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道永昌 >

第一百零八章 陆家宴会

第一百零八章 陆家宴会

  陆家大宴,宴请来自三大家族、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等梁国的顶级世家与大宗,这消息几乎在一日之间便传遍了整个白麓城。一些目睹了那日陆家遇袭的商户在白麓城开城后更是将这消息短短的时间就传遍半个益州。

  此时在陆府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等在陆府门外就为了能够看一眼这梁国最顶级的世家与宗门。更有人梳洗打扮,穿的光鲜亮丽幻想着自己能够被世家或者宗门看中,拜入门下,一步登天,飞黄腾达。总而言之,各种纷飞的心思以陆府为中心,交织成密布的网。

  “两大天门,六名灵台,先天高手数十,陆家不愧是镇压南境三州六百年之久世家大族。若是我家族能有一名灵台坐镇,百年之后或许也能跻身豪族之流。”在陆府门外,有穿着光鲜亮丽的人看着那丈许高的白玉石狮感慨道。

  “呵,这还只是益州白麓城驻扎的高手,在思源城公爷府、与其他两州怕不是还有灵台境大修士坐镇。算起了陆家灵台境怕不是能有双掌之数。”

  此话声音不大,但周围听到的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灵台境双掌之数!单单只是想着便叫人心惊。

  “来了,来了!快看,那是南境豪族之一的刘家,也是传承百年的豪族,在这南境也只比陆家稍逊一筹。”有人惊呼,只见在远处的一条主干道上一队人马缓缓骑马而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两大天门进攻陆家,这白麓城却毫发无损,这陆家的底蕴着实恐怖。”队伍最前列当中,一名骑马的中年男子,他是当代刘家的家主,此刻他望着周围围观的人,目光中透漏出畏惧的神色。

  他最后不着痕迹的长叹一声。想要从豪族迈过世家这道门槛,绝非一代两代人出几位天骄就能够办到,最起码需要数代乃至十数代人的积累才能有一丝希望。

  等这一队人来至陆府门前,呈上拜名帖等候时。只见从陆家打开的大门中,走出一队人,个个全都是光头的和尚。这叫刘家一众人都有些看傻了眼。

  不过刘家家主却观察到出来为这一众人送行的却是陆家那位近百岁高龄的陆家二叔祖,也是陆府二总管,除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陆老祖之外,在陆家的地位仅在陆家家主与陆家大管事之下,而且这位二管事本身也是灵台境高人。

  能够让他亲自送出门的人必然是地位崇高的人。而且从为首的三名大和尚更是不凡,其中两位的气势宛若佛陀,身为灵台境的他也感受到了十足的威胁。但是最让他警惕的却还是那位须眉极长的消瘦老和尚,他从那位老和尚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修炼的气息,宛若没有修炼的普通人一样。

  平时他或许会一眼扫过便不在意了,但是在这种特殊的场合能被陆家二叔祖亲自相送,而且周围两名气势非凡的和尚也都以老和尚为尊。这便只能说明,这位消瘦的老和尚修炼有特殊的功夫,亦或者修为远超自己。

  这还没有迈进陆府,便已经遇到了四名灵台境,刘家家主额头冷汗簌簌直下。他连忙招呼刘家一众人等下马。

  就在这时,却看到一名带着青色小帽的人从远处纵马而来,在队伍末尾处下马后边急匆匆的奔到了陆家家主身旁,附耳小声道:“家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等等再说!我要去拜会高人。你带领他们将礼品卸下。”他略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带领着身旁的一位青年朝陆府大门走去。而那名青帽男子望着刘家家主的后背,欲言又止了好一会,才回过头

