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266章 和凉蓉的交易

第1266章 和凉蓉的交易

  “凉仙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在混沌城中。”只听北河道。

  让他惊喜的是,在将修为突破到法元期后,他能够通过千眼武罗的气息,感受到凉蓉的所在了。

  “这些年来妾身一直都在此城,并未离开过。倒是没想到北道友离开后,还能再回来,看来必然有天尊境修士作为后台呀。”

  “呵呵……非也,北某其实也没有离开过混沌城,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被困在了混沌之初而已。”

  “什么!北道友被困在混沌之初五百年之久!”凉蓉着实被惊讶到了。

  并且这时她还感应到了什么,只听她道:“咦,北道友突破了?”

  她发现北河的修为,赫然突破到了法元期。

  “呵呵,侥幸而已。”北河打了个哈哈。

  只是在凉蓉看来,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当年她第一次见到北河的时候,对方只有脱凡后期修为,还要称呼她一声前辈,而且在一具金身夜叉的追杀下,显得极为狼狈,最终在她的帮助下,才能够成功逃走。但是这么多年过去,眼下的北河,已经是和她同阶的存在了。

  虽然她的修为依然比北河要高,但至少北河能够直接的称呼她一声道友,而不是前辈。

  “对了,当年让凉仙子帮忙注意的那个人,不知道凉仙子是不是找到了呢。”就在凉蓉有些震动之际,只听北河道。

  “这些年来因为在此地待的时间不短,的确是找到了两个可疑之人,只是始终不见北道友的踪影,所以一时间倒是无法通知你。”

  “哦?有两个吗?”北河道。

  “一个在甲字山的九十七号洞府……另一个在丙字山的百零五号洞府……”

  接下来凉蓉就报出了那两个可疑之人的洞府所在。

  这让北河意外之余,也生出了一丝杀机。他之所以要找到那烛亡,是为了避免对方暴露他手中有时空法盘的秘密。

  只是一想到眼下是在混沌城,他就知道不太方便出手。而且可疑之人不止一个,他总不可能两个都杀了吧。

  看来尽快离开此地,才是王道。只要加入了魔王殿,他就可以将身上有时空法盘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北河还有一丝顾忌,就是时空法盘这东西他似乎扔不掉,而且从那位白大人的口中他得知,手持时空法盘的人,就是天罗界面的人了。

  不知道魔王殿知道他手里有时空法盘,会做出怎样的举措,亦或者对待他会是何种态度。

  “怎么,听北道友的意思,莫非还想去找那位的麻烦不成。”这时又听凉蓉的声音响起。

  “呵呵,北河虽然修为刚刚突破,但还不至于敢在混沌城中出手杀人。”北河道。

  “咯咯咯……若是北道友真要出手,到时候被发现了,只要别将小女子给抖出来就行了。”凉蓉一阵娇笑。

  听到此女的娇笑声,北河心中只觉得有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随之就是他体内的某种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北河摇了摇头,现在的他还真是属于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那一类。

  听着凉蓉的娇笑声,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凉蓉的样貌。而后一些想象中才有的画面,就开始继续作祟了。

  只听北河道:“跟凉仙子结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凉仙子是哪一族人呢。”

  “怎么,北道友突然对小女子开始感兴趣了。”凉蓉打趣道。

  “哈哈哈哈,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当年凉仙子曾说,因为自身身份的原因,不得不躲在玄鬼门,所以北某有点好奇。”

  “北道友修为突破后,好奇心也开始加重了吗。”凉蓉道。

  “或许如此吧。”

  不过北河倒是听得出来,凉蓉并不想多提及她身份的样子。

  于是思量间又听他道:“凉仙子肯留在混沌城这么多年,应该是冲着混沌精气来的吧。”

  “这地方枯燥乏味,妾身当然是冲着混沌精气来的。”对此凉蓉没有否认。

  闻言就听北河继续开口:“那不知道凉仙子这五百多年来,得到了多少混沌精气呢。”

  虽然不清楚北河为何会有此一问,但还是听凉蓉道:“五道。”

  “五道……相当于一百年才有一缕混沌精气到手。”北河算了个简单的算数。

  “这其中还有一缕,是妾身用了极大的代价,从其他道友手里换来的。”凉蓉道。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这些法元期修士驻守此地这么多年,才得到四缕混沌精气,也着实是太少了。只听他话锋一转,“凉仙子是想以混沌精气淬炼肉身,然后寻求突破天尊境的契机吧。”

  他已经察觉到,这凉蓉乃是一位法元后期修士,对方需要混沌精气,必然是为了冲击天尊境做准备。

  “实不相瞒,的确如此。”对此凉蓉依然没有否认。

  “突破到天尊,应该就不用躲躲藏藏了吧。”北河含笑问到。

  “咯咯咯……北道友还真会说笑。”凉蓉倒是没有直接回答。

  “那不知道凉仙子还需要多少混沌精气,才足够你淬炼肉身呢。”话到此处,北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

