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历史小说 > 红警之大国崛起 >

第462章 板兰根药剂

第462章 板兰根药剂

    所有的局势因为德国空军一号的被击落而发生了改变。

    “断刺”计划在即将进入倒计时的那一刹被紧急叫停;大联盟主要国家的军队全部进行一级战备状态;英、苏、意、西、土等欧洲的大联盟国家开始疏散重要城市的人口,以应对德军接下来可能的疯狂报复。

    钟义的脑子中也有点乱。

    桂文宽命令皇家空军战机抢前出战,拦截可以携带原子弹的德军运输,这没有任何问题。谁知道本想捞一网大鱼,就掏出了鱼王?

    德国方面,已经正式宣布了海军元帅邓尼茨出任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以及戈培尔担任政府首脑的消息。但到目前为止,德军也只是提高了战备状态,并调动了法国境内大西洋沿岸的守军,向法、意边界集中。当然,在事发地慕尼黑,也聚集了大量的党卫军部队,但根据空军侦察机的情报来看,党卫军的装甲部队并没有越过奥地利国界,逼近意大利的意图。

    钟义在犹豫,事情已经发生,阿道夫已死,再去讨论得失或是对错都没有什么意义。是否在德军的战争机qì仍没有面启动的时刻,再次拿下先手,继续执行“断刺”计划?

    甚至于,蒋云志元帅提出了增加核打击力度,扩大核爆地范围。

    ……

    钟义有些无语,蒋帅一直对隆美尔之死耿耿于怀,视小胡子为杀兄仇人。德国元首被皇家空军干掉,最兴奋的就莫过于蒋黑脸了。

    但是蒋帅的提yì并非没有道理,趁着德国陷入混乱之际,“断刺”计划成功实施的可能性又大了许多。在这个时候同时核爆德国的重要城市,很有可能逼迫德国政府投降并接受“马赛”六条,但另一个可能就是这将更加激起德国人的仇恨,引起再一次的全面战争。

    历史的抉择点,宿命般的交到了汉皇的手中。陛xià的选择将决定历史的车轮,驶向哪一个方向。

    卫青阁中,统帅部一干军方大佬在会议桌左侧顺序而坐,而右侧,则是以张嘉璈、赫巴尔为首的政府内阁成员。

    这是一次帝国最高级别的内阁和军委联合会议,这证明“德国空军一号”事件,已经不单单是一场军事冲突,它更涉及到政/治外交等方面。

    虽然,汉、德之间,仍处于战争状态;虽然,以德国人的表xiàn,奇耻大辱决不可忍。但两军对峙的前线传回来的消息,德军一直保持克制,在小胡子的死讯传出来后的第三天,两军并没有发生直接交火。

    这很诡异,但对于大汉帝国来说,却是一个机会,一个和平解决欧洲危机的机会。

    卫青阁会议室中,军方人员在这样的军政联席会议上,显得比较沉默。以蒋云志为首的元帅们,似乎秉持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的表xiàn,并没有在会议上发表太多的意见。倒是政府方面,几位内阁大臣都提出了和平解决欧洲危机的建yì,外交大臣威尔森更是表示,自己可以亲自去德国,参加德国元首的国葬,以示帝国的和平解决危机的诚意。

    钟义抬起了头,直视了外务大臣好几秒,对威尔臣有这样的勇气深感意外。在1945年年初,张嘉璈总理大臣第二次重组内阁时,受邀加入大汉复兴党的张汉卿成为了内阁体育卫生大臣。陛xià对于少帅从政,一支是持着不鼓励不打压,任其发挥的态度。

    军情局方面,也表示张汉卿在最近几年中,表xiàn得不再消沉,积极投身公益活动,为自己赚取政/治资本。但与出身东北军的军中将领们过从甚少,看来他很明白陛xià会忌惮他什么和支持他什么。

    入阁,虽然仅仅是并没有多少发言权的体育卫生大臣,依然是张汉卿在政途上迈出的坚实的一步。四十多岁的他还正处于好时候,与已年近六十的总理大臣张嘉璈相比,他还有时间去努力。

    当然,在独裁专政的大汉帝国,想要在政途上取得更大的成就,汉皇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张汉卿对于曾将他从委员长的囚禁中解救出来的汉皇,始终抱着一颗感恩的心。

