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历史小说 > 红警之大国崛起 >

第5章 有你的地方才是天堂

第5章 有你的地方才是天堂

    警卫班布置在谷口的暗哨已经换岗了五次,蒋云志中士也来一楼大厅查看了数次,每次天堂鸟的回答都是:指挥官在睡觉。

    穿越的后遗症有很多,穿越即迷茫几乎是每一个穿越者的必修课。在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要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承受的,再加上连续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体力上也达到了极限,所以少尉同志的这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下意识的心理恐惧逃避。

    毕竟钟义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刚走出校园还并没有真正面对社会和军营生活的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是个纯粹的钢铁军人,没有生活历练,没有挫折失败的打磨又怎会真正意义上的坚强刚硬?

    来澳洲只是因为在毕业前夕,知道了一个让他悔恨万分的消息。在钟义刚刚迈进军校的时候,在一次首都军校联谊会的活动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宁雪,首都军医学院的三年级生,在那次活动中,两人琴萧合奏一曲《关山月》,默契无比,让人无法相信他们居然是第一次合作。全场同学们如雷的掌声,也让俩个年轻人的心悄悄的走近。并不是经常见面,可每个假期俩个人都会相约相伴,名山大川、秀美小寨,都留下二人幸福的身影。在宁雪大四的那一年,俩个人约好等宁雪毕业就一起来澳洲看大堡礁、看悉尼歌剧院、看乌鲁鲁日出,还要去看一看宁雪最喜欢的天堂鸟。

    就在宁雪毕业的前夕,钟义突然接到了宁雪发来的信息:偶然一次的美好并不代表就可以相伴一生,我考虑了很久,其实我们并不合适,分手吧!钟义,你是一个很棒的男孩子,忘了我,祝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这个突然来到的信息一下子打乱了钟义快乐的大学时光,他甚至以为这是某个朋友的恶作剧,可是从那天开始,他就真的失去了宁雪所有的信息。人找不到,电话关机,找到宁雪的朋友,人家只是摇摇头,“钟义,忘了宁雪吧,她不值得你再付出。”

    这算什么,两年的感情不明不白的就结束了?结束也可以,可你至少面对面的给我个交待吧?在朋友们的言语间,钟义终于了解到貌似是宁雪变心了,宁雪认识了部队上的军二代,人家可以给她更好的前途。

    一场游戏一场梦,钟义一个人在卢沟桥边的酒吧里买醉一夜,用一个记过的学院处分换来剩余两年拼命般的军校生活,男人总要争一口气,钟义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证明某人的选择是错误的!

    勤奋的付出换来了毕业演习成绩的第一名,在上台领奖时,他还在傲娇的想:宁雪,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可随后同室舍友递过来的一封信,瞬间让钟义陷入了崩溃。这是一封宁雪留给他的信,一封在室友手里保存了两年的信。

    原来,宁雪并不是变心了,而是她在毕业前夕的一次体验中,被检查出患了绝症。在回家治疗之前,她苦求身边的同学朋友帮着瞒住钟义,只是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业,她太了解钟义的性格了,如果被他知道真相,他会拼着辍学也会守在她的身边。可她不想那样,她知道钟义有多么疯狂的喜欢坦克,喜欢装甲兵……

    “如果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你,乞求你的原谅,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如果不能,我会期待来生,再次认识你,再次爱上你。”

    “我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后悔爱上你,认识了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义,请替我好好保重你自己,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你都要等着我……爱你!”

    这是那封信的最后一段,令人伤心断肠的最后一段!宁雪的家在一个边远小县城,赶到她家里已是三天之后,钟义终于再一次看到了宁雪――墓碑上照片里的宁雪面带着微笑,清纯如莲。

    来到澳洲,就是为了实现宁雪生前的愿望,看大堡礁、看悉尼歌剧院、看乌鲁鲁日出,只是,还没有来的及去巴布亚看天堂鸟,就在艾尔斯巨岩那被基地车带到1934年。

    刚刚睡醒的钟义觉得胸口有点闷,他又梦到宁雪了,梦到二人约会,他送给她一束鹤望兰,可宁雪嘟起了小嘴,娇蛮的说:“我才不要天堂鸟花,我要去看粉艳天堂鸟。”

    苦笑着摇了摇头,钟义觉得眼角渐渐湿润,“宁雪,就算有天堂鸟又如何,对于我来说,有你的地方才是天堂……”

    “报告长官,矿石采炼场已经建造完毕。”女主播柔媚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特别的突兀。

    “鸟,你有时很讨厌!”

    “报告长官,这是我的职责,我认为,基地的建设最重要!”

