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历史小说 > 红警之大国崛起 >

第463章 党卫军枪声

第463章 党卫军枪声

    瓦尔特·冯·布劳希奇,1938年被晋升为德国陆军总司令,战争爆发之后,相继指挥进攻波兰、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等诸战役,连战连捷,因而在1940年被元首授予元帅军衔。

    在战争的初期,布劳希奇是元首绝对的左膀右臂,只是在1941年莫斯科战役失败之后,因为健康状况而向阿道夫提出了辞职申请,得到获准后转入预备役隐名度日。

    这一次的流感肆虐,六十岁的老帅也没逃得掉,被传染后即入院治疗,属于濒于放弃的重症患者。邓尼茨与戈培尔联合签署命令,同意大汉帝国体育卫生大臣张汉卿入境,多少也与国防军方面施加的压力有关。一位功勋卓著的老帅在等药救命,你们却还在那因为面子问题而迟迟不准人家入境!人家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人家是体育卫生大臣,不是大汉帝国军总参谋长。

    ——叶帅泪牛流面,“妈蛋,这绝对是躺着也中枪呀!”

    七位陆军元帅的联合签名上书,是邓尼茨与戈培尔无法漠视的。虽然在党卫军系统中,以希姆莱为首的SS军官们,为元首复仇的呼声一直高涨,不绝于耳。可阿道夫不会想到,如果他在生前,没有更改接班人的人选,那么自大并与他一样的狂妄的戈林还真就有可能以复仇的名义,全面向大联盟宣战。

    可是,正是因为他将接班人改为了海军元帅邓尼茨,才使得他死后的德军内部矛盾重重。而最清楚汉、德两军实力差距的邓尼茨对是否开战更是游移不定。

    没有人比曾经的海军司令更明白,德国海军与大汉皇家海军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差距!“也许,根本不用大汉的皇家舰队出手,光是意大利和西班人就能将公海舰队收拾了。还有大不列颠岛上那哥俩,在大汉的皇家造船厂购得多艘主力舰只之后,昔日的世界第一海军大有重整旗鼓之势。”

    拉开墙上的世界地图,邓尼茨悲哀的发现,德国海军已经被紧紧的困在了波罗的海。大联盟的链式封锁,像是一道道紧箍圈般,牢牢勒在了德国海军的脖颈之上。

    战,必败无疑;和,倒可为德意志留得东山再起之机。即使再困难,日尔曼民族也是有这样的能力的。一战失败后距二战时的崛起,德国也只不过用了二十多年而己。

    从接到元首遇难的那一刻起,邓尼茨的心中,就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稍微理智些的人都可以看出,现在,不是德国与大联盟决战的恰当时机。

    “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爆发,给了邓尼茨最好的借口。“我也想为元首报仇,可是我们不能置更多的德意志公民的生命而不顾,我们不能让士兵们带着病去扛枪!”

    邓尼茨在国会在演讲,得到了大多数议员和国防军将领的支持。张汉卿所率领的人道主义医疗队顺lì的进入德国,并迅速在德国国防军的协助下,展开防治疫情传播的工作。

    一时间,德意志境内最多的“卐”字标志被同样是红白色的“红十字”所取代,黄皮肤黑眼珠的大汉医疗队人员,成为了日尔曼人心中的天使。

    虽然,那些可怕的SS队员们仍在努力宣传着,“汉人是敌人,是杀害元首的凶手!”可对平民来说,“慕尼黑空战”离他们有些过于遥远,让被传染的亲人早日康复,才是他们更大的心愿。

    重症室中的布罗希奇元帅奇迹般的康复,让大汉医疗队的声望在欧洲各国中的声誉被抬至了顶点。与二十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死亡了数千万人相比,这次“变异西班牙流感”只是死亡了十几万人,汉国万全堂制药公司的板兰根冲剂功不可没,帝国体育卫生大臣张汉卿亲率医疗队深入疫区,不惧被传染的危险,不辞辛苦的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其大无畏的人道主义精神在全世界范围广为传颂。

    因为德国核试验引起的,并因元首遇害而推至高潮的欧洲危机,因为“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爆发而得到了缓解。