    识大势者方为俊杰,如今的“少帅”之称仅仅是一种怀旧的心情,张汉卿不认为“可以打败全世界”的汉皇是他可以挑战的。但东北军少帅的旧身份却绝对有利他在政途上发展,毕竟,在南华,有相当比例的汉人都是从中华移民而来。张家父子两代盛名在中华人的心中……毁誉参半,但很多时候,名气就代表了资历。

    本次军、政联合会议,也是张汉卿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卫青阁,进入这个实际上的帝国最高决策之地。威尔森表示可以以身探险,去德国吊唁的表xiàn,赢得了陛xià赞赏的目光。少帅也灵机一动,这未尝不是自己表xiàn的机会。

    他想起了当年黄姑屯事件,老爹被小鬼子暗算之后,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就曾假腥腥的来大帅府探望。那时,明知道是小鬼子干的,可张汉卿仍不得不与日本人虚与委蛇,打着哈哈却心里骂娘。这与现今汉、德之间的外交局势何其相似?

    在卫青阁讲故事的,张汉卿不是第一个,但却是最成功的一个。“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

    “春秋楚国可以行此豪言、为此大事。我大汉帝国军更强、器更利,何不为也?陛xià,汉卿亦愿前往德意志,为陛xià签回个‘城下之盟’来。”

    钟义:……

    敢情来南华几年,这哥们是戏没少看,书没少听呀!这家伙的,把玄武区那些曲艺馆的架式都搬卫青阁来了。

    不过钟义对这番作态倒也不讨厌,云老九也经常去那混,与张峥逗嘴占到便宜得意时,时而哼上几句戏词,来上这么一段。

    在“洋气”十足的卫青阁,不时添加一些汉之传统古韵遗风的气息,倒也不错。只是以张汉卿的这种心态去德国?你真当是十几年前的东北呢?那时的东北,日本人就是祖宗,连张大帅也得是万分注意的小心应付。

    可德国就不一样,虽说有帝国的核威慑等战略优势,但惹毛了那帮家伙,他们会管什么后果?当然在西线战事未结束的情况下,小胡都敢挥军东进,挑战国土面积越过两千万平方公里的红色政权。张汉卿要是真敢去柏林装大爷……钟义嘿嘿一乐,“用脚后跟都能到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直接枪毙算是轻的,盖世太保们解决人的手段虽然比不得锦衣卫、血滴子那般的花样众多,可也是蛮有创新精神的。

    前世那些犹太人集中营,哪个不是被称为最效率的杀人机qì?

    “陛xià,欧巴罗大陆上正流感盛行,包括德意志在内的欧洲各国,对此都束手无策。正巧,南华的万全堂制药公司研制出了一种中药冲剂,对治疗这种被称为‘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疾病,有很好的特效。我想……”

    钟义眼前一亮,看来张汉卿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早有准备。打着治病救人的招牌,前往欧洲绝对是一个不会激起太多反感的好办法。

    1918年的那场“世纪瘟疫”,夺去了数千万人的性命,连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都死于非命,所以才被称为“西班牙流感”。而这一次的疫情虽然没有三十年前的那次严zhòng,但既然被冠以“变异西班牙流感”,那想必在各国政府官员的心中,一定会畏之如虎。

    能够帮他们解决这个大麻烦,不单单是为人类造福,营造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还可以在很大的程dù上赢得欧洲各国人民的好感,为帝国创zào出更为有利的外交局面。

    “汉卿,你确定那种药剂可以控zhì欧洲的疫情吗?”

