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朝散人 >

第五章 再次开张

第五章 再次开张

  好景不长,夏季食品卫生大联查开始了。联合执法小组迅速查封了王岩设在民房中的包子车间,不用问,无证经营、偷税漏税是免不了的,员工没有健康证、卫生条件不符合规定,没商量,查封吧!

  王岩也有些火大,这都什么事儿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点办齐手续。这一下耽误了正事,钱上的损失,工人没活儿干,失信于各个网吧的客户,加起来损失大了去了。

  好在市场的大棚空着大半,也没人收费,于是紧急采购液化气罐、灶具、铁锅、笼屉、大盆、案板、工具、调料、面粉把人员全部转到市场大棚,临时加班生产,说什么也不能失信于人,赶在午夜前把网吧的包子送过去。

  正火大着,电话烦人的响了起来,王岩一看来电,是拜把子老兄弟胡文杰,“三哥,忙啥呢?”

  “没事儿,闲着呢!”成家了,立业了,一干老同学越来越习惯于报喜不报忧,报喜显得有本事,报忧就显得差劲了,另外也是不愿麻烦别人。

  “靠,我以为你现在满眼全是包子了,还有空儿闲着?等着,我一会儿过去吃包子!”胡文杰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岩刚想推脱,胡文杰就挂了电话,算了,爱咋地咋地吧!

  胡文杰一米八六的身高,身高马大,挺着个壮门面的大肚子,形象颇为壮观,停好车晃晃悠悠溜达过来:“点菜!一个龙虾,一个鲍鱼!”

  “去死,来包子铺点龙虾?气着我?”王岩斜了胡文杰一眼。

  “没有?那就来4个包子凑合凑合吧,要带鱼馅儿的,少放孜然!”胡文杰只管拿王岩寻开心。

  看看王岩脸色不对,就问:“咋了?谁惹你了?”

  “车间让人查封了!”旁边的大姐嘴快。

  胡文杰马上变了脸色,掏出手机:“二哥,王岩的包子车间封了,怎么回事儿?”

  “”

  “嗯,你给想想办法,我等你,就在王岩包子摊这儿。”

  不一会儿,又一个胖子移动过来,是胡文杰的堂兄胡文凯,这一片的工商所长。

  “王岩,我知道这事儿,甭着急,我正给你想办法呢。”胡文凯见面就安慰王岩。

  王岩跟胡文杰是发小的莫逆之交,相互之间的亲朋好友差不多都认识,所以胡文凯不用王岩打招呼已经替王岩运作了。

  王岩让人腾张桌子,摆上买来的花生、毛豆、小龙虾,又搬来一箱啤酒,哥儿仨就喝上了。

  “王岩,有事儿不找我?还得我屁颠儿屁颠儿求着给你擦屁股?”胡文凯挑理了。

  “没事儿,反正也累坏了,先歇两天,完事儿给我补个手续,把执照办齐不就得了?”王岩故作轻松的回一句。

  “这次不太好办,有人咬着你不撒嘴!”胡文凯透点儿内幕,提醒王岩。

  “嗯,我知道了,老丁吧?”王岩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胡文凯没接茬儿,提起另一件事:“陆家庄的食品厂撑不下去了,证照齐全,有场地有设备,你给盘过来吧,就是得把剩下的几个人一起接收,不过省了办手续的麻烦,你要是愿意,明天我就带你去看看。”陆家庄就是王岩家附近的城中村。

  王岩苦笑一声:“连地皮带厂房,怎么也得七八百万吧我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胡文凯很不屑:“切,死脑筋!先租下来或是承包呗!”

  胡文凯很有力度,第二天就让王岩交了2万块钱的定金,全部人员就进驻了陆家庄食品厂。

  陆家庄食品厂是陆家庄村办企业,前任村支书操办的,占地不生产车间、冷库、库房、消毒设备、生产设备一应俱全,原定生产糕点,但是生产技术不过关,销售渠道也不通畅,项目下马,村支书下课,只剩下几个小股东在蒸馒头批发,力图挽回些损失。在胡文凯牵线搭桥下,陆家庄村委会和陆家庄食品厂同意王岩先挂靠一段时间。

  王岩一见这些厂房设备,顿时双眼冒亮:这是老天爷开眼哪,送我一个食品厂。

  王岩先安排人员立刻组织生产:清洗、整理设备,采购原材料,争取以最快速度投产。

  有了合法手续,王岩很快就再次开张。

  方瑞丽鬼使神差的与几个网吧签订了正式供销合同,又安排食品厂送馒头的厢货往几个网吧、超市配送包子,又扩大一些销售量,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王岩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隐患老混混儿老丁!

