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玄幻小说 > 终极梦想之青色君王 >

章一 她的倔强,我来守护!

章一 她的倔强,我来守护!

  四月底,中原地区总是气候宜人。墨帝国,也正是风调雨顺的时节。

  汉京,墨帝国首都,琼花盛开,给庞大的城市增添了一分淡雅的青色。然而今年的琼花,却无人问津……

  纷纷攘攘的街道上人声鼎沸,叫卖声和讨价声此起彼伏。送货的马车来不及落脚,买家的货车便接踵而至。店铺的伙计们一言不发、手脚麻利地卸货装货,成吨的粮食就这样被拥挤的人群抢购着。

  粮食!偌大的集市上没有半点嬉闹的色彩,偶尔的几个孩童也一言不发,帮父母搬着米面。

  大战在即!

  北辽人的大军已在关外集结。四月的中原正值春季,农作物才刚刚冒出新芽,这次北辽帝国绝不是为掠夺粮食而来……

  大街上到处都是抢购粮食的百姓,淳朴的他们深深地知道:兵荒马乱的年代,粮草便是一切。

  哒哒!哒哒!

  几匹快马从街道上飞驰而过,数骑衣甲鲜明的骑士紧跟着最前面的红衣女子,一头扎进了密集的人群,顿时引起一片叫骂声。

  百姓们的闲言碎语很快便平息了下来,就连神色匆匆的运粮人也放慢了脚步——

  骑士的甲胄上纹着毛笔与剑的徽章,那是帝国皇家的象征。帝国太祖墨翟以“兼爱、非攻”立国,主张以文为武,因而有了“毛笔与剑”的徽章。

  嘶——

  被人群阻碍的马抬起前腿,一阵踢踏后停了下来。

  “公主殿下!”见红衣女子停下,骑士们松了口气。

  看着呈包夹之势围过来的皇家禁卫,女子樱桃般的嘴唇一点点失去了血色,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什么礼与法….”她喃喃道,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此刻满是决绝。

  “我就算死,也不会缠足!”清脆地怒吼在骑士们的包围下显得那么软弱。

  “那你就去死好了,不遵礼数的败类!”一名身披金色披风的骑士从禁卫军中缓缓走出,胸前镶金玉的皇家徽章闪闪发光。

  认出上前的这人,女子惨然一笑:“墨凌风,你这个下贱的小人,早就盼着我死了,是不是!”

  “身为帝国公主,却在市井之上胡言乱语,败坏皇家的颜面……”墨凌风戏谑地看着女子,缓缓抽出佩剑:“禁卫军,就地格杀!”

  听得此言,周围的百姓们纷纷攥紧了拳头,红衣女子一向乐善好施、待民如子,可面对佩戴皇家徽章的禁卫军骑士,人们只能悲愤地咬紧牙关。

  “太子殿下,她毕竟是帝国公主,这….”骑士们踌躇地望向墨凌风。

  “就地格杀!”墨凌风缓缓举剑。

  百姓们见状,纷纷劝阻起红衣女子:“公主殿下!不就是缠足么,怎么说也是我国的传统礼法,万万不可因此而死啊!”

  “是啊,公主殿下,虽然痛一点,可…”

  女子凄然地抬起头,一丝泪花在眼底闪烁,水灵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天空。

  “我连死都不怕,难道只是怕痛么?就这样结束了么….”

  唰——

  一道人影从天边掠过,快的不可思议,却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仿佛万马千军!

  “这是!!”人群骚动了起来,即使是传说中的大侠也只是“飞檐走壁”,就算是神仙也得“御剑”才能飞天,踏空而行的本领连听都没听过,何况就在眼前!

