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暗斗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暗斗

  “恭迎太上长老回山!”

  “恭迎太上长老回山!”

  “......”

  身为穿越者陆文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

  但是当看到眼前近万人,还是万名修士齐声高喊,这等盛景便是陆文两世为人也未看过,此时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而陆文也偷偷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袁老,发现袁老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不过陆文顺着袁老的目光看去,看到那石门前悬浮着的九道流光,这九人皆是御剑而行,悬在石门之前。

  当响彻云霄的喊声中,流光宝梭的速度骤降,缓缓的靠近这山门前那洁白的广场。

  轰隆!

  船体与广场那洁白的玉石相接,陆文站在流光宝梭上只觉得从脚下传来一股震荡之力,身形跟随着一顿,然后便稳稳的停住了。

  夹板上,自能够看到青城山时,袁老的视野就一直看到那座巨大的石门处。

  这山门依旧与五十年前并无二样。

  “下去吧。”袁老缓缓道。

  陆文点点头,推着袁老,从流光宝梭夹板侧面的一处刚刚打开的缺口,顺着一条软梯一路延伸出去,走下大船。

  脚步踏上坚实的土地,令陆文不禁心情大好。虽然在流光宝梭上几乎感受不到颠簸,但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两位山主连同四名先天境界的内门弟子紧随其后,下了大船。随后就看到那位负剑的老者,大袖一挥,那流光宝梭便缓缓变小,旋即被老者收入袖中,不见了踪影。这等手段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神奇。

  而只见九道流光也从石门前遁光而来,在袁老面前不足一丈处稳稳停住,脚下的长剑宛若有生气一般,或变小辈收入袖中,或变成一件吊坠挂在素色长袍上,不一而足,叫陆文看的大开眼界。

  而陆文的目光从眼前九人扫过,九人样貌不一而足,有人是古稀老者,有人却是中年模样,不过仅有的两名女子,却都是二八妙龄。

  “弟子第二山山主石景,拜见师叔祖。”

  为首的一位白发老者持礼高喊,其他八人的动作也几乎同步。

  袁老带着几分笑容,并未说话。

  等九人持礼后起身,第九山与第十山两位山主与对面众人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了。而秦虎生、顾玉、何胜元,以及另外一名孤傲的青年则朝着对面九位山主持礼。

  一番招呼过后,青城第二山山主石景踏前一步走上前来,目光落到了袁老那两只腿上,旋即说道:“若是徒孙能够早将师叔祖迎回山门,师叔祖也不止于此,皆是徒孙之过错。”

  袁老看着石景,笑道:“这些罗里吧嗦的和尚经就不用说了。”

  闻言,石景面露一丝尴尬神色,不过他也清楚这位师叔祖的脾气秉性,倒也不至于恼怒。而且这种情况,自己也早有预料。。

  将要说的话微微整理,石景又道:“掌教师伯已经闭关四十年不出,如今宗内一干事宜皆由各山主协调。如今幸得师叔祖回归,我等以为,由师叔祖统领当前门内大局,最为适宜,不知师叔祖意下如何?”

  跟在袁老身后的陆文一言不发,但是内心却觉得有几分古怪。师父刚刚回山便被要求统领宗内事物大局,若是不知情还好,但是陆文对于青城山情况有所了解的。各山明争暗斗,都在争第一山主的位置。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将这等大权交出来?

  恐怕还是试探而已。

  陆文心如明镜,将这其中利害思考的清楚。而自己都能看出来,师父自然不会看不出来,于是陆文等着袁老如何作答。

  “不用顾左右而言他,老夫本次回山只是为圆满自己落叶归根之想。我自会去落霞山静养,其他事务一概不插手。”袁老挥手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

  “这......”

  石景正欲说话,却又被袁老打断:“不用搞出那三请三让的架势,这不是帝位,老夫也不是皇帝。我曾教过你剑法,你也知道我的秉性,此事如此,不再赘述。”

  见袁老说的如此决断,石景才露出一抹苦笑,微微持礼:“既然如此,皆依师叔祖。”

  “若无他事,便散去吧。我祖师殿祭拜后,便自回落霞山。”

  袁老话音落下,却见石景面露苦色的说道:“师叔祖,恐怕不可!”

  ‘可’字刚刚落下,只见一股冲天剑势自袁老身上迸发而出。面对这股剑意,纵然已经是灵台境的石景,也不禁骇然。他突然惊醒,这人可是五十年前名震人、妖两族的人族第一剑修,是灵台境也要抬头仰视的天门修士!再想起曾经也被这位第一剑修指点过,也曾以这座大山为目标而修行......

