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264章 刹大人

第1264章 刹大人

  听到宫装女子的话,冷婉婉脸色变得通红,显然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能够通过气味,就察觉到端倪。

  北河也有些讶然,看了貌美如花的宫装女子一眼,他心中不受控制的,生出了一丝灼热。更是暗道,此女竟然如此有经验,必然在床上也是如此。这种看起来年轻,但是却经验丰富的女子,他似乎还没有尝试过。

  但是很快的,他就将心中的念头给压了下来,同时更是有些担忧。因为即便是面对一位天尊境修士,他都敢想入非非,这种举动是极为危险的。

  若是被对方察觉到,不用说也知道他必将遭遇灭顶之灾。

  这时就听冷婉婉道:“此次是有要事,要通知尊者。”

  “宿女有什么就说吧。”宫装女子不冷不热道。

  闻言冷婉婉吸了口气,自从中年男子在混沌之初陨落后,负责她的这位族中新的长老,对她就颇有意见,这让冷婉婉也有些恼怒。

  将心中的恼怒给压下后,只听此女:“这位北道友之前被困在混沌之初五百年,他曾看到过我族的孤桀长老,另外,他还发现了一位天道境修士的肉身。”

  “什么!”

  冷婉婉话音一落,即便是以宫装女子天尊境的修为,也大吃一惊。

  此人唰的一下看向了北河,而后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北河就将他知道一座九宫格阵法,并且还被困在其中数百年的事情,给再次说了一遍。

  当然,那座九宫格阵法禁锢九位天尊境修士,以及石室中的那具棺椁,他也全盘托出。

  听完北河的话后,只听宫装女子道:“所以我族的孤桀长老,也是在那座阵法自爆下陨落了的是吗。”

  “虽然不敢肯定,但是在晚辈看来,应该是的。”北河道。

  闻言宫装女子陷入了沉吟,只听她道:“小辈,你最好不要说谎,否则后果自负。”

  话虽如此,但是此女对于北河所说其实并不怀疑。因为天道境修士的肉身,加上时间加速流逝的空间,这两点就足以说明,北河所说的,应该就是那位了。

  “这种事情,晚辈可不会开玩笑。”北河道。

  宫装女子取出了一面玉制的令牌,法力鼓动滚滚注入其中。

  片刻后,待得令牌亮起来,她就将此宝一抛,令牌灵光闪烁的悬浮了起来,同时此物的表面,还浮现出了一双眼睛。

  看到令牌上这双眼睛的刹那,北河还有冷婉婉,心神瞬间就变得呆滞。

  这双眼睛看起来除了让人分不出男女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但不知为何,这双眼睛却仿佛具有魔力一样,二人注视之下,失去了一切的感知。

  “刹大人,有九游大人的消息了。”

  此刻的宫装女子,向着悬浮的令牌拱手一礼,眼中满是恭敬。

  而且她的恭迎,并非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

  只因令牌中的那位,那是一位天道境的恐怖存在。

  几乎是宫装女子话音落下的瞬间,北河就感受到,令牌中的那双眼睛,此刻看向了他。

  同时他骇然的发现,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他脑海中的记忆,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当初他踏入混沌之初后,碰到的那座九宫格阵法,以及石室中棺椁的一幕。

  此刻的北河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记忆,被对方轻易的读取。

  这种手段,即便是天尊境修士,恐怕都难以施展出来,只有领悟了天地大道的天道境大能,才能够做到了。

  好在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北河脑海中的回忆,就消失了。

  同时只听令牌中的传来了一个同样分不出男女的声音,“此事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后,令牌上的那双眼睛,就消失无踪了,随之玉质的令牌,也缓缓落了下来。

  “呼!”

  此刻北河的呼吸,终于能够变得急促,同时心跳也在逐渐加快。他总算是明白,为何之前会有一种大事要发生的感觉了,因为他面见了一位天道境的恐怖大能。

  宫装女子将令牌给收起来后,看向了北河还有冷婉婉道:“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说出去。”

  “是!”