  “嗯?莫非北道友手里有混沌精气不成。”凉蓉有些动容的问到,就连语气都有一丝淡淡的激动。

  “北某只是好奇而已。”北河道。

  闻言,凉蓉一时间没有开口,而是陷入了沉默。她可不信北河只是随口问问,必然是原因的。

  片刻后就听她道:“若是再有两缕混沌精气,妾身就可以一次性用来淬炼法体了。”

  她不敢说多了,万一将北河给吓退可不划算。

  “两缕吗!”北河摸了摸下巴,接着道:“那不知道凉仙子上次是用什么宝物,跟其他人换取的混沌精气呢。”

  “一粒天尸丹!”凉蓉道。

  “天尸丹,这东西北某可不感兴趣。”北河摇了摇头。

  “北道友手里真有混沌精气?”凉蓉有些欣喜的问到。

  北河并未立刻回答,而是一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两只透明的玉瓶。

  在这两只铭刻了复杂灵纹的玉瓶中,各有一缕七彩之色宛如活物的混沌精气。

  但是紧接着他才反应过来,这东西凉蓉可看不到,两人只能通过千眼武罗的印记传音交流。

  于是就听北河道:“北某的确有。”

  凉蓉有些激动,没想到北河手中还真有混沌精气。

  但是紧接着她就想到,就连天尸丹这种东西北河都不感兴趣,她恐怕就拿不出更有价值的东西了。

  于是就听凉蓉道:“北道友愿意和妾身交换?”

  “那就要看凉仙子打算用什么东西换了。”

  “你想要什么。”凉蓉道。语气中她已经变得极为肃然,因为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

  虽然淬炼肉身,只能增加半成她突破到天尊境的几率,可她也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北某想要的东西对于凉仙子来说,要拿出来其实极为简单。”

  “事关重大,北道友在何处,妾身亲自过来面谈吧。”

  “最好还是不要,不然谈崩了北某尴尬得很。”北河却婉言拒绝了。

  “嗯?”凉蓉疑惑,而后道:“北道友想要什么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既如此,北某也不磨叽了。”北河打了个哈哈,而后道:“实不相瞒,北某因为修炼的功法原因,颇为嗜好女色,所以若是能一亲芳泽的话,这两缕混沌精气,就送给凉仙子好了。”

  只是北河话音落下后,他明显感受到一片寂静。

  就在他在揣测,在他表露意图后,凉蓉会如何作想之际,只听凉蓉听不出喜怒哀乐道:“北道友还真是会开玩笑。”

  “你我二人虽然见面不多,但是交易还是不少的,凉仙子觉得,北某是个开玩笑的人吗。”北河道。

  说了这么久,他心中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两缕混沌精气,换来和对方一次翻云覆雨,怎么看都是他吃亏。以他的修为和实力,何愁没有女人。

  小片刻后,就在北河决定那凉蓉还不给出答复,就掐断和对方的联系时,只听凉蓉道:“是北道友过来找我呢,还是要妾身亲自过来呢。”

  “嘿嘿嘿……那就劳烦凉仙子过来吧。”北河舔了舔嘴唇,心中再次火热起来。

  说完后,他告诉了对方他洞府所在。随之他胸膛的印记,就黯然了下去。

  只过了小片刻,北河洞府的禁制就被人触动了。

  他走上前去,将洞府的大门给打开,只见一个脸颊有些消瘦,不过五官却极为精致的年轻女子,站在洞府之外,正是多年不见的凉蓉。

  北河上下打量此女,眼中的侵略性毫不掩饰。尤其是在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后,他内心逐渐的躁动。

  此刻凉蓉一步就跨入了洞府中,并且看向北河时,神色还有些不太自在。

  不过当她看到北河手中两只透明玉瓶内的混沌精气,目光就满是炽热了。

  “啪!”

  但听一声脆响,北河一巴掌拍在了她的丰tun上。

  凉蓉的如被电击,身形往后倒射了出去。

  当落在数丈外,看向北河有些嗔怒道:“北道友莫非就打算以这幅身躯吗!”