  “河间郡刘家家主刘鹰携小子刘不凡拜见二管事与三位大师。”刘不凡拉着身旁的青年对着四人分别施礼。

  “阿弥陀佛,二管事既然有宾客来访,我等便不在搅扰,这就去了。”慧空和尚眉目带笑的朝着刘不凡微微施礼,然后对陆家二叔祖说罢,便带着一行和尚离去。

  “前辈慢走!”二叔祖与刘鹰微微施礼。然后陆家二叔祖转头看向刘鹰面带笑容,伸手指着他身边的青年,笑道:“此子果然神骏,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后天大圆满,稍有机缘便能达到先天。”

  闻言,刘鹰也满心开怀,他这儿子花费了他大量的心神资源去栽培,不过面上还是笑道:“犬子不过平平之资,二管事谬赞了。”而站在他身旁的青年也连忙躬身弯腰行礼,但是脸上却是一副自信的表情。

  “好了,莫要在门外站着了。还请刘家主去府内稍事休息,我陆家今夜要举办大宴,刘家主既然来了,便一起吧。”

  “哦?没想到小子来的正是时候,既然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家家主作揖笑着与陆二叔祖一同走进陆府,身后跟着那位有些拘谨的青年,而刘家十数辆马车,在一位陆家仆役的带领下缓缓的朝着远处驶去。

  等一行人走进陆府,陆家二叔祖拄着拐杖说道:“刘家家主,老夫还有诸多要事,便不多陪同了。便让下人带你过去,还望见谅。”

  “不妨事,二管事轻便。”刘鹰连忙笑道,目送着陆家二叔祖远去。然后转头对着刚才跟在陆家二叔祖身后的瘦高管事微微一拜:“还要麻烦管事带路了。”

  “刘家主请。”瘦高管事笑着往前带领两人继续走,不多时便来到兹临一片宛若绿宝石般的湖泊边,周围还有几个亭子,不远处还有竹楼,这位管事停下脚步,转头笑道:“还请刘家主在这里稍事休息片刻,一会宴会开始,会有专人来邀请您过去。”

  “好好,管事慢走。”

  刘家主目送着这位瘦高管事远去,然后环视周围美景,只见绿波荡漾,微风吹拂,西边天空一片红霞,红光挥洒,不自觉的叫人心神开阔起来。

  “果然是神秀之地。”刘家主微笑道。他自从接到陆家消息之后,便立刻派遣专人密切关注陆家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而当得到其余三大家族与太玄宗、大禅寺、泰稷学宫等顶级世家、大宗也赶到陆家时,他便立刻起身,日夜兼程前往白麓城,抵达白麓城后,得知陆家要在今日举行宴席,便立刻吩咐在白麓城的刘家商铺开始筹集资金,然后马不停蹄的赶来。

  须知这种与各大顶级世家、宗门交好的机会十分难得,绝不可白白浪费。

  别的不说,单单是南境刘氏豪族与四大世家,泰稷学宫、太玄宗、青城山等大宗同在一个宴席的消息传出去,也能让刘氏家族的声望涨不少,便能压过其他南境豪族一头。或许这点声望并不多,但日积月累下来,便十分可观了。

  “父亲,刚才那群和尚中好像还有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少年。他们都是什么人啊?”跟在刘家主身旁的刘不凡突然开口询问。

  “若是为父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大禅寺的高僧,那位须眉极长的老和尚就是仅次于龙榜天门之后的慧空神僧。至于那位少年,到是得到消息,说慧空神僧在陆家收了一位完全不会武功的亲传弟子,或许就是此人。”说着,刘鹰突然露出感慨的表情,“从陆家普通子弟一跃成为大禅寺慧字辈高僧的亲传弟子,真可谓是一步登天啊。”

  说着,他看着着身旁青年,感慨道:“那般资质的小儿能都拜入大禅寺,以我儿天纵资质若是能够拜入大宗之中,便是天门境也能够窥视一二!”