  女子空洞的眼眸霎时充满了不可思议,身形一晃,险些摔下马来。

  一道修长而挺拔的身影缓缓地落在骑士们的面前,男子一身青色长袍,双手背后,淡淡地看向手持长剑的墨凌风。

  “你…你是何人!”墨凌风死命地拉着缰绳,在那人的目光注视下,西域宝马竟然直打哆嗦。

  “你,可是要对她动手?”青袍男子并未接话,只是问道。

  “皇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记忆里天下武林中并没有一位身着青袍的高手,墨凌风松了口气,又挺起了腰杆。高手又怎样,在帝国的雄兵之下,也不过是体魄强壮一点的普通人罢了,何况汉京还有皇帝坐镇。

  “那你的意思,就是默认了?”青袍男子淡淡地说。骤然间,他平淡的双眼爆射出一抹凌厉之色,笔挺的剑眉随之一蹙,像两把出鞘的宝剑一般。

  倏然之间,狂风四起,一股黄河入海般的气势轰然扩散!

  砰!!

  像是被无形的巨石砸中一样,几名骑士连人带马被击飞了数十丈之远!就连地面也随之颤抖。

  “怎么可能….”女子惊讶地合不拢嘴。

  “好!”

  “这是天神下凡了!”

  ……

  周围的百姓们被震惊之后随即欢呼起来,刚才的悲愤一扫而空,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

  但这位青袍人顶撞的可是帝国太子——墨凌风啊!帝国在维护皇家尊严时可谓是铁血无情。百姓们不由得唏嘘了起来。

  墨凌风挣扎着爬了起来,阴晴不定地看着青袍男子,刚才那一击他虽然看不清动作,但这股力量至少与帝王相当。墨帝国的帝王级强者,也只有那位无上至尊了,何况这青袍男子看起来如此年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青袍男子呆了一下:自己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却发现从现代而来的他在这个封建的社会中拥有了超凡的力量,便决心圆自己一个皇帝梦,更要用这份力量给受压迫的百姓带来正义,因此用曾经的名字未免太普通了点……

  如果我是皇帝,别人过问我的名讳,我会怎么说呢?

  “卿勿问!”——你等不要过问!

  嗯,有了!

  “我叫…青无问。”

  一个响彻天地的名字,彻底改变这世界的三个字,就在少年略带儿戏的思考中诞生了。

  “青无问阁下,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墨凌风沉吟道,这个少年与自己年纪相仿,可却有帝王般的实力,虽然不可思议,但眼下的青袍男子确确实实有着建立帝国的资格!

  念及此处,墨凌风微微躬身道:“不知阁下是哪个帝国的至尊,亲自来汉京,我们也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不过,”墨凌风抬起头,抚了抚胸前镶金玉的皇家徽章,“阁下身为他国至尊,怎能如此插手我帝国皇家事务,何况是在汉京,希望阁下给我们合理的解释。”

  “够了!”红衣女子上前怒斥道,“你们有本事冲我来,不要难为青大人!”

  不知怎么,这位年轻的至尊总给她一种别样的感觉,虽然同为至尊,却和自己的父皇天差地别,就像…这满城盛开的青色琼花。

  一只修长而素净的手轻轻搭在了女子的肩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温暖,女孩俊俏的小脸霎时红了起来。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小姐姐?”那只手的主人轻轻问道。

  “小姐…姐?”红衣女子楞了一下:这是异国的称呼么,可怎么觉得有些可爱呢?

  “嗯?”

  “啊…”公主殿下回过神来,“墨沫…”

  “馍馍?”

  “是…墨沫啦!”她低下头,把更红了的脸埋在垂下的秀发间。

  “噢!”青无问见状讪讪地放下手,自己上辈子搭讪失败过无数个女生,可这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青无问阁下!”墨凌风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管怎样,墨沫仍是帝国公主,怎能受如此轻浮之举,虽然此时的墨沫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并不像是生气的模样。

  “嗯?”

  “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样啊,”青无问摸了摸下巴,“合理的解释,是么?”

  “正是!”

  “那我且问你,此女子何错之有?”

  “拒绝缠足,拒绝婚约,是为不遵礼术,此其一!

  市井之间,呵斥皇兄,是为败坏礼德,此其二!

  一介女流,参政摄政,是为忤逆礼法,此其三!