  二人齐声答应。

  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可能说出去的。

  “还有别的事情吗?”又听宫装女子问到。

  “族老,这位北道友原本也是在混沌城中执行任务的人之一,但是被困在混沌之初数百年,所以他尚没有锁魂禁。另外,北道友在混沌之初中,因为一头岩龟,和王族的那位天尊,产生了不小的矛盾,还望族老能够从中调节一二。”冷婉婉欠身道。

  “岩龟!”

  宫装女子神色一动。

  一头岩龟,这可是好东西。在平日的情况下,她必然会过问北河一番。

  但是紧接着,她就摇了摇头,北河已经见过刹大人了,而且还给刹大人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消息,所以她自然不敢为难北河。

  于是就听她道:“此事很简单,找到那姓王的,让他亲自给你赐下锁魂禁就行了。这件事情,本来也就是他在负责。”

  话到最后,此女的脸上还浮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这……”

  冷婉婉有些迟疑。

  而北河也神色微沉,因为在他看来,此女明显就不是想帮忙,而且还在呼吸为难他。

  不过下一刻,他就知道是他误会了。

  只听宫装女子道:“你就说,你见过刹大人了,还跟对方有过交流就行。”

  闻言,北河还有冷婉婉相视一眼,都有些惊诧。

  而这时宫装女子,已经转过身来,向着洞府之外行去,在北河还有冷婉婉的注视下,径直离开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北河脸色沉着,还在思量着对方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应该没问题的。”

  就在他有些迟疑之际,只听冷婉婉开口。

  “为何?”北河问到。

  “可不要低估一位天道境存在的威慑力。”

  身为天荒族宿女的她,知道的东西显然比北河更多。

  “既如此,那北某现在就去好了。”

  说话时,北河脸上还浮现了一丝决然。

  “放心吧,没问题的。”冷婉婉点头。

  吐了口气后,北河体内魔元鼓动,滚滚宣泄而出。在冷婉婉的注视下,北河的模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

  待得他变成了耄耋之年,他手持一根拐杖,迈步就向着洞府之外行去。

  冷婉婉跟在了他的身后,两人来到了城中,而后就见北河的身形凌空而起,悬浮在了半空。

  在他看来,跟那位王姓天尊打交道,还是正大光明一点更好。相信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方就算是想要动手,也会极为忌惮的。

  而北河的身形只是凌空而立十余个呼吸,就听一声冷哼响起,而后那位王姓天尊的身影,仿佛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北河就感受到他周遭的空间,逐渐的凝固,让他难以动弹。

  “你小子倒是有点本事,就在这混沌城中,都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藏起来。”

  闻言只见北河拱手一礼,“晚辈躲起来,就是怕尊者降怒。”

  “所以现在你现身,就觉得本尊怒火平息了吗!亦或者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我不敢为难你。”王姓天尊神色冰冷。

  “现在现身,是因为晚辈见过刹大人了,而且还和刹大人有过交流。”北河道。

  话音落下的瞬间,北河明显感受到,他和王姓天尊之间的气氛,都变了。对方注视着他,目光中有着审视,似乎想要看出北河所说是真是假。

  北河抬起头来,跟王姓天尊对视时,没有丝毫的惧意。

  好片刻后,只听此人听不出喜怒哀乐道:“你跟刹大人说什么了!”

  闻言北河道:“尊者真要听的话,晚辈自然愿意奉告。”

  但让他意外的是,只听王姓天尊道:“不用了。”

  有关于天道境修士,不管北河跟刹大人交流了什么,都不是他该去过问的。

  话音落下后,又听他继续开口,“小辈,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也既往不咎了。”

  说完此人就转身来,准备离去。

  “尊者且慢!”北河连忙道。

  “嗯?”王姓天尊皱眉看着他。

  只听北河道:“晚辈尚没有锁魂禁。”

  王姓天尊一挥手,一张散发出神魂波动的黑色符箓,就向着他激射而来。

  北河一把将黑色符箓接过,同时他就看到,王姓天尊已经从他面前消失无踪。

  看着对方消失的地方,北河心中极为唏嘘,堂堂天尊境修士,仅仅是以为他和天道境的刹大人有过交流,就不敢有丝毫的为难他,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9819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1264章 刹大人