    “是的,陛xià。有十几例自欧洲归来的患者,都已经被我们治愈。目前,在帝国及其所有的殖民区境内,再无一例已发现的‘变异西班牙流感’患者。”

    “好!不管欧洲之行如何,汉卿你能控zhì住瘟疫在南华的传播,就当记首功!”比起其他人,对传染病的恐怖性,钟义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不要说非典,就是那什么H1N1之类的……实际上,这种变异西班牙流感,就是一种禽流感。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没有禽流感这个称呼。

    中药对禽流感有奇效,万全堂的板兰根冲剂在1945年帮助人9892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462章 板兰根药剂

    所有的局势因为德国空军一号的被击落而发生了改变。

    “断刺”计划在即将进入倒计时的那一刹被紧急叫停;大联盟主要国家的军队全部进行一级战备状态;英、苏、意、西、土等欧洲的大联盟国家开始疏散重要城市的人口,以应对德军接下来可能的疯狂报复。

    钟义的脑子中也有点乱。

    桂文宽命令皇家空军战机抢前出战,拦截可以携带原子弹的德军运输,这没有任何问题。谁知道本想捞一网大鱼,就掏出了鱼王?

    德国方面,已经正式宣布了海军元帅邓尼茨出任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以及戈培尔担任政府首脑的消息。但到目前为止,德军也只是提高了战备状态,并调动了法国境内大西洋沿岸的守军,向法、意边界集中。当然,在事发地慕尼黑,也聚集了大量的党卫军部队,但根据空军侦察机的情报来看,党卫军的装甲部队并没有越过奥地利国界,逼近意大利的意图。

    钟义在犹豫,事情已经发生,阿道夫已死,再去讨论得失或是对错都没有什么意义。是否在德军的战争机qì仍没有面启动的时刻,再次拿下先手,继续执行“断刺”计划?

    甚至于,蒋云志元帅提出了增加核打击力度,扩大核爆地范围。

    ……

    钟义有些无语,蒋帅一直对隆美尔之死耿耿于怀,视小胡子为杀兄仇人。德国元首被皇家空军干掉,最兴奋的就莫过于蒋黑脸了。

    但是蒋帅的提yì并非没有道理,趁着德国陷入混乱之际,“断刺”计划成功实施的可能性又大了许多。在这个时候同时核爆德国的重要城市,很有可能逼迫德国政府投降并接受“马赛”六条,但另一个可能就是这将更加激起德国人的仇恨,引起再一次的全面战争。

    历史的抉择点,宿命般的交到了汉皇的手中。陛xià的选择将决定历史的车轮,驶向哪一个方向。

    卫青阁中,统帅部一干军方大佬在会议桌左侧顺序而坐,而右侧,则是以张嘉璈、赫巴尔为首的政府内阁成员。

    这是一次帝国最高级别的内阁和军委联合会议,这证明“德国空军一号”事件,已经不单单是一场军事冲突,它更涉及到政/治外交等方面。

    虽然,汉、德之间,仍处于战争状态;虽然,以德国人的表xiàn,奇耻大辱决不可忍。但两军对峙的前线传回来的消息,德军一直保持克制,在小胡子的死讯传出来后的第三天,两军并没有发生直接交火。

    这很诡异,但对于大汉帝国来说,却是一个机会,一个和平解决欧洲危机的机会。

    卫青阁会议室中,军方人员在这样的军政联席会议上,显得比较沉默。以蒋云志为首的元帅们,似乎秉持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的表xiàn,并没有在会议上发表太多的意见。倒是政府方面,几位内阁大臣都提出了和平解决欧洲危机的建yì,外交大臣威尔森更是表示,自己可以亲自去德国,参加德国元首的国葬,以示帝国的和平解决危机的诚意。

    钟义抬起了头,直视了外务大臣好几秒,对威尔臣有这样的勇气深感意外。在1945年年初,张嘉璈总理大臣第二次重组内阁时,受邀加入大汉复兴党的张汉卿成为了内阁体育卫生大臣。陛xià对于少帅从政,一支是持着不鼓励不打压,任其发挥的态度。

    军情局方面,也表示张汉卿在最近几年中,表xiàn得不再消沉,积极投身公益活动,为自己赚取政/治资本。但与出身东北军的军中将领们过从甚少,看来他很明白陛xià会忌惮他什么和支持他什么。

    入阁,虽然仅仅是并没有多少发言权的体育卫生大臣,依然是张汉卿在政途上迈出的坚实的一步。四十多岁的他还正处于好时候,与已年近六十的总理大臣张嘉璈相比,他还有时间去努力。

    当然,在独裁专政的大汉帝国,想要在政途上取得更大的成就,汉皇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张汉卿对于曾将他从委员长的囚禁中解救出来的汉皇,始终抱着一颗感恩的心。

