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267章 真龙

第1267章 真龙

  凉蓉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北河哪里是嗜好女色,分明就是嗜色如命。

  足足跟她翻云覆雨了两年之久,而且在此过程中,都没有停歇过。若非她的实力有着法元后期,加上本来就修炼了一种肉身秘术,她恐怕绝对无法撑得过北河的蹂躏。

  而她后悔的是,早知道当日就不该说她只缺两道法则精元了,应该报多一点。从之前北河都没有犹豫,就拿出了两道混沌精气来看,他的手里必然还有不少。

  两年后,北河才在一声低吼中,停了下来。

  因为他感受到,这时的凉蓉,早就已经到了不支的边沿。此女完全就是在依靠服食丹药维持体力。

  不过他也颇为钦佩,因为这两年中凉蓉始终都没有叫苦叫累,而是任劳任怨,还极为配合。

  唯一的遗憾就是,此女并非完璧之身,所以他单纯的只是释放了一番而已。并没有那种吸收了处子阴元后,调和他体内气息,增强他领悟力的作用。

  但是跟不同的女子翻云覆雨,能让北河有不同的新鲜感,尤其是凉蓉这种,以往接触不多,但是突然间就能一亲芳泽的,更是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另外,虽然没有处子的阴元,但是在一番释放之后,北河依然能感觉到内心的平静。这虽然不能让他直接领悟新的时间法则,可无形中却能让他的感知变得清晰,对于他参悟时间法则,有不小的帮助。

  所以北河也算是找到了一种有助于他修炼的方式了。

  修为突破到了法元期,想要继续提升,是颇为困难的,任何一种有助于修为提升的方式,对于法元期修士来说,都无比的珍贵和珍惜,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

  此刻的北河,抓紧时间感受则他身边时间的流逝,这种时刻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珍贵的,绝对不能浪费。

  在北河抓紧时间领悟法则之力的时候,他身侧瘫软的凉蓉,吐气如兰之际,也在慢慢的恢复着体力。

  也好在她是法元后期修为,否则不可能承受得住北河的凶猛。

  数日过去后,凉蓉就恢复了过来。不过这时的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体内的一种充盈。

  这种充盈并非是法力或者体力的充盈,而是某种欲望得到满足后,内心的一种充实。

  一想到此处,凉蓉天生有些苍白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两抹红晕。尤其是看着身侧盘膝而坐,身躯宛如魔神一般健壮的北河,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了。

  同时她心中也明白了一件事情,看来跟不同的男子,的确是有不同的感觉的。

  以往她虽然有一位道侣,但是细想起来,似乎跟北河度过的这两年,要快活得多。

  而一想到她的那位道侣,凉蓉脸色就不知不觉冰冷了下来。她之所以有眼下东躲西藏的下场,就是拜她的那位道侣所赐。

  “凉仙子脸色如此难堪,莫不是打算找北某麻烦不成。你我二人各取所需,想来凉仙子不会心生不满吧。”

  就在这时,在凉蓉身侧的北河也从打坐中睁开了眼睛,并看向她突然开口。

  凉蓉的心神瞬间被拉了回来,看向北河时,有些尴尬道:“北道友说笑了,妾身岂是那样的人。”

  闻言北河凑了上来,而后凉蓉就感受到胸口一紧。

  凉蓉的娇躯当即弹射了出去,落在石室的角落后,看向北河羞愤无比,“北道友这就有点过分了吧,两年了,你还不够尽兴吗!”