  就在这时,只见刚才头戴名青色小帽的刘家子弟急匆匆的朝这里赶来,等他来到刘家家主面前已是气喘吁吁。刘鹰斜瞥了他一眼,训斥道:“在陆府之中匆匆忙忙,成何体统。叫别人看了还以为我刘氏家风不正。”

  “家主,我有要事禀.....”这刘家子弟连忙说道,然而话说了一半却被打断。

  “哈哈,刘鹰兄好大的威风啊,这家主架子都摆到了陆府来了。”一道讥笑声在刘鹰身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只见刘鹰脸色一变,微微一愣后,便连忙回头探去,等看清来人,脸上瞬间阴云密布,“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俞家主啊。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还真是巧啊。”最后那个巧字,刘鹰咬的格外重。

  说罢,他瞪了一眼青色小帽,被瞪了一眼,这青帽刘家子弟却只觉得满心的委屈,但却不敢表露在面上。

  眼前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刘氏同为南境豪族之一的俞家。

  “哈哈,不敢。只是没想到刘鹰兄如今都有问鼎天门境的气概了。像我等小门小户却是从来连想都不敢想啊。”俞家家主便笑着说,边伸出大拇指在自己唇下的胡须上微微一捻,仿佛浑然没有注意到刘家家主已经黑里透紫的脸色。

  而跟在刘鹰身后的刘不凡脸色也与他父亲一般,尤其是看到跟在俞家家主身后那名青年眼神中的蔑笑与讥讽之后,心头更是有一团火焰燃起,只觉得这张脸有千般万般的可恨。

  “看来俞家主来的很早啊,怎么没有跟为兄通知一声,你我也好结伴而来啊。”刘鹰深知不能在刚才的话题上与眼前的人纠缠,否则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所以连忙转变了话题。

  “小弟可是一直等刘鹰兄的消息,最后实在没有收到,只能是自己独自前来了。”俞家家主笑着说道。

  刘家家主哈哈一笑,内心却是恼火。

  “不过,此番来的可不只是你我两家。”俞家家主继续笑道。

  “难道?!”刘鹰面上露出惊骇的神色。

  “刘鹰兄,别来无恙啊!”

  刘鹰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从远处的竹楼之中悠悠的走出了四道身影,仔细看去,不正是南境各大豪族的家主吗?

  “这些老匹夫!真是长了一副狗鼻子,闻着一丁点肉味就能跟过来。”刘鹰看着几大豪族的家主,内心腹诽道。

  接下来,几位豪族家主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这团和气底下却是绵里藏针,并且随后又来了两位南境豪族的家主。

  共有八人便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等了有快一个时辰,夜幕降临,有丫鬟早早地过来将周围的灯柱里换上蜡烛。而这时,只见那名瘦高管事朝着八位南境豪族家主缓缓走了过来,八大家主见状连忙起身相迎。

  “宴会已经开始,还请几位家主随我而来。”

  八名家主连忙跟上,约莫一炷香时间,九人便来到了陆家正堂门前,瘦高管事微微笑道:“还请几位家主请进。”

  八人拜谢过这瘦高管事,然后跨过门槛走入正堂,等走入正堂他们却傻了眼。他们刚刚跨过门槛,就有数十道门槛看了过来,而且他们明显的感觉到其中有近十数道灵台境的磅礴气息,这等恐怖的景象将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刘鹰抬头看去发现除了陆家的灵台境大修士,还有身穿儒袍、道袍,绸缎华服的人,分明就是四大世家还有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的高手。而当他的目光看向上首,却发现坐在最上首的并不是陆家的大管事或者陆家家主,而是一位身形即使坐着也极高的老者,而在这老者身边便坐着陆家二管事。

  一个名字如霹雳一般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惊骇之中,他几乎不自觉的连忙弯下身子。

  “小子河间刘氏刘鹰,携犬子刘不凡拜见陆大先生!”