  听到宫装女子的话,冷婉婉脸色变得通红,显然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能够通过气味,就察觉到端倪。

  北河也有些讶然,看了貌美如花的宫装女子一眼,他心中不受控制的,生出了一丝灼热。更是暗道,此女竟然如此有经验,必然在床上也是如此。这种看起来年轻,但是却经验丰富的女子,他似乎还没有尝试过。

  但是很快的,他就将心中的念头给压了下来,同时更是有些担忧。因为即便是面对一位天尊境修士,他都敢想入非非,这种举动是极为危险的。

  若是被对方察觉到,不用说也知道他必将遭遇灭顶之灾。

  这时就听冷婉婉道:“此次是有要事,要通知尊者。”

  “宿女有什么就说吧。”宫装女子不冷不热道。

  闻言冷婉婉吸了口气,自从中年男子在混沌之初陨落后,负责她的这位族中新的长老,对她就颇有意见,这让冷婉婉也有些恼怒。

  将心中的恼怒给压下后,只听此女:“这位北道友之前被困在混沌之初五百年,他曾看到过我族的孤桀长老,另外,他还发现了一位天道境修士的肉身。”

  “什么!”

  冷婉婉话音一落,即便是以宫装女子天尊境的修为,也大吃一惊。

  此人唰的一下看向了北河,而后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北河就将他知道一座九宫格阵法,并且还被困在其中数百年的事情,给再次说了一遍。

  当然,那座九宫格阵法禁锢九位天尊境修士,以及石室中的那具棺椁,他也全盘托出。

  听完北河的话后,只听宫装女子道:“所以我族的孤桀长老,也是在那座阵法自爆下陨落了的是吗。”

  “虽然不敢肯定,但是在晚辈看来,应该是的。”北河道。

  闻言宫装女子陷入了沉吟,只听她道:“小辈,你最好不要说谎,否则后果自负。”

  话虽如此,但是此女对于北河所说其实并不怀疑。因为天道境修士的肉身,加上时间加速流逝的空间,这两点就足以说明,北河所说的,应该就是那位了。

  “这种事情,晚辈可不会开玩笑。”北河道。

  宫装女子取出了一面玉制的令牌,法力鼓动滚滚注入其中。

  片刻后,待得令牌亮起来,她就将此宝一抛,令牌灵光闪烁的悬浮了起来,同时此物的表面,还浮现出了一双眼睛。

  看到令牌上这双眼睛的刹那,北河还有冷婉婉,心神瞬间就变得呆滞。

  这双眼睛看起来除了让人分不出男女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但不知为何,这双眼睛却仿佛具有魔力一样,二人注视之下,失去了一切的感知。

  “刹大人,有九游大人的消息了。”

  此刻的宫装女子,向着悬浮的令牌拱手一礼,眼中满是恭敬。

  而且她的恭迎,并非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

  只因令牌中的那位,那是一位天道境的恐怖存在。

  几乎是宫装女子话音落下的瞬间,北河就感受到,令牌中的那双眼睛,此刻看向了他。

  同时他骇然的发现,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他脑海中的记忆,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当初他踏入混沌之初后,碰到的那座九宫格阵法,以及石室中棺椁的一幕。

  此刻的北河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记忆,被对方轻易的读取。

  这种手段,即便是天尊境修士,恐怕都难以施展出来,只有领悟了天地大道的天道境大能,才能够做到了。

  好在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北河脑海中的回忆,就消失了。

  同时只听令牌中的传来了一个同样分不出男女的声音,“此事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后,令牌上的那双眼睛,就消失无踪了,随之玉质的令牌,也缓缓落了下来。

  “呼!”

  此刻北河的呼吸,终于能够变得急促,同时心跳也在逐渐加快。他总算是明白,为何之前会有一种大事要发生的感觉了,因为他面见了一位天道境的恐怖大能。

  宫装女子将令牌给收起来后,看向了北河还有冷婉婉道:“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说出去。”

  “是!”

