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科幻小说 > 香妻如玉 >

200章 你和九儿,都在我心上

200章 你和九儿,都在我心上

?    千千 . ,最快更新香妻如玉最新章节!

    他对她们母女,依然是好的。每逢政事空闲,他也都会抽出大量的空闲去陪伴自己和九儿,他看着九儿的目光中,依然是满满的宠溺与慈爱,可唯独看自己的目光里,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那股疼惜。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梁泊昭究竟有多久都未曾用原先的那种目光看过自己。

    都说人心难测,可唯有眼神不会骗人。

    他看着自己时,依旧温和,透着关心,可那份关心,只因为她是他的妻子,不再是他心爱的女人。

    她不在他的眼睛里了。

    自封后大典至今,他并没在凤仪宫中留宿,有时,她会在元仪殿侍寝,晚间同眠时,梁泊昭会伸出胳膊将她揽入怀中,但两人终究是没了从前的亲密无间。

    梁泊昭文可治国,武能安邦,大乾在其手中蒸蒸日上,北疆胡人不敢来犯,南疆蛮夷俯首称臣,各地百姓安居乐业,纷纷赞皇上为贤君。

    他勤于政事,不近女色,后宫唯有一个皇后,世人纷纷传言,帝后二人相敬如宾,为天下楷模,宫里人也都知晓,皇上平日里除了处理朝事,偶尔还会去西郊狩猎,日子一长,一些宫女不免又是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欲得皇上青眼。

    然而,无论如何巧立心思,终究再无玉嫔之事发生,时日一久,宫女们也皆是纷纷死了心,甚至有些在私下里说起,只道皇上似是对女色再无兴致,怕有隐疾云云。

    这些话,终究是传进了梁泊昭耳里。

    男人在元仪殿批阅奏折,闻言,不过淡淡一笑,全然不曾走心。别说雷霆震怒,甚至连眉头也不曾皱过。

    王公公沉不住气,小声劝道;“皇上,老奴已经将那几个胆大的宫女拔了舌头,以儆效尤。可这....皇上也总不能一直自己住着,要不,今儿去凤仪宫?”

    梁泊昭看了眼天色,念着如今夜色夜深,想必凝香已是睡熟,便是摇了摇头,只说了句;“不必。”

    王公公急得抓耳挠腮,终是大着胆子,又道;“要不,皇上去离宫住上几天,散散心,给太后请个安,在顺道看看袁妃娘娘和皇长子?”

    梁泊昭这才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瞳乌黑如墨,不轻不重的说了声;“你话太多了。”

    王公公心下一慌,连忙告饶;“是老奴多嘴,皇上恕罪。”

    自袁妃带着皇长子居于离宫,未过多久,太后只道离宫安静,适宜她静养,遂也从宫中搬了出去,住在了离宫,每日里含饴弄孙,将这皇宫彻底让给了帝后。

    梁泊昭收回目光,继续埋首与奏折中,直到内侍缓步走进,对着他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梁泊昭搁下笔,“快传。”

    凝香端了一碗莲子羹,走进了元仪殿。

    梁泊昭挥了挥手,王公公心领神会的带着一众内侍退下,偌大的元仪殿中,便只剩下梁凝二人。

    “这样晚,怎么还不歇息?”梁泊昭握了握凝香的手,察觉到她的小手一片冰凉,便是微微皱眉,命人取来自己的披风,给凝香披在了身上。

    “听王公公说,相公这些日子都会批折子批到深夜,我就做了碗莲子羹,想着给你润润喉咙。”凝香声音轻柔。

    梁泊昭笑了笑,接过那碗莲子羹,一饮而尽。

    凝香也是抿唇一笑,待梁泊昭喝完,她端过碗,就这样蓦然的开口,说出了一句;“相公,待明日,你去将袁妃娘娘和皇长子接回来吧。还有太后,她们总不能一直在离宫住着。”

    梁泊昭闻言,只问了声;“怎么了?”