    势必开战的紧张局势在那些带着红十字标志白衣天使们的努力下,变成了全人类共同抵抗传染病恶魔的大团结景象。这样被笼罩在战争阴云下的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高层都长舒了一口气,德意志新任最高统帅同样亦是轻松了许多。

    虽然在边境地区,各国军队依然在紧张对峙,但情况与几个月前已不可同日而语。疫情爆发之后,汉军相继撤离了欧洲,德、意甚至还曾联手焚烧边境线上的垃圾区,以防止病毒传播。

    在人类共同的敌人面前,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军队,都表xiàn理智和人道的一面。

    “这些都证明,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民喜欢战争。热爱和平,共促发展是全人类共同的心愿。大汉帝国愿与全世界所有国家一道,共同抵御天灾,共同应对自然界的恶魔。为了地球能够更加美丽,为了人类能够更加和谐,汉国人民愿意付出,甘心奉献……”

    钟义出席了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消灭变异西班牙流感庆祝大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各国元首和国际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们如雷的掌声中,可以看得出在这次人类共同御敌的“消灭恶魔之战”中,大汉帝国获取的是比赢得战争还要更多的尊敬。

    “打败一个国家容易,可征服人心却绝非战争可以实现!”

    庆祝大会的高潮,是与会的元首们为各国医疗队立功人员颁发证书和勋章的时刻,主办国家西班牙方面,别有深意的将钟义和邓尼茨当排在了一组,汉皇负责颁发证书,德军最高统帅负责给白衣天使佩戴红十字勋章。

    这场面在众人意料之中,又难以避免的有些尴尬。钟义表xiàn出了大国君主的风范,率先微笑着伸出右手。邓尼茨则显得有些被动,或许是欧洲人不太习惯握手礼,但两位可以决定人类命运的手最终还是握在了起。无数闪光灯闪起,如果连这样经典的镜头都抓不住,想必那样的摄影记者也应该会被主编毫不留情的卷铺盖滚蛋。

    可随着相机的拍照声连续响起,一声突兀的枪声让热烈的场面立刻陷入了混乱。一位穿德军党卫队军装的军官不知是如何避过了安检,将一支党卫军部队制式的绍尔M38H手枪带入了会场之内。

    没有会质疑一位党卫军军官的枪法,但在这样的会场中,他也不可能有再射出第二枪的机会,在西班牙的护卫们冲上来之前,身边穿着白色医疗服的各国医护人员就已经将其扑倒。

    再严格的军事训练,也比不上人民群众的叠罗汉大法;再强的党卫军军官,也无法在几十人的身下还能做出其他动作。

    随着枪声倒下的是钟义,这并不让人意外。德国刺客的目标是汉皇,所有人都可以想到,可是还是有太多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颗子弹并不是射向汉皇的,它的目标居然是……邓尼茨。汉皇被击中,居然是……为邓尼茨挡枪。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有木有?这剧情……太刺激了有木有?

    当汉皇中弹,却是躺在德军最高统帅的怀里,这是否会是本世纪最让人惊愕的镜头?拍下具有历史性意义这一幕的,是一位意大利记者。当然枪响之后,其他的记者们都被冲进来的西班牙王宫警卫们控zhì住的时候,只有这位叫做奥莉娅娜的女记者机灵的躲在了巴奔堡王宫的柱子后摄下了让其瞬间成神的一幕。

    只因这一张照片,奥莉娅娜就成为了全世界最有名的记者,没有之一。

    参加红十会庆祝大会的一个好处是如果发生意外,现场最不缺的就是医生。西班牙王宫警卫控zhì场面的能力堪称一流,几十秒后,汉皇就已经被转移到了巴奔堡王宫的贵宾室中,周围就已经只剩下廖廖数人,佛朗哥与邓尼茨拒绝了警卫们的劝阻,坚持陪在了汉皇的身边。

    中枪的部位是左肩,血出了很多,可是并没有生命危险。张汉卿指定的几位汉国医生在做着紧急处置,钟义甚至还微笑着安慰有些过度紧张的白衣天使,“不要慌,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患者。”

    一旁的邓尼茨脸色铁青,笔挺的海军元帅服,难掩其过于愤怒而微微的颤抖。9736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463章 党卫军枪声