  “嘿嘿嘿……凉仙子这种佳人,北某岂能尽兴呢。”北河嘿嘿笑道,说着他将手掌收了回来,并回味着刚才指间的柔软。

  听到他的话,再感受到北河肆意妄为的在她身上扫视,凉蓉竟然莫名的有一丝兴奋。

  而后此女就说出了一句让北河意外的话来,只听凉蓉道:“那这一次妾身说停就要停下才行,可不能任由你尽兴了。”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暗道这凉蓉莫非也嗜好这一块不成,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没有推辞的理由,只见他点了点头,“就依凉仙子所言。”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后,凉蓉脸色潮红的离开了北河的洞府,回到了她的洞府。

  不过注定了,这两年的时间她都永生难忘。

  而且不知为何,一想到她和北河之间,只是因为一场交易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女就有点莫名的失落,因为北河必然不会再拿出另外两道混沌精气,交换她的美色了。

  跟凉蓉亲热了两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北河也没有收到冷婉婉的传信,这让他有些奇怪,因为按理来说,两年的时间,以对方的身份应该很容易给他找到尊者的手谕才是。

  一想到此处,北河穿戴整齐后,就起身离开了洞府,向着冷婉婉所在行去。

  激发了此女洞府的禁制后,他就驻足在门外等待起来。

  片刻间的功夫过去,洞府的大门就打开了,而后北河就看到,身着一套黑色长裙,看起来宛如一朵圣洁黑莲的冷婉婉,正抬头看着他。

  北河向着此女舔了舔嘴唇,虽然才跟凉蓉一番鱼水之欢,但是在看到冷婉婉后,他的身躯再次微微发烫了。

  这让他有些无语,同时也在竭力将内心的躁动给压下去。

  他可不想真正的成为那种看到女人后,就走不动路的人。

  “婉婉,可有找到尊者的手谕。”这时只听北河道。

  冷婉婉摇了摇头,而后侧身让北河踏入洞府。

  将洞府的大门关闭后,只听此女道:“传送阵已经被掐断了。”

  “什么!”

  北河脸色变得难看,而后道:“这是为何?”

  “不知道!”冷婉婉摇头,接着又话锋一转,“眼下的混沌城,可以说是只许进不需出。”

  “这……”北河有些恼怒,骂到莫非是老天爷要和他作对不成。

  他好不容易解决了王姓天尊这个麻烦,但是眼下却无法离开混沌城。

  “而且这段时间内,从外界传送到混沌城的修士,明显更多了。”又听冷婉婉开口。

  北河摸了摸下巴,不让离开混沌城,而且踏入混沌城的修士还越来越多了,这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他猜测,莫非是又要让他们执行什么任务不成。

  而且这一次所执行的任务,必然比起布置巨型人阵更重大。

  “这就有点麻烦了……”只听北河宛如喃喃的开口。

  而后此女又向着他问道:“你被困在混沌之初中的这些年,可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或者是碰到其他界面的修士吗。”

  “混沌之初每天都异常情况。至于其他界面的修士,这倒是没有碰到过。”北河道。

  说完后,他看向冷婉婉试探着问道:“怎么?莫非你怀疑,混沌城只许进不需出,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不成?”

  “这五百年,混沌城只在有异界面奸细潜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只许进不需出的情况。而眼下的情形,并非有异界面修士的潜入。”

  “着实有些奇怪。”北河颔首。

  可两人思来想去,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就在这时,冷婉婉看着他突然道:“数百年不见,你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神通。”

  “嗯?”北河不解的抬起头来,不知道冷婉婉这是什么意思。

  而很快他就想到,猜测冷婉婉所说的,多半是他在因为魔沉醉带来的邪念深入骨髓后,从而变得嗜好女色。

  心中虽然如此想到,但还是听北河道:“你是指?”

  冷婉婉嘴角勾起了一丝微微的笑意,也不见此女开口,而是径直向着北河走来,站在他面前后,冷婉婉如兰的气息,喷在了他的面门上。

  仅此一瞬,北河的呼吸就微微开始急促。

  同时只听她道:“你猜本姑娘指的是什么!”

