起放到了女子床褥下面。

  “见面分一半,你没意见吧。毕竟要是让陆家提前找到这些东西,你可一粒都得不到。”陆文笑着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在这北宅管事府又转了一圈,陆文才从后院翻墙离开了。

  而就在陆文离开不久后,一个房间中有个小男孩正朦朦胧胧的从椅子上爬起来,揉着眼睛,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身前桌子上多了两根糖葫芦,这让他在原地愣了半晌。

  ......

  正午时分,将一众事宜全都安排妥当的陆文骑着一匹老黄马准时的来到了白麓城陆府。这匹马,还是他之前骑着的那匹老黄马,回援陆家时因为速度不够快,就让它留在了营地。没想到后来它竟然没死,还平安的回到了陆家北宅。

  陆文在官道上看到这匹让侍卫队牵着的老黄马时,便将他索要了过来。

  在陆府内,袁老以及青城山众人已经在等候多时了。除此之外,还有包括多为陆家灵台境的高手送行。而让陆文注意到的是站在众人最前方的是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身上不怒自威,身边跟着陆家二叔祖、陆仙语、陆芝双等人。

  想必这就是陆家家主陆国公了!

  陆文牵着老黄马来到袁老身前,笑着说道:“师父,我来了。”

  “嗯!”袁老微微点头。

  “陆国公,我等便先告退了。”青城山众人施礼笑着说道,陆文也跟着一起。

  “还请老剑神、诸位慢走。”陆国公带着一众陆家人微微施礼。

  而陆文则好奇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无马匹、车辆,于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师父,咱们难道要走着回青城山吗?”

  袁老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而这话被一旁的青城山众人听到,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似在憋笑。看到他们这副表情,陆文便知道自己这是说错话了。

  接着,就看到青城山为首的一名灵台境修士,随手一挥大袖,然后陆文就看到一艘约莫巴掌大的小船飞了出来,然后在众人目光之中迎风便涨,等飞出数百丈远后,已经变成了一艘足有数十丈长的大船了,而且还是漂浮在天空之上。

  这顿时吸引了周遭人的目光。

  陆文也看的呆滞在原地。

  “太上长老,上船吧。”青城山众人持礼说道。

  “流光宝梭,真是好久未见了。”看着这艘大船,袁老似乎有几分感慨。

  “这是为了迎接太上长老您,特意带来的。”一旁的青城山灵台境修士笑道。

  “师父,能不能把这匹马也带上去?”陆文暗暗记下了这艘大船的名字,然后连忙说道。

  袁老扭头一看陆文身旁的老黄马,并未作声,然后陆文只觉得自己凭空漂浮了起来,而身旁的老黄马也是一样,全身各处都没有着力感,等脚下有了实物之后,人与马都已经到了这艘漂浮着的战船上了。

  站在这艘‘流光宝梭’上,陆文新奇的打量了好几眼,然后内心说道:“我以后一定也要弄一艘这样的大船!”

  而这艘宝梭,在陆文眼中似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波纹,将流光宝梭全部覆盖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底下那巨大的白麓城池以极快的速度缩小着。

  “好快啊!”陆文惊讶的说道。

  “别看了,开始练剑。”这时,袁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让陆文的的气势顿时一滞,变成了苦瓜脸。

  陆文手拿黑石头一般的剑胎,望着远处已经看不太清楚的陆家族地盯了半晌,然后在周围三名青城山小辈的异样眼光中开始练剑。

  在陆家春神湖中,陆仙语、陆芝双、何生秋、齐昌平四人望着逐渐远去的流光宝梭。

  “我们也该走了!”齐昌平笑着说道。

  “去收拾一下,跟我回泰稷学宫吧。”陆仙语对着身旁的陆芝双说道,陆芝双点了点头。

  等四人准备离开时,齐昌平与何生秋走在了一起,然后他看着何生秋的手惊讶的说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开始戴戒指了?”

  何生秋随手将戒指掩住,笑着说道:“在外边摊位上看着喜欢便买了。” 16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