  只是沧海桑田,五十年前大战之后,人族第一剑修销声匿迹。而他经过五十年的磨砺也非当年稚嫩青城山弟子了。更关键的在于,这位重新归来的第一剑修,如今不过是双腿经脉具废,跌落灵台境的修士。

  “怎么?老夫五十年未归,你等便要将老夫的名字从青城山宗籍抹去?”袁老轻叱,清澈的目光如剑般凌冽。

  第九山与第十山两位山主看到如此情形,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几分苦笑。

  果然,不出他二人所料。

  “当然不是,这青城山十二峰,无师叔祖不可去之处。”石景连忙回道,不过话头微微一顿,旋即抬头看了一眼袁老身后的陆文,旋即说道:“只是师叔祖收徒却是我青城山首等大事。所以我等才广聚青城山门人前来一同见证。等师叔祖收徒大典完毕,再去祖师阁,将小师叔之名录入我青城宗籍,才算完备妥当,也省却了师叔祖的功夫。”

  “你倒是想的周到。”袁老嘿然笑道,“那你觉得这收徒大典应当如何进行?”

  “师叔祖所收之徒必然是天纵英才,无须多行试炼。只需闯过剑阁,便可叩山门,入我青城山宗籍。”石景悠然笑道。

  闻言,被刚才石景一眼盯得有些发憷的陆文,突然响起昨天第九、第十山主对自己说的话。

  “叩山门?”

  这一下,陆文似乎把握到了事情的脉络,有了些头绪。

  如今青城山各峰明争暗斗,而师父突然回归青城,虽然跌落灵台。但是昔日龙虎榜第一,老剑神的名号也曾传遍天下,威望极高。他们担心会被夺权,但因为辈分以及威望的差距,无法做出格之事,所以这第二山主石景在明面上也只敢稍作试探。

  既然无法打压师父,那自己这个还未加入青城山的后天武者,自然就成了他们的突破口。而这第九、第十两位山主昨日找到自己,‘叩山门’三个字恐怕就是要提醒自己当下的情景吧。

  但思绪流淌到这里,陆文却发觉不对。自己不过是一个后天武者,别说提醒了,就算是他们将这件事详细的给自己说上一遍,自己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陆文看向身前坐在轮椅上的袁老,突然恍然。原来两人提醒的不是自己,而是师父。昨天的话自己知或不知都没关系,关键的是让师父听到。

  这第九、第十山主是在提醒师父,青城山宗内的有些人或许会以自己为突破口,来针对他。

  念及如此,陆文眼神不着痕迹的朝着第九、第十山主两人哪里一瞥,却发现两人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真是老狐狸!”陆文心道。

  收回目光,想清楚这来龙去脉的陆文抬头看向第二山主石景。

  闯剑阁,叩山门。

  叩山门只是一项礼仪。

  所以关键恐怕就在这‘闯剑阁’三个字上了。

  突然间,陆文觉得心好累,只是一个入门就有如此多的算计在内。这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事。 853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暗斗

  “恭迎太上长老回山!”

  “恭迎太上长老回山!”

  “......”

  身为穿越者陆文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

  但是当看到眼前近万人,还是万名修士齐声高喊,这等盛景便是陆文两世为人也未看过,此时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而陆文也偷偷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袁老,发现袁老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不过陆文顺着袁老的目光看去,看到那石门前悬浮着的九道流光,这九人皆是御剑而行,悬在石门之前。

  当响彻云霄的喊声中,流光宝梭的速度骤降,缓缓的靠近这山门前那洁白的广场。

  轰隆!

  船体与广场那洁白的玉石相接,陆文站在流光宝梭上只觉得从脚下传来一股震荡之力,身形跟随着一顿,然后便稳稳的停住了。

  夹板上,自能够看到青城山时,袁老的视野就一直看到那座巨大的石门处。

  这山门依旧与五十年前并无二样。

  “下去吧。”袁老缓缓道。

  陆文点点头,推着袁老,从流光宝梭夹板侧面的一处刚刚打开的缺口,顺着一条软梯一路延伸出去,走下大船。

  脚步踏上坚实的土地,令陆文不禁心情大好。虽然在流光宝梭上几乎感受不到颠簸,但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两位山主连同四名先天境界的内门弟子紧随其后,下了大船。随后就看到那位负剑的老者,大袖一挥,那流光宝梭便缓缓变小,旋即被老者收入袖中,不见了踪影。这等手段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神奇。

  而只见九道流光也从石门前遁光而来,在袁老面前不足一丈处稳稳停住,脚下的长剑宛若有生气一般,或变小辈收入袖中,或变成一件吊坠挂在素色长袍上,不一而足,叫陆文看的大开眼界。

  而陆文的目光从眼前九人扫过,九人样貌不一而足,有人是古稀老者,有人却是中年模样,不过仅有的两名女子,却都是二八妙龄。

  “弟子第二山山主石景,拜见师叔祖。”

  为首的一位白发老者持礼高喊,其他八人的动作也几乎同步。

  袁老带着几分笑容,并未说话。

  等九人持礼后起身,第九山与第十山两位山主与对面众人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了。而秦虎生、顾玉、何胜元,以及另外一名孤傲的青年则朝着对面九位山主持礼。

  一番招呼过后,青城第二山山主石景踏前一步走上前来,目光落到了袁老那两只腿上,旋即说道:“若是徒孙能够早将师叔祖迎回山门,师叔祖也不止于此,皆是徒孙之过错。”

  袁老看着石景,笑道:“这些罗里吧嗦的和尚经就不用说了。”

  闻言,石景面露一丝尴尬神色,不过他也清楚这位师叔祖的脾气秉性,倒也不至于恼怒。而且这种情况,自己也早有预料。。

  将要说的话微微整理,石景又道:“掌教师伯已经闭关四十年不出,如今宗内一干事宜皆由各山主协调。如今幸得师叔祖回归,我等以为,由师叔祖统领当前门内大局,最为适宜,不知师叔祖意下如何?”