    凝香垂下眼睛,声音很轻;“我想明白了,其实,只要相公心里有我,不论宫里有多少女子,哪怕佳丽三千,也没什么的。可若相公心里没我,即使这宫里只有我一个皇后,又怎样呢?”

    梁泊昭心头一震,黑眸看向凝香。

    凝香抬起头,迎上他的眼睛,她的眼底有几分凄苦,唇角却还是笑了;“相公,你与我说实话,你对永宁公主动心了,是吗?”

    所以,才会与她生分至此。

    梁泊昭淡淡道;“她让我震动,仅此而已。”

    说完,梁泊昭握紧凝香的手,看向她的眼睛,又是言了句;“你我夫妻间的事,与旁人无关。”

    “我以为,相公心里,已经有了永宁公主....”

    梁泊昭摇了摇头,沉定开口;“香儿,我不妨与你说句实话,我若心里有她,我现在就会接她进宫,与她厮守。”

    凝香看着梁泊昭的眼睛,轻声道;“那相公心里,还有我吗?”

    梁泊昭眉心微蹙,“为何这样问我?”

    “相公的眼睛告诉我,我不在相公心上了。”凝香竭力让声音变得平稳,可这话刚说完,眼睛里还是忍不住涌出泪珠。

    梁泊昭瞧见她的眼泪,一颗心便是软了,即便到了此时,看见她哭,他也还是会觉得心痛。

    他伸出手捧住凝香的脸庞,为她拭去腮边的泪珠,低声道;“你和九儿,都在我心上。”

    “你的眼神变了。”

    梁泊昭闻言,有些无奈,只问了句;“怎么变了?”

    凝香不知该说什么,梁泊昭瞧着她微红的眼圈,黑眸中渐渐浮起疼惜之色,他抚着她的发丝,告诉她;“香儿,男女之情,终有一日会变成夫妻之情。你懂吗?”

    凝香看着他的眼睛,他眼底的疼惜,她看的一清二楚。

    原来,他还是会用这种眼神来看着自己。

    “你....一直住在元仪殿,若你还念着夫妻之情,又为什么,不和我住在一起?”

    梁泊昭揽过凝香的腰肢,将她带到自己怀里,他的案前摆满了各地送来的奏折,一摞摞的直如小山般,他拿过一本,在凝香面前打开,就见上面皆是他的亲笔。

    “有时批完奏折,你已经睡下,有时实在太累,便直接在元仪殿歇息。”梁泊昭微微苦笑,说与凝香知晓。

    凝香轻声道;“那今晚,你和我回凤仪宫,好吗?”

    梁泊昭扣住她的腰肢,将她带向了自己,他看着她的面容,声音渐渐低沉,只说了一个字;“好。”

    凝香看了他一眼,几乎鼓足勇气,才将喉咙里的话说了出来;“这些天,宫里传出了一些流言。”

    “是什么?”梁泊昭眉心微蹙。

    凝香开不了口,隔了许久,才终是一咬牙,说了句;“那些宫女,都说你....说你有病。”

    梁泊昭先是一怔,继而才心知凝香说的是什么,他笑了起来,凝香几乎已是忘了,有多久的日子,没在他脸上见过如此的笑容。

    凝香垂着眼睫,轻声道;“你再不随我回宫,只怕往后,传言要愈演愈烈,还不知她们,会将你说什么样子。”

    梁泊昭牵过她的手,两人一道起身,他为她将额前的发丝捋好,温声道;“走吧,咱们回宫。”

    “我的身子.....已经好了。”

    蓦然,凝香吐出了这一句话来。

    梁泊昭脚步一顿。他回过头,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凝香。

    凝香抬起眼睛,走到他面前,又是说了声;“我的身子....好了。”

    梁泊昭还是一语不发,就那样看着她。

    凝香心里有些不安,九儿如今已是三岁多了,三年多的日子,她不曾与他有过夫妻之事,如今好容易将身子治好,可看着他的眼睛,她却心生怯意。

    “相公,你是不是,真的像那些宫女说的那样.....”凝香话音未落,梁泊昭已是大手一勾,将她揽入怀中。

    9704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200章 你和九儿,都在我心上

?    千千 . ,最快更新香妻如玉最新章节!