  这天晚上,王岩又亲自给网吧跟车送货。在吧台办完交接,跟网管打个招呼,急忙钻进网吧的厕所。

  一进厕所,王岩立刻启动天足通,直奔小区旁边的洗头房,那个老丁刚刚跟洗头房的小姐那儿“休闲”完,心满意足的溜达出来。

  在一片阴影下,王岩闪出身来,一掌拍在老丁的左眼上。

  这厮立刻双眼泪眼朦胧,什么都看不见了。

  王岩又一拳打在老丁胃部,这厮顿时呼吸困难动弹不得。

  王岩并不停手,一脚一脚的往老丁腰眼儿、后心、胃门、小腹处招呼,即便王岩打通了大周天,体质超乎常人也累得气喘吁吁,不得已只能歇一会儿再踢

  王岩深深知道,老丁这种老混混儿意志力极强,如果轻易放过他,他回过头来一定会加倍报复,所以一定要打到他意志崩溃,最原始的打击方法也最有震撼力,问题是需要时间。

  所幸这里地势偏僻,没有过往行人,容得王岩从容施暴,根本不理会老丁的求饶,直到王岩闻到了一股骚臭味儿,知道老丁已经大小便失禁了,估计老丁的意志已经崩溃了才开口。

  “知道为什么吧?”王岩阴森森的问道。

  “”老丁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

  “知道该怎么办吧?”王岩逼问。

  老丁又点点头。

  “我信不过你!交个担保吧!”王岩伸手在老丁裆上信手一抓。

  老丁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而王岩不管那个,又嗖的回到网吧的厕所,洗了洗手然后从容的走出来。

  不过,事情并未到此为止。王岩好不容易找到件好玩儿的事,怎么能轻易撒手。

  两天后,老丁又“遇”见王岩。

  “呦,这不是老丁吗?左边眼睛怎么了,挨揍了?”王岩先恶心恶心这货再说(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7038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五章 再次开张

  好景不长,夏季食品卫生大联查开始了。联合执法小组迅速查封了王岩设在民房中的包子车间,不用问,无证经营、偷税漏税是免不了的,员工没有健康证、卫生条件不符合规定,没商量,查封吧!

  王岩也有些火大,这都什么事儿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点办齐手续。这一下耽误了正事,钱上的损失,工人没活儿干,失信于各个网吧的客户,加起来损失大了去了。

  好在市场的大棚空着大半,也没人收费,于是紧急采购液化气罐、灶具、铁锅、笼屉、大盆、案板、工具、调料、面粉把人员全部转到市场大棚,临时加班生产,说什么也不能失信于人,赶在午夜前把网吧的包子送过去。

  正火大着,电话烦人的响了起来,王岩一看来电,是拜把子老兄弟胡文杰,“三哥,忙啥呢?”

  “没事儿,闲着呢!”成家了,立业了,一干老同学越来越习惯于报喜不报忧,报喜显得有本事,报忧就显得差劲了,另外也是不愿麻烦别人。

  “靠,我以为你现在满眼全是包子了,还有空儿闲着?等着,我一会儿过去吃包子!”胡文杰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岩刚想推脱,胡文杰就挂了电话,算了,爱咋地咋地吧!

  胡文杰一米八六的身高,身高马大,挺着个壮门面的大肚子,形象颇为壮观,停好车晃晃悠悠溜达过来:“点菜!一个龙虾,一个鲍鱼!”

  “去死,来包子铺点龙虾?气着我?”王岩斜了胡文杰一眼。

  “没有?那就来4个包子凑合凑合吧,要带鱼馅儿的,少放孜然!”胡文杰只管拿王岩寻开心。

  看看王岩脸色不对,就问:“咋了?谁惹你了?”

  “车间让人查封了!”旁边的大姐嘴快。

  胡文杰马上变了脸色,掏出手机:“二哥,王岩的包子车间封了,怎么回事儿?”