  北河再傻也明白过来,冷婉婉必然是发现了端倪,只见他有些窘迫的开口:“实不相瞒,北某在冲击法元期境界的时候,因为服下了过多你当年给我的魔沉醉,导致淫毒入体,而在专心突破情况下,并未将其立刻排出体外,导致在引下法则之力淬炼肉身时,淫毒也深入骨髓,从那以后,北河就变得嗜好女色。不止如此,每一次和不同的女子有过鱼水之欢,北某在将心中的欲望给释放后,内心都变得极为宁静,有助于我领悟时间法则。另外,如果遇到的还是处子,吸收对方阴元之下,可以增强北某的领悟力。”

  说完后,北河看着冷婉婉,脸上毫无波动。

  后者也注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眼看冷婉婉没有开口,只听北河道:“北某之前也曾想过,是否可以将深入骨髓导致北某性情都大变的那股欲望,给逼出来。”

  虽然他和冷婉婉尚未正式结为道侣,但是在北河的眼中,冷婉婉早就已经是他的女人,更是他的道侣。所以他觉得,这件事情上还是要坦诚一些的。

  “你倒是不用考虑我,我辈修士,只要实力强大,有不同的女人或者男人,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且此事还有助于修炼,何乐而不为。”

  她也极为清楚,境界到了法元期,能够让他们修为进阶的方式,就是加深对法则之力的领悟了。只要能有助于他们领悟法则之力,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尝试。北河能找到一种,已经极为难得了。

  “不过这件事情本姑娘可帮不了你,要找女人你自己去,我还做不到这么大度。”只听冷婉婉道。

  闻言北河嘿嘿一笑,而后搂着冷婉婉的肩头,“放心吧,那些人只是过客,只有你才是夫人。”

  “哼!”冷婉婉一声冷哼,挣脱了北河的手掌。

  北河恬不知耻的上前一步,再次将她搂在了怀中。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间他有所感应的低头看向了腰间的一只灵兽袋。

  松开冷婉婉后,北河将灵兽袋摘了下来,随手一抛。

  霎时,灵兽袋口灵光大涨,散发出了一股浓郁的空间波动。

  “嗷!”

  但听一声响亮的龙吟,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中一掠而出,张牙舞爪的游走在两人的头顶,正是夜麟。

  只见此刻的夜麟,竟然化作了一条漆黑如墨的真龙。

  四足,五爪,身上除了厚厚的鳞片,头上还有长长的龙须,以及狰狞的龙角。更主要的是,从此兽的身上,还散发出了一股龙威。

  这股龙威北河还有冷婉婉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并且还能给他们带来一丝压迫感,若是其他灵兽或者魔兽在此,多半瞬间就会匍匐在地。

  “这是……真龙!”

  看着头顶游弋的夜麟,冷婉婉吃惊的张了张嘴。

  “竟然真的进化了!”北河看着夜麟时,也极为震动。

  之前他给夜鳞服下了一粒化龙丹,没想夜鳞果然进化成功了。

  “嗷!”

  又听夜麟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了一道洪亮的龙吟。

  一时间冷婉婉的洞府,都在微微的颤动着。

  见此,她连忙将洞府的禁制给开启,避免此兽造成的动静传出去。

  此刻两人具是抬头,看着半空游走的夜麟,虽然夜麟的修为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此兽的实力,却暴涨了数倍不止。而且日后的潜力,也是无法想象的。

  在北河看来,真龙之躯的夜麟,必然有突破到天尊境的可能。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察觉到,进化成真龙之躯的夜麟,此刻有一种极度的饥饿感,它需要好好的大补一场。

  但是在混沌城中,他根本就找不到大量的生灵来让此兽吞噬。

  “嗷!”

  又是一声龙吟,并且龙吟声中,已经有明显的烦躁了。

  而且若非北河的压制,此兽都会直接撞击在洞府中,试图冲出去。

  或许是看出了夜麟的情况,冷婉婉也柳眉微蹙。

  北河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就取出了那件画卷法器,并将此宝给激发,而后将夜麟给封印到了此宝中。

  画卷法器内,有不少的龙血花,或许此兽会吞噬。

  但是随即他就发现,在闻到了龙血花的气味后,夜麟更加的烦躁。

  这让北河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或许有一个办法!”这时只听冷婉婉开口。

  “什么办法?”北河眼中精光一闪。 13752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1267章 真龙