    “靠……好了,你是个称职的副官,我马上来。”

    儿女私情暂抛到一边吧,现在是1934年,智能系统天堂鸟说的对,基地的建设最重要。再一次坐到二楼的控制台前,建筑界面的发电厂、矿石采炼厂之外,第三个建筑单位军营终于点亮。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建筑单位,只有建造出军营,才可以开启防御界面和人物界面,不用细看介绍了,点击确认,军营的位置也放到基地主建筑的旁边,出口正对着主建筑的小广场,需要等待六小时。手指轻拔,再把视线转移到全息屏上采炼厂的位置,如同火电机组般的庞大建筑之上,一根粗粗的大烟囱高高竖立着,一辆武装采矿车静静的停在采炼厂旁边,等待着基地发出的指令。

    “鸟,现在可以探测基地周围的矿藏情况了吗?”

    “报告长官,已经探测完毕,在基地周围五十公里半径的范围内,共有三处可以开采的矿藏,两处铁矿一个金矿,最为容易开采的是三十公里外的露天铁矿,就是那块被称为乌鲁鲁的红色巨石,有二百五十万资金的开采价值;另一处在马格雷斯夫山脉中,铁矿埋藏较深,以采矿车现在的开采能力,会比较困难,需要有更大型的采矿设备;另一处金矿距离我们比较远,超出了五十公里范围,我们只是探测到了金矿的矿脉。所以,建议长官就近开采乌鲁鲁红色巨石。”

    钟义嘿嘿一笑,“老夫夜观天象,早就算准了那块大红石了。只是因为这二百五十万的资金,就要把世界第一大石给挖没了,后世再没有艾尔斯巨岩了。”

    接到指令,蒋云志指派了警卫班两位具备驾驶能力的红警战士负责开采矿车,又交待了注意事项。

    钟义轻声感叹,基地奖励的这一个班的战士可有用了,没有他们,采矿车也必须要等到军营建造完毕,征召出士兵来才能开动。

    抬头看了看基地的剩余资金,建造发电厂和矿石采炼厂消耗了两千八百的资金,一会看一下每车铁矿石能回收多少资金吧,等军营建造完毕,就可以征召士兵,这资金就得算计着来了。

    眯着眼睛回忆一下玩游戏时前期资金的安排策略,虽说这里与游戏中有太多的不同,但是也可以借鉴下。

    突然耳边传来女主播急急的声音:“报告长官,采矿车遭到攻击,请求支援。”8367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5章 有你的地方才是天堂

    警卫班布置在谷口的暗哨已经换岗了五次,蒋云志中士也来一楼大厅查看了数次,每次天堂鸟的回答都是:指挥官在睡觉。

    穿越的后遗症有很多,穿越即迷茫几乎是每一个穿越者的必修课。在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要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承受的,再加上连续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体力上也达到了极限,所以少尉同志的这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下意识的心理恐惧逃避。

    毕竟钟义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刚走出校园还并没有真正面对社会和军营生活的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是个纯粹的钢铁军人,没有生活历练,没有挫折失败的打磨又怎会真正意义上的坚强刚硬?

    来澳洲只是因为在毕业前夕,知道了一个让他悔恨万分的消息。在钟义刚刚迈进军校的时候,在一次首都军校联谊会的活动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宁雪,首都军医学院的三年级生,在那次活动中,两人琴萧合奏一曲《关山月》,默契无比,让人无法相信他们居然是第一次合作。全场同学们如雷的掌声,也让俩个年轻人的心悄悄的走近。并不是经常见面,可每个假期俩个人都会相约相伴,名山大川、秀美小寨,都留下二人幸福的身影。在宁雪大四的那一年,俩个人约好等宁雪毕业就一起来澳洲看大堡礁、看悉尼歌剧院、看乌鲁鲁日出,还要去看一看宁雪最喜欢的天堂鸟。

    就在宁雪毕业的前夕,钟义突然接到了宁雪发来的信息:偶然一次的美好并不代表就可以相伴一生,我考虑了很久,其实我们并不合适,分手吧!钟义,你是一个很棒的男孩子,忘了我,祝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这个突然来到的信息一下子打乱了钟义快乐的大学时光,他甚至以为这是某个朋友的恶作剧,可是从那天开始,他就真的失去了宁雪所有的信息。人找不到,电话关机,找到宁雪的朋友,人家只是摇摇头,“钟义,忘了宁雪吧,她不值得你再付出。”

    这算什么,两年的感情不明不白的就结束了?结束也可以,可你至少面对面的给我个交待吧?在朋友们的言语间,钟义终于了解到貌似是宁雪变心了,宁雪认识了部队上的军二代,人家可以给她更好的前途。

    一场游戏一场梦,钟义一个人在卢沟桥边的酒吧里买醉一夜,用一个记过的学院处分换来剩余两年拼命般的军校生活,男人总要争一口气,钟义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证明某人的选择是错误的!

