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科幻小说 > 香妻如玉 >

199章 你身边的人,从不是我

199章 你身边的人,从不是我

?    千千 . ,最快更新香妻如玉最新章节!

    梁泊昭攥住凝香的手,他的眼睛乌黑,摄人心魄,一字字的开口;“往后,宫里只有我和你。”

    凝香心头战粟着,轻声道出了两个字;“真的?”

    梁泊昭点一点头,“真的。”

    凝香眼眶有些温热,她从未想过要梁泊昭为了自己解散六宫,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明白,没有一个皇帝一生中只会守着一个女人。

    更何况,比起那些十五六岁,娇艳如花的少女,她早已不再年轻。等自己美貌不在,青春逝去,而宫里面的那些如花红颜却一朵比一朵的鲜艳,到了那时,又有谁知梁泊昭会不会心动,会不会多看一眼?

    是以,她才会问他,是不是担心自己会经不住引诱,本想,梁泊昭会矢口否认,不曾想他竟然一口便承认了。他这般的坦诚,反而让凝香心里说不清是何滋味,不知是要心酸,还是要欣慰。

    若说引诱,自己前世又何尝没有轻易就被张公子哄去了身心?她又有何颜面,来问梁泊昭是否能经得起引诱?他或许能经得起,或许经不起,之后的事尚且不知,可眼下,他遣散玉秀宫的秀女,扳倒了左相一派,欲送永宁出宫,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儿,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不想再辜负她。

    “相公,”凝香轻声开口;“若有一天,你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回到了咱们刚成亲的时候,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对我好吗?”

    梁泊昭不知她为何会问出这句话,然而他的思绪却是随着这句话,回到了最初的罗口村,回到他和凝香刚成亲的时候。

    若真有机会可以重来....梁泊昭淡淡勾唇,声音却带着几分苦涩;“若能回到过去,我情愿与你做一对白头到老的庶民夫妻。”

    再不会出山,再不会有定北侯,定北王,也再不会,当这个皇帝。

    凝香心底一颤,她看着丈夫的眼睛,刚想开口,就见梁泊昭已是恢复如常,对着她说了声;“香儿,这世间没有假如。”

    凝香声音轻柔低微;“有相公这句话,我已经足够了。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我都心满意足。”

    “你愿与我回宫了?”梁泊昭抚上她的脸庞。

    凝香点了点头,双眸清亮温柔。

    他是农夫时,她是农妇,他是定北王时,她是定北王妃,而如今他当上了皇上,那她,便只能当这个皇后。即便永远无法与他并肩,她却可以站在他身后。

    梁泊昭心头微松,只扬了扬唇,伸出胳膊,将她揽入怀中。

    皇宫,荷香殿。

    永宁正抱着孩子,近日天凉,小儿着寒,白天夜里的哭闹不休,永宁衣不解带,一直守在孩子身旁照顾,几日下来,眼见着憔悴下去。到了此时,才总算是将孩子哄睡。永宁不曾撒手,只抱着孩子在宫里一遍遍的走着,嘴里哼着小调,美丽的脸庞上是不可多见的清柔。

    听到脚步声,永宁眉心微蹙,转过身,就见月竹匆匆而来,压低了声音开口;“公主,皇上来了。”

    永宁听了这话,眼底便是一震,月竹话音刚落,梁泊昭已是走进了后殿。

    月竹对着皇上福了福身子,便是退了下去,永宁抱着孩子,稳稳的对着梁泊昭行了一礼,“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梁泊昭声音低沉,望着永宁憔悴的面容,心知她这阵子为这个孩子揉碎了心,孩子病时,她亦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在孩子身旁照料,孩子哭闹时,亦是她抱着一遍遍的在宫里走来走去,荷香殿的宫人都说,她对这孩子疼进了骨子里。

    即便,这孩子与她毫无干系。

    “为这个孩子,辛苦你了。”梁泊昭开口。

    永宁轻轻摇头,望着孩子的小脸,心头是从未有过的温软;“看着他一天天的在我怀里长大,我从不觉得辛苦。”

    梁泊昭缓缓伸出胳膊,永宁双眸一窒,继而将孩子送到了他怀里,却还不忘低声叮嘱,让梁泊昭小心。

    这是梁泊昭第一次将这孩子抱在怀里。

    回京这样久,他还不曾来看过这个儿子。

    孩子软软的小身子蜷在襁褓里,只露出一张雪白粉嫩的小脸蛋,清秀的眉眼,挺直的鼻梁,梁泊昭刚看清这孩子的长相,心口便是浮起一抹惊痛,他想起了他和凝香的第一个孩子,那个刚出生,便夭折的孩子。

