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历史小说 > 红警之大国崛起 >

第9章 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第9章 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次上战场的人,一般都会面临着恐惧、紧张、激动、烦躁、不安等不良战场心理,就算多次经历训练和演习的钟义也不例外。看到面前三列堪称精锐的红警战士,指挥官同志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

    不需要动员,更不需要像旧军阀一样弄点烟土大洋一类的来激励士气,明知马上要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手中钢枪紧握,刺刀闪闪,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畏缩,有的只是跃跃欲试的小冲动。钟义感觉有些羞愧,和自己相比,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真正的战士!任务已经由蒋云志分配完毕,警卫班负责打头清除矿场守卫的哨兵,二班负责阻击,三班由钟义亲自率领,负责打开金库。

    钟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与平时相比稍有点哑,“同志们,这是我们大中华基地的第一次战斗行动,也是对我们基地发展至关重要的一次战斗,我相信同志们的战斗素养和战斗技巧,所以就不做其他要求了,我只要求同志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对于我这个指挥官、对于我们基地、甚至对于我们未来将要建立的国家来说,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是南中华帝国所有军队各级指挥官在战前最爱说也最经常说的一句话。而首先提出这个理念的钟义大帝在还是少尉时,在他第一次指挥战斗时,就把士兵的生命放在了第一位。(出自《在大帝身边的日子》,近卫军二师006团上校团长钱志豪著。)

    士兵的眼里喷射出一道道热切的目光,那是一种被认可的激动,就如中华古语所言: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只有蒋云志的黑脸依然平静无波,虽然他也在心里暗赞了下指挥官的忽悠……呃,不对,应该是演讲的水平。

    五公里的距离在红警士兵们的脚下只需要半小时,这还包括注意行军时的隐蔽和打头的警卫班清理守卫哨兵的时间。在西澳,一支二百人,还装备着李-恩菲尔德步枪的守卫队算得上是一股相当强大的武装力量了,以李-恩菲尔德步枪的快速射击和装弹的能力,就算面对几千土著人的冲击,也足以自保,更何况经过骚乱后的大屠杀之后,土著人还有数千人的部落了吗?而且一个旅的澳大利亚联邦正规陆军就驻扎在十几公里外的汉纳城(即卡尔古利城,英国人汉纳第一个发现了这里的金矿,所以英国人习惯称卡尔古利城为汉纳城。),在矿场主阿兰?邦德看来,整个西澳根本没人敢掳超级矿坑井这头老虎的虎须。但经过今晚,邦德一定会明白了中华还有一句俗语: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矿场守卫队成员大多是邦德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以及少量的退役军人,而澳大利亚的军队……呵,平时他们的训练能比大自流盆地里牧羊农夫的活动量大吗?有人会说起一战时的澳新军团,别听澳洲人自己瞎吹,事实上是一战初期澳新军团在埃及完成训练后,三个师的部队,进攻达达尼尔海峡,加利波利一场战役就被打废,伤亡逾三万五千人,1915年末后一战就没澳大利亚人什么事了。并且他们的对手还不是横行欧洲的德国陆军,而是刚刚经过国内革命匆忙组建起来的土耳其军队,没有最废,只有更废,连英国皇家陆军都被打的啥也不是,你还想指望一帮被流放的流氓地痞组成的军队能打赢战争吗?

    解决矿场大门口的哨兵并不没有费多大事,蒋云志左右手同时举起两根手根轻轻向前摆动,四名红警士兵立刻两人一组潜行过去,转瞬间两名哨兵就被捂嘴刺胸。长久以来的平安无事,以及在澳洲白人们天生的优越感,已经让他们忘记了危险是什么,在站岗的时候,两个白人大个居然闭上眼假寐着,这种战斗对于精锐的红警战士来说,毫无挑战。

    伏在地上隐蔽的钟义无声的咧嘴一乐,扭过头与正蓄势待发的蒋云志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轻声下达命令,“按计划行动,钱志豪率二班固守大门,阻击右侧营房内可能出来支援的守卫队,蒋云志率警卫班突进矿坑内部,堵住矿井内的守卫和矿工们。三班随我来,目标明显是矿场主建筑的那座二层小楼。”

    没有任何声音,蒋云志和钱志豪都点头示意收到,士兵们低头检查弹匣,钟义也将自己五四手枪的弹匣拉出看了看,用力推上后低声的怒吼,“行动!”

    钱志豪率领二班首先跃起,接替了四名警卫班战士的阵地,将大门两侧的杂物堆积起来,形成简易的掩体。

    特种部队一般的警卫班也开始猫着腰向矿坑方向突进,蒋云志跑在最后,在即将离开的那一刹,蒋中士突然回头,“长官,保护好自己!”