  凉蓉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北河哪里是嗜好女色,分明就是嗜色如命。

  足足跟她翻云覆雨了两年之久,而且在此过程中,都没有停歇过。若非她的实力有着法元后期,加上本来就修炼了一种肉身秘术,她恐怕绝对无法撑得过北河的蹂躏。

  而她后悔的是,早知道当日就不该说她只缺两道法则精元了,应该报多一点。从之前北河都没有犹豫,就拿出了两道混沌精气来看,他的手里必然还有不少。

  两年后,北河才在一声低吼中,停了下来。

  因为他感受到,这时的凉蓉,早就已经到了不支的边沿。此女完全就是在依靠服食丹药维持体力。

  不过他也颇为钦佩,因为这两年中凉蓉始终都没有叫苦叫累,而是任劳任怨,还极为配合。

  唯一的遗憾就是,此女并非完璧之身,所以他单纯的只是释放了一番而已。并没有那种吸收了处子阴元后,调和他体内气息,增强他领悟力的作用。

  但是跟不同的女子翻云覆雨,能让北河有不同的新鲜感,尤其是凉蓉这种,以往接触不多,但是突然间就能一亲芳泽的,更是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另外,虽然没有处子的阴元,但是在一番释放之后,北河依然能感觉到内心的平静。这虽然不能让他直接领悟新的时间法则,可无形中却能让他的感知变得清晰,对于他参悟时间法则,有不小的帮助。

  所以北河也算是找到了一种有助于他修炼的方式了。

  修为突破到了法元期,想要继续提升,是颇为困难的,任何一种有助于修为提升的方式,对于法元期修士来说,都无比的珍贵和珍惜,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

  此刻的北河,抓紧时间感受则他身边时间的流逝,这种时刻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珍贵的,绝对不能浪费。

  在北河抓紧时间领悟法则之力的时候,他身侧瘫软的凉蓉,吐气如兰之际,也在慢慢的恢复着体力。

  也好在她是法元后期修为,否则不可能承受得住北河的凶猛。

  数日过去后,凉蓉就恢复了过来。不过这时的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体内的一种充盈。

  这种充盈并非是法力或者体力的充盈,而是某种欲望得到满足后,内心的一种充实。

  一想到此处,凉蓉天生有些苍白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两抹红晕。尤其是看着身侧盘膝而坐,身躯宛如魔神一般健壮的北河,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了。

  同时她心中也明白了一件事情,看来跟不同的男子,的确是有不同的感觉的。

  以往她虽然有一位道侣,但是细想起来,似乎跟北河度过的这两年,要快活得多。

  而一想到她的那位道侣,凉蓉脸色就不知不觉冰冷了下来。她之所以有眼下东躲西藏的下场,就是拜她的那位道侣所赐。

  “凉仙子脸色如此难堪,莫不是打算找北某麻烦不成。你我二人各取所需,想来凉仙子不会心生不满吧。”

  就在这时,在凉蓉身侧的北河也从打坐中睁开了眼睛,并看向她突然开口。

  凉蓉的心神瞬间被拉了回来,看向北河时,有些尴尬道:“北道友说笑了,妾身岂是那样的人。”

  闻言北河凑了上来,而后凉蓉就感受到胸口一紧。

  凉蓉的娇躯当即弹射了出去,落在石室的角落后,看向北河羞愤无比,“北道友这就有点过分了吧,两年了,你还不够尽兴吗!”