  支持战争,扬言讨伐北辽,是违反祖训,此其四!

  四罪并发,其罪当诛!”墨凌风一声大过一声。

  墨沫方才红润的小脸愈来愈惨白,一言不发地看着怒斥着自己的皇兄,只是捏紧了小小的拳头。她知道,即使她反驳,众人也不会理解的,若不是曾经反驳过无数次,她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哈哈哈哈!”前身生在现代的青无问听到此番言论,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包括墨沫在内的众人疑惑地看着这位年轻的至尊,可墨沫却感觉到这笑声中有一种别样的意味,仿佛自己期待已久,难道是错觉么?

  “荒谬!”青无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声斥道。“何为礼?食熟肉而不食生肉,此为礼;以餐具食之而非徒手食之,此为礼;弱肉强食者为野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此为礼!

  缠足,为尔等猥琐的审美而剥夺她人最基本的生命健康;强迫婚嫁,为尔等一己之私欲剥夺她人情感,墨家所谓之礼,不过是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刑具罢了!

  而墨家所谓的兼爱非攻,何等可笑:对外软弱,任由北辽蛮夷年年入境抢夺,致使边境百姓民不聊生;对内蛮横,苛政严税,百姓食不果腹,帝王酒肉烂臭,此兼爱非攻,爱的是尔等之利益,为的是尔等之私欲!形若人类,其实为禽兽!是何等荒谬!”

  震惊!青无问半文半白的话,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时间鸦雀无声。

  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地从墨沫光滑的脸颊流下。

  清澈,简明,直截了当!这不正是她一直想表达而却无力说出的吗,这个年轻的青袍男子如同神明一般,武能盖世,文能治世,千百年来百家争鸣的帝王学说竟无一能与他寥寥数语相比。

  轻轻抹去墨沫脸上的泪水,少女柔软的肌肤被泪水打湿后变得更加细腻。青无问抬起头,看着一身金甲的墨凌风,缓缓拂了拂青色的长袍,一字一句地说:

  “她的倔强,由我来守护!”

  (未完待续) 11202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章一 她的倔强,我来守护!

  四月底,中原地区总是气候宜人。墨帝国,也正是风调雨顺的时节。

  汉京,墨帝国首都,琼花盛开,给庞大的城市增添了一分淡雅的青色。然而今年的琼花,却无人问津……

  纷纷攘攘的街道上人声鼎沸,叫卖声和讨价声此起彼伏。送货的马车来不及落脚,买家的货车便接踵而至。店铺的伙计们一言不发、手脚麻利地卸货装货,成吨的粮食就这样被拥挤的人群抢购着。

  粮食!偌大的集市上没有半点嬉闹的色彩,偶尔的几个孩童也一言不发,帮父母搬着米面。

  大战在即!

  北辽人的大军已在关外集结。四月的中原正值春季,农作物才刚刚冒出新芽,这次北辽帝国绝不是为掠夺粮食而来……

  大街上到处都是抢购粮食的百姓,淳朴的他们深深地知道:兵荒马乱的年代,粮草便是一切。

  哒哒!哒哒!

  几匹快马从街道上飞驰而过,数骑衣甲鲜明的骑士紧跟着最前面的红衣女子,一头扎进了密集的人群,顿时引起一片叫骂声。

  百姓们的闲言碎语很快便平息了下来,就连神色匆匆的运粮人也放慢了脚步——

  骑士的甲胄上纹着毛笔与剑的徽章,那是帝国皇家的象征。帝国太祖墨翟以“兼爱、非攻”立国,主张以文为武,因而有了“毛笔与剑”的徽章。

  嘶——

  被人群阻碍的马抬起前腿,一阵踢踏后停了下来。

  “公主殿下!”见红衣女子停下,骑士们松了口气。

  看着呈包夹之势围过来的皇家禁卫,女子樱桃般的嘴唇一点点失去了血色,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什么礼与法….”她喃喃道,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此刻满是决绝。

  “我就算死,也不会缠足!”清脆地怒吼在骑士们的包围下显得那么软弱。

  “那你就去死好了,不遵礼数的败类!”一名身披金色披风的骑士从禁卫军中缓缓走出,胸前镶金玉的皇家徽章闪闪发光。

  认出上前的这人,女子惨然一笑:“墨凌风,你这个下贱的小人,早就盼着我死了,是不是!”