    正盯着矿场内情况的钟义一愣,眼角一下子变得湿润好多,郑重的点了点头,“嗯,你也是,中士。”

    警卫班的突击进行的很顺利,已经是入睡时间,矿坑内几乎没有走动的人,矿井的入口边倒是还有十几个矿工依然在工作,四个持枪的守卫靠在柱子上,手中的李-恩菲尔德步枪支在地上,几乎成了他们的第三条腿,看样子也如大门口的哨兵一般在偷懒假寐。蒋云志并没有因此大意,全班十个人分左右两侧,在成堆的废矿石的掩护下小心的靠近。

    而钟义率领的三班也靠着墙体前后掩护着接接近矿场内的主建筑,那排二层小楼。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意外就发生在下一刻。钟义暗示身后的士兵解决二层小楼前的守卫,却不想这位战士脚下踩到了一块废矿,没控制住滑了一跤。噗通一声,一下子惊动了守卫,“Whatyouare?”

    “砰!”不知道红警战士听没听懂他这句鸟语,但可以肯定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了!

    “啊――!”

    惨叫声传来,钟义暗道不好,大喊一声,“第二方案,强攻!”跟在后面还在弯腰注意隐蔽的士兵们猛的跃起,平端着56式突击步枪向楼门口冲去。当三班长霍路一脚踹开楼门时,矿井那边也传来了枪声,这边的枪声让矿井入口的守卫警觉了起来,蒋云志怕井下的守卫和矿工们会收到消息,也只好选择了强攻。解决五十米内四个持枪的守卫,红警战士们只用了五枪,有一个守卫中了两枪。看到躺在血污中的守卫,十几个负责操作升降机的矿工吓得直接趴在了地上,警卫班战士高喊着“putupyourhands!”轻松控制住了矿井入口。

    但枪声已经惊动了大门外营地的守卫队,头头们的骂声和守卫们的报怨声交织在一起。而最关键的由钟义亲自率领的三班在矿场的主建筑二层小楼里却也遇到了麻烦。

    楼内的十余名守卫迷迷糊糊的举起了枪,正好做了红警战士们的靶子。已经入睡的矿场管理人员们大多在梦中便做了俘虏,钟义在二楼找到了Generalmanager'sroom――总经理室,三班长照例是一脚踹开,一个大胖子正费力的趴在床下准备钻进去,霍路上去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胖子的屁股上,一声简直惊天动地的惨叫传来,少尉同志咧嘴一乐,捏了捏了鼻子,“软骨头,那就好办了。”

    在一个怕死怕的要命的胖子的嘴里想问出点什么真的很不困难,尤其是当一支五四手枪的枪口顶在额头上时,都没用钟义发问,胖子就直接说出了“请不要杀我,我只是个经理。保险柜在隔壁的房间,我打不开,钥匙在老板身上。”

    霍路的一脚踹功夫终于遇到了对手,金库的门是一扇厚重的大铁门,胖子经理打不开,而红警战士手中又没有重武器,钟义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8791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9章 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次上战场的人,一般都会面临着恐惧、紧张、激动、烦躁、不安等不良战场心理,就算多次经历训练和演习的钟义也不例外。看到面前三列堪称精锐的红警战士,指挥官同志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

    不需要动员,更不需要像旧军阀一样弄点烟土大洋一类的来激励士气,明知马上要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手中钢枪紧握,刺刀闪闪,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畏缩,有的只是跃跃欲试的小冲动。钟义感觉有些羞愧,和自己相比,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真正的战士!任务已经由蒋云志分配完毕,警卫班负责打头清除矿场守卫的哨兵,二班负责阻击,三班由钟义亲自率领,负责打开金库。

    钟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与平时相比稍有点哑,“同志们,这是我们大中华基地的第一次战斗行动,也是对我们基地发展至关重要的一次战斗,我相信同志们的战斗素养和战斗技巧,所以就不做其他要求了,我只要求同志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对于我这个指挥官、对于我们基地、甚至对于我们未来将要建立的国家来说,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是南中华帝国所有军队各级指挥官在战前最爱说也最经常说的一句话。而首先提出这个理念的钟义大帝在还是少尉时,在他第一次指挥战斗时,就把士兵的生命放在了第一位。(出自《在大帝身边的日子》,近卫军二师006团上校团长钱志豪著。)

    士兵的眼里喷射出一道道热切的目光,那是一种被认可的激动,就如中华古语所言: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只有蒋云志的黑脸依然平静无波,虽然他也在心里暗赞了下指挥官的忽悠……呃,不对,应该是演讲的水平。

    五公里的距离在红警士兵们的脚下只需要半小时,这还包括注意行军时的隐蔽和打头的警卫班清理守卫哨兵的时间。在西澳,一支二百人,还装备着李-恩菲尔德步枪的守卫队算得上是一股相当强大的武装力量了,以李-恩菲尔德步枪的快速射击和装弹的能力,就算面对几千土著人的冲击,也足以自保,更何况经过骚乱后的大屠杀之后,土著人还有数千人的部落了吗?而且一个旅的澳大利亚联邦正规陆军就驻扎在十几公里外的汉纳城(即卡尔古利城,英国人汉纳第一个发现了这里的金矿,所以英国人习惯称卡尔古利城为汉纳城。),在矿场主阿兰?邦德看来,整个西澳根本没人敢掳超级矿坑井这头老虎的虎须。但经过今晚,邦德一定会明白了中华还有一句俗语: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矿场守卫队成员大多是邦德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以及少量的退役军人,而澳大利亚的军队……呵,平时他们的训练能比大自流盆地里牧羊农夫的活动量大吗?有人会说起一战时的澳新军团,别听澳洲人自己瞎吹,事实上是一战初期澳新军团在埃及完成训练后,三个师的部队,进攻达达尼尔海峡,加利波利一场战役就被打废,伤亡逾三万五千人,1915年末后一战就没澳大利亚人什么事了。并且他们的对手还不是横行欧洲的德国陆军,而是刚刚经过国内革命匆忙组建起来的土耳其军队,没有最废,只有更废,连英国皇家陆军都被打的啥也不是,你还想指望一帮被流放的流氓地痞组成的军队能打赢战争吗?