    他从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居然长得如此相像,让他好似回到多年前的北疆,第一次将他和凝香的儿子抱在怀里,那是他第一个孩子,是他盼了许久,等了许久,才得来的孩子。

    永宁见他不出声,就那样看着孩子,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她的手心渐渐沁出了一层冷汗,只上前将孩子从梁泊昭的怀里接过,低声道;“皇上,有话不妨直说。”

    梁泊昭看着她的眼睛,不论如何的大风大浪,她亦是闯了过来,唯独这一次,他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了强自镇定的惊慌。

    她是在担心,孩子会被自己抢走。

    梁泊昭也是将声音压的极低,对她道;“永宁,我想知道你的打算。”

    “我的打算?”永宁微微一笑,声音淡然,却十分清晰;“如今的前朝俱是皇上心腹,左相也已经告老回乡,皇上既然不再需要永宁这颗棋子,又何必来问永宁?永宁....任凭皇上处置。”

    梁泊昭迎上她的目光,缓缓吐出了一句;“我会命人送你出宫,你实在不必在宫里虚耗下去。”

    永宁点了点头,轻声道;“永宁甘愿出宫,只有一愿,还望皇上成全。”

    “你要将这孩子带走?”梁泊昭心知肚明。

    永宁抱着孩子跪下,清艳的脸蛋上波澜不惊;“请皇上成全。”

    梁泊昭唇线紧抿,隔了片刻,方道;“永宁,他是我唯一的儿子。”

    “不,董妃还年轻,日后定还会为皇上诞下皇子。”永宁声音轻柔,仰头看向梁泊昭的眼睛;“董妃不会想看见这个孩子。皇上既能为了董妃将玉秀宫的宫女遣送出宫,又何尝不可为了董妃将这孩子给我?”

    梁泊昭没有出声,只伸出胳膊将永宁从地上扶起,两人四目相对,隔了许久,梁泊昭方才开口;“她不会生下皇子。”

    永宁心思一转,已是全然明白,她微微笑了,眼底一片苦涩;“皇上,不舍董妃在受生子之苦?”

    梁泊昭不置可否。

    “若将这孩子留在宫中,不知有谁能如我这般疼爱他,照料他?”永宁音色低缓,向着梁泊昭问去。

    “皇上忙于政事,太后年老体衰,至于董妃....”永宁微微笑了,声音渐渐低微;“她定是连看都不愿看这孩子一眼,深宫之中,又有谁能如我这般为他倾尽心血,抚育他长大?”

    “就连皇上你,也没法做到。”永宁唇角轻嗤;“这孩子的母亲,是我杀的,从下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要将他当做我的亲生骨肉,皇上,你我不过是相互利用,我想利用你要个孩子,陪我度过深宫的漫长岁月,而你,不过是利用我来稳固前朝旧臣,你我之间,互取所需,谁也不欠谁。而今你得偿夙愿,又为何要将这个孩子从我身边夺走?”

    “你是带着这个孩子,在宫里耗一辈子?”梁泊昭看向她。

    “不,”永宁摇了摇头,声音已是恢复了平静;“还请皇上允许永宁带了皇子去离宫居住,永宁自会竭尽全力,照料孩子长大,也好让董妃眼不见为净。如此,相安无事,岂不是好?”

    梁泊昭看了她许久,才微微移开目光,他的声音低哑,淡淡出声;“永宁,我从不值得。”

    “梁泊昭,有一句话,我一直搁在心底,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和你说,却从没找到过机会。”

    她终于在他面前,开口唤了他的名字。

    “什么话?”

    “你进,我陪你出生入死。你退,我陪你浪迹天涯。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永宁声音沉静,徐徐出声。

    “只不过,你从没要我陪过,你身边的那个人,从不是我。”永宁声音很低,说完,便是微微一笑,笑自己痴心,笑自己可笑。

    梁泊昭就那样站着,他并未转过身子,高大的身影一如既往,唯有紧握的手指却在永宁看不见的地方轻轻颤抖,他慢慢合上眼睛,终是没有回头。

    “求皇上恩准。”永宁掩下脸庞,深深拜了下去。

    翌月初九,袁妃携皇长子出宫,居于离宫清和园。

    初十,封后大典如期而至。

    董氏虽无家世,却是皇上发妻,如今皇上大权尽揽,将原配立为皇后,自是无人敢说上什么,更兼得皇上亦是下旨,将秀女尽数遣送出宫,并废除选秀,民间皆道皇上六宫无妃,独宠发妻,为世人楷模,流芳千古。

    唯有凝香自己清楚,后宫中的确如梁泊昭所说,只有他和她,然而,他住于元仪殿,她住于凤仪宫。

    11205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199章 你身边的人,从不是我

?    千千 . ,最快更新香妻如玉最新章节!