  北河收回了干枯的手掌,放在鼻前惬意的嗅了嗅。

  最后极为满足的将手放下,他从腰间摘下了酒壶,喝了一小口魔沉醉,一时间他的容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不消多时,他就变成了一个精神小伙。

  将洞府大门紧闭,只见他两手中的两只玉瓶向着凉蓉一掷。凉蓉一把接过,暗道北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爽快。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她感受到娇躯一轻,原来她已经被北河给横抱了起来。

  北河在哈哈大笑中,带着此女踏入了密室,而后就听一阵粗鲁的衣衫被撕破的声音从中传来。 11091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1266章 和凉蓉的交易

  “凉仙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在混沌城中。”只听北河道。

  让他惊喜的是,在将修为突破到法元期后,他能够通过千眼武罗的气息,感受到凉蓉的所在了。

  “这些年来妾身一直都在此城,并未离开过。倒是没想到北道友离开后,还能再回来,看来必然有天尊境修士作为后台呀。”

  “呵呵……非也,北某其实也没有离开过混沌城,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被困在了混沌之初而已。”

  “什么!北道友被困在混沌之初五百年之久!”凉蓉着实被惊讶到了。

  并且这时她还感应到了什么,只听她道:“咦,北道友突破了?”

  她发现北河的修为,赫然突破到了法元期。

  “呵呵,侥幸而已。”北河打了个哈哈。

  只是在凉蓉看来,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当年她第一次见到北河的时候,对方只有脱凡后期修为,还要称呼她一声前辈,而且在一具金身夜叉的追杀下,显得极为狼狈,最终在她的帮助下,才能够成功逃走。但是这么多年过去,眼下的北河,已经是和她同阶的存在了。

  虽然她的修为依然比北河要高,但至少北河能够直接的称呼她一声道友,而不是前辈。

  “对了,当年让凉仙子帮忙注意的那个人,不知道凉仙子是不是找到了呢。”就在凉蓉有些震动之际,只听北河道。

  “这些年来因为在此地待的时间不短,的确是找到了两个可疑之人,只是始终不见北道友的踪影,所以一时间倒是无法通知你。”

  “哦?有两个吗?”北河道。

  “一个在甲字山的九十七号洞府……另一个在丙字山的百零五号洞府……”

  接下来凉蓉就报出了那两个可疑之人的洞府所在。

  这让北河意外之余,也生出了一丝杀机。他之所以要找到那烛亡,是为了避免对方暴露他手中有时空法盘的秘密。

  只是一想到眼下是在混沌城,他就知道不太方便出手。而且可疑之人不止一个,他总不可能两个都杀了吧。

  看来尽快离开此地,才是王道。只要加入了魔王殿,他就可以将身上有时空法盘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北河还有一丝顾忌,就是时空法盘这东西他似乎扔不掉,而且从那位白大人的口中他得知,手持时空法盘的人,就是天罗界面的人了。

  不知道魔王殿知道他手里有时空法盘,会做出怎样的举措,亦或者对待他会是何种态度。

  “怎么,听北道友的意思,莫非还想去找那位的麻烦不成。”这时又听凉蓉的声音响起。

  “呵呵,北河虽然修为刚刚突破,但还不至于敢在混沌城中出手杀人。”北河道。

  “咯咯咯……若是北道友真要出手,到时候被发现了,只要别将小女子给抖出来就行了。”凉蓉一阵娇笑。

  听到此女的娇笑声,北河心中只觉得有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随之就是他体内的某种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北河摇了摇头,现在的他还真是属于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那一类。

  听着凉蓉的娇笑声,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凉蓉的样貌。而后一些想象中才有的画面,就开始继续作祟了。

  只听北河道:“跟凉仙子结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凉仙子是哪一族人呢。”

  “怎么,北道友突然对小女子开始感兴趣了。”凉蓉打趣道。

  “哈哈哈哈,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当年凉仙子曾说,因为自身身份的原因,不得不躲在玄鬼门,所以北某有点好奇。”

  “北道友修为突破后,好奇心也开始加重了吗。”凉蓉道。

  “或许如此吧。”

  不过北河倒是听得出来,凉蓉并不想多提及她身份的样子。

  于是思量间又听他道:“凉仙子肯留在混沌城这么多年,应该是冲着混沌精气来的吧。”

  “这地方枯燥乏味,妾身当然是冲着混沌精气来的。”对此凉蓉没有否认。

  闻言就听北河继续开口:“那不知道凉仙子这五百多年来,得到了多少混沌精气呢。”

  虽然不清楚北河为何会有此一问,但还是听凉蓉道:“五道。”

  “五道……相当于一百年才有一缕混沌精气到手。”北河算了个简单的算数。

  “这其中还有一缕,是妾身用了极大的代价,从其他道友手里换来的。”凉蓉道。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这些法元期修士驻守此地这么多年,才得到四缕混沌精气,也着实是太少了。只听他话锋一转,“凉仙子是想以混沌精气淬炼肉身,然后寻求突破天尊境的契机吧。”

  他已经察觉到,这凉蓉乃是一位法元后期修士,对方需要混沌精气,必然是为了冲击天尊境做准备。

  “实不相瞒,的确如此。”对此凉蓉依然没有否认。

  “突破到天尊,应该就不用躲躲藏藏了吧。”北河含笑问到。

  “咯咯咯……北道友还真会说笑。”凉蓉倒是没有直接回答。

  “那不知道凉仙子还需要多少混沌精气,才足够你淬炼肉身呢。”话到此处,北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