    他对她们母女,依然是好的。每逢政事空闲,他也都会抽出大量的空闲去陪伴自己和九儿,他看着九儿的目光中,依然是满满的宠溺与慈爱,可唯独看自己的目光里,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那股疼惜。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梁泊昭究竟有多久都未曾用原先的那种目光看过自己。

    都说人心难测,可唯有眼神不会骗人。

    他看着自己时,依旧温和,透着关心,可那份关心,只因为她是他的妻子,不再是他心爱的女人。

    她不在他的眼睛里了。

    自封后大典至今,他并没在凤仪宫中留宿,有时,她会在元仪殿侍寝,晚间同眠时,梁泊昭会伸出胳膊将她揽入怀中,但两人终究是没了从前的亲密无间。

    梁泊昭文可治国,武能安邦,大乾在其手中蒸蒸日上,北疆胡人不敢来犯,南疆蛮夷俯首称臣,各地百姓安居乐业,纷纷赞皇上为贤君。

    他勤于政事,不近女色,后宫唯有一个皇后,世人纷纷传言,帝后二人相敬如宾,为天下楷模,宫里人也都知晓,皇上平日里除了处理朝事,偶尔还会去西郊狩猎,日子一长,一些宫女不免又是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欲得皇上青眼。

    然而,无论如何巧立心思,终究再无玉嫔之事发生,时日一久,宫女们也皆是纷纷死了心,甚至有些在私下里说起,只道皇上似是对女色再无兴致,怕有隐疾云云。

    这些话,终究是传进了梁泊昭耳里。

    男人在元仪殿批阅奏折,闻言,不过淡淡一笑,全然不曾走心。别说雷霆震怒,甚至连眉头也不曾皱过。

    王公公沉不住气,小声劝道;“皇上,老奴已经将那几个胆大的宫女拔了舌头,以儆效尤。可这....皇上也总不能一直自己住着,要不,今儿去凤仪宫?”

    梁泊昭看了眼天色,念着如今夜色夜深,想必凝香已是睡熟,便是摇了摇头,只说了句;“不必。”

    王公公急得抓耳挠腮,终是大着胆子,又道;“要不,皇上去离宫住上几天,散散心,给太后请个安,在顺道看看袁妃娘娘和皇长子?”

    梁泊昭这才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瞳乌黑如墨,不轻不重的说了声;“你话太多了。”

    王公公心下一慌,连忙告饶;“是老奴多嘴,皇上恕罪。”

    自袁妃带着皇长子居于离宫,未过多久,太后只道离宫安静,适宜她静养,遂也从宫中搬了出去,住在了离宫,每日里含饴弄孙,将这皇宫彻底让给了帝后。

    梁泊昭收回目光,继续埋首与奏折中,直到内侍缓步走进,对着他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梁泊昭搁下笔,“快传。”

    凝香端了一碗莲子羹,走进了元仪殿。

    梁泊昭挥了挥手,王公公心领神会的带着一众内侍退下,偌大的元仪殿中,便只剩下梁凝二人。

    “这样晚,怎么还不歇息?”梁泊昭握了握凝香的手,察觉到她的小手一片冰凉,便是微微皱眉,命人取来自己的披风,给凝香披在了身上。

    “听王公公说,相公这些日子都会批折子批到深夜,我就做了碗莲子羹,想着给你润润喉咙。”凝香声音轻柔。

    梁泊昭笑了笑,接过那碗莲子羹,一饮而尽。

    凝香也是抿唇一笑,待梁泊昭喝完,她端过碗,就这样蓦然的开口,说出了一句;“相公,待明日,你去将袁妃娘娘和皇长子接回来吧。还有太后,她们总不能一直在离宫住着。”

    梁泊昭闻言,只问了声;“怎么了?”