  跟在袁老身后的陆文一言不发,但是内心却觉得有几分古怪。师父刚刚回山便被要求统领宗内事物大局,若是不知情还好,但是陆文对于青城山情况有所了解的。各山明争暗斗,都在争第一山主的位置。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将这等大权交出来?

  恐怕还是试探而已。

  陆文心如明镜,将这其中利害思考的清楚。而自己都能看出来,师父自然不会看不出来,于是陆文等着袁老如何作答。

  “不用顾左右而言他,老夫本次回山只是为圆满自己落叶归根之想。我自会去落霞山静养,其他事务一概不插手。”袁老挥手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

  “这......”

  石景正欲说话,却又被袁老打断:“不用搞出那三请三让的架势,这不是帝位,老夫也不是皇帝。我曾教过你剑法,你也知道我的秉性,此事如此,不再赘述。”

  见袁老说的如此决断,石景才露出一抹苦笑,微微持礼:“既然如此,皆依师叔祖。”

  “若无他事,便散去吧。我祖师殿祭拜后,便自回落霞山。”

  袁老话音落下,却见石景面露苦色的说道:“师叔祖,恐怕不可!”

  ‘可’字刚刚落下,只见一股冲天剑势自袁老身上迸发而出。面对这股剑意,纵然已经是灵台境的石景,也不禁骇然。他突然惊醒,这人可是五十年前名震人、妖两族的人族第一剑修,是灵台境也要抬头仰视的天门修士!再想起曾经也被这位第一剑修指点过,也曾以这座大山为目标而修行......

  只是沧海桑田,五十年前大战之后,人族第一剑修销声匿迹。而他经过五十年的磨砺也非当年稚嫩青城山弟子了。更关键的在于,这位重新归来的第一剑修,如今不过是双腿经脉具废,跌落灵台境的修士。

  “怎么?老夫五十年未归,你等便要将老夫的名字从青城山宗籍抹去?”袁老轻叱,清澈的目光如剑般凌冽。

  第九山与第十山两位山主看到如此情形,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几分苦笑。

  果然,不出他二人所料。

  “当然不是,这青城山十二峰,无师叔祖不可去之处。”石景连忙回道,不过话头微微一顿,旋即抬头看了一眼袁老身后的陆文,旋即说道:“只是师叔祖收徒却是我青城山首等大事。所以我等才广聚青城山门人前来一同见证。等师叔祖收徒大典完毕,再去祖师阁,将小师叔之名录入我青城宗籍,才算完备妥当,也省却了师叔祖的功夫。”

  “你倒是想的周到。”袁老嘿然笑道,“那你觉得这收徒大典应当如何进行?”

  “师叔祖所收之徒必然是天纵英才,无须多行试炼。只需闯过剑阁,便可叩山门,入我青城山宗籍。”石景悠然笑道。

  闻言,被刚才石景一眼盯得有些发憷的陆文,突然响起昨天第九、第十山主对自己说的话。

  “叩山门?”

  这一下,陆文似乎把握到了事情的脉络,有了些头绪。

  如今青城山各峰明争暗斗,而师父突然回归青城,虽然跌落灵台。但是昔日龙虎榜第一,老剑神的名号也曾传遍天下,威望极高。他们担心会被夺权,但因为辈分以及威望的差距,无法做出格之事,所以这第二山主石景在明面上也只敢稍作试探。

  既然无法打压师父,那自己这个还未加入青城山的后天武者,自然就成了他们的突破口。而这第九、第十两位山主昨日找到自己,‘叩山门’三个字恐怕就是要提醒自己当下的情景吧。

  但思绪流淌到这里,陆文却发觉不对。自己不过是一个后天武者,别说提醒了,就算是他们将这件事详细的给自己说上一遍,自己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陆文看向身前坐在轮椅上的袁老,突然恍然。原来两人提醒的不是自己,而是师父。昨天的话自己知或不知都没关系,关键的是让师父听到。

  这第九、第十山主是在提醒师父,青城山宗内的有些人或许会以自己为突破口,来针对他。

  念及如此,陆文眼神不着痕迹的朝着第九、第十山主两人哪里一瞥,却发现两人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真是老狐狸!”陆文心道。

  收回目光,想清楚这来龙去脉的陆文抬头看向第二山主石景。

  闯剑阁,叩山门。

  叩山门只是一项礼仪。

  所以关键恐怕就在这‘闯剑阁’三个字上了。

  突然间,陆文觉得心好累,只是一个入门就有如此多的算计在内。这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事。 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