  “嘿嘿嘿……凉仙子这种佳人,北某岂能尽兴呢。”北河嘿嘿笑道,说着他将手掌收了回来,并回味着刚才指间的柔软。

  听到他的话,再感受到北河肆意妄为的在她身上扫视,凉蓉竟然莫名的有一丝兴奋。

  而后此女就说出了一句让北河意外的话来,只听凉蓉道:“那这一次妾身说停就要停下才行,可不能任由你尽兴了。”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暗道这凉蓉莫非也嗜好这一块不成,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没有推辞的理由,只见他点了点头,“就依凉仙子所言。”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后,凉蓉脸色潮红的离开了北河的洞府,回到了她的洞府。

  不过注定了,这两年的时间她都永生难忘。

  而且不知为何,一想到她和北河之间,只是因为一场交易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女就有点莫名的失落,因为北河必然不会再拿出另外两道混沌精气,交换她的美色了。

  跟凉蓉亲热了两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北河也没有收到冷婉婉的传信,这让他有些奇怪,因为按理来说,两年的时间,以对方的身份应该很容易给他找到尊者的手谕才是。

  一想到此处,北河穿戴整齐后,就起身离开了洞府,向着冷婉婉所在行去。

  激发了此女洞府的禁制后,他就驻足在门外等待起来。

  片刻间的功夫过去,洞府的大门就打开了,而后北河就看到,身着一套黑色长裙,看起来宛如一朵圣洁黑莲的冷婉婉,正抬头看着他。

  北河向着此女舔了舔嘴唇,虽然才跟凉蓉一番鱼水之欢,但是在看到冷婉婉后,他的身躯再次微微发烫了。

  这让他有些无语,同时也在竭力将内心的躁动给压下去。

  他可不想真正的成为那种看到女人后,就走不动路的人。

  “婉婉,可有找到尊者的手谕。”这时只听北河道。

  冷婉婉摇了摇头,而后侧身让北河踏入洞府。

  将洞府的大门关闭后,只听此女道:“传送阵已经被掐断了。”

  “什么!”

  北河脸色变得难看,而后道:“这是为何?”

  “不知道!”冷婉婉摇头,接着又话锋一转,“眼下的混沌城,可以说是只许进不需出。”

  “这……”北河有些恼怒,骂到莫非是老天爷要和他作对不成。

  他好不容易解决了王姓天尊这个麻烦,但是眼下却无法离开混沌城。

  “而且这段时间内,从外界传送到混沌城的修士,明显更多了。”又听冷婉婉开口。

  北河摸了摸下巴,不让离开混沌城,而且踏入混沌城的修士还越来越多了,这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他猜测,莫非是又要让他们执行什么任务不成。

  而且这一次所执行的任务,必然比起布置巨型人阵更重大。

  “这就有点麻烦了……”只听北河宛如喃喃的开口。

  而后此女又向着他问道:“你被困在混沌之初中的这些年,可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或者是碰到其他界面的修士吗。”

  “混沌之初每天都异常情况。至于其他界面的修士,这倒是没有碰到过。”北河道。

  说完后,他看向冷婉婉试探着问道:“怎么?莫非你怀疑,混沌城只许进不需出,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不成?”

  “这五百年,混沌城只在有异界面奸细潜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只许进不需出的情况。而眼下的情形,并非有异界面修士的潜入。”

  “着实有些奇怪。”北河颔首。

  可两人思来想去,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就在这时,冷婉婉看着他突然道:“数百年不见,你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神通。”

  “嗯?”北河不解的抬起头来,不知道冷婉婉这是什么意思。

  而很快他就想到,猜测冷婉婉所说的,多半是他在因为魔沉醉带来的邪念深入骨髓后,从而变得嗜好女色。

  心中虽然如此想到,但还是听北河道:“你是指?”

  冷婉婉嘴角勾起了一丝微微的笑意,也不见此女开口,而是径直向着北河走来,站在他面前后,冷婉婉如兰的气息,喷在了他的面门上。

  仅此一瞬,北河的呼吸就微微开始急促。

  同时只听她道:“你猜本姑娘指的是什么!”