    凝香垂下眼睛,声音很轻;“我想明白了,其实,只要相公心里有我,不论宫里有多少女子,哪怕佳丽三千,也没什么的。可若相公心里没我,即使这宫里只有我一个皇后,又怎样呢?”

    梁泊昭心头一震,黑眸看向凝香。

    凝香抬起头,迎上他的眼睛,她的眼底有几分凄苦,唇角却还是笑了;“相公,你与我说实话,你对永宁公主动心了,是吗?”

    所以,才会与她生分至此。

    梁泊昭淡淡道;“她让我震动,仅此而已。”

    说完,梁泊昭握紧凝香的手,看向她的眼睛,又是言了句;“你我夫妻间的事,与旁人无关。”

    “我以为,相公心里,已经有了永宁公主....”

    梁泊昭摇了摇头,沉定开口;“香儿,我不妨与你说句实话,我若心里有她,我现在就会接她进宫,与她厮守。”

    凝香看着梁泊昭的眼睛,轻声道;“那相公心里,还有我吗?”

    梁泊昭眉心微蹙,“为何这样问我?”

    “相公的眼睛告诉我,我不在相公心上了。”凝香竭力让声音变得平稳,可这话刚说完,眼睛里还是忍不住涌出泪珠。

    梁泊昭瞧见她的眼泪,一颗心便是软了,即便到了此时,看见她哭,他也还是会觉得心痛。

    他伸出手捧住凝香的脸庞,为她拭去腮边的泪珠,低声道;“你和九儿,都在我心上。”

    “你的眼神变了。”

    梁泊昭闻言,有些无奈,只问了句;“怎么变了?”

    凝香不知该说什么,梁泊昭瞧着她微红的眼圈,黑眸中渐渐浮起疼惜之色,他抚着她的发丝,告诉她;“香儿,男女之情,终有一日会变成夫妻之情。你懂吗?”

    凝香看着他的眼睛,他眼底的疼惜,她看的一清二楚。

    原来,他还是会用这种眼神来看着自己。

    “你....一直住在元仪殿,若你还念着夫妻之情,又为什么,不和我住在一起?”

    梁泊昭揽过凝香的腰肢,将她带到自己怀里,他的案前摆满了各地送来的奏折,一摞摞的直如小山般,他拿过一本,在凝香面前打开,就见上面皆是他的亲笔。

    “有时批完奏折,你已经睡下,有时实在太累,便直接在元仪殿歇息。”梁泊昭微微苦笑,说与凝香知晓。

    凝香轻声道;“那今晚,你和我回凤仪宫,好吗?”

    梁泊昭扣住她的腰肢,将她带向了自己,他看着她的面容,声音渐渐低沉,只说了一个字;“好。”

    凝香看了他一眼,几乎鼓足勇气,才将喉咙里的话说了出来;“这些天,宫里传出了一些流言。”

    “是什么?”梁泊昭眉心微蹙。

    凝香开不了口,隔了许久,才终是一咬牙,说了句;“那些宫女,都说你....说你有病。”

    梁泊昭先是一怔,继而才心知凝香说的是什么,他笑了起来,凝香几乎已是忘了,有多久的日子,没在他脸上见过如此的笑容。

    凝香垂着眼睫,轻声道;“你再不随我回宫,只怕往后,传言要愈演愈烈,还不知她们,会将你说什么样子。”

    梁泊昭牵过她的手,两人一道起身,他为她将额前的发丝捋好,温声道;“走吧,咱们回宫。”

    “我的身子.....已经好了。”

    蓦然,凝香吐出了这一句话来。

    梁泊昭脚步一顿。他回过头,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凝香。

    凝香抬起眼睛,走到他面前,又是说了声;“我的身子....好了。”

    梁泊昭还是一语不发,就那样看着她。

    凝香心里有些不安,九儿如今已是三岁多了,三年多的日子,她不曾与他有过夫妻之事,如今好容易将身子治好,可看着他的眼睛,她却心生怯意。

    “相公,你是不是,真的像那些宫女说的那样.....”凝香话音未落,梁泊昭已是大手一勾,将她揽入怀中。

    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