    勤奋的付出换来了毕业演习成绩的第一名,在上台领奖时,他还在傲娇的想:宁雪,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可随后同室舍友递过来的一封信,瞬间让钟义陷入了崩溃。这是一封宁雪留给他的信,一封在室友手里保存了两年的信。

    原来,宁雪并不是变心了,而是她在毕业前夕的一次体验中,被检查出患了绝症。在回家治疗之前,她苦求身边的同学朋友帮着瞒住钟义,只是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业,她太了解钟义的性格了,如果被他知道真相,他会拼着辍学也会守在她的身边。可她不想那样,她知道钟义有多么疯狂的喜欢坦克,喜欢装甲兵……

    “如果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你,乞求你的原谅,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如果不能,我会期待来生,再次认识你,再次爱上你。”

    “我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后悔爱上你,认识了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义,请替我好好保重你自己,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你都要等着我……爱你!”

    这是那封信的最后一段,令人伤心断肠的最后一段!宁雪的家在一个边远小县城,赶到她家里已是三天之后,钟义终于再一次看到了宁雪――墓碑上照片里的宁雪面带着微笑,清纯如莲。

    来到澳洲,就是为了实现宁雪生前的愿望,看大堡礁、看悉尼歌剧院、看乌鲁鲁日出,只是,还没有来的及去巴布亚看天堂鸟,就在艾尔斯巨岩那被基地车带到1934年。

    刚刚睡醒的钟义觉得胸口有点闷,他又梦到宁雪了,梦到二人约会,他送给她一束鹤望兰,可宁雪嘟起了小嘴,娇蛮的说:“我才不要天堂鸟花,我要去看粉艳天堂鸟。”

    苦笑着摇了摇头,钟义觉得眼角渐渐湿润,“宁雪,就算有天堂鸟又如何,对于我来说,有你的地方才是天堂……”

    “报告长官,矿石采炼场已经建造完毕。”女主播柔媚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特别的突兀。

    “鸟,你有时很讨厌!”

    “报告长官,这是我的职责,我认为,基地的建设最重要!”

    “靠……好了,你是个称职的副官,我马上来。”

    儿女私情暂抛到一边吧,现在是1934年,智能系统天堂鸟说的对,基地的建设最重要。再一次坐到二楼的控制台前,建筑界面的发电厂、矿石采炼厂之外,第三个建筑单位军营终于点亮。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建筑单位,只有建造出军营,才可以开启防御界面和人物界面,不用细看介绍了,点击确认,军营的位置也放到基地主建筑的旁边,出口正对着主建筑的小广场,需要等待六小时。手指轻拔,再把视线转移到全息屏上采炼厂的位置,如同火电机组般的庞大建筑之上,一根粗粗的大烟囱高高竖立着,一辆武装采矿车静静的停在采炼厂旁边,等待着基地发出的指令。

    “鸟,现在可以探测基地周围的矿藏情况了吗?”

    “报告长官,已经探测完毕,在基地周围五十公里半径的范围内,共有三处可以开采的矿藏,两处铁矿一个金矿,最为容易开采的是三十公里外的露天铁矿,就是那块被称为乌鲁鲁的红色巨石,有二百五十万资金的开采价值;另一处在马格雷斯夫山脉中,铁矿埋藏较深,以采矿车现在的开采能力,会比较困难,需要有更大型的采矿设备;另一处金矿距离我们比较远,超出了五十公里范围,我们只是探测到了金矿的矿脉。所以,建议长官就近开采乌鲁鲁红色巨石。”

    钟义嘿嘿一笑,“老夫夜观天象,早就算准了那块大红石了。只是因为这二百五十万的资金,就要把世界第一大石给挖没了,后世再没有艾尔斯巨岩了。”

    接到指令,蒋云志指派了警卫班两位具备驾驶能力的红警战士负责开采矿车,又交待了注意事项。

    钟义轻声感叹,基地奖励的这一个班的战士可有用了,没有他们,采矿车也必须要等到军营建造完毕,征召出士兵来才能开动。

    抬头看了看基地的剩余资金,建造发电厂和矿石采炼厂消耗了两千八百的资金,一会看一下每车铁矿石能回收多少资金吧,等军营建造完毕,就可以征召士兵,这资金就得算计着来了。

    眯着眼睛回忆一下玩游戏时前期资金的安排策略,虽说这里与游戏中有太多的不同,但是也可以借鉴下。

    突然耳边传来女主播急急的声音:“报告长官,采矿车遭到攻击,请求支援。”8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