  几乎同一时间,其他几大豪族家主也异口同声的说道,说罢,冷汗在他们的额头上不断地滑落。

  眼前这名的老者分明是陆家老祖宗,也是陆家天门境大修士,即使他们在南境依附于陆家,往来极多,也从未见过这位陆家的天门境老祖宗。如今见到了,哪怕这位陆家老祖没有释放出一分一毫的气势,他们依旧感觉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肩上。

  “不用如此拘泥,入座吧。”如同洪钟大吕的声音传来。

  随着陆老祖说话,他们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等他们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好之后,发现自己的全身竟然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而跟随着刘鹰之后落座的刘不凡在落座之后隐晦的打量着在场的众人,当他的目光看向前列靠近陆老祖的一张案几时却愣住了,在他眼中只觉得仿佛突然出现了一朵正在不断盛开的莲花似的,独立于世。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名女子给吸引了,一时间竟然痴了。

  “这世间则会有如此绝美的女子!”他喃喃自语道。

  但是当心神稍定之后却发现有近十余道目光都锁在了自己身上,他抬头看去发现皆是四大世家、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等世家大宗席位上的弟子的目光,个个眼神都好像冰冷的尖刀一般,尤其是他隐隐感觉到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先天境界,这更让刘不凡感觉到一阵窒息,额头冷汗好像下雨一样,连忙收回目光,正襟危坐。

  太可怕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

  ......

  而陆家一处别苑中传来一阵阵破空的声音。

  一位少年赤裸着上身挥舞着手中一根三尺多长的黝黑棒槌,滚滚热气不断的从他身上周遭升腾。

  此时陆文他已经持续这个动作有半个多时辰,手中的棒槌也变得好像一座山一般重,不过他早已麻木到感觉不到重量了,除了身上鞭痕处隐隐传来的疼痛,他那朦胧的意识已经全部放到了心底那一个个默念的数字上,甚至连眼睛都不眨,只有在汗水从额头流入眼中才能看到他眨眨眼睛。

  而袁老坐在轮椅上,手中端着一条竹竿,目光淡然的看着正在不断挥舞剑胎的陆文,没有透漏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此时,可以清楚地看到陆文两只手臂正在颤抖,但是袁老依旧没有一丝怜悯,只要陆文的动作出现变形,那根竹竿便会立刻打在陆文的手臂上,留下一条鲜红的伤痕。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小院中除了挥舞的破空声,只剩时不时传来的抽打声音。

  而陆家宴会举行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当在场的长辈都随着陆家老祖进入到后堂,在场的小辈也开始活动起身体,跟着长辈吃饭实在是太过拘谨了,简直比修炼还要痛苦。尤其是还有一位天门境的陆老祖在上,让他们动一下都觉得是煎熬。

  齐昌平摇晃着脖子,看着满桌子的酒食,他突然想到了那个正在小院中身影。突然觉得自己刚才那般做派的确是有些不够义气,于是唤来丫鬟找来油纸包了一只还没动的鸡,拎起一壶酒就起身。

  而等他刚刚起身,却正好与李少君目光对视上了,齐昌平拎了拎手中的东西,笑道:“陆文兄刚才修炼并未来,我准备带点吃食过去,找他喝上一杯。李兄不如同往?”

  李少君的目光在他手中的油纸与酒壶一扫,然后微微点头:“也好,同往。”

  齐昌平一笑,然后扫视一眼周遭,略带遗憾的说道:“可惜,何师兄似乎是临时有所感悟,如今正在闭关,不然也能痛饮一番。”

  随后两人一人提了一只鸡与一壶酒朝着陆文所在的别苑而来,然而刚刚来到别苑外几十丈外,却见李少君的脚步微微一顿。齐昌平立刻好奇的回头看向他,只见李少君脸色有几分古怪的问道:“恐怕今夜无法与陆小师叔痛饮了。”

  齐昌平立刻反应过来,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前行。

  到别苑前,他们的脚步变得极其轻微,动作宛若灵猫般毫无声息的走进别苑,而当看到别苑内的的景象,两人脸上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 1696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一百零八章 陆家宴会