    瓦尔特·冯·布劳希奇,1938年被晋升为德国陆军总司令,战争爆发之后,相继指挥进攻波兰、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等诸战役,连战连捷,因而在1940年被元首授予元帅军衔。

    在战争的初期,布劳希奇是元首绝对的左膀右臂,只是在1941年莫斯科战役失败之后,因为健康状况而向阿道夫提出了辞职申请,得到获准后转入预备役隐名度日。

    这一次的流感肆虐,六十岁的老帅也没逃得掉,被传染后即入院治疗,属于濒于放弃的重症患者。邓尼茨与戈培尔联合签署命令,同意大汉帝国体育卫生大臣张汉卿入境,多少也与国防军方面施加的压力有关。一位功勋卓著的老帅在等药救命,你们却还在那因为面子问题而迟迟不准人家入境!人家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人家是体育卫生大臣,不是大汉帝国军总参谋长。

    ——叶帅泪牛流面,“妈蛋,这绝对是躺着也中枪呀!”

    七位陆军元帅的联合签名上书,是邓尼茨与戈培尔无法漠视的。虽然在党卫军系统中,以希姆莱为首的SS军官们,为元首复仇的呼声一直高涨,不绝于耳。可阿道夫不会想到,如果他在生前,没有更改接班人的人选,那么自大并与他一样的狂妄的戈林还真就有可能以复仇的名义,全面向大联盟宣战。

    可是,正是因为他将接班人改为了海军元帅邓尼茨,才使得他死后的德军内部矛盾重重。而最清楚汉、德两军实力差距的邓尼茨对是否开战更是游移不定。

    没有人比曾经的海军司令更明白,德国海军与大汉皇家海军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差距!“也许,根本不用大汉的皇家舰队出手,光是意大利和西班人就能将公海舰队收拾了。还有大不列颠岛上那哥俩,在大汉的皇家造船厂购得多艘主力舰只之后,昔日的世界第一海军大有重整旗鼓之势。”

    拉开墙上的世界地图,邓尼茨悲哀的发现,德国海军已经被紧紧的困在了波罗的海。大联盟的链式封锁,像是一道道紧箍圈般,牢牢勒在了德国海军的脖颈之上。

    战,必败无疑;和,倒可为德意志留得东山再起之机。即使再困难,日尔曼民族也是有这样的能力的。一战失败后距二战时的崛起,德国也只不过用了二十多年而己。

    从接到元首遇难的那一刻起,邓尼茨的心中,就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稍微理智些的人都可以看出,现在,不是德国与大联盟决战的恰当时机。

    “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爆发,给了邓尼茨最好的借口。“我也想为元首报仇,可是我们不能置更多的德意志公民的生命而不顾,我们不能让士兵们带着病去扛枪!”

    邓尼茨在国会在演讲,得到了大多数议员和国防军将领的支持。张汉卿所率领的人道主义医疗队顺lì的进入德国,并迅速在德国国防军的协助下,展开防治疫情传播的工作。

    一时间,德意志境内最多的“卐”字标志被同样是红白色的“红十字”所取代,黄皮肤黑眼珠的大汉医疗队人员,成为了日尔曼人心中的天使。

    虽然,那些可怕的SS队员们仍在努力宣传着,“汉人是敌人,是杀害元首的凶手!”可对平民来说,“慕尼黑空战”离他们有些过于遥远,让被传染的亲人早日康复,才是他们更大的心愿。

    重症室中的布罗希奇元帅奇迹般的康复,让大汉医疗队的声望在欧洲各国中的声誉被抬至了顶点。与二十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死亡了数千万人相比,这次“变异西班牙流感”只是死亡了十几万人,汉国万全堂制药公司的板兰根冲剂功不可没,帝国体育卫生大臣张汉卿亲率医疗队深入疫区,不惧被传染的危险,不辞辛苦的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其大无畏的人道主义精神在全世界范围广为传颂。

    因为德国核试验引起的,并因元首遇害而推至高潮的欧洲危机,因为“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爆发而得到了缓解。