    梁泊昭攥住凝香的手,他的眼睛乌黑,摄人心魄,一字字的开口;“往后,宫里只有我和你。”

    凝香心头战粟着,轻声道出了两个字;“真的?”

    梁泊昭点一点头,“真的。”

    凝香眼眶有些温热,她从未想过要梁泊昭为了自己解散六宫,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明白,没有一个皇帝一生中只会守着一个女人。

    更何况,比起那些十五六岁,娇艳如花的少女,她早已不再年轻。等自己美貌不在,青春逝去,而宫里面的那些如花红颜却一朵比一朵的鲜艳,到了那时,又有谁知梁泊昭会不会心动,会不会多看一眼?

    是以,她才会问他,是不是担心自己会经不住引诱,本想,梁泊昭会矢口否认,不曾想他竟然一口便承认了。他这般的坦诚,反而让凝香心里说不清是何滋味,不知是要心酸,还是要欣慰。

    若说引诱,自己前世又何尝没有轻易就被张公子哄去了身心?她又有何颜面,来问梁泊昭是否能经得起引诱?他或许能经得起,或许经不起,之后的事尚且不知,可眼下,他遣散玉秀宫的秀女,扳倒了左相一派,欲送永宁出宫,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儿,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不想再辜负她。

    “相公,”凝香轻声开口;“若有一天,你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回到了咱们刚成亲的时候,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对我好吗?”

    梁泊昭不知她为何会问出这句话,然而他的思绪却是随着这句话,回到了最初的罗口村,回到他和凝香刚成亲的时候。

    若真有机会可以重来....梁泊昭淡淡勾唇,声音却带着几分苦涩;“若能回到过去,我情愿与你做一对白头到老的庶民夫妻。”

    再不会出山,再不会有定北侯,定北王,也再不会,当这个皇帝。

    凝香心底一颤,她看着丈夫的眼睛,刚想开口,就见梁泊昭已是恢复如常,对着她说了声;“香儿,这世间没有假如。”

    凝香声音轻柔低微;“有相公这句话,我已经足够了。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我都心满意足。”

    “你愿与我回宫了?”梁泊昭抚上她的脸庞。

    凝香点了点头,双眸清亮温柔。

    他是农夫时,她是农妇,他是定北王时,她是定北王妃,而如今他当上了皇上,那她,便只能当这个皇后。即便永远无法与他并肩,她却可以站在他身后。

    梁泊昭心头微松,只扬了扬唇,伸出胳膊,将她揽入怀中。

    皇宫,荷香殿。

    永宁正抱着孩子,近日天凉,小儿着寒,白天夜里的哭闹不休,永宁衣不解带,一直守在孩子身旁照顾,几日下来,眼见着憔悴下去。到了此时,才总算是将孩子哄睡。永宁不曾撒手,只抱着孩子在宫里一遍遍的走着,嘴里哼着小调,美丽的脸庞上是不可多见的清柔。

    听到脚步声,永宁眉心微蹙,转过身,就见月竹匆匆而来,压低了声音开口;“公主,皇上来了。”

    永宁听了这话,眼底便是一震,月竹话音刚落,梁泊昭已是走进了后殿。

    月竹对着皇上福了福身子,便是退了下去,永宁抱着孩子,稳稳的对着梁泊昭行了一礼,“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梁泊昭声音低沉,望着永宁憔悴的面容,心知她这阵子为这个孩子揉碎了心,孩子病时,她亦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在孩子身旁照料,孩子哭闹时,亦是她抱着一遍遍的在宫里走来走去,荷香殿的宫人都说,她对这孩子疼进了骨子里。

    即便,这孩子与她毫无干系。

    “为这个孩子,辛苦你了。”梁泊昭开口。

    永宁轻轻摇头,望着孩子的小脸,心头是从未有过的温软;“看着他一天天的在我怀里长大,我从不觉得辛苦。”

    梁泊昭缓缓伸出胳膊,永宁双眸一窒,继而将孩子送到了他怀里,却还不忘低声叮嘱,让梁泊昭小心。

    这是梁泊昭第一次将这孩子抱在怀里。

    回京这样久,他还不曾来看过这个儿子。

    孩子软软的小身子蜷在襁褓里,只露出一张雪白粉嫩的小脸蛋,清秀的眉眼,挺直的鼻梁,梁泊昭刚看清这孩子的长相,心口便是浮起一抹惊痛,他想起了他和凝香的第一个孩子,那个刚出生,便夭折的孩子。