    识大势者方为俊杰,如今的“少帅”之称仅仅是一种怀旧的心情,张汉卿不认为“可以打败全世界”的汉皇是他可以挑战的。但东北军少帅的旧身份却绝对有利他在政途上发展,毕竟,在南华,有相当比例的汉人都是从中华移民而来。张家父子两代盛名在中华人的心中……毁誉参半,但很多时候,名气就代表了资历。

    本次军、政联合会议,也是张汉卿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卫青阁,进入这个实际上的帝国最高决策之地。威尔森表示可以以身探险,去德国吊唁的表xiàn,赢得了陛xià赞赏的目光。少帅也灵机一动,这未尝不是自己表xiàn的机会。

    他想起了当年黄姑屯事件,老爹被小鬼子暗算之后,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就曾假腥腥的来大帅府探望。那时,明知道是小鬼子干的,可张汉卿仍不得不与日本人虚与委蛇,打着哈哈却心里骂娘。这与现今汉、德之间的外交局势何其相似?

    在卫青阁讲故事的,张汉卿不是第一个,但却是最成功的一个。“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

    “春秋楚国可以行此豪言、为此大事。我大汉帝国军更强、器更利,何不为也?陛xià,汉卿亦愿前往德意志,为陛xià签回个‘城下之盟’来。”

    钟义:……

    敢情来南华几年,这哥们是戏没少看,书没少听呀!这家伙的,把玄武区那些曲艺馆的架式都搬卫青阁来了。

    不过钟义对这番作态倒也不讨厌,云老九也经常去那混,与张峥逗嘴占到便宜得意时,时而哼上几句戏词,来上这么一段。

    在“洋气”十足的卫青阁,不时添加一些汉之传统古韵遗风的气息,倒也不错。只是以张汉卿的这种心态去德国?你真当是十几年前的东北呢?那时的东北,日本人就是祖宗,连张大帅也得是万分注意的小心应付。

    可德国就不一样,虽说有帝国的核威慑等战略优势,但惹毛了那帮家伙,他们会管什么后果?当然在西线战事未结束的情况下,小胡都敢挥军东进,挑战国土面积越过两千万平方公里的红色政权。张汉卿要是真敢去柏林装大爷……钟义嘿嘿一乐,“用脚后跟都能到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直接枪毙算是轻的,盖世太保们解决人的手段虽然比不得锦衣卫、血滴子那般的花样众多,可也是蛮有创新精神的。

    前世那些犹太人集中营,哪个不是被称为最效率的杀人机qì?

    “陛xià,欧巴罗大陆上正流感盛行,包括德意志在内的欧洲各国,对此都束手无策。正巧,南华的万全堂制药公司研制出了一种中药冲剂,对治疗这种被称为‘变异西班牙流感’的疾病,有很好的特效。我想……”

    钟义眼前一亮,看来张汉卿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早有准备。打着治病救人的招牌,前往欧洲绝对是一个不会激起太多反感的好办法。

    1918年的那场“世纪瘟疫”,夺去了数千万人的性命,连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都死于非命,所以才被称为“西班牙流感”。而这一次的疫情虽然没有三十年前的那次严zhòng,但既然被冠以“变异西班牙流感”,那想必在各国政府官员的心中,一定会畏之如虎。

    能够帮他们解决这个大麻烦,不单单是为人类造福,营造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还可以在很大的程dù上赢得欧洲各国人民的好感,为帝国创zào出更为有利的外交局面。

    “汉卿,你确定那种药剂可以控zhì欧洲的疫情吗?”

    “是的,陛xià。有十几例自欧洲归来的患者,都已经被我们治愈。目前,在帝国及其所有的殖民区境内,再无一例已发现的‘变异西班牙流感’患者。”

    “好!不管欧洲之行如何,汉卿你能控zhì住瘟疫在南华的传播,就当记首功!”比起其他人,对传染病的恐怖性,钟义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不要说非典,就是那什么H1N1之类的……实际上,这种变异西班牙流感,就是一种禽流感。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没有禽流感这个称呼。

    中药对禽流感有奇效,万全堂的板兰根冲剂在1945年帮助人9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