  “身为帝国公主,却在市井之上胡言乱语,败坏皇家的颜面……”墨凌风戏谑地看着女子,缓缓抽出佩剑:“禁卫军,就地格杀!”

  听得此言,周围的百姓们纷纷攥紧了拳头,红衣女子一向乐善好施、待民如子,可面对佩戴皇家徽章的禁卫军骑士,人们只能悲愤地咬紧牙关。

  “太子殿下,她毕竟是帝国公主,这….”骑士们踌躇地望向墨凌风。

  “就地格杀!”墨凌风缓缓举剑。

  百姓们见状,纷纷劝阻起红衣女子:“公主殿下!不就是缠足么,怎么说也是我国的传统礼法,万万不可因此而死啊!”

  “是啊,公主殿下,虽然痛一点,可…”

  女子凄然地抬起头,一丝泪花在眼底闪烁,水灵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天空。

  “我连死都不怕,难道只是怕痛么?就这样结束了么….”

  唰——

  一道人影从天边掠过,快的不可思议,却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仿佛万马千军!

  “这是!!”人群骚动了起来,即使是传说中的大侠也只是“飞檐走壁”,就算是神仙也得“御剑”才能飞天,踏空而行的本领连听都没听过,何况就在眼前!

  女子空洞的眼眸霎时充满了不可思议,身形一晃,险些摔下马来。

  一道修长而挺拔的身影缓缓地落在骑士们的面前,男子一身青色长袍,双手背后,淡淡地看向手持长剑的墨凌风。

  “你…你是何人!”墨凌风死命地拉着缰绳,在那人的目光注视下,西域宝马竟然直打哆嗦。

  “你,可是要对她动手?”青袍男子并未接话,只是问道。

  “皇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记忆里天下武林中并没有一位身着青袍的高手,墨凌风松了口气,又挺起了腰杆。高手又怎样,在帝国的雄兵之下,也不过是体魄强壮一点的普通人罢了,何况汉京还有皇帝坐镇。

  “那你的意思,就是默认了?”青袍男子淡淡地说。骤然间,他平淡的双眼爆射出一抹凌厉之色,笔挺的剑眉随之一蹙,像两把出鞘的宝剑一般。

  倏然之间,狂风四起,一股黄河入海般的气势轰然扩散!

  砰!!

  像是被无形的巨石砸中一样,几名骑士连人带马被击飞了数十丈之远!就连地面也随之颤抖。

  “怎么可能….”女子惊讶地合不拢嘴。

  “好!”

  “这是天神下凡了!”

  ……

  周围的百姓们被震惊之后随即欢呼起来,刚才的悲愤一扫而空,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

  但这位青袍人顶撞的可是帝国太子——墨凌风啊!帝国在维护皇家尊严时可谓是铁血无情。百姓们不由得唏嘘了起来。

  墨凌风挣扎着爬了起来,阴晴不定地看着青袍男子,刚才那一击他虽然看不清动作,但这股力量至少与帝王相当。墨帝国的帝王级强者,也只有那位无上至尊了,何况这青袍男子看起来如此年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青袍男子呆了一下:自己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却发现从现代而来的他在这个封建的社会中拥有了超凡的力量,便决心圆自己一个皇帝梦,更要用这份力量给受压迫的百姓带来正义,因此用曾经的名字未免太普通了点……

  如果我是皇帝,别人过问我的名讳,我会怎么说呢?

  “卿勿问!”——你等不要过问!

  嗯,有了!

  “我叫…青无问。”

  一个响彻天地的名字,彻底改变这世界的三个字,就在少年略带儿戏的思考中诞生了。

  “青无问阁下,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墨凌风沉吟道,这个少年与自己年纪相仿,可却有帝王般的实力,虽然不可思议,但眼下的青袍男子确确实实有着建立帝国的资格!