  “嗯?莫非北道友手里有混沌精气不成。”凉蓉有些动容的问到,就连语气都有一丝淡淡的激动。

  “北某只是好奇而已。”北河道。

  闻言,凉蓉一时间没有开口,而是陷入了沉默。她可不信北河只是随口问问,必然是原因的。

  片刻后就听她道:“若是再有两缕混沌精气,妾身就可以一次性用来淬炼法体了。”

  她不敢说多了,万一将北河给吓退可不划算。

  “两缕吗!”北河摸了摸下巴,接着道:“那不知道凉仙子上次是用什么宝物,跟其他人换取的混沌精气呢。”

  “一粒天尸丹!”凉蓉道。

  “天尸丹,这东西北某可不感兴趣。”北河摇了摇头。

  “北道友手里真有混沌精气?”凉蓉有些欣喜的问到。

  北河并未立刻回答,而是一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两只透明的玉瓶。

  在这两只铭刻了复杂灵纹的玉瓶中,各有一缕七彩之色宛如活物的混沌精气。

  但是紧接着他才反应过来,这东西凉蓉可看不到,两人只能通过千眼武罗的印记传音交流。

  于是就听北河道:“北某的确有。”

  凉蓉有些激动,没想到北河手中还真有混沌精气。

  但是紧接着她就想到,就连天尸丹这种东西北河都不感兴趣,她恐怕就拿不出更有价值的东西了。

  于是就听凉蓉道:“北道友愿意和妾身交换?”

  “那就要看凉仙子打算用什么东西换了。”

  “你想要什么。”凉蓉道。语气中她已经变得极为肃然,因为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

  虽然淬炼肉身,只能增加半成她突破到天尊境的几率,可她也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北某想要的东西对于凉仙子来说,要拿出来其实极为简单。”

  “事关重大,北道友在何处,妾身亲自过来面谈吧。”

  “最好还是不要,不然谈崩了北某尴尬得很。”北河却婉言拒绝了。

  “嗯?”凉蓉疑惑,而后道:“北道友想要什么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既如此,北某也不磨叽了。”北河打了个哈哈,而后道:“实不相瞒,北某因为修炼的功法原因,颇为嗜好女色,所以若是能一亲芳泽的话,这两缕混沌精气,就送给凉仙子好了。”

  只是北河话音落下后,他明显感受到一片寂静。

  就在他在揣测,在他表露意图后,凉蓉会如何作想之际,只听凉蓉听不出喜怒哀乐道:“北道友还真是会开玩笑。”

  “你我二人虽然见面不多,但是交易还是不少的,凉仙子觉得,北某是个开玩笑的人吗。”北河道。

  说了这么久,他心中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两缕混沌精气,换来和对方一次翻云覆雨,怎么看都是他吃亏。以他的修为和实力,何愁没有女人。

  小片刻后,就在北河决定那凉蓉还不给出答复,就掐断和对方的联系时,只听凉蓉道:“是北道友过来找我呢,还是要妾身亲自过来呢。”

  “嘿嘿嘿……那就劳烦凉仙子过来吧。”北河舔了舔嘴唇,心中再次火热起来。

  说完后,他告诉了对方他洞府所在。随之他胸膛的印记,就黯然了下去。

  只过了小片刻,北河洞府的禁制就被人触动了。

  他走上前去,将洞府的大门给打开,只见一个脸颊有些消瘦,不过五官却极为精致的年轻女子,站在洞府之外,正是多年不见的凉蓉。

  北河上下打量此女,眼中的侵略性毫不掩饰。尤其是在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后,他内心逐渐的躁动。

  此刻凉蓉一步就跨入了洞府中,并且看向北河时,神色还有些不太自在。

  不过当她看到北河手中两只透明玉瓶内的混沌精气,目光就满是炽热了。

  “啪!”

  但听一声脆响,北河一巴掌拍在了她的丰tun上。

  凉蓉的如被电击,身形往后倒射了出去。

  当落在数丈外,看向北河有些嗔怒道:“北道友莫非就打算以这幅身躯吗!”

  北河收回了干枯的手掌,放在鼻前惬意的嗅了嗅。

  最后极为满足的将手放下,他从腰间摘下了酒壶,喝了一小口魔沉醉,一时间他的容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不消多时,他就变成了一个精神小伙。

  将洞府大门紧闭,只见他两手中的两只玉瓶向着凉蓉一掷。凉蓉一把接过,暗道北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爽快。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她感受到娇躯一轻,原来她已经被北河给横抱了起来。

  北河在哈哈大笑中,带着此女踏入了密室,而后就听一阵粗鲁的衣衫被撕破的声音从中传来。 1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