  陆家大宴,宴请来自三大家族、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等梁国的顶级世家与大宗,这消息几乎在一日之间便传遍了整个白麓城。一些目睹了那日陆家遇袭的商户在白麓城开城后更是将这消息短短的时间就传遍半个益州。

  此时在陆府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等在陆府门外就为了能够看一眼这梁国最顶级的世家与宗门。更有人梳洗打扮,穿的光鲜亮丽幻想着自己能够被世家或者宗门看中,拜入门下,一步登天,飞黄腾达。总而言之,各种纷飞的心思以陆府为中心,交织成密布的网。

  “两大天门,六名灵台,先天高手数十,陆家不愧是镇压南境三州六百年之久世家大族。若是我家族能有一名灵台坐镇,百年之后或许也能跻身豪族之流。”在陆府门外,有穿着光鲜亮丽的人看着那丈许高的白玉石狮感慨道。

  “呵,这还只是益州白麓城驻扎的高手,在思源城公爷府、与其他两州怕不是还有灵台境大修士坐镇。算起了陆家灵台境怕不是能有双掌之数。”

  此话声音不大,但周围听到的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灵台境双掌之数!单单只是想着便叫人心惊。

  “来了,来了!快看,那是南境豪族之一的刘家,也是传承百年的豪族,在这南境也只比陆家稍逊一筹。”有人惊呼,只见在远处的一条主干道上一队人马缓缓骑马而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两大天门进攻陆家,这白麓城却毫发无损,这陆家的底蕴着实恐怖。”队伍最前列当中,一名骑马的中年男子,他是当代刘家的家主,此刻他望着周围围观的人,目光中透漏出畏惧的神色。

  他最后不着痕迹的长叹一声。想要从豪族迈过世家这道门槛,绝非一代两代人出几位天骄就能够办到,最起码需要数代乃至十数代人的积累才能有一丝希望。

  等这一队人来至陆府门前,呈上拜名帖等候时。只见从陆家打开的大门中,走出一队人,个个全都是光头的和尚。这叫刘家一众人都有些看傻了眼。

  不过刘家家主却观察到出来为这一众人送行的却是陆家那位近百岁高龄的陆家二叔祖,也是陆府二总管,除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陆老祖之外,在陆家的地位仅在陆家家主与陆家大管事之下,而且这位二管事本身也是灵台境高人。

  能够让他亲自送出门的人必然是地位崇高的人。而且从为首的三名大和尚更是不凡,其中两位的气势宛若佛陀,身为灵台境的他也感受到了十足的威胁。但是最让他警惕的却还是那位须眉极长的消瘦老和尚,他从那位老和尚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修炼的气息,宛若没有修炼的普通人一样。

  平时他或许会一眼扫过便不在意了,但是在这种特殊的场合能被陆家二叔祖亲自相送,而且周围两名气势非凡的和尚也都以老和尚为尊。这便只能说明,这位消瘦的老和尚修炼有特殊的功夫,亦或者修为远超自己。

  这还没有迈进陆府,便已经遇到了四名灵台境,刘家家主额头冷汗簌簌直下。他连忙招呼刘家一众人等下马。

  就在这时,却看到一名带着青色小帽的人从远处纵马而来,在队伍末尾处下马后边急匆匆的奔到了陆家家主身旁,附耳小声道:“家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等等再说!我要去拜会高人。你带领他们将礼品卸下。”他略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带领着身旁的一位青年朝陆府大门走去。而那名青帽男子望着刘家家主的后背,欲言又止了好一会,才回过头

