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封面地址-浏览记录用

小说作者-浏览记录用

首页 > 科幻小说 > 香妻如玉 >

006章 梁泊昭的来历

006章 梁泊昭的来历

?    凝香眼眶热热的,生怕别人瞧见,只将脸蛋垂的很低。她是新嫁娘,偶有村人遇见,也只会当她是新娘子脸皮薄,一些相熟的街坊俱是笑盈盈的上前,和小夫妻两打着招呼。

    梁泊昭一一回了街坊,言谈豪爽,举止随和,倒让人心生好感,一路走了下来,村人对这来路不明的男人不免多了两分喜欢,甚至一些年纪相仿的汉子更是约了梁泊昭,有空一块去村里的酒肆喝几碗酒。

    凝香跟在梁泊昭身后,一路都没怎么抬眼,直到瞧见自家的土墙,凝香顿时停下了脚步,心里一阵阵发紧。

    旁人都只当她离家三天,谁又知道她已是十年没有回乡,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兄嫂,走到家门口时,凝香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强忍着不让它们落下。

    梁泊昭刚叩了叩门,立时便有人将门打开,正是小弟春生,见到姐姐姐夫,春生咧嘴一笑,对着屋里喊道;“爹,娘,二姐和姐夫回来了!”

    董家父母闻声而出,二老原本一直担心凝香嫁过去后会闹性子,这三天回门还不知会不会回来,如今瞧见了女儿女婿,才算舒了口气。董父赶忙将女婿让进了屋,董母则是张罗着让儿媳田氏在灶房生了火,准备起了午饭。

    回门的女婿是贵客,梁泊昭坐在主位,由董家父母陪着一道儿说着闲话,桌子上摆着几样点心,不外乎是些糕点果饼,春生悄悄抓了一把,被董母瞧见,伸手就拍了儿子一巴掌,打的春生嗷一嗓子,嚷嚷了起来。

    凝香站在一旁,一双眼眸不住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能再见到父母与兄弟,能在回到这个家,只让她的心里满是温软,眼睛里明明噙着泪水,唇角却又溢出了浅浅的梨涡,如纯白的栀子一般皎洁。

    隔了好一会,凝香才发觉梁泊昭在看着自己。迎上男人的黑眸,凝香的心顿时漏了半拍,慌忙转开了视线,乌黑的睫毛却轻轻的颤着,带着女儿家的娇憨,很是腼腆。

    董母到底是过来人了,悄眼打量了两人的神色,见女儿活脱脱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不免更是心安了几分,只笑眯眯的,不住的央女婿喝茶吃点心,心里倒是盘算着,等一会儿男人家吃饭时,好将女儿拉到里屋,在好好儿的嘱咐个几句。

    当初董父将凝香许给梁泊昭时,她也是不愿意的,花一般的闺女,谁舍得嫁给这么个人。但董父后来的话却说服了她,这梁泊昭虽说不是本地人,但董父也问了个清楚,得知他是秦州人氏,家中兄弟诸多,父亲早死,唯有老母一人跟着兄长过活。前两年秦州大旱,家里没了活路,这才出外讨日子。虽说家里穷了些,但好在从没娶过妻,又有一身力气,无论到了何时,也少不了凝香一碗饭吃。

    再说这夫君年纪大些,倒更懂得疼人,凝香嫁给了他,也定是会被他捧在手心里过日子,何况春生的命都是他救得,思来想去,董母也认可了这门婚事,只盼着女儿嫁过去不受气,能和女婿安安稳稳的,也就够了。3594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006章 梁泊昭的来历

?    凝香眼眶热热的,生怕别人瞧见,只将脸蛋垂的很低。她是新嫁娘,偶有村人遇见,也只会当她是新娘子脸皮薄,一些相熟的街坊俱是笑盈盈的上前,和小夫妻两打着招呼。

    梁泊昭一一回了街坊,言谈豪爽,举止随和,倒让人心生好感,一路走了下来,村人对这来路不明的男人不免多了两分喜欢,甚至一些年纪相仿的汉子更是约了梁泊昭,有空一块去村里的酒肆喝几碗酒。

    凝香跟在梁泊昭身后,一路都没怎么抬眼,直到瞧见自家的土墙,凝香顿时停下了脚步,心里一阵阵发紧。

    旁人都只当她离家三天,谁又知道她已是十年没有回乡,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兄嫂,走到家门口时,凝香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强忍着不让它们落下。

    梁泊昭刚叩了叩门,立时便有人将门打开,正是小弟春生,见到姐姐姐夫,春生咧嘴一笑,对着屋里喊道;“爹,娘,二姐和姐夫回来了!”

    董家父母闻声而出,二老原本一直担心凝香嫁过去后会闹性子,这三天回门还不知会不会回来,如今瞧见了女儿女婿,才算舒了口气。董父赶忙将女婿让进了屋,董母则是张罗着让儿媳田氏在灶房生了火,准备起了午饭。

    回门的女婿是贵客,梁泊昭坐在主位,由董家父母陪着一道儿说着闲话,桌子上摆着几样点心,不外乎是些糕点果饼,春生悄悄抓了一把,被董母瞧见,伸手就拍了儿子一巴掌,打的春生嗷一嗓子,嚷嚷了起来。

    凝香站在一旁,一双眼眸不住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能再见到父母与兄弟,能在回到这个家,只让她的心里满是温软,眼睛里明明噙着泪水,唇角却又溢出了浅浅的梨涡,如纯白的栀子一般皎洁。

    隔了好一会,凝香才发觉梁泊昭在看着自己。迎上男人的黑眸,凝香的心顿时漏了半拍,慌忙转开了视线,乌黑的睫毛却轻轻的颤着,带着女儿家的娇憨,很是腼腆。

    董母到底是过来人了,悄眼打量了两人的神色,见女儿活脱脱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不免更是心安了几分,只笑眯眯的,不住的央女婿喝茶吃点心,心里倒是盘算着,等一会儿男人家吃饭时,好将女儿拉到里屋,在好好儿的嘱咐个几句。

    当初董父将凝香许给梁泊昭时,她也是不愿意的,花一般的闺女,谁舍得嫁给这么个人。但董父后来的话却说服了她,这梁泊昭虽说不是本地人,但董父也问了个清楚,得知他是秦州人氏,家中兄弟诸多,父亲早死,唯有老母一人跟着兄长过活。前两年秦州大旱,家里没了活路,这才出外讨日子。虽说家里穷了些,但好在从没娶过妻,又有一身力气,无论到了何时,也少不了凝香一碗饭吃。

    再说这夫君年纪大些,倒更懂得疼人,凝香嫁给了他,也定是会被他捧在手心里过日子,何况春生的命都是他救得,思来想去,董母也认可了这门婚事,只盼着女儿嫁过去不受气,能和女婿安安稳稳的,也就够了。3594