    解决矿场大门口的哨兵并不没有费多大事,蒋云志左右手同时举起两根手根轻轻向前摆动,四名红警士兵立刻两人一组潜行过去,转瞬间两名哨兵就被捂嘴刺胸。长久以来的平安无事,以及在澳洲白人们天生的优越感,已经让他们忘记了危险是什么,在站岗的时候,两个白人大个居然闭上眼假寐着,这种战斗对于精锐的红警战士来说,毫无挑战。

    伏在地上隐蔽的钟义无声的咧嘴一乐,扭过头与正蓄势待发的蒋云志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轻声下达命令,“按计划行动,钱志豪率二班固守大门,阻击右侧营房内可能出来支援的守卫队,蒋云志率警卫班突进矿坑内部,堵住矿井内的守卫和矿工们。三班随我来,目标明显是矿场主建筑的那座二层小楼。”

    没有任何声音,蒋云志和钱志豪都点头示意收到,士兵们低头检查弹匣,钟义也将自己五四手枪的弹匣拉出看了看,用力推上后低声的怒吼,“行动!”

    钱志豪率领二班首先跃起,接替了四名警卫班战士的阵地,将大门两侧的杂物堆积起来,形成简易的掩体。

    特种部队一般的警卫班也开始猫着腰向矿坑方向突进,蒋云志跑在最后,在即将离开的那一刹,蒋中士突然回头,“长官,保护好自己!”

    正盯着矿场内情况的钟义一愣,眼角一下子变得湿润好多,郑重的点了点头,“嗯,你也是,中士。”

    警卫班的突击进行的很顺利,已经是入睡时间,矿坑内几乎没有走动的人,矿井的入口边倒是还有十几个矿工依然在工作,四个持枪的守卫靠在柱子上,手中的李-恩菲尔德步枪支在地上,几乎成了他们的第三条腿,看样子也如大门口的哨兵一般在偷懒假寐。蒋云志并没有因此大意,全班十个人分左右两侧,在成堆的废矿石的掩护下小心的靠近。

    而钟义率领的三班也靠着墙体前后掩护着接接近矿场内的主建筑,那排二层小楼。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意外就发生在下一刻。钟义暗示身后的士兵解决二层小楼前的守卫,却不想这位战士脚下踩到了一块废矿,没控制住滑了一跤。噗通一声,一下子惊动了守卫,“Whatyouare?”

    “砰!”不知道红警战士听没听懂他这句鸟语,但可以肯定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了!

    “啊――!”

    惨叫声传来,钟义暗道不好,大喊一声,“第二方案,强攻!”跟在后面还在弯腰注意隐蔽的士兵们猛的跃起,平端着56式突击步枪向楼门口冲去。当三班长霍路一脚踹开楼门时,矿井那边也传来了枪声,这边的枪声让矿井入口的守卫警觉了起来,蒋云志怕井下的守卫和矿工们会收到消息,也只好选择了强攻。解决五十米内四个持枪的守卫,红警战士们只用了五枪,有一个守卫中了两枪。看到躺在血污中的守卫,十几个负责操作升降机的矿工吓得直接趴在了地上,警卫班战士高喊着“putupyourhands!”轻松控制住了矿井入口。

    但枪声已经惊动了大门外营地的守卫队,头头们的骂声和守卫们的报怨声交织在一起。而最关键的由钟义亲自率领的三班在矿场的主建筑二层小楼里却也遇到了麻烦。

    楼内的十余名守卫迷迷糊糊的举起了枪,正好做了红警战士们的靶子。已经入睡的矿场管理人员们大多在梦中便做了俘虏,钟义在二楼找到了Generalmanager'sroom――总经理室,三班长照例是一脚踹开,一个大胖子正费力的趴在床下准备钻进去,霍路上去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胖子的屁股上,一声简直惊天动地的惨叫传来,少尉同志咧嘴一乐,捏了捏了鼻子,“软骨头,那就好办了。”

    在一个怕死怕的要命的胖子的嘴里想问出点什么真的很不困难,尤其是当一支五四手枪的枪口顶在额头上时,都没用钟义发问,胖子就直接说出了“请不要杀我,我只是个经理。保险柜在隔壁的房间,我打不开,钥匙在老板身上。”

    霍路的一脚踹功夫终于遇到了对手,金库的门是一扇厚重的大铁门,胖子经理打不开,而红警战士手中又没有重武器,钟义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