  “”

  “嗯,你给想想办法,我等你,就在王岩包子摊这儿。”

  不一会儿,又一个胖子移动过来,是胡文杰的堂兄胡文凯,这一片的工商所长。

  “王岩,我知道这事儿,甭着急,我正给你想办法呢。”胡文凯见面就安慰王岩。

  王岩跟胡文杰是发小的莫逆之交,相互之间的亲朋好友差不多都认识,所以胡文凯不用王岩打招呼已经替王岩运作了。

  王岩让人腾张桌子,摆上买来的花生、毛豆、小龙虾,又搬来一箱啤酒,哥儿仨就喝上了。

  “王岩,有事儿不找我?还得我屁颠儿屁颠儿求着给你擦屁股?”胡文凯挑理了。

  “没事儿,反正也累坏了,先歇两天,完事儿给我补个手续,把执照办齐不就得了?”王岩故作轻松的回一句。

  “这次不太好办,有人咬着你不撒嘴!”胡文凯透点儿内幕,提醒王岩。

  “嗯,我知道了,老丁吧?”王岩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胡文凯没接茬儿,提起另一件事:“陆家庄的食品厂撑不下去了,证照齐全,有场地有设备,你给盘过来吧,就是得把剩下的几个人一起接收,不过省了办手续的麻烦,你要是愿意,明天我就带你去看看。”陆家庄就是王岩家附近的城中村。

  王岩苦笑一声:“连地皮带厂房,怎么也得七八百万吧我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胡文凯很不屑:“切,死脑筋!先租下来或是承包呗!”

  胡文凯很有力度,第二天就让王岩交了2万块钱的定金,全部人员就进驻了陆家庄食品厂。

  陆家庄食品厂是陆家庄村办企业,前任村支书操办的,占地不生产车间、冷库、库房、消毒设备、生产设备一应俱全,原定生产糕点,但是生产技术不过关,销售渠道也不通畅,项目下马,村支书下课,只剩下几个小股东在蒸馒头批发,力图挽回些损失。在胡文凯牵线搭桥下,陆家庄村委会和陆家庄食品厂同意王岩先挂靠一段时间。

  王岩一见这些厂房设备,顿时双眼冒亮:这是老天爷开眼哪,送我一个食品厂。

  王岩先安排人员立刻组织生产:清洗、整理设备,采购原材料,争取以最快速度投产。

  有了合法手续,王岩很快就再次开张。

  方瑞丽鬼使神差的与几个网吧签订了正式供销合同,又安排食品厂送馒头的厢货往几个网吧、超市配送包子,又扩大一些销售量,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王岩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隐患老混混儿老丁!

  这天晚上,王岩又亲自给网吧跟车送货。在吧台办完交接,跟网管打个招呼,急忙钻进网吧的厕所。

  一进厕所,王岩立刻启动天足通,直奔小区旁边的洗头房,那个老丁刚刚跟洗头房的小姐那儿“休闲”完,心满意足的溜达出来。

  在一片阴影下,王岩闪出身来,一掌拍在老丁的左眼上。

  这厮立刻双眼泪眼朦胧,什么都看不见了。

  王岩又一拳打在老丁胃部,这厮顿时呼吸困难动弹不得。

  王岩并不停手,一脚一脚的往老丁腰眼儿、后心、胃门、小腹处招呼,即便王岩打通了大周天,体质超乎常人也累得气喘吁吁,不得已只能歇一会儿再踢

  王岩深深知道,老丁这种老混混儿意志力极强,如果轻易放过他,他回过头来一定会加倍报复,所以一定要打到他意志崩溃,最原始的打击方法也最有震撼力,问题是需要时间。

  所幸这里地势偏僻,没有过往行人,容得王岩从容施暴,根本不理会老丁的求饶,直到王岩闻到了一股骚臭味儿,知道老丁已经大小便失禁了,估计老丁的意志已经崩溃了才开口。

  “知道为什么吧?”王岩阴森森的问道。

  “”老丁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

  “知道该怎么办吧?”王岩逼问。

  老丁又点点头。

  “我信不过你!交个担保吧!”王岩伸手在老丁裆上信手一抓。

  老丁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而王岩不管那个,又嗖的回到网吧的厕所,洗了洗手然后从容的走出来。

  不过,事情并未到此为止。王岩好不容易找到件好玩儿的事,怎么能轻易撒手。

  两天后,老丁又“遇”见王岩。

  “呦,这不是老丁吗?左边眼睛怎么了,挨揍了?”王岩先恶心恶心这货再说(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7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