  “河间郡刘家家主刘鹰携小子刘不凡拜见二管事与三位大师。”刘不凡拉着身旁的青年对着四人分别施礼。

  “阿弥陀佛,二管事既然有宾客来访,我等便不在搅扰,这就去了。”慧空和尚眉目带笑的朝着刘不凡微微施礼,然后对陆家二叔祖说罢,便带着一行和尚离去。

  “前辈慢走!”二叔祖与刘鹰微微施礼。然后陆家二叔祖转头看向刘鹰面带笑容,伸手指着他身边的青年,笑道:“此子果然神骏,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后天大圆满,稍有机缘便能达到先天。”

  闻言,刘鹰也满心开怀,他这儿子花费了他大量的心神资源去栽培,不过面上还是笑道:“犬子不过平平之资,二管事谬赞了。”而站在他身旁的青年也连忙躬身弯腰行礼,但是脸上却是一副自信的表情。

  “好了,莫要在门外站着了。还请刘家主去府内稍事休息,我陆家今夜要举办大宴,刘家主既然来了,便一起吧。”

  “哦?没想到小子来的正是时候,既然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家家主作揖笑着与陆二叔祖一同走进陆府,身后跟着那位有些拘谨的青年,而刘家十数辆马车,在一位陆家仆役的带领下缓缓的朝着远处驶去。

  等一行人走进陆府,陆家二叔祖拄着拐杖说道:“刘家家主,老夫还有诸多要事,便不多陪同了。便让下人带你过去,还望见谅。”

  “不妨事,二管事轻便。”刘鹰连忙笑道,目送着陆家二叔祖远去。然后转头对着刚才跟在陆家二叔祖身后的瘦高管事微微一拜:“还要麻烦管事带路了。”

  “刘家主请。”瘦高管事笑着往前带领两人继续走,不多时便来到兹临一片宛若绿宝石般的湖泊边,周围还有几个亭子,不远处还有竹楼,这位管事停下脚步,转头笑道:“还请刘家主在这里稍事休息片刻,一会宴会开始,会有专人来邀请您过去。”

  “好好,管事慢走。”

  刘家主目送着这位瘦高管事远去,然后环视周围美景,只见绿波荡漾,微风吹拂,西边天空一片红霞,红光挥洒,不自觉的叫人心神开阔起来。

  “果然是神秀之地。”刘家主微笑道。他自从接到陆家消息之后,便立刻派遣专人密切关注陆家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而当得到其余三大家族与太玄宗、大禅寺、泰稷学宫等顶级世家、大宗也赶到陆家时,他便立刻起身,日夜兼程前往白麓城,抵达白麓城后,得知陆家要在今日举行宴席,便立刻吩咐在白麓城的刘家商铺开始筹集资金,然后马不停蹄的赶来。

  须知这种与各大顶级世家、宗门交好的机会十分难得,绝不可白白浪费。

  别的不说,单单是南境刘氏豪族与四大世家,泰稷学宫、太玄宗、青城山等大宗同在一个宴席的消息传出去,也能让刘氏家族的声望涨不少,便能压过其他南境豪族一头。或许这点声望并不多,但日积月累下来,便十分可观了。

  “父亲,刚才那群和尚中好像还有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少年。他们都是什么人啊?”跟在刘家主身旁的刘不凡突然开口询问。

  “若是为父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大禅寺的高僧,那位须眉极长的老和尚就是仅次于龙榜天门之后的慧空神僧。至于那位少年,到是得到消息,说慧空神僧在陆家收了一位完全不会武功的亲传弟子,或许就是此人。”说着,刘鹰突然露出感慨的表情,“从陆家普通子弟一跃成为大禅寺慧字辈高僧的亲传弟子,真可谓是一步登天啊。”

  说着,他看着着身旁青年,感慨道:“那般资质的小儿能都拜入大禅寺,以我儿天纵资质若是能够拜入大宗之中,便是天门境也能够窥视一二!”