  二人齐声答应。

  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可能说出去的。

  “还有别的事情吗?”又听宫装女子问到。

  “族老,这位北道友原本也是在混沌城中执行任务的人之一,但是被困在混沌之初数百年,所以他尚没有锁魂禁。另外,北道友在混沌之初中,因为一头岩龟,和王族的那位天尊,产生了不小的矛盾,还望族老能够从中调节一二。”冷婉婉欠身道。

  “岩龟!”

  宫装女子神色一动。

  一头岩龟,这可是好东西。在平日的情况下,她必然会过问北河一番。

  但是紧接着,她就摇了摇头,北河已经见过刹大人了,而且还给刹大人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消息,所以她自然不敢为难北河。

  于是就听她道:“此事很简单,找到那姓王的,让他亲自给你赐下锁魂禁就行了。这件事情,本来也就是他在负责。”

  话到最后,此女的脸上还浮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这……”

  冷婉婉有些迟疑。

  而北河也神色微沉,因为在他看来,此女明显就不是想帮忙,而且还在呼吸为难他。

  不过下一刻,他就知道是他误会了。

  只听宫装女子道:“你就说,你见过刹大人了,还跟对方有过交流就行。”

  闻言,北河还有冷婉婉相视一眼,都有些惊诧。

  而这时宫装女子,已经转过身来,向着洞府之外行去,在北河还有冷婉婉的注视下,径直离开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北河脸色沉着,还在思量着对方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应该没问题的。”

  就在他有些迟疑之际,只听冷婉婉开口。

  “为何?”北河问到。

  “可不要低估一位天道境存在的威慑力。”

  身为天荒族宿女的她,知道的东西显然比北河更多。

  “既如此,那北某现在就去好了。”

  说话时,北河脸上还浮现了一丝决然。

  “放心吧,没问题的。”冷婉婉点头。

  吐了口气后,北河体内魔元鼓动,滚滚宣泄而出。在冷婉婉的注视下,北河的模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

  待得他变成了耄耋之年,他手持一根拐杖,迈步就向着洞府之外行去。

  冷婉婉跟在了他的身后,两人来到了城中,而后就见北河的身形凌空而起,悬浮在了半空。

  在他看来,跟那位王姓天尊打交道,还是正大光明一点更好。相信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方就算是想要动手,也会极为忌惮的。

  而北河的身形只是凌空而立十余个呼吸,就听一声冷哼响起,而后那位王姓天尊的身影,仿佛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北河就感受到他周遭的空间,逐渐的凝固,让他难以动弹。

  “你小子倒是有点本事,就在这混沌城中,都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藏起来。”

  闻言只见北河拱手一礼,“晚辈躲起来,就是怕尊者降怒。”

  “所以现在你现身,就觉得本尊怒火平息了吗!亦或者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我不敢为难你。”王姓天尊神色冰冷。

  “现在现身,是因为晚辈见过刹大人了,而且还和刹大人有过交流。”北河道。

  话音落下的瞬间,北河明显感受到,他和王姓天尊之间的气氛,都变了。对方注视着他,目光中有着审视,似乎想要看出北河所说是真是假。

  北河抬起头来,跟王姓天尊对视时,没有丝毫的惧意。

  好片刻后,只听此人听不出喜怒哀乐道:“你跟刹大人说什么了!”

  闻言北河道:“尊者真要听的话,晚辈自然愿意奉告。”

  但让他意外的是,只听王姓天尊道:“不用了。”

  有关于天道境修士,不管北河跟刹大人交流了什么,都不是他该去过问的。

  话音落下后,又听他继续开口,“小辈,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也既往不咎了。”

  说完此人就转身来,准备离去。

  “尊者且慢!”北河连忙道。

  “嗯?”王姓天尊皱眉看着他。

  只听北河道:“晚辈尚没有锁魂禁。”

  王姓天尊一挥手,一张散发出神魂波动的黑色符箓,就向着他激射而来。

  北河一把将黑色符箓接过,同时他就看到,王姓天尊已经从他面前消失无踪。

  看着对方消失的地方,北河心中极为唏嘘,堂堂天尊境修士,仅仅是以为他和天道境的刹大人有过交流,就不敢有丝毫的为难他,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9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