  北河再傻也明白过来,冷婉婉必然是发现了端倪,只见他有些窘迫的开口:“实不相瞒,北某在冲击法元期境界的时候,因为服下了过多你当年给我的魔沉醉,导致淫毒入体,而在专心突破情况下,并未将其立刻排出体外,导致在引下法则之力淬炼肉身时,淫毒也深入骨髓,从那以后,北河就变得嗜好女色。不止如此,每一次和不同的女子有过鱼水之欢,北某在将心中的欲望给释放后,内心都变得极为宁静,有助于我领悟时间法则。另外,如果遇到的还是处子,吸收对方阴元之下,可以增强北某的领悟力。”

  说完后,北河看着冷婉婉,脸上毫无波动。

  后者也注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眼看冷婉婉没有开口,只听北河道:“北某之前也曾想过,是否可以将深入骨髓导致北某性情都大变的那股欲望,给逼出来。”

  虽然他和冷婉婉尚未正式结为道侣,但是在北河的眼中,冷婉婉早就已经是他的女人,更是他的道侣。所以他觉得,这件事情上还是要坦诚一些的。

  “你倒是不用考虑我,我辈修士,只要实力强大,有不同的女人或者男人,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且此事还有助于修炼,何乐而不为。”

  她也极为清楚,境界到了法元期,能够让他们修为进阶的方式,就是加深对法则之力的领悟了。只要能有助于他们领悟法则之力,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尝试。北河能找到一种,已经极为难得了。

  “不过这件事情本姑娘可帮不了你,要找女人你自己去,我还做不到这么大度。”只听冷婉婉道。

  闻言北河嘿嘿一笑,而后搂着冷婉婉的肩头,“放心吧,那些人只是过客,只有你才是夫人。”

  “哼!”冷婉婉一声冷哼,挣脱了北河的手掌。

  北河恬不知耻的上前一步,再次将她搂在了怀中。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间他有所感应的低头看向了腰间的一只灵兽袋。

  松开冷婉婉后,北河将灵兽袋摘了下来,随手一抛。

  霎时,灵兽袋口灵光大涨,散发出了一股浓郁的空间波动。

  “嗷!”

  但听一声响亮的龙吟,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中一掠而出,张牙舞爪的游走在两人的头顶,正是夜麟。

  只见此刻的夜麟,竟然化作了一条漆黑如墨的真龙。

  四足,五爪,身上除了厚厚的鳞片,头上还有长长的龙须,以及狰狞的龙角。更主要的是,从此兽的身上,还散发出了一股龙威。

  这股龙威北河还有冷婉婉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并且还能给他们带来一丝压迫感,若是其他灵兽或者魔兽在此,多半瞬间就会匍匐在地。

  “这是……真龙!”

  看着头顶游弋的夜麟,冷婉婉吃惊的张了张嘴。

  “竟然真的进化了!”北河看着夜麟时,也极为震动。

  之前他给夜鳞服下了一粒化龙丹,没想夜鳞果然进化成功了。

  “嗷!”

  又听夜麟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了一道洪亮的龙吟。

  一时间冷婉婉的洞府,都在微微的颤动着。

  见此,她连忙将洞府的禁制给开启,避免此兽造成的动静传出去。

  此刻两人具是抬头,看着半空游走的夜麟,虽然夜麟的修为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此兽的实力,却暴涨了数倍不止。而且日后的潜力,也是无法想象的。

  在北河看来,真龙之躯的夜麟,必然有突破到天尊境的可能。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察觉到,进化成真龙之躯的夜麟,此刻有一种极度的饥饿感,它需要好好的大补一场。

  但是在混沌城中,他根本就找不到大量的生灵来让此兽吞噬。

  “嗷!”

  又是一声龙吟,并且龙吟声中,已经有明显的烦躁了。

  而且若非北河的压制,此兽都会直接撞击在洞府中,试图冲出去。

  或许是看出了夜麟的情况,冷婉婉也柳眉微蹙。

  北河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就取出了那件画卷法器,并将此宝给激发,而后将夜麟给封印到了此宝中。

  画卷法器内,有不少的龙血花,或许此兽会吞噬。

  但是随即他就发现,在闻到了龙血花的气味后,夜麟更加的烦躁。

  这让北河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或许有一个办法!”这时只听冷婉婉开口。

  “什么办法?”北河眼中精光一闪。 13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