  念及此处,墨凌风微微躬身道:“不知阁下是哪个帝国的至尊,亲自来汉京,我们也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不过,”墨凌风抬起头,抚了抚胸前镶金玉的皇家徽章,“阁下身为他国至尊,怎能如此插手我帝国皇家事务,何况是在汉京,希望阁下给我们合理的解释。”

  “够了!”红衣女子上前怒斥道,“你们有本事冲我来,不要难为青大人!”

  不知怎么,这位年轻的至尊总给她一种别样的感觉,虽然同为至尊,却和自己的父皇天差地别,就像…这满城盛开的青色琼花。

  一只修长而素净的手轻轻搭在了女子的肩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温暖,女孩俊俏的小脸霎时红了起来。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小姐姐?”那只手的主人轻轻问道。

  “小姐…姐?”红衣女子楞了一下:这是异国的称呼么,可怎么觉得有些可爱呢?

  “嗯?”

  “啊…”公主殿下回过神来,“墨沫…”

  “馍馍?”

  “是…墨沫啦!”她低下头,把更红了的脸埋在垂下的秀发间。

  “噢!”青无问见状讪讪地放下手,自己上辈子搭讪失败过无数个女生,可这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青无问阁下!”墨凌风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管怎样,墨沫仍是帝国公主,怎能受如此轻浮之举,虽然此时的墨沫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并不像是生气的模样。

  “嗯?”

  “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样啊,”青无问摸了摸下巴,“合理的解释,是么?”

  “正是!”

  “那我且问你,此女子何错之有?”

  “拒绝缠足,拒绝婚约,是为不遵礼术,此其一!

  市井之间,呵斥皇兄,是为败坏礼德,此其二!

  一介女流,参政摄政,是为忤逆礼法,此其三!

  支持战争,扬言讨伐北辽,是违反祖训,此其四!

  四罪并发,其罪当诛!”墨凌风一声大过一声。

  墨沫方才红润的小脸愈来愈惨白,一言不发地看着怒斥着自己的皇兄,只是捏紧了小小的拳头。她知道,即使她反驳,众人也不会理解的,若不是曾经反驳过无数次,她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哈哈哈哈!”前身生在现代的青无问听到此番言论,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包括墨沫在内的众人疑惑地看着这位年轻的至尊,可墨沫却感觉到这笑声中有一种别样的意味,仿佛自己期待已久,难道是错觉么?

  “荒谬!”青无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声斥道。“何为礼?食熟肉而不食生肉,此为礼;以餐具食之而非徒手食之,此为礼;弱肉强食者为野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此为礼!

  缠足,为尔等猥琐的审美而剥夺她人最基本的生命健康;强迫婚嫁,为尔等一己之私欲剥夺她人情感,墨家所谓之礼,不过是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刑具罢了!

  而墨家所谓的兼爱非攻,何等可笑:对外软弱,任由北辽蛮夷年年入境抢夺,致使边境百姓民不聊生;对内蛮横,苛政严税,百姓食不果腹,帝王酒肉烂臭,此兼爱非攻,爱的是尔等之利益,为的是尔等之私欲!形若人类,其实为禽兽!是何等荒谬!”

  震惊!青无问半文半白的话,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时间鸦雀无声。

  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地从墨沫光滑的脸颊流下。

  清澈,简明,直截了当!这不正是她一直想表达而却无力说出的吗,这个年轻的青袍男子如同神明一般,武能盖世,文能治世,千百年来百家争鸣的帝王学说竟无一能与他寥寥数语相比。

  轻轻抹去墨沫脸上的泪水,少女柔软的肌肤被泪水打湿后变得更加细腻。青无问抬起头,看着一身金甲的墨凌风,缓缓拂了拂青色的长袍,一字一句地说:

  “她的倔强,由我来守护!”

  (未完待续) 1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