  就在这时,只见刚才头戴名青色小帽的刘家子弟急匆匆的朝这里赶来,等他来到刘家家主面前已是气喘吁吁。刘鹰斜瞥了他一眼,训斥道:“在陆府之中匆匆忙忙,成何体统。叫别人看了还以为我刘氏家风不正。”

  “家主,我有要事禀.....”这刘家子弟连忙说道,然而话说了一半却被打断。

  “哈哈,刘鹰兄好大的威风啊,这家主架子都摆到了陆府来了。”一道讥笑声在刘鹰身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只见刘鹰脸色一变,微微一愣后,便连忙回头探去,等看清来人,脸上瞬间阴云密布,“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俞家主啊。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还真是巧啊。”最后那个巧字,刘鹰咬的格外重。

  说罢,他瞪了一眼青色小帽,被瞪了一眼,这青帽刘家子弟却只觉得满心的委屈,但却不敢表露在面上。

  眼前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刘氏同为南境豪族之一的俞家。

  “哈哈,不敢。只是没想到刘鹰兄如今都有问鼎天门境的气概了。像我等小门小户却是从来连想都不敢想啊。”俞家家主便笑着说,边伸出大拇指在自己唇下的胡须上微微一捻,仿佛浑然没有注意到刘家家主已经黑里透紫的脸色。

  而跟在刘鹰身后的刘不凡脸色也与他父亲一般,尤其是看到跟在俞家家主身后那名青年眼神中的蔑笑与讥讽之后,心头更是有一团火焰燃起,只觉得这张脸有千般万般的可恨。

  “看来俞家主来的很早啊,怎么没有跟为兄通知一声,你我也好结伴而来啊。”刘鹰深知不能在刚才的话题上与眼前的人纠缠,否则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所以连忙转变了话题。

  “小弟可是一直等刘鹰兄的消息,最后实在没有收到,只能是自己独自前来了。”俞家家主笑着说道。

  刘家家主哈哈一笑,内心却是恼火。

  “不过,此番来的可不只是你我两家。”俞家家主继续笑道。

  “难道?!”刘鹰面上露出惊骇的神色。

  “刘鹰兄,别来无恙啊!”

  刘鹰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从远处的竹楼之中悠悠的走出了四道身影,仔细看去,不正是南境各大豪族的家主吗?

  “这些老匹夫!真是长了一副狗鼻子,闻着一丁点肉味就能跟过来。”刘鹰看着几大豪族的家主,内心腹诽道。

  接下来,几位豪族家主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这团和气底下却是绵里藏针,并且随后又来了两位南境豪族的家主。

  共有八人便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等了有快一个时辰,夜幕降临,有丫鬟早早地过来将周围的灯柱里换上蜡烛。而这时,只见那名瘦高管事朝着八位南境豪族家主缓缓走了过来,八大家主见状连忙起身相迎。

  “宴会已经开始,还请几位家主随我而来。”

  八名家主连忙跟上,约莫一炷香时间,九人便来到了陆家正堂门前,瘦高管事微微笑道:“还请几位家主请进。”

  八人拜谢过这瘦高管事,然后跨过门槛走入正堂,等走入正堂他们却傻了眼。他们刚刚跨过门槛,就有数十道门槛看了过来,而且他们明显的感觉到其中有近十数道灵台境的磅礴气息,这等恐怖的景象将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刘鹰抬头看去发现除了陆家的灵台境大修士,还有身穿儒袍、道袍,绸缎华服的人,分明就是四大世家还有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的高手。而当他的目光看向上首,却发现坐在最上首的并不是陆家的大管事或者陆家家主,而是一位身形即使坐着也极高的老者,而在这老者身边便坐着陆家二管事。

  一个名字如霹雳一般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惊骇之中,他几乎不自觉的连忙弯下身子。

  “小子河间刘氏刘鹰,携犬子刘不凡拜见陆大先生!”