    他从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居然长得如此相像,让他好似回到多年前的北疆,第一次将他和凝香的儿子抱在怀里,那是他第一个孩子,是他盼了许久,等了许久,才得来的孩子。

    永宁见他不出声,就那样看着孩子,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她的手心渐渐沁出了一层冷汗,只上前将孩子从梁泊昭的怀里接过,低声道;“皇上,有话不妨直说。”

    梁泊昭看着她的眼睛,不论如何的大风大浪,她亦是闯了过来,唯独这一次,他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了强自镇定的惊慌。

    她是在担心,孩子会被自己抢走。

    梁泊昭也是将声音压的极低,对她道;“永宁,我想知道你的打算。”

    “我的打算?”永宁微微一笑,声音淡然,却十分清晰;“如今的前朝俱是皇上心腹,左相也已经告老回乡,皇上既然不再需要永宁这颗棋子,又何必来问永宁?永宁....任凭皇上处置。”

    梁泊昭迎上她的目光,缓缓吐出了一句;“我会命人送你出宫,你实在不必在宫里虚耗下去。”

    永宁点了点头,轻声道;“永宁甘愿出宫,只有一愿,还望皇上成全。”

    “你要将这孩子带走?”梁泊昭心知肚明。

    永宁抱着孩子跪下,清艳的脸蛋上波澜不惊;“请皇上成全。”

    梁泊昭唇线紧抿,隔了片刻,方道;“永宁,他是我唯一的儿子。”

    “不,董妃还年轻,日后定还会为皇上诞下皇子。”永宁声音轻柔,仰头看向梁泊昭的眼睛;“董妃不会想看见这个孩子。皇上既能为了董妃将玉秀宫的宫女遣送出宫,又何尝不可为了董妃将这孩子给我?”

    梁泊昭没有出声,只伸出胳膊将永宁从地上扶起,两人四目相对,隔了许久,梁泊昭方才开口;“她不会生下皇子。”

    永宁心思一转,已是全然明白,她微微笑了,眼底一片苦涩;“皇上,不舍董妃在受生子之苦?”

    梁泊昭不置可否。

    “若将这孩子留在宫中,不知有谁能如我这般疼爱他,照料他?”永宁音色低缓,向着梁泊昭问去。

    “皇上忙于政事,太后年老体衰,至于董妃....”永宁微微笑了,声音渐渐低微;“她定是连看都不愿看这孩子一眼,深宫之中,又有谁能如我这般为他倾尽心血,抚育他长大?”

    “就连皇上你,也没法做到。”永宁唇角轻嗤;“这孩子的母亲,是我杀的,从下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要将他当做我的亲生骨肉,皇上,你我不过是相互利用,我想利用你要个孩子,陪我度过深宫的漫长岁月,而你,不过是利用我来稳固前朝旧臣,你我之间,互取所需,谁也不欠谁。而今你得偿夙愿,又为何要将这个孩子从我身边夺走?”

    “你是带着这个孩子,在宫里耗一辈子?”梁泊昭看向她。

    “不,”永宁摇了摇头,声音已是恢复了平静;“还请皇上允许永宁带了皇子去离宫居住,永宁自会竭尽全力,照料孩子长大,也好让董妃眼不见为净。如此,相安无事,岂不是好?”

    梁泊昭看了她许久,才微微移开目光,他的声音低哑,淡淡出声;“永宁,我从不值得。”

    “梁泊昭,有一句话,我一直搁在心底,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和你说,却从没找到过机会。”

    她终于在他面前,开口唤了他的名字。

    “什么话?”

    “你进,我陪你出生入死。你退,我陪你浪迹天涯。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永宁声音沉静,徐徐出声。

    “只不过,你从没要我陪过,你身边的那个人,从不是我。”永宁声音很低,说完,便是微微一笑,笑自己痴心,笑自己可笑。

    梁泊昭就那样站着,他并未转过身子,高大的身影一如既往,唯有紧握的手指却在永宁看不见的地方轻轻颤抖,他慢慢合上眼睛,终是没有回头。

    “求皇上恩准。”永宁掩下脸庞,深深拜了下去。

    翌月初九,袁妃携皇长子出宫,居于离宫清和园。

    初十,封后大典如期而至。

    董氏虽无家世,却是皇上发妻,如今皇上大权尽揽,将原配立为皇后,自是无人敢说上什么,更兼得皇上亦是下旨,将秀女尽数遣送出宫,并废除选秀,民间皆道皇上六宫无妃,独宠发妻,为世人楷模,流芳千古。

    唯有凝香自己清楚,后宫中的确如梁泊昭所说,只有他和她,然而,他住于元仪殿,她住于凤仪宫。

    1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