    势必开战的紧张局势在那些带着红十字标志白衣天使们的努力下,变成了全人类共同抵抗传染病恶魔的大团结景象。这样被笼罩在战争阴云下的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高层都长舒了一口气,德意志新任最高统帅同样亦是轻松了许多。

    虽然在边境地区,各国军队依然在紧张对峙,但情况与几个月前已不可同日而语。疫情爆发之后,汉军相继撤离了欧洲,德、意甚至还曾联手焚烧边境线上的垃圾区,以防止病毒传播。

    在人类共同的敌人面前,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军队,都表xiàn理智和人道的一面。

    “这些都证明,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民喜欢战争。热爱和平,共促发展是全人类共同的心愿。大汉帝国愿与全世界所有国家一道,共同抵御天灾,共同应对自然界的恶魔。为了地球能够更加美丽,为了人类能够更加和谐,汉国人民愿意付出,甘心奉献……”

    钟义出席了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消灭变异西班牙流感庆祝大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各国元首和国际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们如雷的掌声中,可以看得出在这次人类共同御敌的“消灭恶魔之战”中,大汉帝国获取的是比赢得战争还要更多的尊敬。

    “打败一个国家容易,可征服人心却绝非战争可以实现!”

    庆祝大会的高潮,是与会的元首们为各国医疗队立功人员颁发证书和勋章的时刻,主办国家西班牙方面,别有深意的将钟义和邓尼茨当排在了一组,汉皇负责颁发证书,德军最高统帅负责给白衣天使佩戴红十字勋章。

    这场面在众人意料之中,又难以避免的有些尴尬。钟义表xiàn出了大国君主的风范,率先微笑着伸出右手。邓尼茨则显得有些被动,或许是欧洲人不太习惯握手礼,但两位可以决定人类命运的手最终还是握在了起。无数闪光灯闪起,如果连这样经典的镜头都抓不住,想必那样的摄影记者也应该会被主编毫不留情的卷铺盖滚蛋。

    可随着相机的拍照声连续响起,一声突兀的枪声让热烈的场面立刻陷入了混乱。一位穿德军党卫队军装的军官不知是如何避过了安检,将一支党卫军部队制式的绍尔M38H手枪带入了会场之内。

    没有会质疑一位党卫军军官的枪法,但在这样的会场中,他也不可能有再射出第二枪的机会,在西班牙的护卫们冲上来之前,身边穿着白色医疗服的各国医护人员就已经将其扑倒。

    再严格的军事训练,也比不上人民群众的叠罗汉大法;再强的党卫军军官,也无法在几十人的身下还能做出其他动作。

    随着枪声倒下的是钟义,这并不让人意外。德国刺客的目标是汉皇,所有人都可以想到,可是还是有太多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颗子弹并不是射向汉皇的,它的目标居然是……邓尼茨。汉皇被击中,居然是……为邓尼茨挡枪。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有木有?这剧情……太刺激了有木有?

    当汉皇中弹,却是躺在德军最高统帅的怀里,这是否会是本世纪最让人惊愕的镜头?拍下具有历史性意义这一幕的,是一位意大利记者。当然枪响之后,其他的记者们都被冲进来的西班牙王宫警卫们控zhì住的时候,只有这位叫做奥莉娅娜的女记者机灵的躲在了巴奔堡王宫的柱子后摄下了让其瞬间成神的一幕。

    只因这一张照片,奥莉娅娜就成为了全世界最有名的记者,没有之一。

    参加红十会庆祝大会的一个好处是如果发生意外,现场最不缺的就是医生。西班牙王宫警卫控zhì场面的能力堪称一流,几十秒后,汉皇就已经被转移到了巴奔堡王宫的贵宾室中,周围就已经只剩下廖廖数人,佛朗哥与邓尼茨拒绝了警卫们的劝阻,坚持陪在了汉皇的身边。

    中枪的部位是左肩,血出了很多,可是并没有生命危险。张汉卿指定的几位汉国医生在做着紧急处置,钟义甚至还微笑着安慰有些过度紧张的白衣天使,“不要慌,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患者。”

    一旁的邓尼茨脸色铁青,笔挺的海军元帅服,难掩其过于愤怒而微微的颤抖。9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