  几乎同一时间,其他几大豪族家主也异口同声的说道,说罢,冷汗在他们的额头上不断地滑落。

  眼前这名的老者分明是陆家老祖宗,也是陆家天门境大修士,即使他们在南境依附于陆家,往来极多,也从未见过这位陆家的天门境老祖宗。如今见到了,哪怕这位陆家老祖没有释放出一分一毫的气势,他们依旧感觉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肩上。

  “不用如此拘泥,入座吧。”如同洪钟大吕的声音传来。

  随着陆老祖说话,他们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等他们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好之后,发现自己的全身竟然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而跟随着刘鹰之后落座的刘不凡在落座之后隐晦的打量着在场的众人,当他的目光看向前列靠近陆老祖的一张案几时却愣住了,在他眼中只觉得仿佛突然出现了一朵正在不断盛开的莲花似的,独立于世。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名女子给吸引了,一时间竟然痴了。

  “这世间则会有如此绝美的女子!”他喃喃自语道。

  但是当心神稍定之后却发现有近十余道目光都锁在了自己身上,他抬头看去发现皆是四大世家、青城山、太玄宗、泰稷学宫等世家大宗席位上的弟子的目光,个个眼神都好像冰冷的尖刀一般,尤其是他隐隐感觉到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先天境界,这更让刘不凡感觉到一阵窒息,额头冷汗好像下雨一样,连忙收回目光,正襟危坐。

  太可怕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

  ......

  而陆家一处别苑中传来一阵阵破空的声音。

  一位少年赤裸着上身挥舞着手中一根三尺多长的黝黑棒槌,滚滚热气不断的从他身上周遭升腾。

  此时陆文他已经持续这个动作有半个多时辰,手中的棒槌也变得好像一座山一般重,不过他早已麻木到感觉不到重量了,除了身上鞭痕处隐隐传来的疼痛,他那朦胧的意识已经全部放到了心底那一个个默念的数字上,甚至连眼睛都不眨,只有在汗水从额头流入眼中才能看到他眨眨眼睛。

  而袁老坐在轮椅上,手中端着一条竹竿,目光淡然的看着正在不断挥舞剑胎的陆文,没有透漏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此时,可以清楚地看到陆文两只手臂正在颤抖,但是袁老依旧没有一丝怜悯,只要陆文的动作出现变形,那根竹竿便会立刻打在陆文的手臂上,留下一条鲜红的伤痕。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小院中除了挥舞的破空声,只剩时不时传来的抽打声音。

  而陆家宴会举行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当在场的长辈都随着陆家老祖进入到后堂,在场的小辈也开始活动起身体,跟着长辈吃饭实在是太过拘谨了,简直比修炼还要痛苦。尤其是还有一位天门境的陆老祖在上,让他们动一下都觉得是煎熬。

  齐昌平摇晃着脖子,看着满桌子的酒食,他突然想到了那个正在小院中身影。突然觉得自己刚才那般做派的确是有些不够义气,于是唤来丫鬟找来油纸包了一只还没动的鸡,拎起一壶酒就起身。

  而等他刚刚起身,却正好与李少君目光对视上了,齐昌平拎了拎手中的东西,笑道:“陆文兄刚才修炼并未来,我准备带点吃食过去,找他喝上一杯。李兄不如同往?”

  李少君的目光在他手中的油纸与酒壶一扫,然后微微点头:“也好,同往。”

  齐昌平一笑,然后扫视一眼周遭,略带遗憾的说道:“可惜,何师兄似乎是临时有所感悟,如今正在闭关,不然也能痛饮一番。”

  随后两人一人提了一只鸡与一壶酒朝着陆文所在的别苑而来,然而刚刚来到别苑外几十丈外,却见李少君的脚步微微一顿。齐昌平立刻好奇的回头看向他,只见李少君脸色有几分古怪的问道:“恐怕今夜无法与陆小师叔痛饮了。”

  齐昌平立刻反应过来,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前行。

  到别苑前,他们的脚步变得极其轻微,动作宛若灵猫般毫无声息的走进别苑,而当看到别苑内的的景象,两人脸上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 16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